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四年之恋(十六)  

2010-08-19 11:53:07|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于空间距离的阻碍,1998年底的那个寒假注定是我和二胡过着一种痛并快乐的日子。临到开学后,我像往常一样护送着二胡回到学校。当天我在寝室做午饭的时候,不小心把寝室里的水龙头扭断,一会儿整个寝室就成了水漫金山。二胡急着到学校找工人来维修,我怕人家知晓我俩的关系,就悄悄到附近公用厕所里躲了起来。这个时候,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孩,不知怎么来收拾这个残局。等工人把水龙头修好后,我重新回到寝室,和二胡一起整理被打湿的书籍和部分学生在寒假期间存放的棉被。晚上,有些先到的学生陆续到寝室拿存放的东西,我只有静静地躺在二胡床上。二胡用蚊帐严严实实遮挡我,可还是有些淘气的学生发现了床上躺着的我,这个时候我感受到一种说不出来的尴尬,感觉自己就像做贼一样。第二天,天刚出现鱼肚白,我就急忙和心爱的二胡吻别,重新踏上回重庆之路,真的没想到这一次我是永远离开了心爱的二胡。

回到单位后,我又陷入繁重的工作中。五一节三天,本该到中江看望远方的恋人,但想到自己好久没有回涪陵看父亲了,没办法,只有狠心回涪陵。这段时间我的日子和我的心情并不好过,学校领导总是旁敲侧击想拆掉我和二胡的恋情,给我讲述了许多两地分居夫妻的艰辛故事。如果只是领导讲这些故事不要紧,毕竟他们日理万机,给我灌输这些思想总有个次数,可我身边的每一位老师都劝我该和二胡分手,因为两地分居的痛苦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比如我和二胡结婚,将来有了孩子,谁来照管?如果半夜三更时孩子生病,我又不在她们身边,这个时候让二胡怎么办?我感觉这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答。这些好心的老师只要一有空闲就在我耳边吹这些无聊的话题,搞得我每天精神恍惚。校长这人,我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他,他既有关心我一面,同时又有害我的一面,尤其是2001年我考上南京大学研究生时,他拒绝放人让我想继续深造的梦想成为泡影,也使我的命运永远停留在温饱线上挣扎。

这个时候我还和二胡保持着恋爱关系,校长就接二连三给我介绍女朋友,每次让我防不甚防、每次都让我感受到很尴尬。清楚记得有次放学时,校长把我叫到办公室,然后找些话给我拉家常,比如家里有什么人、每顿吃多少饭、平时钱怎么花、周末怎么打发时间等。我这人老实,尤其在领导面前更来不得半点虚伪,一席话说完,我就看见有两个女老师出去了,然后校长就问刚才出去中的老师中有个女孩怎么样?这话问得我一头雾水,原来刚才那两人是母女俩,其中年长者是我们学校老师,校长把我叫到办公室嘘寒问暖不是关心我日常生活而是给我找媳妇。我再次老实说,刚才两人我都没来得及瞧一眼,校长急了,又拉着我往这家老师家里赶。

这个时候我有二胡啊,咋能随便相亲呢?我找个理由撤了,可是学校好心的老师太多,时时都在给我乱点鸳鸯谱,让我很多时候找不到理由拒绝相亲。这些时不时的相亲并没有诱惑我,真正让我后来放弃这段恋情主要还是我和二胡的距离。每个晚上,我躺在床上,总是牵挂着二胡一个人怎么去面对她每天艰辛的工作和生活。从二胡每一封来信中,我都能读懂她心中的苦,都能感受到我们遥远的距离给她生活带来的折磨。从二胡信中我还知道她在工作中有许多不如意的地方,始终有些老师想着各种办法打压她。虽然在五月份,二胡写信曾给我们未来带来一点希望,让我做好调到中江的准备,可当我给校长一说,校长还没时间作出考虑,二胡马上又写信让我再等一年。我可以等,可以等10 年,可以等一辈子,可我们人生中有几个十年?二胡或许不知道她让我准备调动工作,结果又没调成对我心灵产生多大的影响?我想起我在大学四年级实习时,北碚兼善中学一位辅导我的老师说过的一句话,两口子分居要想调到一起没有后台关系千万别去奢想,突然我就感觉到我和二胡永远都不可能调到一起工作。我在重庆,二胡在四川,调工作是跨省的事,我想二胡的校长即使可怜我们想帮我俩,也没有那通天的本领。想到这些,我又突然想起毕业前夕同寝室一个叫“王哈儿”(这是他自己这样称呼的,我毕业留言上他写的姓名就叫王哈儿)给我说过的话,要想和二胡永远在一起,各种道路行不通的时候,就要准备着到中江去种棉花。老实说,到中江种棉花我并不怕,只要和心爱的人儿在一起,吃些苦又算得了什么?后来不是有个清华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卖猪肉的事迹么?工作无贵贱,只要能挣钱生活就行。

我把我打算辞职到中江陪二胡的想法给父亲说了,没想到父亲极力反对,接连很长一段时间吃不下饭。我知道父亲的心里,辛辛苦苦培养出大学毕业的儿子咋就去种地当农民呢?我极力想说服父亲,可次次都失败。这个时候我好为难,想起大学实习期间另一件事,当时二胡寝室的同学给我们讲母亲和妻子同时落水先就谁的故事,好像就我不孝选择救妻子。这个选择让当时很多女同学很感动,纷纷羡慕二胡找到一个好男朋友,可是当真正面临这样选择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放不下父母。我不希望这样的选择题在我面前出现,可命运偏偏注定这时我要做这样的选择题!

四年之恋(十六) - 吹须道长 - 吹須檤長啲家

 

 

  评论这张
 
阅读(31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