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2010年最后那点事  

2011-01-02 10:35:42|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如同一本书,不经意间就翻到最后一页,回味着这本有着365页的书,感觉自己又白忙活了一年。面对不得不重新拾起新的一本书,我期望自己每一页都能有崭新的收获,自己的世界多一份色彩。过去的2010年对我来说是波澜不惊的一年,貌似没有多少和煦的阳光、没有多少灿烂的心情、没有多少值得拥有的收获,有的只是年轮在我额头上留下深深地印迹。在元旦节莅临之际,衷心祝愿我身边每一位朋友,包括阿芳、月光和猫妹等知己在新的一年里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快快乐乐每一天。上周是2010年最后的一周,想到元旦节可以放下心情舒心度过三天,我的心情充满着对新年的无限渴望。上周四的下午学校举行由学生参与的“元旦汇演”活动,由于我班学生做什么事都是鬼画桃符,参演的节目早早地被学校领导咔嚓,这样“元旦汇演”我和我班学生只是充当匆匆飘过的看客,就如同大街上路过的一群打酱油者。不过这次我带着学生欣赏元旦汇演节目稍让我感到欣慰的是学生观看节目时中规中矩,不像去年还要给我添点小麻烦。

这次学校举行的元旦汇演节目让我感触颇深。一是学校的组织有点仓促和混乱。呵呵,我也只是一个袖手旁观的看客,其实我也没能力组织这样的活动,我只不过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而已。二是认为学生表演的有几个节目不错。比如高中某个班级的男生穿着黑西装、戴着黑领带、黑帽子模仿迈克尔杰克逊跳太空舞让我对学生有了全新的认识。也许这些学生不是读书的料,但是在艺术方面,他们的艺术细胞远比我多若干倍。我不仅是个身不满五的三等“残废”人,而且也没有丝毫艺术细胞,除了喜欢听音乐外,吹拉弹唱我是样样不会。这些节目里面,我特地要吹捧有位叫“黑娃”的体育老师表演的节目,他也是一位班主任老师,他和学生一道表演的“第八套广播体操”的舞蹈让老师们捧腹大笑,一举夺得元旦汇演节目的第一名。同样是班主任,我感觉我这个主任要暗淡很多,我班学生排练节目的时候我几乎是漠不关心,除了嘴里催促他们加快排练外,我甚至连学生排练的具体节目都不知晓。

三是我认为有些节目过于“精彩”,好像有种少儿不宜的感觉。节目开始之前,校长大人身着笔挺的西装、拿着话筒作新年致辞,突然下面学生一片躁动。也许校长大人认为学生是听领导讲话很激动,随即清了清嗓子,歇斯底里、震破喉咙般地继续用沙哑声音做报告。呵呵,殊不知学生是冲着校长大人身后身着三点式美女学生去的。不知道是不是负责本次元旦汇演的老师也很激动,在校长大人讲话的时候,这位老师早早地把身着三点式、准备跳健美舞蹈的女生请上了场。下面学生,尤其是高中男生看见女生火辣辣的身材,情不自禁发出雷鸣般的骚动,淹没了校长大人泡沫横飞、激情昂扬的讲话。如果说身着三点式的女生跳健美操激起了学生的一片噪声,那么有几个高中女生穿着暴露服装、跳的印度肚皮舞无疑深深钩住了每位学生的眼球,偌大的体育馆顿时安静下来。不知道我是不是老土了,看见女生跳这样的“艳舞”我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毕竟她们是学生,我想不应该过早的成年化。

周五下午,学校举行了只有教职员工参加的迎春趣味运动会,怀着一颗激情的心我几乎参加所有的活动。比如,踢毽比赛,明知自己不会,但苦于年级组无人主动报名,我也硬着头皮参加。别小看我一次只能踢一下,我手拿2个毽,两腿左右开弓,一分钟内我居然踢了35下,比那些高手们至少一半而已。我又参加了运乒乓球比赛,貌似我是这方面的天才,可惜体艺馆太小,我还没有叉开腿、运起球真正迈开步跑,一圈比赛就结束了。最后我还厚着脸皮参加滚铁环比赛,这可是我小时候的强项,不是说了吹,那个时候我每天几乎滚着铁环上下学。想想当年的我,走路像刮风,哎,看看现在的我,几乎风都刮倒。学校这些趣味比赛很有趣,让我活动了筋骨,也让我回味了曾经美好的童年。在如今已经没有纯真韵味的年代,真的很向往童年时期天真无邪的岁月。

参加完趣味体育活动,学校找来几辆车把我们近200个教职员工拉到附近的餐馆吃刨猪汤。记得在一个多月前我坐833路公交车回家遇上了学校办公室的主任,她正忙着打电话寻找粮食猪的事。学校领导也许是想吃农民伯伯养的粮食猪,突发奇想买10多头粮食猪给每个老师发几斤。由于当时领导只是在酝酿中,办公室主任特提醒我别张着嘴到处说,我倒是遵从了主任的告诫,可第二天我到学校就听到某些老师在讨论学生发放猪肉的事。学校是个是非多的地方,很多老师、甚至领导,他们的嘴嘴比我张得还要大。以后我得继续保持沉默是金的光荣传统,不要去染指那些子虚乌有、以讹传讹的闲话。星期五晚上我们来到南山半山腰一家餐馆吃刨猪汤,那晚我是敞开肚子吃,貌似感觉不错,只是仍感觉自己运气一直很霉。学校领导给每个老师发了个号,按照抓阄的这个号领猪肉,同时还随机派送猪头、猪肝、猪腿的大奖。近40个派送奖,那些长着霉爪爪的老师居然没抓到我的号,同时我领的猪肉也是一块肥肉。倒,瞧这霉运,难怪去年我买了近乎一年的彩票,连最少的5元钱也没中过,看来过去的2010年对我来说不简单是一个霉字。殷切希望自己在2011年能摆脱这样的霉运,自己的爪爪和我猫妹爪爪一样,争取今年我能刨出个金娃娃出来!

2010年最后那点事 - 吹须道长 - 吹須檤長啲家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