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教育的无奈  

2010-11-28 11:43:34|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级组的姜妹妹看见她班上一个淘气的学生因厌学时常生事辍学回家后,一个人坐在办公室伤心地流泪,心里总为这个淘气的学生走到辍学地步感到惋惜。我班也有这样的学生,可我没有感到惋惜,或许我班这位淘气的学生换个环境学习对他人生发展倒有一定的帮助。今年10月份我剽窃了别人《校长是个大流氓》的文章,文章中的“我”不就是换个环境考上重点高中、乃至考上重点大学的么?我班上这位学生姓胡,来自湖北鄂西一个小县城,其父母在重庆打拼多年,小孩也就跟随着父母在重庆念书。小孩的妈妈非常漂亮,说话声非常动听,每次开家长会我都能见到这位美丽的年轻妈妈。小孩的父亲我倒一次没见过,听小孩的妈妈说,她老公常在家和小孩争电脑,父子关系非常僵化,小孩甚至提出断绝父子关系的要求。学生家庭这些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我没权过问,只是觉得这位年轻的妈妈不错,对我们这些面黄肌瘦的老师都很热情。去年学生念初一年级的时候,小孩的妈妈经常打电话询问其孩子学习情况,节假日期间总会给我捎来一个祝福的短信,甚至有时到学校悄悄给我送些茶叶、月饼卡的礼物。可是这位小孩的学习习惯打小就没养成,尽管我努力在关注和培养,可小孩的成绩仍是江河日下,最终滑到班上倒数几名,厌学情绪越来越严重。更致命的是,处于青春期的这位小孩叛逆心越来越强,在家和父母顶嘴,在学校开始和一些老师顶嘴,有时我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想狠狠地给他类似有点颜色的下马威,可想到我们老师无权体罚或变相体罚学生,我只有无奈地口头教育,可苍白的口头教育只会让他一步一步滑向厌学的深渊。

这位学生上周发生无辜逃课事件不是偶然,而是长期厌学、对其父母和老师充满逆反心的结果。初中一年级开学见到这位小男生时,诸多老师都认为他很可爱,思想单纯、模样俊俏,可是没好久,我们就发现他课上课下都好动,成天和一批同学追逐打闹,白白胖胖的脸上三不两时会出现打闹时留下的伤疤。我个人认为这点打闹也算不上什么,小孩天生就好动,如果他每天都老老实实坐在教室里,我反倒认为不正常。我认为他最致命的缺点是他思想单纯的背后对任何事没有自己的主见,容易被一些染有社会习气的同学一步步拉他下水。孟母三迁的故事,近朱则赤、近墨则黑的道理我们都懂,可是让学生真正明白这一道理很难。在学校,每每下课的时候,我就喜欢蹿到班上去,一是防范学生突发事故的发生,二是时时和学生沟通,增进师生之间的感情。每次看见班上学习习惯差、喜欢追逐打闹的学生,我都抓住每一秒钟进行思想教育,时时告诫他们文明休息、健康成长。学生嘴里都说知道,可当我一转背总有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故发生,初一年级的时候就连教室门口班级牌匾就被我班学生打坏了2次。不要小看这一尺来长的班级牌匾,打坏后要赔偿100元才能了事。以前我班学生进教室时,有些喜欢打篮球的学生总是跳起来掏下门口上方的班级牌匾,稍一使劲,牌匾掉下来100元钱就出脱。我及时让肇事的学生赔偿后,班上才没有学生敢第三次打坏那班级牌匾。

