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忆昔  

2010-08-01 10:45:36|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过两天40多度高温的煎熬,感觉自己有点像烤熟的鸭子----全身红胴胴的,尤其那一些小红点,不知道是不是长痱子了?像我这种打小就是节约型、低碳身材的人应该不惧怕高温才对,可连日40度的高温让我这张猫皮也受不了。听说前天重庆主城区就出现3个人被黑白无常拉到地狱见阎王爷去了,其中一个只有30来岁哟,不知道这样持续的、令人惊恐的高温何时是尽头?以前听一些砖家、叫兽说,三峡大坝修好后,重庆会迎来冬暖夏凉的天气。冬暖倒是事实,我有N多年没见过雪花了,只不过这与三峡大坝无关,而是人类过分破坏大自然,是全球气候变暖的结果。夏凉我没感觉到,偶尔会出现一次夏凉,可那时三峡大坝还没有修好啊。在我印象中,好像2002年重庆的夏天非常地凉爽,凉爽到有点像看了美国灾难片《后天》后有点恐惧的感觉。那年8月份,我回涪陵庆祝父亲的生日,接连几天暴雨狂降下来,最高气温不到30度,大街上行走的很多老太婆、老头纷纷穿起了外套。不过这样的清凉一夏对自古就有火炉之称的重庆来说仅是凤毛麟角,大多时候我们都在享受着高温天气带给我们的桑拿天。

我小时在农村生活的时候,每年的夏天如同在受鬼神的折磨。那个时候不像现在天天躲在家里上网泡妞,农村总有忙不完的事。7月20日左右,正是一年高温来临的季节,我不到6点就起床、简单喝点前一晚上熬的绿豆稀饭,和父母一起背着背篼到地里瓣玉米。8点钟左右,太阳公公从山头上冒出来,炽热的阳光笼罩了整个小乡村,一会全身汗如泉涌,额头、胸口、肩膀等地痱子在汗水浸泡中又痒又痛。年迈的父母坚持在地里忙碌,我不可能退下火线到遮阴处纳凉,我只有硬着头皮咬着牙坚持干活。10点钟,当太阳公公正慢慢爬上头顶的时候,我们一家人才可以缓口气回到家休息一会。四个小时忙碌下来有种说不出来的疲惫,全身湿淋淋的、充斥着汗臭味,尤其我身上的痱子被汗水浸泡着,不知是痛是痒。好想冲个澡,可家在农村,没有如今城市里的热水器,我只有随手拿张洗脸帕到家附近的溪沟简单冲洗下。不要认为临近中午、天气热我们就可以休息,此时我们还要把已搬回家玉米的外壳拨掉。一阵忙下来几乎就是12点了,这个时候,我们还得把新鲜的、裸露着身体的玉米棒逐一摆放在院坝里,让火辣的阳光晒几天。中午吃罢午饭后,一家人轮流午睡,随时都要准备一个人不时到院坝观察天气,看看有没有“偏东雨”突然来临,需不需要把玉米收拾进屋?

