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四年之恋(十四)  

2010-08-18 14:03:37|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沿着公路大约走了半个小时,天已黑尽,尽管身心疲惫,但想到远方的二胡也在牵挂着我、想着我,我心里多了许多的幸福,只是二胡不知道这次我独自一人回重庆吃了多少的苦。继续步履蹒跚、艰难前行的时候,遇上一辆开着前灯的摩托车闪过,然后这车倒了回来问我是否需要坐摩托。摩托车司机也是回北碚城,要价15元钱就把我送回到西师的寝室。这15元钱我认为比较合理,毕竟是40多公里的路,如果我摸黑一意孤行,大概在凌晨1点多才能回到西师。回到寝室后,找到因病留级的栗同学,冲了个冷水澡在他寝室住了一宿。第二天,即7月6日早上,天刚蒙蒙亮,我立马起床洗漱完毕就坐车回到南坪单位,及时参加了学校散学大会,接着马不停蹄到重庆朝天门港,坐船往涪陵赶。

1998年是暴雨频降的一年,我想大家都还记得起1998年长江中下游发大洪水、江主席拿个话筒在长江堤岸视察的画面。这一年我老家所在的村庄遭受的损失也很惨重,暴雨引发的滑坡导致几十家村民的房舍垮塌,多年耕耘的土地滑到山脚下的溪沟形成大规模的泥石流,好在没有出现人员伤亡,好在我老家的几间大瓦房安然无恙。我至今都很纳闷,那个时候山上植被很好,咋几场暴雨就导致滑坡呢?听祖辈说,我老家所在地区虽然山势陡峭,但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大规模滑坡的记录,难道是我家要搬离这个地方就引发了滑坡?我老家处在半山腰上,如果不小心走路摔跤很有可能你得从山脚下爬上来。虽然地势看上去不怎么好,但一些占卦大师认为我家屋基不错,否则在那个时代我家怎么会培养出两个大学生?有时想想也有一定的道理,我经常看见成群结队的喜鹊停留在我家门口桉树上欢舞歌唱,时不时有蜂王带着它的虾兵蟹将在我家屋檐下抱成一团盼望着我的母亲给它织个窝,三不两时还会看见长着剪刀尾巴的燕子在窗户上方筑巢。我母亲辛苦喂养的猪、牛、猫、狗、鸡、鸭、鹅等等都能茁壮成长,甚至宅基地附近的黄蚂蚁(我小时称它们为黄屎蚂蚂)都比其他地方的蚂蚁长得大、长得帅。在我印象中,父母喂养什么就长什么,很多人都说我老家那地方是最容易发家的地方。

有些邻居冲着我老家地皮打起了主意,几番给我父亲说两个儿子都念大学了,还留着这破房干什么。别看我家房子破,那是我父母用心血修建起来的。我记得小时,我们一家是寄居在父亲学校的一间破房里,父母含辛茹苦、节衣缩食盖了两间大瓦房。随着我和弟弟慢慢长大,父母不得不为我们将来娶媳妇考虑,又修建了三间房子,这样我和弟弟都分别拥有一间卧室。可是母亲积劳成疾去世了,父亲不可能一个人孤苦伶仃呆在农村老家,迫不得已只有把5间大瓦房贱卖搬进涪陵城里。98年的暑假我回老家的目的就是收割最后一季庄稼,最后一次当下农民,然后把家里能搬的东西运到城里。这个时候我和父亲、弟弟都很劳累,因为老家公路没有修好,全靠我们人力搬运,而且是行走在江边乱石的羊肠小道上。

过完这个没有二胡相伴的暑假,我返回重庆正式踏上工作之路,只是这个时候我没有想到这个暑假仅仅是没有二胡相伴的开始。才开始教书,每天要遇到很多领导的考核,校长、副校长、办公室主任、教务处主任、年级主任、教研组长、指导老师等等是轮番听我课,不断提出一些改进措施,搞得我每天都身心疲惫。可就在这时候,我收到二胡的一封信,以我们距离太远提出了分手。看着这封信,我能感受到二胡在写这封分手信时泪洒衫襟的场景,这信笺纸上分明有二胡泪痕的遗迹。那个时候没有现在的手机,我连一个传呼机都还没钱去买,我只有看着这封信干着急,日日夜夜地流泪。我知道二胡在暑假期间落实工作吃了许多苦,知道我们各在天涯彼此都无法承受相思之苦,尤其是女孩子,更需要爱她的人关心她、呵护她。可我什么都不能给,除了写信央求她别分手外,其他的一切语言和关爱都很苍白。

在我每天焦急万分、度日如年的时候,二胡的父亲知道我们要分手的事,他的心比我们还着急,不断给我寝室楼下的小卖部打电话安慰我,承诺会让二胡回到我身边。国庆节还未到,9月30日,向单位请个假我急忙坐车往中江赶,我记得当天到达中江县苍山镇的时候,天已黑了下来,到中江的班车早就没了。这个时候我很着急,想当天晚上就能看见二胡、劝她回心转意,我的世界需要她。在夜色中我到处寻找摩托车,我想只要肯花上高价钱,摩托车司机一定愿意把我拉到中江县的龙台镇,我心爱的二胡就在这个镇上的中学工作。找到一辆摩托车,和司机一番杀价,60元钱成交,我扶着司机肩膀,摩托车很快消失在夜色中。摩托车在泥泞的道路上颠簸个不停,我的两半屁屁都抖痛了。经过一个小时的颠簸,大约晚上8点半我终于抵达二胡所在的中学大门口。乡镇中学的门卫很热情,听说我找某个老师,立即带我到二胡的寝室门口。二胡的寝室从外表看上去非常的破旧,一排小矮房在寒风中摇摇如坠,墙上的白石灰早已脱落,过道上一盏十分灰暗的灯光证明这楼层里兴许还有人住,而这人恰恰是我心爱的二胡。

我轻轻敲了两下门,接着听见熟悉的脚步声传了过来,然后“嘎吱”一声,破旧的木门缓缓打开,映入我眼帘的就是我朝思暮想的二胡那张憔悴的脸。二胡楞了一下然后扑在我怀里大哭起来,抱着心爱的恋人,环视她简朴的生活环境,我鼻子一酸,热泪不由自主淌了下来。这就是二胡每天生活的地方,一间破房,一张简易的床,一张破椅子上摆放着房间唯一的电器----电饭煲。房间里没有厕所,听二胡说上个厕所还要跑到几百米外的公用厕所去上。我抬头望了下,发现屋顶有许多雨水的痕迹,二胡说这是每次下雨房间漏雨的结果。我打开电饭煲,里面正熬着稀饭,没有菜,即使有菜,我看这电饭煲也不能炒。由此我想到平时心爱的恋人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难怪二胡要提出分手,的确这样的生活让任何人都无法承受。当晚我拥抱着二胡,所有的委屈和艰辛都化为乌有,好想就这样一辈子永远拥着我心爱的二胡。

四年之恋(十四) - 吹须道长 - 吹須檤長啲家

 

  评论这张
 
阅读(384)|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