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又要回到两点一线的生活(三)  

2010-08-23 07:28:12|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我噙着泪水写完四年之恋的凄美故事后,心里有种迫切想知道二胡现在过得怎样的感觉,可知道她现在的生活近况我又能怎样?我不能再伤害我的妻子,不能把妻子对我的宽容当成她的懦弱,也许上天注定我和妻子那种爱的感觉越来越少,但共同生活近10年,亲情却在不断增加。上周妻子搭顺风车回了趟青川,得知那边下暴雨的时候,我心里不由自主对她产生许多牵挂。静下心来想想,婚姻是命运注定的,既然接受了这桩婚姻,我就没有理由去逃避,其实根本也无法逃避。有时我也在想,如果我和二胡善始善终、白头偕老,我就不可能认识我的妻子,也就没有现在这个可爱的宝宝,也不可能与简单有一场刻骨铭心的网恋。我和二胡的性格有许多相似地方,都不求上进、骨子深处都有不认输的倔强,如果生活在一起也很难保证我们有幸福。也许我们都曾信守的“长痛不如短痛”的分手理念并不全是错,它至少让我感受到初恋的完美。前两天在写日志的同时,我在百度吧里面找到二胡所在中学的贴吧,在与一帮爱泡吧的学生斗智斗勇过程中,我了解到二胡仍在该学校,而且这几天正在给高三学补课,甚至前天晚上还在上晚自习。从学生的嘴中,我还得知二胡有个六岁左右的女儿,但更多的情况我没打听,我也不想去打听,让她过她安定的生活比什么都重要。过去的事情都已过去,为了生活、为了妻儿、为了家庭、为了亲人,我还得每天向前看,努力去淡忘那些已经没有什么意义的往事。

带着小孩从涪陵坐火车回重庆的时候,我特地给小孩买了张半价票,目的就是想让宝宝坐车时有自己的位置,同时也想告诉宝宝在逐渐长大,应该慢慢学会懂事。我不知道买车票时售票员脑袋是不是被门挤了,明知是一张成人票和一张儿童票,卖给我的票却是分开的99和100的硬座号,别看数字是连着的,其实是前后排位置,中间还间隔一个过道。我向身旁的两人提出换个位,可这两人是打死他舅子都不愿意。向另一排的一个单独的老太婆要求换个位,可这老太婆眼睛皮一耷,还是不愿意,我只有和宝宝分开坐着,让宝宝学会忍受一个人在旅行中的孤寂。我有时对这些同是中国人的同胞感到不解,换个位置又怎么啦?尤其是那个老太婆,出门时时都需要他人照顾,可一点都不会关爱人。听说在香港坐公交车,几乎没有人给老人让座,老人也不愿意有人给他让座,可在内地坐车不给老人让座,老人会冲着你大眼瞪小眼。我想不是因为香港人素质不高、不懂得给老人让座,而是香港的老人倡导活着有尊严,不像内地很多老人倚老卖老、缺乏关爱心。

在回家过程中,我就接到学校美女小钟老师(我在7月份时写的畅游黑山谷日志里就挂有小钟的相片哟)打来的电话,通知我在8月23日早上8点半务必带上身份证到学校后校门集中,然后坐车到重庆某个郊县的山头参加三天封闭性的班主任培训。8月23日就是今天,为了让大家及时分享我的日志,今早我是5点30分就从床上爬起来、偷点菜就赶忙写的日志哟。今天网友“月光”和猫妹从你们农场里我留的脚印就知道我今天是早起,可惜猫妹太懒,农场里那几根狗尾巴草早被我偷过了,月光农场里种的也是不值钱的狗尾巴草,让我点着鼠标偷的时候都没多大热情采撷。从今天开始也就预示着新的一学期即将来临,我又将踏上学校和家这两点一线的忙碌日子。每天早上,为了农场那几根狗尾巴草,我不得不坚持早起,哪怕是隆冬时节的12月份和1月份,我都得在6点钟起床。匆匆啃个馒头,7点时,我就得屁颠屁颠出门往学校赶,时不时会遭遇凄风冷雨的袭击,也会时不时在附近的明家园小区拐角上遇见熟悉而又陌生的一短发美少妇。到了学校后,我会应接不暇地忙着事:吼着嗓门上课、随时观察班上学生、时时批改作业、三不两时赶篇教案、见缝插针似的翻阅几下报纸,这里面最让我揪心的是对班上的学生管理和每天扯着嗓子要吼的四、五节课。作为一个得过且过,做一天和尚撞一天中的班爸爸,我特担心班上的学生给我惹事,如果学生发生重大安全事故没有人能够承担的。班上的学生明知我要迈入老年人行列,背地里都叫我吴老头,可一点都不体谅我这个当老头的心情,一天总是疯来疯去。中午一放学,我得小跑着到食堂吃那极其难咽的免费工作餐,几口扒下肚,我又立马回教室看看学生有没有打闹。这个时候往往是我一天中最困、最想打瞌睡的时候,可我不得不陪着学生在教室午休。趴在讲台上、僵硬着身体很难入眠,尤其是新学期开学后,天逐渐变凉变冷,趴在桌上更难入睡。下午,我也是不厌其烦地上课和陪着学生上自习,一直到晚上6点半的时候,守候着学生把教室卫生打扫得差不多的时候,我才可以卸下一天紧张的心弦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吃罢晚饭,我得坚持每天的心情故事,也许这个时候我很累、没心情、有时是睡意朦胧,但我得尽最大努力把我日志写下去。写完日志一般是晚上10点钟了,我急忙洗刷碗筷冲个热水澡就得上床睡觉,这个时候往往是近11点。然后第二天6点钟起床周而复始重新体验头天的工作和生活,长期这样下去,不感到疲惫、枯燥、无聊才怪。

周末的时候我好想放松下,可有时觉得周末的日子比上班期间还活得累。周六的上午我得和妻子陪着儿子到南坪参加一些兴趣班的学习,中午随便找家饭馆吃点小面、或者串香香什么的。如果回到家可以悠闲睡会午觉,但有时老婆直接拽着我陪着她和小孩在外面逛,可怜的午觉有时也没有。星期天的日子也不见得是我能支配的,老婆总有理由让我围着她屁屁转,动作稍一迟缓,我就得忍气吞声听老婆大人的呵斥和婆婆妈妈似的唠叨。有时我好想周末下着雨,虽然下雨会影响我心情,但我可以安安心心在家好好休息,至少能躺在床上扯撑身子睡个舒服的午觉。

又要重新回到两点一线的生活(三) - 吹须道长 - 吹須檤長啲家

 

  评论这张
 
阅读(241)|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