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声声叹息(一)  

2010-07-01 07:15:04|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好了昨天晚上回到家后好好写篇日志以飨大家的关心,哪料昨天开完家长会后,年级主任杨老头嘴又馋了,盯上学校附近的一家万州烤鱼店。一声令下,我们几个班主任老师屁颠屁颠地跟随杨老头匆匆地来到这家烤鱼店,还没进门,烤鱼的香味就迎面扑来,刚一踏进开着冷气的室内,老板娘一张花枝招展般桃花脸就迎了过来。杨老头好象是这里的常客,一看见风韵犹存的老板娘,当着我们众人面就开始打情骂悄。我在日志里提到年级主任老杨就毫不客气地直呼他为杨老头,这不是不尊重他,因为老杨的确是位老头,马上就要荣幸成为退休一簇的成员,可我昨天第一次听见我班学生背地里称我为吴老头这多少有点伤我本来就已是伤痕累累的心。带着班上57位孩子学习已是一年了,这一年里,我是倾其所有,与班上孩子朝夕相处,殚精竭虑帮助学生健康成长,没想到平时我在学生面前努力板起的一张黄瓜脸落得一个吴老头的美名。虽然我比班上学生大20岁左右,有足够的资本当他们爹,也当仁不让在他们面前叫老头,但这样的叫法多少会让我感觉自己真正在步入老年化。想想俺当年初踏工作岗位的时候,那是相当地朝气蓬发,可爱的学生都称为我为帅哥哥老师,高考一结束,一大群已是美女的学生都会深情地和我拥抱,没想到几年光阴下来,当年的意气风发的光景已不在,这多少让我感到一点的悲哀!

  昨晚上我们在这家万州考鱼店吃得很惬意,杨老头喝着冰沁的啤酒,那眼睛一直色色地粘在老板娘身上。我以陪伴杨老头喝花酒为名,也不断推杯把盏开怀畅饮,几瓶啤酒下肚后,感觉有点晕乎乎的,我就死死地盯着还没搜索到男朋友的英语老师小钟看。这丫头平时说话满口雌黄,居然把我夸大成为她们80 年代妹妹的心中偶像,冲她平时把我捧上天我不看她我看谁?难道紧紧盯着其他已成为昔日黄花、已为他人妇的年过半百的美女老师看?老杨色色地和老板娘调情,我就用我的目光给小钟送秋天的菠菜,直把她瞧得满脸红霞乱蹿。昨天我心情倒不好,脑袋也是昏沉沉的,可一下午忙着组织学生和家长开家长会,中午吃的那点免费午餐就被拉到九霄云外,面对着香喷喷的烤鱼和龙虾,我除了在酒足饭饱之余忙着给小钟老师送菠菜,大多时间我都埋头在狼吞虎咽地苦干,就差点没把两个烤鱼盘子吞下去。以后给老板娘出个主意,把餐盘加在菜钱里,这样免得她请人每天都在洗刷盘子,直接让我吞下得了。其他老师看见我好象是八辈子都没吃过什么饭,真诚地给我提出个建议,让我在饭后对残羹剩汤打包回家再慢慢享用。我这人做事从不客气,没加任何拒绝就把剩的烤鱼端回家,虽然只剩下几架鱼骨头,但里面香料很多,今天我得到菜市场买点鱼摆摆之类的东东,在家也能享受一顿可口的晚餐。

  这几天我的日志没有及时更新,全是如火如荼地在南非举行的世界杯足球赛和QQ疯狂的四国军旗游戏惹的祸。说到看足球赛,我毫不掩饰自己是个球迷,不过是个姓假的球迷,在周遭已是万物寂静的时候,我居然还躺在沙发上闭着双眼看足球。晚上大多都是2点钟睡觉,早上5点多点随着天空出现鱼肚白我又一骨碌爬起来偷美女们的菜菜,然后纵横驰骋在四国军旗的游戏中打打杀杀,有时连饭都没闲事煮和吃,这让我怎么有心思更新我的博客日志?经常接连好几天我好象忘记了我博客的存在,忘记了关心我每天故事的铁杆朋友们的存在,有时看着每天仍然是几十次的博客浏览量,这多少会让我感到几丝内疚。多次说到不想涉足让我沉沦的四国军旗游戏,但有时一个人闷在家,无所事事,身不由己地就栽了进去。几天疯狂地玩四国军旗游戏让我暂时有了个清醒,曾多次认为我是高智商,只有玩四国军旗游戏方能显示我的才华,不过这几天玩下来也感觉这游戏也是他一个破玩意、甚至有点侮辱我的智商。如果我的对家(四国军旗是两家联合一起杀另两家)是个有脑袋无头脑的人,拿着棋乱走,几步棋后就投降,我纵然有孙猴儿通天的本领,也不能不把剩下的两家坏人干掉,我每次除了扼腕悲壮地缴枪投降外,就剩下我满脑子的怨气,往往在这个时候是我脾气最暴躁的时候,有时真想去问候我投降对家的全体妇女同志们!

         这一次期末考试我的班级和我所教的学科成绩也不怎么理想,像往常一样排在最后赶鸭子。昨天杨老头大清早地就不断CALL我到学校复印期末学生考试的成绩表,我本可以在网上陪伴猫妹庆祝她又老了一岁的生日PARTY,没想到杨老头一阵电话穷追猛打,我实在招架不住,只有悻悻地舍下猫妹赶往学校办本不该我跑腿的事。听说杨老头把我几个班主任的电话都暴打好一顿,只有我这种老实人才买他的帐,哎,其他都是些美女班主任、杨老头也是个即将退休的人,年级组的事我不去跑腿谁去跑?有时大家嘲笑我是年级组的二把手,谁叫我平时总是那么乐于助人呢?不过当我拿着班上学生的成绩时,看见学生的考试分数还是外侄打灯笼照旧这多少让我的心有点挖凉挖凉的,哎,只有无奈地一声叹息!

声声叹息(一) - じ婔娍芴擾℡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