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四年之恋(六)  

2010-08-15 16:28:03|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5年国庆节后的一个晚上,我和二胡就我们的恋爱是否该坚持下去争执了很久,甚至在情急几下我还动粗轻轻打了心爱的二胡。二胡的心对我永远是软的,经过一番苦口婆心的规劝,亲爱的二胡终于答应和我冰释前嫌、重归就好。当看见二胡露出璀璨的笑容时候,我第一次发现我的大舌头也比较灵活,也能像其他男人那样说出甜言蜜语来。这一次风风雨雨后,我和二胡走得更加近,几乎每天都是成双结对进出教室,每天都粘在一起,用个成语来形容真的是形影不离。这一年里,我们白天坐在一起上课,晚上依偎在一起上晚自习,下晚自习后趁着月黑风高我会趁机拥抱下二胡、趁机用我臭嘴在她脸蛋上嗅几下。我记得在冬天来临的时候,一下晚自习,我们会依偎着来到她寝室附近、即政治系教学楼外的操场边,在婆娑里树影中卿卿我我。我喜欢用双手紧紧搂住她,让她在我怀里取暖、抵御凄风冷雨的侵扰,聆听她给我讲的无数有趣的故事。

  星期六上午,我们会预约来到政治系教学楼某间教室的某个角落深情地坐在一起上自习,这里离寝室近,肚子饿了随时可以快步回寝室拿碗打饭吃。政治系的教学楼是原苏联风格的建筑,没有返璞归真的心理一般人是不会到这里来学习的。我和二胡喜欢这里的宁静,有时偌大的一间教室就只有我俩,当我学习困的时候,我就会趴在桌子上,幸福地看会我心爱的恋人。有时我会情不自禁拥抱她一下,亲亲她手心、额头、脸蛋和小嘴。星期六的下午只要不下雨,我们会选择到附近的嘉陵江江边戏水或者到附近的鸡公山、缙云山爬山。我记得北碚的鸡公山是我新生入学军训时打靶的地方,由于我和二胡经常爬那座山,留下许多厚重的脚气,熏得后面学弟、学妹们军训时再也不敢到鸡公山打靶了。星期天是我和二胡各自生活的一天,我们不想太多沉溺于二人世界,我们还需要各自的成长空间让我们慢慢走向成熟。这一天我通常和室友们一起出去跋山涉水,比如初夏时分我们悄悄到附近农民伯伯土里摘几根玉米棒到嘉陵江边烧来吃,听说阿露同学是这方面的高手,还美其名曰把这一行动称为“打草谷”。什么叫“打草谷”?我在百度上搜索了下,原来是在辽代时期,辽军无专门的后勤保障,靠军人自筹给养,掳掠民间粮草财物的方式,被辽人称作“打草谷”。

和二胡在一起学习和生活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在大二的第一学期,我和二胡一口气双双过了大学英语四级考试,接着我们再接再厉,在大二的第二学期,我们双双过了大学英语6级考试。哎,有时翻阅自己大学英语4、6级证书的时候,除了证明我曾努力学习过英语外,这些证书对我的工作和前途没有丝毫用处。很快,1996年的暑假就来了,这一年又是和二胡依依不舍离别匆匆地回到涪陵的家。暑假期间与母亲闲谈中,母亲说邻居家有个女孩对我家很好,在我们在校念书、家里特忙的时候,这女孩曾经帮我母亲做过许多事,这女孩的父母想撮合我们成一对,但又担心我嫌弃这女孩是农村人。说句实话这女孩不错,岁数和我样大,从小我们就是一起玩到大的。初中三年学习时光,我都是不到6点出发到她家,拉着她一起上学,有时遇上溪沟涨水,我们完全是手牵手共同度过人生这些坎坷。初中毕业升学的时候,她问我报考什么学校,我告诉她我可能报职高(最终我是鬼使神差般报考了普高),可她就跟着我说的话报考了职高,只念了一学期其父母嫌学费太贵就让她中途辍学了。我发现我是个戳锅漏,如果她报考普高的话,我相信她定能考上比我还像样的大学。

当母亲提到我儿时的这位女孩的时候,我迫不得已只有把我和二胡的恋爱故事讲给了母亲听,当时母亲好高兴,盼望着我能早日把二胡带回家让她看参考下。这个时候我和二胡恋爱一年多了,如果不是在念大学,我们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地步了,可我一直把这段感情埋在心里,还没想到给父母说,更没想过带回家让父母看一下。这个暑假对热恋中的我一样很难过,心里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着远方的恋人,每天总是盼望着日子过快一点,让我早点回到学校见到我心爱的人儿。这一年,弟弟通过十年寒窗之苦如愿考上了重庆大学,从此家里就留下含辛茹苦的父母想尽各种办法给我和弟弟挣学费。回到学校后,虽然天天有二胡相伴,可我每天的心理总牵挂着劳苦的父母。以前弟弟在家的时候,如果家里遇上农忙,总有弟弟可以帮助一下,可现在弟弟跟着我念大学了,父亲又要上班教书,不知道母亲在家忙得是什么摸样。我听弟弟多次说过,我读大学以后,父母一天在家忙得分不清白天还是黑夜,有时为了赶收小麦,晚上10点多打着电筒收割小麦。哎,每当回忆起这段辛酸的日子我总想哭,总觉得对不起生我养我的父母,尤其是当年就去世的母亲。

1996年的11月初,我特地向辅导员请假一周回家和父母一起播种小麦,可回家后,这秋雨一直下个不停,小麦我就没有播种成。我的生日和二胡的生日都在农历十月初,相隔就4天,这次回家后在天天的淫雨中我和父母一起度过这个没有二胡陪伴的生日。想到二胡的生日即将来临,我得用我的方式给心爱的恋人准备一件礼物,于是我在家花了一半天时间在录音机前录了有我爱的心声的卡带。后来和二胡分手后,这卡带我至今都保留着,也许这卡带再也播放不出我曾用爱表达出的心声,但它见证了我们那份万古长青、亘古不变的爱情。

四年之恋(六) - 吹须道长 - 吹須檤長啲家

 

  评论这张
 
阅读(264)|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