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又要回到两点一线的生活(一)  

2010-08-21 21:57:54|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几天,重庆气温不是很高,小区电力没有崩溃,电脑可以正常运转,我抓住这一机会,就把过去那段心酸的初恋往事像婆婆妈妈似的写了下来。我早就有写这段往事的想法,毕竟放在脑海里回忆有许多情节接不上趟,况且随着时光的流逝,额头上五线谱越来越多,脑袋就越来越不中用,曾经凄美的过去也许就会忘记。写这段初恋往事时心情有点难受,有时情不自禁掉了几滴猫泪,“只要曾经拥有,何必在乎天长地久”这话我接受不了,我好想永远都能拥有。的确,我的初恋往事和朋友“阿芳”的初恋故事相比,相对要悲戚一些,因为迄今为止我不知道二胡过得怎么样?从我以前对她的了解,她应该还在龙台中学,她内向的性格和安于现状的思想决定了她的一生。即使二胡在龙台中学,我又能怎么样?或许时时、默默地祝福是对她最大的宽慰。以前二胡给我灌输男儿志在四方的思想,可惜我的思想和二胡差不多,只希望每天都是过平平淡淡的日子。其实我也曾奋斗过,想为儿子创造一个优越的家庭环境,无奈我的命运注定我这辈子是个个缺德、缺钱、缺心眼的“三缺人员”。我是个胸无大志的人,有时想拼起老命干翻大事,可又总是瞻前顾后、畏手畏脚、投鼠忌器。如果我是个有理想、有追求的男人,我想“煮熟”二胡不可能在我手中“飞”了,我的初恋故事就不再是凄美的回忆,我今天的生活不可能像是个要饭的。

我想过,我完全有机会永远只有一次恋爱,完全能和二胡白头偕老,可在人生最关键的时候我学会了退缩、学会了向现实低头。我现在都不明白大学毕业前夕我为什么急着和那家子弟校签合同协议,干嘛不让二胡先找到工作?既然我在大学毕业的前夕就有考研的想法,我不知道为什么在那时候不去考?难道急于早点工作对我就那么重要么?虽然我的专业成绩不是很优秀,位居班上十多名,可我英语比较突出,我完全有能力在毕业之前考上研究生。那个时候,我家是非常困难,仅只有父亲一人供我和弟弟上大学,可是如果我考上研究生、甚至有可能考上公费研究生后,我想我父亲会想办法继续供我读书的,而且那个时候二胡也参加了工作,我相信亲爱的她不可能扔下我不管的。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大四即将毕业的时候还在踢梦脚,我为什么不在那个时候多深思熟虑我和二胡的未来?为什么非要等到毕业各奔东西时才思考我们的明天出路在何方?我自我感觉我的地中海发型决定了我是块读书的料,可偏偏这块料没有雕刻成器。记得2001年考南京大学研究生的时候,我的专业成绩在参加复试的考生中名列前三甲,就是英语和政治差了点点,刚好及格,可遇上当时我工作单位的校长打死他个舅子都不放人,让我失去继续学习的最佳机会。2003年我又报考了四川大学的研究生,两科各150分的专业课程我考了 137分和129分,英语、政治都考了及格,只是在复试时我得知很多川大研究生又回到中学教书我才放弃了那次读研的机会。

1997年大学实习一结束我就该准备考研,我记得当时我还打听了考研的一些情况,就差考研的决心和行动。那个时候考研的人不多,而且考上的学生大部分都是公费读研,可惜我把那人生中最关键的机会放弃了。人生本来不应该有假设,可我们总是在假设自己的人生。如果我早点设想我和二胡的未来,就应该想到用考研的方式来改变我们的命运、争取我们有个完美的结果。如果参加1998年1月的考研考试,最好选择报考四川大学(离中江近),我想凭我地中海般发型加上我卧薪尝胆、悬梁刺股的刻苦精神考个川大研究生只是个小儿科。只要考上研究生、找个好点的工作,我就可以通过我的努力养活二胡,这样我就能把二胡好好拥在怀里不会让她经历风吹雨打。可惜,这只是一个假设,原本可以努力争取的幸福却只能在假设中去遐想。

昨天我本打算上午就到涪陵,把小孩接回重庆准备新的学期开学,但想到我的初恋故事没有收尾,我就买了下午回涪陵的火车票。上午我噙着眼泪,伤心地回忆了那段往事,坚持把这段故事写完,这样终于给自己多年的夙愿划上一个凄美的句号。昨中午喝了三大碗玉米粒稀饭,草草地洗刷了碗和冲了个冷水澡,穿了一身衣服就往楼下跑。上月送孩子回涪陵的时候,我穿的是短衫、短裤、塑料拖鞋,一身土得掉渣,走在大街上没有一点回头率。这次我特地穿了身黑色的长裤,浅绿色的短袖衬衣,黑得眩眼的皮鞋,留着不到一厘米的山羊胡,刚踏上一辆364路公交车,漂亮的售票员情不自禁望了我几眼。收了我的票钱后售票员就赖在我身边不走了,直接把她丰满屁屁靠在我肩膀边,我感觉好烫,好在车里开着空调,我这堆干柴没有燃起来。车到南坪后,我猫着腰从她身边闪过,斜视中发现她又给我送了几丛菠菜。穿身漂亮的衣服出门特顺,刚一下364路公交车抬头就见开往重庆火车北站的119路车吼着油门飙了过来,我只是把手轻轻一扬,女司机就踩了个急刹车,我一个箭步就蹿了上去。我喜欢女司机开车,不像有的男司机开车静若处子、动若惊兔,吓得我腿打闪闪。一路上太顺风顺水,4点半发车的火车,我3点钟就赶到重庆北站了。进入一号候车大厅,人山人海,看来坐这趟K775重庆北站到广州的人不少,有的人大包小包的、有的人拖儿带女的、有的人手挽手依偎着的,有的是厚着脸皮倒卖车票的,就剩我一个人孤寂地叉着腰杆站在那里看他们的热闹。

手里不拎个东西候车还有点不习惯,我来到候车室里的小卖部,看着咋舌价格的商品还是硬着头皮花了5元钱买了瓶康师傅酸梅汤。好像现在很多年轻妹儿都喜欢喝酸梅汤,是不是想酸个儿子出来呢?带着好奇心,我一个大老爷们也凑个热闹,不过喝了几口有点不咋地,粘糊糊地粘嘴。仅拿瓶酸梅汤与我这身派头不相匹配,一个人坐火车也瓜兮兮的,我得买份报纸打发时间。我在出门前看了《重庆时报》,这次我特地挑了份四川的《华西都市报》,看看有没有什么嚼头?坐在火车上我粗略翻着,可全部翻完,两手都翻起墨印,发现尽是些报道水灾的新闻,恰这时有个长着厚脸皮的乘务员走了过来靠在我身边跟着看报,瞧他那份热爱读书看报的份上,我直接把1.5元买的报纸甩给他了。他高兴得合不拢嘴,用他蹩脚的普通话说了句“多在、多在”就屁颠屁颠拐到他乘务室去了。本认为坐上开往广州的K775列车跑得很快,可在途中尽是给其他车让道,甚至还给一列货运列车让道。4点25发的车,开到涪陵已是6点了,比它原计划晚20分钟,如果这样一直晚下去,不知道开到广州站要晚多久?

又要重新两点一线了(一) - 吹须道长 - 吹須檤長啲家

 

  评论这张
 
阅读(284)|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