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四年之恋(七)  

2010-08-16 09:36:16|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6年11月初,我回到位于涪陵农村的老家,想和父母一起把当年的小麦播种上,无奈时运不济,天天下雨,我只有在家憋了几天。这几天和母亲相处没想到是我人生中最后陪伴母亲的日子,我记得当时母亲说她胃有点痛,叫我炒菜时别放辣椒。我想母亲的胃病是因为她长时间艰辛劳动、生活没有规律、最终导致积劳成疾的。看着雨天没有丝毫放晴的希望,我只有告别父母重新回到学校。回到学校后,我首先找到心爱的二胡,把我在家录制庆祝她生日快乐的卡带送给她,不知道当时亲爱的宝贝听后有没有感动?这卡带是我用蹩脚的普通话录制的,里面收录了二胡喜欢的几首歌曲,还有我朗诵的祝福宝贝生日快乐的诗歌。回到学校没多久,有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噩梦,梦见我在老家锄地的时候被一条碗口粗的蛇咬伤指尖,我急得挥舞着锄头几下把此蛇打死了。在生活中我虽然不敢赤手捉蛇,但我并不是很怕蛇。我记得在念中学的时候,初夏放学回家,我经常在羊肠小道上看见穿梭的蛇。在农村家里过暑假的时候,天天都可以看见蛇在我家附近的竹林中爬行,时时都可以听见蛇吞青蛙时青蛙发出的哀鸣声,甚至有时看见蛇摆着造型躺在家里床头上。按照我们当地的风俗,如果看见两条蛇缠在一起、交配的时候是不吉利的,还好,我这斗鸡眼只是时常看见我家狗狗和邻家小狗们的交配。在夏天的时候,我有时为了解救发出哀鸣声的可怜的青蛙,还用竹棍打死过一些蛇。打蛇的时候我心还是有点虚、腿有点打闪闪,尤其是看见比较粗长的蛇吐着信子、发出呼呼声吓唬我的时候。

在梦中我也常遇见蛇,但只是看见它们在我脚边穿梭,从来没有像这次梦见蛇会咬到我。我做梦被蛇咬的时候没想到正是母亲犯胃病住院的时候,我很难想象当时家里乱得是什么样一个情况。每当听见父亲或舅舅说起这段痛苦往事的时候,我不禁潸然泪下,为母亲的匆匆离去感到愧疚和自责。母亲患的只是慢性胃病,如果好好休息、养病我想母亲不可能离开我们的。听父亲说就在我离家返校后几天,母亲冒雨到地里干活,不幸患上严重的感冒。为了节约钱供我和弟弟上学,母亲不肯到附近诊所看病,执意拖着被病魔折磨的身体下地继续干活。当时教育系统又遇工资改革,我父亲天天在学校忙着造各种工资报表无暇照顾我母亲,结果母亲的病情加重,接连几天高烧不退。农村有种降高烧的土方法,就是喝芭蕉水,我小时发高烧时也曾喝过芭蕉水,但究竟有没有作用至今我都不清楚。母亲为了降高烧,一口气喝了两大碗,没想到把寒气又喝出来了。后来看见母亲病情加重,父亲才急着把母亲送往城里的医院,医生诊断母亲的病情并不严重,但是我母亲思想出现了问题,需要时时有人陪护。对于母亲的心理,我作为儿子肯定能猜中,就是我们读书需要钱,而她生病住院和休养同样需要钱,这两难抉择加重了母亲的病情和思想包袱,促使母亲选择了轻生的道路。

