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元旦节快乐(一)  

2012-01-01 11:03:16|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猛料,猛料,史无前例的猛料:上周四一男子在酒后跨越马路中间的隔离带时掉下一颗蛋,被一美女医师拾到后拿到实验室通过来自火星球技术不断地试验,两天后成功地培育出2012个蛋,今日即将面世,全人类各大媒体竞相报道这一奇迹,请将这一振奋人类的消息快乐地与你家人和朋友分享吧! 在此祝福大家2012年元旦节快乐!尤其祝福我亲爱的笨笨节日快乐,在新的一年里心想事成、事事如意!越来越漂亮、越来越妩媚动人!昨天晚上我和臭笨笨各自表达了新年祝福,宝贝祈福我们有个美好的未来,而我新年的最大心愿则是宝贝能早日离婚、我们能早日走到一起。我再也不想在寒冷的夜里、痛楚地躺在冰冷的床上、目光呆滞地望着孤灯,一个人孤寂地承受相思之苦。昨天很想我的臭笨笨,好希望远方的笨笨能给我安慰的电话或祝福的信息,当我一个人孤苦伶仃地躺在冰冷的床上默默地承受思念的痛苦时,我泪流满面、心如刀割,真不知道相思之痛何时才到尽头。今天早上起床后,已回涪陵老家的父亲打来电话,要求我在元月七日那天带着家人到沙坪坝区的弟弟家庆祝弟弟的生日。父亲多虑了,即使父亲不提醒我也会去,弟弟是我寂寥的世界里最亲的人之一,他的生日我咋会忘记?只是早上给前妻说此事的时候,她断然拒绝我父亲的请求,看来下周末的时候,我只有沮丧地带着孩子参加弟弟生日聚会。今年重庆的冬天并不算冷,最低温度都在5度以上,偶尔还有几缕阳光从雾霭中绽放出来,可是我内心世界感到的是特别地冰冷,甚至不希望元旦节、寒假和春节如期而至。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即将到来的寒假和春节,今天早上给父亲谈到今年春节或许是我一个人回涪陵陪着父母过春节时,我明显感到父亲心里的不安和焦虑。

即将来临的今年春节大年初二是前妻外婆80岁寿辰,原本计划到她父母老家四川省青川县过春节,可是我和前妻关系已经彻底分崩离析,我还有资格陪着她们去给前妻的外婆庆祝生日吗?即使她们不介意,我有那个脸面陪着她们去吗?也许今年寒假和春节是我人生中经历的最痛苦、最孤寂的一个假期,如果父亲无法接受我一个人回涪陵陪着亲人过春节,那我就一个人在重庆孤寂地熬过这段痛苦的日子吧。1998年参加工作到现在,我从未在重庆自己家里过上一次春节,除了2000年陪着妻子坐了一整天客车在四川青川县城过了一次春节外,我的春节大多是在涪陵度过。涪陵是我魂牵梦绕的家乡,人生中最纯真的快乐时光都是在那里度过。湛蓝的乌江江水、布满荆棘的羊肠小道、几间低矮的乡间破瓦房,偶尔从脚背上掠过的一条青蛇,都是我梦回家乡时最熟悉的场景。家乡的山水说不上美,在没有工业化的年代,每每放学回家口渴的时候,只要蹲着身子低下头,用手掬起江水喝一口就能感到沁入心脾的甘甜和清凉。在春夏之交,江水还没洪水泛滥的时候,我和儿时的伙伴天天都要在江水里游泳嬉戏。不知是不是因为自己福不大命大,有几次被翻滚的江水吞噬,挣扎十几秒钟后我居然奇迹般地重新漂浮到水面上。我依稀记得有一年的5月份,我和几个同学放回家,尽管天空下着蒙蒙细雨,我们依然躲到乌江边一块巨大的岩石下去掉衣服游泳。就在那一天,我亲眼看见一个年方约18岁的女孩游泳时再也没有上岸,一些村民听到呼救后立即跑来,来不及脱掉衣服,下水不停地沉入江中也没把她打捞上岸。这一溺水事件并没有吓到我对游泳的兴趣,有时一个人放学回家时也要到江水里折腾几下。我一直认为如果哪天我不再醒来,大不了当着睡觉睡着。

昨天在我班上守着学生上自习课的时候,我的一双斗鸡眼冷不丁地发现有个学生埋着头在偷看报纸,悄然走到他身边抢过来一看,倒,正是班上另一位逃课学生的家长向《重庆时报》记者求助写的一篇有关寻找其孩子的报道。拿到这份报纸我手有点发抖,不知道是因为担心记者乱报道有点紧张还是小时候爬树把鸟蛋摸多了,总之看见报纸那张熟悉面孔的相片,我心里就担心报社的记者会不会给我捅一个马蜂窝?怀着一颗惴惴不安的心,我走马观花似地扫了一遍,还好,这则报道没有透露学校的名字。如果昨天《重庆时报》这份报道毫不客气地把学校名字写了出来,当摆在校长大人办公桌上的时候,我真不知道他那张马脸会拉到多长?或许我昨天的日子恐怕不只是承受相思之痛那么简单。我想报纸没有透露学校的名字不是因为记者良知的发现,或许是家长处于对我尊重和保护的要求,因为前天傍晚放学时家长就把此事先预知了我。当报社记者打我电话想让我说点什么的时候,我心里的确紧张,只有无奈地让手机铃声响个不停。这位姓颜的学生是自己放学后给家长打了一番电话选择不回家逃课的,在我班主任工作手册的记录上,这已经是N次逃课了。如果要说我有什么责任,我想顶多是个连坐之责,因为我每天都给学生强调放学后要按时回家,学生离开学校后不回家与我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据我调查,星期二放学后,班上有3个屁孩相约到学校附近的一间黑网吧玩游戏。为了不给他们身份添疑,其中有2个学生把书包藏在一栋居民楼的楼梯间。玩了一个小时游戏后,回到楼梯间拿书包,殊不知道书包被人扔了,他们怕回家挨父母打,丢了书包的2个屁孩就躲到居民楼不回家,第二天也不来学校上课。其中有个学生可能是无法忍受外面的饥寒,昨天上午硬着头皮回家,但那个姓颜的学生是茅坑边的石头又脏又臭,仍然躲在外面流浪。昨晚班上有学生给我电话反应,他们看见这名逃课学生拿着几件衣服出没在学校附近黑网吧一带,他们想劝他回家,结果一溜烟姓颜的学生就跑了。倒,遇到班上这样的学生我真是倒霉,好在家长讲道理,没有到学校找事,但愿此事在2012年最初这几天能圆满地解决。

纠结 - じ吹須檤長℡ - 朲笙偌只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