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破事  

2010-12-12 21:43:34|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周某个晚上我悄然登陆网易博客,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似的,惊奇地发现浏览网易博客的看客们如果不开通网易博客或不登陆网易博客是没法在网易博客上留言了。呵呵,这可苦了我那可爱的猫妹了,当然也苦了我这个猫哥,以后想在博客上逮住猫妹啃一口貌似不可能了。我不知道网易博客的管理者们为什么要搞出这个损招,这不是让我那些可爱的朋友们像王安石笔下的“鸡鸣狗盗之徒”那样来无影去无踪吗?如果可爱的猫妹和可敬的“月光”、“阿芳”等朋友想在我日志里留下你们的脚印,看来你们还不得不在网易博客里安一个家。说句真心话,这两天没瞧见猫妹和“阿芳”的留言我心里憋得难受,我得在嘴里塞根骨头控制自己郁闷的情绪,我得学会淡定。为了这根骨头,今天一大早我就摸到附近的农贸市场精心挑选一大堆尾椎骨、筒子骨,再买了一堆香菇,此时就炖在锅里,打算晚上好好地啃个饱喝个饱。

今下午写日志时逮住了猫妹,没啃上一口反而几句话让她生气了。我年纪一大把,说话老不中猫妹的胃口,看来得顺到猫妹的毛毛麻,像周幽王宠爱妲己一样以搏猫妹一笑。这两天心里有点憋气,主要不是因为网易博客折腾人看不见猫妹的留言,而是工作上那点破事。上周四,办公室里黄大姐以高兴为由请大家海吃了一顿火锅,作为花丛中唯一一点绿的代表----我不管下午有什么天大的事,特地要了一瓶啤酒,正当喝得二麻二麻抱着大肚子回学校的时候接到学校德育处老师的电话:我班一个学生被其他班级的学生打了。憋着尿,带着酒气,我张开罗圈腿就往学校德育处跑。一跨进办公室我就看见里面站了好几个学生,其中我班那个被挨打的学生坐在椅子上不停地哭泣。经过了解,原来学校高中一年级的学生和我班学生打篮球时发生点摩擦,高一年级的学生就把我班那学生叫到学校某个角落暴打了一顿。由于午间我正忙着和办公室一帮美女推杯把盏,挨打的学生只有向其家长哭诉,家长到校后还算理智,没有把事态扩大。不知道现在的学生是不是把脉动等碳酸饮料喝多了,我总感觉他们好动,连屁大的事都喜欢用暴力方式解决,干嘛不学下大导演张艺谋嘴里老叼着的“有话好好说”做一个绅士?

我常常不厌其烦地告诫学生打架是个极其严重的危险行为,而且多次引用电影《大话西游》唐僧那句喋喋不休的话:“某某同学你也真调皮呀!我叫你不要乱扔粉笔头,乱扔粉笔头是不对的。哎呀我话没说完你怎么把书本扔掉了?书本是宝物,乱扔它会污染环境,万一砸到小朋友怎么办?就算砸不到小朋友砸到花花草草也不好嘛!”。学生除了嫌我一天罗里啰嗦外,好像并不在意我的告诫。这个中午我没有机会趴在桌上小憩,一直陪着德育处的领导处理此事。一趟忙碌下来身心疲惫,稍感安慰的是这事责任不在我班上学生,我不需要有一点内疚感。下午放学后,我守着学生做清洁,大约晚上7点左右周遭华灯初放的时候,我终于狼狈地拖着疲倦的身子回到了家。正当吃完晚饭蹲在网上练猫步的时候,突然手机一阵颤动,一接听,我倒,我班上又有一名学生在放学的时候被人暴打一顿,尤为可气的是这事居然还有内鬼参与。也许被打学生的家长有点激动,我听不清他在电话里叽叽喳喳说了什么,我只有劝解家长要淡定,即使天大的事也要搁到明天到校后再说,如果其孩子身上有伤我建议家长立马送医院,要注意保存好就医票据。好在这场看似震翻天的斗殴闹剧只是学生们胡乱地相互踢了几脚,不过现在的学生也很小气,上课时走神我用书本敲一下学生臂膀,学生居然说我打他。倒,这个时候我又不得不放下课本教学生如何用词造句,如果碰下就算打,我天天挤833路公交车上下班,那不是我天天打人就是天天被人打!

第二天,也就是周五的早上,被打学生的家长拄着拐杖带着孩子到了学校,经过一番询问,我初步获知班上两学生闹点矛盾,一学生就勾结另一班上的一名学生在放学的时候找茬踢了我班那被打的学生几脚。在这殴打过程中,我班另一名学武术的学生落井下石、趁火打劫给那个被打学生几下,而且扬言第二天还要继续打。听了这位被打学生的叙述,我立即冲进教室,把那两个参与打架的学生叫了出来,在走廊上分别赏了不是很重的一耳光,黑着脸对他们说不服气就找人打我这个老师吧!我想让他们看看通过打能否解决问题。我和被打学生的家长对这两个参与打人的小破孩进行了轮番的教育,并且再一次给学生强调,通过打架解决问题只会有把人打残和打死的两种结果,而这两种结果任何人都是无法承担的。两个屁孩貌似懂了,在我提议下,向家长和被打的同学道了歉。中午,德育处的王主任继续处理这点事,可对于事情的经过,我班这位参与打人的学生和另一班打人的学生始终没说清楚,而且轻描淡写推卸他们的责任。王主任旁敲侧击半天,这俩学生像订了攻守同盟一样,始终不肯把打人经过说出来,反而说是被打的学生挑起的事端。我在傍边听着就来气,要么是学生傻,要么就是学生把我们老师当成傻瓜,一个很简单的事情两个破孩居然想瞒天过海。王主任气得没办法,只有到德育处办公室寻找学生签订的不打架承诺书,想通过承诺书让学生再次知道打架要承担的后果。

这个时候我想起了那个虚构的福尔摩斯先生,我想学学那个糟老头破《尼罗河惨案》的一番逻辑推理把戏。我把两学生分开,在不同的办公室分别“审问”,另一班的学生经受不了我的讹诈,很快就把故意找茬打人事件招了。我回到办公室询问我班这名学生,他死活不承认他的同伙----刚才招供的那个学生是故意找茬打人。我倒,到这个时候这个学生还装死鸭子嘴壳子硬,我恨不得再赏他几耳光。我努力告诫自己一定要淡定,一定不要做出伤害学生身心的举动,可我控制了再控制,不好意思,没控制住。几个象征性的耳光过后,这个学生知道实在没办法掩盖,只得把他邀约另一班上的那名学生参与报复打人的事抖了出来。明天,也就是新的一周的星期一,我还不得不和德育处的王主任和双方学生的家长一起再次处理这点比芝麻还小的破事。

破事 - 吹须道长 - 吹須檤長啲家

 

  评论这张
 
阅读(252)|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