我从来不迷信气象台的天气预报,与其让那些坐在空调房里的气象砖家、叫兽们分析天气,还不如我多到阳台上看几次天空,我宁愿迷信我的眼睛。前两天在《重庆时报》上看见重庆气象台的砖家说,昨天重庆有雷阵雨,气温要下降6度,我靠,昨天重庆阳光高照,只是下午四点有点云层闪过,在我家楼顶上连个屁都没放个。昨天晚上看中央台的天气预报说今天重庆有雷阵雨,我倒,今早起来就感觉闷热,抬头望天空,一点云花花也没有,我不知道这雷阵雨从何而来?如果今天重庆不来点安慰的雷阵雨、降点温噻,我只有等着熬后面连晴一个多星期的高温了。说到天气预报,我很佩服那些长着白脸,留着黄头发,眨着蓝眼睛的老外。记得有年我看FI德国大奖赛电视直播时,主持人介绍德国气象专家预测7分钟后有暴雨,下15分钟便晴,结果这暴雨如约而至,按时而走,看得我在电视机前目瞪口呆。我没有奢望中国的气象台砖家们预测天气那么准,但总不能预测得那么离谱吧!气象台预测重庆昨天、今天有雨,我按耐不住喜悦之心在阳台上望着天空等了两天,总该让我看见点雨滴吧!如果说重庆那帮吃闲饭的气象台砖家、叫兽们只是个无论白天、夜晚都只会乱叫的禽兽,那么中央气象台那帮砖家、叫兽们至少在白天是个叫兽吧,不要学我们重庆的叫兽个个是禽兽哟。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了,可对天气预报的准确率还是那么的低,我不敢想象我小时各级气象台天气预报是个什么样子。我依稀记得那时气象台预报有雨时,天空反而是恶日当头,预报晴时,反而是暴雨相加。那个时候,我父母就迷信四川气象台的天气预报,中午没有安排人到院坝时时观察天空,结果有几次出乎意料的“偏东雨”不仅浸湿了花了好几天几乎晒干的玉米,而且还把许多金灿灿的玉米冲到附近的水沟里。

7月份收割玉米,8月份就收割水稻,收割水稻比收割玉米更痛苦。8月底的时候,相对来说下雨的天数更多,如果不及时抢割水稻,成熟的、沉甸甸的水稻就会烂在田里。早上仍然是不到6点,喝点冷稀饭,我们急着就往田里赶。那个时候高温仍在,又没有痱子粉可抹,所以我身上的痱子是密密麻麻长了一层又一层,如果遇上阳光或天气热,全身的痱子都在炸,痒痛个不停,恨不得找个水沟猛地一头跳进去。可炎炎夏日,几乎没下什么雨,及时有条溪沟都已经干涸了 ,这痱子炸得只有忍痛咬着牙承受。收割水稻的时候,那稻叶,随时都有可能划伤你的手,再在阳光下一晒,汗水一浸咬,那种滋味尝试一下后我相信你就真正体会到“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 粒粒皆辛苦”的艰辛。上午收割水稻时,要逐一把水稻摆放在稻桩上,等待着让头顶上的烈日晒干。下午5点,太阳仍挂在天际,只是气温略略下降2度而已,这时我和父亲、弟弟一起到田里把水稻包扎成捆然后淌着汗水把水稻挑回家。由于天气太热,我们只有穿着短裤,打着光膀子在烈日下田埂间穿梭,整个身体晒得成黄铜色,时时流淌着汗水。肩膀上那两道被扁担压过的、红红的痕印清晰可见,在阳光下格外刺眼。花两、三个小时把水稻连同稻草挑回家后,来不及喝口水立即又在院坝里张罗着凳子、挥舞着双手、淌着汗水把谷子从稻叶中剥离出来。这一趟忙下来,往往到深夜10点钟,然后匆匆吃点晚饭、烧点开水、冲个凉疲惫地倒在一根凳子上睡觉。夏天的晚上太热,床上的席子烫手,只有找个通风口,凳子一放、身子一倒,就疲倦地进入梦乡。

   现在回忆起那段艰辛的生活,很难想象我是怎么坚持下来的。不过,吃点这样的苦也好,让我懂得生活的艰辛,让我在困难面前学会了不低头。这段时间重庆虽然是连晴40度的高温,可对我来说好像也没有什么可怕的,除了因小区常停电不能随心所欲上网以外,我感觉自己也没有什么失落。我习惯一个人在晚上早早地吃罢饭在没有电的黑暗中静静地坐在阳台上,远眺只能见轮廓的崇山峻岭和想象着不远地方奔腾的长江,以及曾经那段伤感的往事……。
忆昔 - 吹须道长 - 吹須檤長啲家
                            日志不整张美女图片,阅读时总感觉很枯燥,(*^__^*) 嘻嘻……
  评论这张
 
阅读(263)|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