我后悔在那个时候没有回家看望生病的母亲,我本感觉到家里可能出了事,只要我当时多个心眼好好分析当时的情况,我想母亲不可能这么早就远离我。做梦遇见蛇咬本身对我来说就是件极不吉利的事,又加上当年12月份父亲迟迟没有给我寄生活费,肯定说明家中发生了严重的事。我念大学的时候,父亲从来都是按时给我寄生活费,这次是我父亲唯一一次没有“守时”的时候。如果我当时再一次回家,多陪下母亲、多安慰下母亲,母亲肯定会看在儿子的份上好好活下去的。12月13日,一个星期五的下午,我正琢磨着放学后好好陪下二胡到校园附近散散心,没想到此时就接到家里电话说母亲病危的消息,我收拾好书本匆匆与心爱的二胡道别急着就往家赶。那个时候从重庆北碚回涪陵不像现在这么快捷,当时每次回老家都先坐车到解放碑,再步行到朝天门,然后慢慢等着开往涪陵的船。晚上6点多的时候,我坐车外加步行到达了朝天门港,在夜色中买到回涪陵的船票,只可惜要等到晚上11点开船。12月中旬已经是严冬了,晚上我坐在船舱的凳子上好冷,尤其那江风吹拂到脸上有种像刀割的感觉。此时我好想拥入母亲怀里,好想母亲给我温暖,但想到“病危”这两字,我隐约感觉到今生今世或许我再也感受不到母亲的温暖了。我的泪水情不自禁从两鬓流下,心情那个悲痛无法用语言描述,我默默向上天祷告,祝福我的母亲尽快安康起来。

14日凌晨3点钟,船终于驶入涪陵港,走下船,我深一脚浅一脚在码头乱石中行走。从港口到我家还有2个小时的路程,大街上的灯光已昏昏入睡,几乎看不见什么行人,偶尔有辆出租车闪过。从涪陵乌江大桥到我家还有50分钟路程,这50分钟的路程不像现在是水泥公路,那时全是沿着江边的乱石路。在黑夜中我艰难前行,不知摔了多少个跟头,好不容易要到家的时候,却发现家里院坝灯火通明,此时不详预兆充斥着我整个头脑。母亲的去世让我的世界变得非常灰暗,在痛苦中、在泪水中为母亲守了不到一周的灵后,我和弟弟不得不重新拾起生活的勇气回到学校继续我们的学业。当我把母亲病故之事告诉给心爱的二胡后,她伤心地哭了很久,同时我也感到太多的遗憾,没有及时把心爱的女友带回家让母亲看上一眼。1996年放寒假前的最后一个月,因母亲的去世我心情几乎降到零点,全靠心爱的二胡陪伴着我、安慰着我。我不知是什么心理,我没有把家里的变故告诉给老师和同学,除了亲爱的二胡,任何人都不知道我每天都在承受亲人逝去的痛苦。

转眼寒假就到了,我担心二胡回德阳中江路途劳累,同时我家里只剩下孤独的父亲,我也不能护送二胡回中江,于是我就提出二胡陪伴我回涪陵过春节。亲爱的宝贝几番斟酌后答应陪我回涪陵,只可惜那是二胡唯一一次陪我回老家。涪陵的冬天是雾锁山城,整个世界都是阴沉沉的,当我们坐船抵达涪陵的时候,天几乎要黑了。我们沿着我熟悉的乌江边羊肠小道艰难行走的时候,天空几乎黑尽,只是偶尔在天边传来几声难以置信的雷声。夏天电闪雷鸣我常见,可这大冬天的,居然也有模糊的电闪雷鸣,难怪2月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小平同志也去世了。看着二胡艰难前行在山路上没有半点怨言,我心里非常疼,同时也很内疚,没想到自己和二胡的恋爱会给她带来这么多的艰辛。即将到家的时候,二胡走在我前面不怎么熟悉道路,认为路边水田里明晃晃的水是水泥路面,毫不犹豫就踩上一脚,没想到把她鞋袜全打湿了。回到家里的时候大约是晚上8点多,在昏暗的灯光下父亲和大舅正在吃着刚煮熟的菜稀饭。不知道二胡初踏入我家时对她是什么印象?那昏暗的灯光、布满灰尘的房间、盛着饭的黑漆漆的饭碗,我想亲爱的二胡是永远抹不去这些记忆的。

我的初恋故事(七) - 吹须道长 - 吹須檤長啲家

我的初恋故事(七) - 吹须道长 - 吹須檤長啲家

 

  评论这张
 
阅读(375)|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