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我要放开  

2011-01-07 22:32:18|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晚我没有休息好,心里总是情不自禁牵挂班上逃课的那位学生。看见年级主任为我班上发生学生逃课的事紧缩眉头,我心里也不是滋味。虽然她没有批评我,但是我心里知道她和我一样心中都不好受。谁不想在临近期末放寒假的时候,快快乐乐翘楚期待新一年的到来?我是个抑郁型的人,只要心里牵挂点屁事我就辗转反侧一晚上睡不着,好在这辈子我有幸没有坐上类似国家主席的宝座,否则美日韩三国接连不断在我国黄海和南海不断进行挑衅性的军事演习,我一天焦头烂额肯定会患上精神分裂症。真的很幸运我这辈子只是个屁民,尽管生活在社会最底层,但是没有太多“肉食者谋之”的牵肠挂肚的事。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老牵挂这件事,以我的分析这个学生逃课只是暂时的,当他在外走投无路的时候,他会想到家曾经给他的温暖。我也隐约感觉这位学生的父母并没有积极主动找他们的孩子,因为在去年该生逃课的时候,家长几乎没怎么去找,还是我不断给这名学生打电话劝其回来的。下周一上班的时候,我打算打听到这名学生电话后再如法泡制,希望他能尽快回到他父母身边,我不想让年级主任为我班的事成天拉长着她那张美丽的脸。星期五下午,我班一位学生与这位逃课学生通了约半个小时的电话,年级主任在一旁作了记录。从这位逃课学生免提电话声中我们得知他是恨他父母和不想读书才离家出走的,压根儿与学校和老师没有多大关系,只不过是谁摊到这事谁背时而已。如果该生家长找到重庆某些媒体反应此事,作为班主任我肯定有些抹不掉的责任,但是我没有犯法违纪,我想顶多挨领导几句臭骂而已。我完全没必要为这事忧虑,也犯不着为此事寝食难安,何况现在这名学生在外好好地活着。

今天是重庆市新的一年成人自考的日子,我校作为每年雷都撼不动的考场,我再一次沦为“通监犯”。或许是年级主任对我监考工作的信任,她向学校负责自考工作的老师点名要求和我一起监考,今天我也不负“重望”,主动承揽监考过程中所有的粗活,甚至我也像张飞穿针----大眼瞪小眼拿起绣花针把试卷装订成册。作为被年级组同事们册封的只做事的“二党头”,我是积极配合年级主任的工作。也许恰似我这份“积极”,年级主任才没有对这次我班上学生逃课事件中我工作上的失误进行批评。不过看见年级主任有点忧伤的眼神,我心里比被她痛骂还难受。今天陪同年级主任监考,我表现出前所未有的积极,我一会给她端开水,一会给她端椅子。甚至下午监考之前,我还主动到她办公室去叫醒她,我想以我的“积极”来弥补因我工作上的疏漏给她带来的忧虑。我到现在这个单位经历过好几个年级主任,在他们当中,我现在的年级主任是对我等这些屁民是最好的。年级主任姓彭,兼任德育处工作,她雷厉风行的工作风格成为我们工作的楷模。以后我要一如既往支持彭主任的工作,让自己由一个只会做一天和尚撞一天中的“混世魔王”转变为对工作和生活多少有点追求的“积极分子”。

2006年7月我来到如今单位的时候,当时一位姓赵的年级主任也许正处于更年期,对我们这些外来老师要求非常刻薄,而且时常打压我们这些“外来户”。2006至2009年我在如今单位呆得非常不愉快,主要就是拜她所赐。现在遇见这位姓赵的年级主任时,我从不和她打招呼,有时我明显能感觉到她遇见我时她眼神中的尴尬。年级主任仅仅是个屁大的官,也许就是一条别人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狗,干嘛非要把不合她步伐的老师往死里整?类似姓赵的年级主任很可悲,她如此疯狂批斗我等几个眼中钉的老师虽然暂时给我等身心造成伤害,但是她能把我们看似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不学无术之徒踢出教师队伍么?作为一名普通老师,在单位上混得再好,也只是教书,永远没有咸鱼翻身的机会;即使我等屁民在单位上混得差,也是每天教书过日子,只不过只能教差班学生而已,但工资照样能拿。2008年虽然我不幸莫名其妙被安排支教,但我在网络上遇到一份真挚的感情。虽然这段感情仅是过眼云烟,但拥有过这段美好的经历让我感觉不枉此生。一年的支教让我认识了一批可爱而又纯朴的农村孩子,支教所取得的教学成绩迫使校长大人在全校教职工大会上无奈地作出“有些老师是墙内开花墙外香”的感叹。我想过,只要我所在学校这帮领导不下台,我在学校永远不可能有得到认可的那一天。我个人得失其实不重要,现在当个班主任并不比教高三学科的老师的收入少多少,只是为那些就读我校高中的莘莘学子们感到悲哀。堂堂一个重庆市重点中学,去年近700名的高考生,仅有5名学生上了重庆市的重本线。2005年我在原先区内比较差的高中学校上高三的时候,高考前的“一诊”和“二诊”考试,以及高考考试,我所担任的学科在考试中均取得区内第四名的成绩,直接把我现在的学校落在后面。2008年我支教的乡村中学,在重庆市“一诊”、“二诊”和高考中,我所任教的学科取得的成绩仍高高超出我现在学校。学校领导总喜欢对附近另一所学校近几年突飞发展临渊羡鱼,可只在旁边艳羡不去退而结网难道学校就能发展了么?我看领导的艳羡只停留在他们浑浊的眼神中,他们想的或许是另一些东西。(2011年1月8日晚)

我要放开 - 吹须道长 - 吹須檤長啲家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