教室前后门的锁把也是我班学生喜欢捣鼓的地方,初一时期先后有五、六次损害教室防盗门锁把的情况,我绞尽脑汁,像福尔摩斯大侦探一样把那些害群之马揪了出来,及时通报学校总务处和通知肇事学生的家长。经过不断地重复再重复赔偿,本学期我班教室前后门的锁把再也没有损害过。现在回想起过去初一年级那段时光,我仍是心有余悸。过去的那一年,我班出现几次重大安全事故,每次开班主任会和学校政治学习学校领导通报这些事的时候,我感觉自己脸上无光,对没有防患于未然感到自责。初一开学没好久,一次课间休息时候,两个学生发生摩擦,一个近1.8米的学生狠狠地用脚蹿了一个不到1.6米学生的胸口,被蹿的学生当场捂着胸口倒地痛哭。我一面组织学生把受伤学生送到医务室进行初步治疗,一面通知双方家长到学校进行协商处理,可双方家长接到电话后都是姗姗来迟。那是我第一次遇到横蛮、不讲理的家长,那个踢人家胸口的学生家长极为刁蛮,死活不送被踢的学生上医院检查,被踢的学生家长说她身上一分钱没带也没法送孩子检查。双方在我办公室大吵,甚至那个极度嚣张的学生家长找她亲戚给我打电话对我进行人身攻击。这样的局面我没有办法收拾,好在学校德育处的领导没有提前下班,我把两位吃了火药的家长请到了学校德育处。那晚我在学校呆到8点多,经过学校领导对两位家长的耐心教育,那位踢人家胸口的学生的家长才同意带受伤的学生到医院检查。所幸受伤学生只是皮外伤,我这“主任”位置也可以心安理得坐到今天。

2009年年底的时候,初一年级搬进新教室,新教室只是临时性的,等旧教学楼穿上新衣服后我们又得回到原来的教室。就在当天我班学生搬进新教室下午放学的时候,一个学生从走廊外疯狂跑进教室,由于地板做了清洁有点湿,“哐当”一声,这名学生狠狠地摔在地上,顿时鲜血从嘴里涌了出来。看见满嘴不断涌出的血,我立马通知其家长(好在这位学生离家很近)到校接送孩子去医院,第二天我从学生家长口里得知孩子伤得有点重:一颗门牙摔掉了,下嘴唇摔破了。好在我班学生都买了保险,这次近万元的医药费由保险公司买单。试想如果这位学生没有买人生意外伤害险,家长又蛮横不讲理,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收场,在这事故过程中,我作为班主任不知错在什么地方?平时我都是三令五申地要求学生防范安全事故,可青春期的学生根本听不进去,如果出事,家长和社会把一切责任都会推给学校和老师。今年6月底期末考试刚结束的时候,我正沉浸在即将放假的喜悦之中,突然我见有个班的学生抬进了办公室,我暗自庆幸这次不关我的事,可没想到这个受伤的学生是被我班上一名姓邓的学生打伤的。要说他们之间有什么矛盾,经过调查我发现没有,原来他们在教室外走廊上嬉戏,我班那学生下手重,把受伤的那名学生狠狠地摔在了地上,恰好那名受伤学生身体不怎么好,听说就是一个玻璃人,一下就把胳臂摔断了。这下麻烦事惹大了,我通知双方学生家长到校,带着受伤的学生到医院就医。尽管后来双方家长在赔付上存在分歧,但经过学校德育处领导的调解,这事在本学期开学初期就圆满地解决了。

我班上学生中有2名学生最让我棘手,一个就是曾摔断别人手臂姓邓的那名学生,一个是姓刘的一名女生。这2名学生有个共性,父母均离婚,都没家长管教。有时这两名学生违纪犯错,我不厌其烦进行批评教育,但浪费一大箩筐口水后,我发现没有收到丝毫效果。有时这两名学生违纪我把他们赶到学校德育处,可德育处的领导忙,很快就把他们赶回到我这里。我想通知其父母到学校共同教育他们的孩子,那姓刘的女生父母电话老变幻莫测,我根本联系不上;姓邓的学生的妈妈不愿意管孩子,作为监护人的父亲也不想管孩子,现在让我无奈的是他父亲电话号码我也拨不通了,如果这位学生惹事,我还真没有办法第一时间联系上其家长。班上有这两个处于管教真空的学生,我班随时都会有让我头疼的事。这次我班上那位姓胡的学生离家出走,最后迫不得已办理转学我想就是拜这位姓邓的学生所赐。如果他们在学校不常常厮混在一起,单纯而又没主见的姓胡的学生就是给他狗胆,他也不敢离家出走和社会上一些社会渣子鬼混。

教育的无奈 - じ婔娍芴擾℡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84)|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