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8月31日,学生正式报到  

2010-08-31 19:59:42|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8月31日,学生正式报到开学。上午我一个人忙着收费,今天晚上回到家一算账,发现钱有差错,看来我得赔上300元钱。回想今天的收费,我不知问题出在哪里,在我印象中学生都交了钱,我也记了帐,难道交钱的时候能有学生浑水摸鱼、偷偷拿掉我收的钱?不过我宁愿相信学生不会这么做,也许是我在收费过程中出了差错,也许是钱没有揣好,悄悄从我裤包里滑落。明天到校后,我再认真审核下学生缴费名单,看看我是不是少收一个学生的钱。今天不仅是因为赔钱感到心烦,而且忙碌一整天感到非常的疲惫,以至于没有心情写今天的日志,但想到我的博客能维系到今天真的不容易,尽管有时认为是孤芳自赏,可我还得尽努力把每天心情写在博客里。昨天看见一篇《扫黄过后,谁来安排小姐们就业?》帖子,感觉貌似不错,反正今天没心情写,我就抄袭几句过来。

也不知道小姐们触动了谁的神经?用出卖肉体来混口饭吃,怎么也这么难?一个“扫黄七个月”的指示,就要砸掉几百万姐妹们的饭碗。反腐工作难度大,揪起耳朵连着腮,贪官们包二奶、养小三,这个真就没人管,铺天盖地的贪官打不动,就把锤子砸向了社会最底层,看来不仅仅是要砸小姐们的饭碗,而且还要修理那些常采野花的骚爷们。治国如流水,整治不动贪官,还整治不动劈腿的小姐嘛?看来真是要“逼娼为良”了。本人并不赞成卖淫嫖娼,也不庇护小姐与嫖客,毕竟那不是什么正经勾当,也不是什么好鸟。只是前几天遇见了一位“老小姐”,心里滋生一种穷人难度日的惆怅。

李大波是我的旧同事,因为她天生一对硕大的乳球,被同事们戏称为“李大波”。大波姐姐是一个离婚的女人,她有一个大学在读的儿子,高额的学费和教育的腐败,把这个残缺的家庭吸食成了一个烂柿子。李大波已经是四十多岁的女人了,她的身材还是略显几分姿色,虽然她的肉体迷不倒贪官、教授、公务员,但是仅凭她胸前的两只大波,也能吸引住蠢蠢欲动的老骚男们。据我所知,自从我们单位解体之后,肩不能挑担、手不能提篮的李大波就进入“黑三曲”上班了。在经历过无数双爪子的抚摸和蹂躏之后,大波姐的玉体早已经练就成了一身“铁布衫”;在经历过无数张臭嘴的亲吻下,她的性格已经磨练成了“西湖水”;在形形色色的嫖客调戏下,大波姐的脸皮也早已熬成了“东阿阿胶”。看来,一个人不一定能改变社会,但是社会绝对能改变一个人。
      宁静的早晨,所谓的足疗馆一反常态,众小姐纷纷出来拉客,她们的“错时上班”,不外乎也就是想避开“扫黄七个月”的工作时间。前天一大早,我开车路过遍地皆是“足疗馆”的六道街时,又遇到了李大波。大波姐姐正晃动着两只半裸的“大气球”,拉住一位晨练的老男人发浪,老男人挣脱小姐们的围攻之后,众小姐开始寻找另外的目标,当她们看到我的车速很慢、车窗敞开时,众女人像一群发现臭肉的苍蝇,迫不及待地围了上来。大波姐喊出了我的名字,其他女人见捞不到油水,随后一哄而散。这一次,她没有以前的羞愧感,也没有遇到熟人就躲躲闪闪,而是喋喋不休地与我拉起了家常。她说为了避开“扫黄七个月”,她们才到足疗馆打“游击战”;她还说,等孩子读完大学就金盆洗手;她不停地诉苦、不停地叹气……站在我面前的,不是瘦骨嶙峋的祥林嫂,而是一个胸器肥硕的老小姐。
       扫黄没有错!但是,扫黄不如先打贪官、扫黄不如先反腐败、扫黄不如先挖二奶、扫黄不如先抓廉政。只可惜,这些都是不容易打破的“金饭碗”,扫黄却是张飞进窑洞----泥罐子随便砸!扫黄,维护了社会治安!扫黄,净化了社会空气!扫黄,打碎了小姐的泥饭碗!扫黄,扫出了人民币!让扫黄风暴来的更猛烈一些吧!但是,扫黄过后,谁来安排小姐们的就业?

8月31日,学生正式报到 - 吹须道长 - 吹須檤長啲家

 从巧巧博客转的金巧巧相片,感觉很美

  评论这张
 
阅读(25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