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悲哀  

2011-12-23 21:30:28|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临近期末,各种鸡毛蒜皮之事接踵而至,每天中午想在开着空调的办公室里趴在桌上美美地休息一会,可学校领导总是安排一些莫名其妙的事占用我们休息时间。昨天中午12点50分,我们被迫到学校学术报告厅参加十几个中小学片区的区人大代表候选人见面会。个人认为这样的活动我有不参加的权利,可是学校行政办公室的领导利用校讯通平台发出了警告信息,明确声明严格考勤,对那些吃了豹子胆敢不参加见面会的老师要严惩不贷。呜呜~~,像我这种没心没胆、从小就被不断地恐吓长大的人只有怀揣一本书硬着头皮参加。不过,座无虚席的学术报告厅到处是黑压压的人群,真不知道行政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怎么去考勤,看来我又被学校领导忽悠了一回。一会儿,候选人见面会正式开始,我发现学区四位区人大表候选人都是一些大型学校的校长或书记,他们华而不实的自卖自夸和画饼充饥似的承诺仿佛吸引不了大家的兴趣,很多老师和学生坐在椅子上昏昏欲睡。我也不例外,虽然手里拿着一本余秋雨的《山居笔记》,但昏沉沉的思维和充满倦意的眼神只能让我斜靠在椅背上,低着头、闭着眼思念我的宝贝。为了显示我还没有沉睡,每个候选人做完“精彩”的演讲后,我象征性地拍了几个巴巴掌。四个区人大代表候选人中,就我所在学校那位副校长表现出最差,一上台就皮笑肉不笑,满嘴阿谀奉承之言,丝毫不掩饰他觊觎区人大代表宝座的急切欲望,完全没有表现出官宦之人深藏不露的淡定。

记得去年暑假在北碚康乐温泉城参加班主任培训时,一位来自西南大学教育学院的教授曾说,当领导的都是一群牛鬼蛇神、无赖地痞。此话不假,看看昨天我们这位站在台上做虚伪演讲的校长大人那副猥琐形象就知道为什么当今的国人中有那么多的愤青。听说我们学校这位被提名为区人大代表候选人的副校长就是花巨资打通各种关节从教委那里买来的官职,当然这也许是人云亦云、以讹传讹,我没有言之凿凿的证据。不过我也不会去探究人家是怎么顺利踏上仕途的,只是认为从他平时贪得无厌、排挤异己的工作作风和报告里苍白的承诺来看,选他为区人大代表,他能做到为民请命么?好像这一点不重要,在各级各届人大代表中,究竟有多少代表能做到为民请命?我有位同事的老婆是全国劳模,曾任多届全国人大代表,可她每次出席全国人大提交的议案让人啼笑皆非,有次居然附和是丈母娘推高了房价。也许都是一丘之貉,没有哪位代表能真正关心民生,下周二正式选举人大代表的时候我随意勾画两个人得了。很敬佩来自另一位学校的校长,虽然不到40岁,但做事雷厉风行,把一所二流学校发展得风生水起,很快跻身于一流学校,而且在主城区享有一定的知名度,我认为他有资格当选为区人大代表,至少他关心过所在学校的教职员工。听同事们介绍,他到所在学校当校长和兼书记的第一天,就把手机号码公知于全校所有教职员工,并且庄严地承诺,凡是学校教职员工有什么困难,包括小孩入学、小孩就业等问题,他都会竭尽所能帮助。我不知道这位校长有没有倾其所能帮助过其教职员工,但是敢于拍着胸脯说这样的话的确让人折服,尤其带领原本一盘散沙的老师团结一致把学校发展为区内名校、教师收入不断提高、教学质量与日俱增,我认为他就是一位好领导。看看我所在学校的领导,每次政治学习的时候,总是坐在主席台上用官帽颐指气使地威胁人,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想过缺乏人性的苍白管理能否有利于学校健康发展?当然我也没有听过我们校长公布电话号码,拍着胸脯庄严地给我们承诺有困难找领导。

我对学校管理和发展有点漠不关心,学校每次政策提案都是象征性地收集意见,然后由教代会通过,即使有很多老师反对也没用,领导会逐个谈心,采用坑蒙拐骗、威逼利诱等手段各个击破。其实我不想谈工作上的事,因为我觉悟和境界都不高,不像有的朋友把工作当成一种快乐,我仅仅是把工作当成一种谋生混饭吃的手段。如果要说愉悦,曾经有过,但是每天看着厌学的学生、学校毫无人性的规章制度和毫无止境的工作要求,我逐渐产生几多的职业厌倦。职业厌倦可能是来自现在厌学的学生,也可能来自现在学校的环境,也许学校糟糕的管理和停滞不前的发展、微薄的福利待遇是我职业厌倦的主要原因。很向往有些地方每隔几年就轮流换工作环境,听说重庆市将来也要这样做。一个学校轮流交换老师可以打破教育不均衡、可以让老师少一些职业倦怠,不知我们还要等到猴年马月,但愿2013年高中实行义务教育的时候,我们有望到其他学校工作几年蹭几顿饭吃,尤其是到南岸区最偏远、也是景色最诱人的乡镇中学工作几年。不要认为到乡镇中学工作几年很痛苦,南岸区就屁屁大一点,最远的乡镇中学----南岸区东港中学那个地方业已不再是穷乡僻壤,在未来几年内或许是重庆经济发展的增长极,说不定十年后那里也是个城市副中心,要想将来到乡镇中学呆几年或许只是一种美好奢望。本学期开学时的那一个月我还在用心管理班级,对班上近50名学生充满期望和幻想,可国庆节后发现班上多数学生回到以前厌学的状态,我那份期望变成失望、乃至现在的绝望。我早上到校后,我不想第一时间进教室,我怕看见更多的学生埋在课桌上抄袭作业。如果成绩差点的学生抄袭下作业我睁一只眼闭只眼就算了,可我怕看见一些原本可以学得好的学生抄袭作业,我努力教育过几次,可他们每次都有理由解释和其家长漠视态度,让我感到很无奈。最近重庆出现过几起学生在学校发生的安全事故,这让我在管理学生上如履薄冰、战战兢兢,有点投鼠忌器的感觉,我担心一片好心的教育换来家长、学校和社会对我的痛恨。我每天在学校只是努力做好班级表面上的管理工作,很多细致的东西我不敢去要求,临近期末放寒假,也许安全问题比教学业绩更为重要。

悲哀 - じ吹須檤長℡ - 朲笙偌只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