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落叶,拜拜  

2011-07-27 17:55:04|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些事情是有心载树树不活、无心插柳柳成荫,前两天我翻箱倒柜,找遍房间卡卡角角都没发现那张遗失的公交IC卡,可今天早上我给小孩冲芝麻糊的时候,无意中在厨房的一侧、推拉门的橱柜里发现那张正呼呼大睡的公交卡。这段时间做事我感觉有点背,不仅把卡放迷失了、把厨房里一餐盘打坏,昨晚收拾房间时右手割开一道口子,就连一向对我关怀备至、呵护有加的网友“落叶”对我也是见一次挖苦一次。今天早上她带着满肚子的怨气绝尘而去,这是我失去猫妹后,又一个曾经朝夕相伴的网友离开了我的视线。可能是离2012年那个可怕的年代没有太远的距离,我发现这世界越来越狂躁了:搞不懂挪威那个有着满头金发的帅小伙为什么要拿着机关枪向无辜的群众狂射,搞不懂被称为世界领先技术的中国高铁两列动车组为什么会发生追尾,搞不懂弹丸小国的摩洛哥的飞机昨天莫名其妙从空中掉下,搞不懂“落叶”在网上遇见我总唠叨一些拿我说事的话。当今天在网上看见因火车追尾失去生命部分人员名单的时候,我再一次感到我们生命的脆弱,再一次认识到活好每一天比神马都重要。前天晚上,我裸着身子、光着屁股在电脑前坐得毛皮擦痒的,百无聊奈登上有好长段日子没有登录的“吹须道长”QQ号,看见昔日的好友“月光”静静地挂在那儿。处于礼貌,也是对“月光”的一丝牵挂,我主动找话说,没想到她的脾气还是那么大,不过她的一句“破人”我并不排斥。本人菜农、身不满五,一双罗圈腿、一对斗鸡眼,恰好就是“破人”的标准模样。不仅外表破,里面那个黑心也破,常被“落叶”称为花心鬼,尽管我用浆糊胡乱粘贴下,但一遇上美女我心就会再花。虽然“月光”说懒得理我,但是她一直在关注我博客、关注我每天心情的变化,这让我深深地体会我的网络生活不是那么孤单,不再是自己曾经认为的孤芳自赏。

昨天下午我把书房好好打扫了下,把搁在一边的床安上。这床是老式木床,算得上是我老婆的陪嫁品,貌似有很长的历史,再隔几年可以算得上文物了。俺家一年四季常住人口就3人,除了偶尔父母来看往外,几乎没有亲戚来串门,一般情况下2张床就足够了。我一直想把书房这张古董床安装上,如果上网累了我直接往床上一倒就可以睡觉觉,老婆嫌多张床难做清洁,一直反对我荒谬的做法。在还没有找到医治“气管炎”的良药,我只有耷着耳朵任由老婆摆布。近段时间随着天气转热,书房那台空调越发显得重要,在书房摆张床已经成为人心所向。不好意思,由于家贫,俺家只有一台空调,原本打算把空调安装在次卧室,但空调铜管管线长度不够,只有安在书房里。以前酷暑炎炎的夏天,由于小区没有独立电力系统,天天晚上停电,即使我家安上成百上千台空调,那也仅仅是摆设。有时想在主卧室、次卧室和客厅都装上空调,可俺家就3人,总不可能1人享受一台空调吧。书房这名称会让大家认为我家书房面积很小,其实有10个平方左右,里面除了摆放着我天天泡的电脑和音响外,几乎空空如也。昨天下午我认真把房间收拾了下,然后找出床板打算安上。安装一张床非常容易,把几块床板拼装上,拧紧螺丝就行了。但是让我棘手的是家里没有拧螺丝的工具,我不得不要往老丈人家跑一趟,可这么热的天谁想跑啊。我和老婆一琢磨,有了,让即将8岁的宝宝跑一趟,美其名曰锻炼他的胆量。俺家宝宝胆小,完全没有我泡妞时的狗胆,有时叫他下楼去透透风,他非要我或他妈相陪。平时上学的时候,老婆几乎把孩子护送到学校,但是孩子在慢慢长大,总得让他学会独立才行。昨晚,宝宝表现出非常地乖巧和有胆量,在没有泡泡糖或棒棒冰的诱惑下,他一个人到他外公家拿拧螺丝的钳子去了。以我快步如飞的脚力,一个来回需要半个小时,我担心的不是孩子是否会迷路,我担心路途中那条主车水马龙的主干道。宝宝出门时,我一再叮嘱穿马路一定要等绿灯亮时走人行道,看着宝宝拿着钳子平安回来,我感受到宝宝长大了。昨晚上,重庆的夜空并不热,按气象台专家和教授们预测的说法,可能也就30度,但老婆嚷着要开空调,结果一晚上冻得我觉觉没睡踏实。可能是这段时间天气比较热,晚上冲凉后我习惯裸着身子摆着大字型躺在床上,可昨晚上裹着一层层被单我觉得浑身不自在,不仅是冷,还感到空调房间的闷。

网友“落叶”的离去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不是我的小气,而是“落叶”有些话触及我心灵底线。前两天,我的同事带着他结交的新网友----一位名叫“丑丑”的万州美女到房间来玩,带着一颗好奇心我强抱她上麦,突然发现是一位美女。虽然“丑丑”很美,但是不大符合我的口味。众所周知,我心仪的美女是短短的头发、圆圆的脸蛋、大大的眼睛,而“丑丑”是赵飞燕类型的。即使我对“丑丑”有心猿意马的感觉,可她是我同事的朋友,兔子不吃窝边草,纵然我饿得见到女人就流口水,我宁愿把“落叶”给办了,也不会打“丑丑”的主意。长着一张大嘴的“落叶“不管这些,见到我就说些我与“丑丑”不三不四的风凉话,让我差点得罪我那同事。这两天一个人呆在房间我又认识一个新网友,她是个很有内涵和底蕴的一个人,“落叶”不管三七二十一,又拿我和她开涮。这个新网友不愿意和人聊天,可“落叶”非要厚着脸皮对她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气得人家关了公聊,然后悄然离开房间。我不知道“落叶”怎么啦,不过你这一话包子的毛病在以前我就领教了。也许“落叶”带着一肚子的“怨气”离去也好,至少以后我不会让你再生气,同时我也不会因为结识一个美丽的新网友耳边遭到你喋喋不休的风凉话。“落叶”,对不起,我只有狠心气你了,祝福你的网络生活没有我这个“花花公子”变得更加的精彩!

落叶,拜拜 - 吹须道长 - 徕生舆伱鈈妢手

落叶,拜拜 - 吹须道长 - 徕生舆伱鈈妢手

落叶,拜拜 - 吹须道长 - 徕生舆伱鈈妢手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