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四年之恋(九)  

2010-08-16 18:23:31|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光阴似箭,一眨眼功夫,新一年的暑假来临了。想到寒假时二胡陪我一起回涪陵过了一个快乐的春节,这个暑假我该护送亲爱的宝贝回她中江的老家和她父母一起体验暑假的生活。放暑假后的第二天早上,我很早就起床,到伙食团匆匆吃了点早饭,拎着准备好的换洗衣服和路途上要吃的零食屁颠屁颠就往女生寝室大门跑。这次,二胡没有像往常那样姗姗来迟,而是拎着包早早地在寝室门口等我。我们来到西师的大门口,坐上一辆开往沙坪坝青木关镇的公交车。二胡身体不怎么好,一上车就晕车,吃的晕车药也没发挥作用。车到站后,脸色苍白的二胡一下车就吐,看到这一幕我心非常痛,等二胡吐差不多后,我用纸巾轻轻擦掉她嘴边残留的口水。一会,一辆破旧的宇通牌卧铺大客车驶来,挡风玻璃上写着“重庆←→遂宁”字样,这正是我们要乘坐的车。还好,这一次车虽破,但有躺的位置,只是位置有点靠后,周围全是一群淌着哈喇子的色鬼。当时重庆到遂宁没有今天的高速公路,只有沿着崎岖的319国道徐徐前行。这车坐得有点难受,主要是躺在睡椅上、车一颠簸感觉我整个人都要抖到天花板上去;还有早上稀饭喝多了点,这一抖一抖的,感觉尿也要抖出来了;这个破车车厢气味也难闻,尽是我们这种臭男人的汗味和熏死人的脚气味,好在二胡靠窗,可以呼吸窗外飞驰的新鲜空气换口气。

车厢里窒息的气味我能忍受,大不了我把鼻子搁在二胡手臂上闻她身上散发出的清香;车厢里闷热的空气我也能忍受,破车徐徐前行毕竟还是有风灌进来;破车不停的颠簸我也能忍受,大不了我躺在睡椅上跳摸摸舞。可憋着的尿能忍吗?这车一抖一抖的,我差点就尿床。实在憋不住了,我只有从睡椅中艰难地爬起来,蹒跚着来到驾驶台附近,央求司机刹一脚好让我下车放水。偏偏这个时候我的运气又霉,车刚好驶入铜梁县新城开发区,宽阔的街道上车水马龙,我望穿眼也没看见厕所或可以随便撒尿的地方。没办法,只有咬着牙、淌着汗、绷紧神经继续憋。人到了三急的时候,只能靠意志力硬撑着,哪怕肚子撑破也得憋,我不可能把大腿一松,当着众人面就地尿床。好不容易破客车再一次驶进乡村,司机脚一刹,门刚开启一条缝,我就挤着下车,面向客车就痛快地嘘嘘起来。等我嘘完拎起裤儿回头一看,我晕,好几个男的站着一排冲着客车就嘘嘘,还有几个妇女蹑手蹑脚摸到公路傍草丛中放松去了。这就是做男人的好处,想放松时面向客车就解决了,而女人非要藏到草丛中去放松,不知那些草草有没有伤到女人的屁屁?

放松了肚子后再躺在破车睡椅上感觉舒服多了,无论客车怎么颠簸我也不需担心抖得尿床了。中午2点左右,我们平安到达遂宁汽车站,想到当天无法赶回二胡家,我们就到车站内部的一旅馆住下。别看这旅馆破,但管理很正规,登记住宿还要看我们身份证和结婚证。身份证我倒有,结婚证还在计划之中,于是我们就订了一个单人间和其他人合住的一个多人间。走向车站旅馆3楼的单人间,发现这房间真破,靠近走廊有个门再加一扇窗,其他地方都是黑洞洞的墙。天花板四周是悬空的,看来这些小单间是由一大房间分割成的,隔壁房间旅客睡觉打鼾、磨牙和放屁的声音我都能听得清清楚楚。房间天花板上悬挂着一顶布满蜘蛛网的电扇,电扇摇转的时候扇叶来回晃动不停,随时都担心它从头顶上掉下来。这个时候正是盛夏高温的时候,这把破风扇对降温有个球用。更让人气愤的是房间就走廊边有扇破窗,一点不通风,晚上又不可能开着窗睡觉。冲着旅馆价格便宜,我和二胡只有咬着牙忍了。

傍晚,当炙热的空气略有点凉意的时候,我和二胡手牵手到车站附近的小饭馆就餐。遂宁的小吃我没发现有什么特别,只是发现每碗小面都要加点海带。吃罢饭打着饱嗝我们顺便到车站附近大街上溜达了一圈,也没有发现值得驻足观赏的地方。回到旅馆房间后,我望着你,你望着我,互相对视2个小时,到头就入睡了。第二天,天还蒙蒙亮,楼底下人声躁动、汽车喇叭声响个不停,一番简单洗漱后我们拎着包就往车站赶。我们要乘坐的车是到遂宁蓬莱镇的中巴车,当时的蓬莱镇不出名,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四川把它晋升为大英县,再后来,也就是一夜之间,大英县就冒出个“中国死海”的风景区来。在我印象中蓬莱镇比一般的乡镇略大,好想只有一条像样的街道,也许这几年发展很快,已经不再是我印象中的蓬莱镇了。到了蓬莱镇后,我们又转车坐到中江县的苍山镇,这条路线的客车没法形容,全是破烂的小中巴,晴天坐得一身灰,雨天坐得一身泥。从蓬莱到苍山的路更无法形容,全是泥土路,汽车来回颠簸,随时都有熄火等着转车的可能。当我们全身疲惫、蓬头垢面到达苍山的时候,又是一个中午来临了,找了家小店吃了碗小面,我提出想给二胡的父亲买瓶酒。我们踩扁了苍山的大街小巷终于在一家相对有点气派的商店买了瓶60多元的泸州特曲,毕竟第一次到女友家,我不能只带着嘴嘴去。这个时候我还没学会喝酒,对商店琳琅满目的瓶装酒是一窍不通,看着价格我能接受就随便买了一瓶,也不知道未来是不是岳父大人的老人家是否中意。

然后我们继续坐车向二胡家进军,由于二胡家和我老家一样处在偏僻的农村,我们在中江县广福镇附近的梓潼乡岔路口下车后不得不开始2个多小时的步行。虽然到现在已是13年前的事了,我仍然依稀记得这条山路的每寸土地,因为它已经深深烙上我的足印。大约走了半个小时的路,我们就到达梓潼乡,梓潼乡仅仅是个地名而已,听说因太小早就被拆了。穿过梓潼乡不到20米长的街道,我们沿着一道道田间小路前行,接着淌过一条小溪就开始爬山。爬山过程中要经过刚刚修建好的达(州)成(都)铁路,继续翻山越岭,我们就来到二胡家背后的山顶上。听说要到家了,要看见二胡的父母了,我心里就非常紧张,先得找个地方嘘嘘、缓下紧张心里。马上到家的时候,就遇上二胡家的邻居,他们几对眼睛齐刷刷地盯着我,我又想找个地方嘘嘘下缓解紧张气氛,可就在这时,二胡的父亲看见我俩了。

四年之恋(九) - 吹须道长 - 吹須檤長啲家

 我曾经母校的大门

四年之恋(九) - 吹须道长 - 吹須檤長啲家

 和西南农业大学合并后改为西南大学

四年之恋(九) - 吹须道长 - 吹須檤長啲家

四年之恋(九) - 吹须道长 - 吹須檤長啲家

 曾经让我非常熟悉的校名

  评论这张
 
阅读(24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