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可怕的一场梦  

2011-12-27 06:19:20|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凌晨4点钟醒来后,满脑子又是臭笨笨婀娜多姿的身影,心里难免不会出现意乱情迷的想法。想轻轻褪去宝贝粉红色的轻纱,搂着宝贝冰清玉洁的身子,亲吻着宝贝性感的双唇,双手轻柔宝贝每寸肌肤……,莫道不消魂,满脑子是宝贝清香、靓丽的身子时我只有起床暂时逃避我这冲动的想法。我知道半夜起床披着一件外衣写这篇日志肯定会让宝贝心疼,但是躺在床上想着宝贝凹凸有致的身子,让我情欲绵绵无法抑制内心世界里那份躁动时还不如哆嗦着起床述说我对宝贝的思念。思念就是一杯咖啡,香甜中带有几分羞涩,我喜欢这样的感觉,让我再一次感受到爱情浓浓的甜美和淡淡的苦涩。没有这份苦涩,我们就不会对爱情充满永无止境的激情;没有这份苦涩,我们就不会在对方心灵空间里烙下深深的爱印;没有这份苦涩,我们就不会走到一起后互相恪守不离不弃的承诺。昨天晚上在写《相思》日志的结尾时,心里牵挂着远方的臭笨笨,不由自主想到我们的未来,思绪里难免不会流出一丝伤感色彩。“也许这辈子我们只能在梦中相见,曾经的鹊桥也许会是西子湖畔的断桥,曾经伸手可及的相遇也许会是擦肩而过”。我想只要我们是真正相爱,只要我们是真的想走到一起,只要我们真的想占有对方,西子湖畔的断桥肯定会变成通衢、牛郎和织女不会只有在每年七夕节在鹊桥上相会。昨晚上孩子还在餐桌上做作业的时候,我带着浓烈的相思之情洗漱完毕上床想着我的宝贝等待着入睡。我很想主动给宝贝发送相思之情,但怕宝贝晚上在家不方便,我就躺在床上看着书痴痴等待宝贝的信息。笨笨是爱我的、疼我的,笨笨知道我晚上没有收到信息是彻夜无法入睡的,我坚信在我合上书、关上灯等待入睡之前肯定能收到笨笨爱的祝福。

大约在晚上10点过几分的时候,我就感到枕边手机在抖动,我不需要猜测就知道这是臭笨笨发给我的爱的信息。我每天做的最多的动作是掏出包里手机查看笨笨的信息,一向对手机不怎么感兴趣的我时时都在翻弄我的手机,时时想感受笨笨传达的爱意和思念之情,时时都想发送几句祝福表达我对笨笨的相思。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和笨笨都有一个习惯性的动作,把手机放在枕边,时时感受远方爱人的心跳。看着笨笨的短信,我心里立即泛起无限的幸福感和甜蜜感,合上书立马就回复宝贝的信息。为了担心自己心情好会早早地入睡,我特地不关灯,我要等着和笨笨卿卿我我一番互相道一声晚安后再入睡。也许是每天工作有点疲惫,抑或是临睡前得到笨笨爱的祝福,当我们一声晚安后我关上灯很快就入睡,没有想到远方的笨笨躺在床上思念着我辗转反侧睡不着。半夜醒来后看见笨笨发送的相思短信,我心里不由自主产生几丝内疚感和无限的爱怜之意,说好了互相吻着拥着一起入眠,我干嘛猴急率先入睡?和笨笨走到一起后,每天晚上我要拥着笨笨芬香的身体等笨笨沉睡后我再入睡,我不想让笨笨一个人孤寂地躺在床上听着我的鼾声感受茫茫长夜的黑暗和寂寥。不知道笨笨昨晚是什么时候入眠的,真的希望宝贝每天晚上都能睡一个舒适的觉,这样我的宝贝才会永葆青春、才会永远妩媚动人。亲爱的臭笨笨,此时虫虫好想你,好想拥着你柔软如水的身体让我们的灵魂永远融合在一起。笨笨,好想下一次我们在网上相遇时,能看见宝贝的视频,能看见宝贝顾盼若兮的眼神,能看见宝贝楚楚动人、带着微笑的面颊和充满无限诱惑的双唇。

昨天是新的一周开始,如果没遇上下雨的话,上午第二节下课后我所在的学校就要举行庄严的升旗仪式。学校领导喜欢瞎折腾,每周一的升旗仪式搞得非常体面和浓重,凡是外来参观者无不伸出他们大拇指褒奖我们的爱国热情。作为曾经的学校团委书记,我也曾带领过一群虾兵蟹将负责过学校三年的升旗仪式,不过和现在学校浓重的升旗仪式相比,我感到自惭形秽和相形见绌。我记得那时每个星期五我就会头痛,在繁重的教学之余我得到到班上抓几个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学生负责下一周的升旗。经过一番草草地训练后,在新的一周升旗仪式上时常出现一些预想不到笑掉大牙的突发情况。尤其那帮才摆脱穿叉叉裤的初一年级学生,升旗仪式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紧张,要么在国歌放到一半时就把国旗呼呼地拉到顶端,要么在国歌放完时国旗还在半空飘荡。当时学校那旗杆也非常落后,不像现在使用电子按钮,那时全靠学生用手凭感觉拉有无数结头的麻绳,有时遇上麻绳上的一个大结,这国旗拉到半空就纹丝不动,笑得下面一大群学生前仆后仰。不过学校领导的脸色就不大好看,升旗仪式只有草草收场,我一个人降下国旗望着乌云密布的苍穹无奈地再升一次国旗。我承认在负责升旗仪式过程中我有点懈怠和漫不经心,每次找到负责本次升旗仪式的班级学生时,只是随意抓了几个学生在旗杆下升了几次国旗就了事,不像现在我所在的学校,负责升旗仪式的学生是固定的,而且都穿着华丽的仪仗服和跟着一大群气吞山河的仪仗队。那时我对学生进行升旗仪式培训时连国歌音乐都没有,完全是我用沙哑的嗓子高亢地吼着《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勇军进行曲》完成升旗仪式训练的。现在学校对升旗仪式要求很高,连我们这些老师都要穿着统一的黑黑的一身校服参加。这身校服真难看,有点像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流行的呢子大衣,穿在身上走在大街上就像抡着扫帚扫地的清洁工,只要我路过的地方,地面几乎被我长长的衣边清扫得一尘不染。衣服不仅长,近乎达到脚后跟,而且衣领特别宽,在我胸前就像几片巨大的风扇叶子,在我昂首挺胸赶往学校的时候,总感到在我下颚前有个东西在翩翩起舞。早上往学校赶的时候,夜色未亮,行人还看不出我这身迥异的怪服,可傍晚回家身着这身黑黑的呢子大衣时,我坐在833路公交车上,明显感到周遭的男男女女投给我的是异样的眼神。本想穿着这身校服拍几张相片让笨笨看看我的境况,可感到自己这副邋遢形象有点对不住清丽的臭笨笨,晚上回到家只有拍了2张模糊的视频相算是兑现了早上我给臭笨笨的承诺。

我想我的臭笨笨 - じ吹須檤長℡ - 朲笙偌只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6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