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忆昔----我的父母(二)  

2012-01-03 18:41:22|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由于没有及时收到笨笨的信息,晚上心情不怎么好,相思病让我痛得彻夜难眠,甚至还怀疑笨笨对我的爱是否已疏远,尽管临睡前笨笨做了解释和道歉,躺在冰冷床上的我仍然睡意全无。我知道笨笨很爱我,只是没有想到昨天笨笨心情也不怎么好,没有及时给我发信息也有身不由己的苦衷。半夜三点多钟耳畔手机一阵抖动,凭我直觉就知道是亲爱的笨笨发来的信息,打开一看,“虫子,我两点醒来实在睡不着,心里觉得堵得慌。”寥寥数语,让我对笨笨的怨气荡然无存,心里不由自主升起怜爱之意和对笨笨无与伦比的心疼。我很爱我的臭笨笨,这种爱从来没有如此强烈过,引用笨笨的话来说,我们彼此都爱得卑微和屈膝。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不顾一切、不惜一切代价得到我的臭笨笨。今天和亲爱的笨笨煲了一上午的电话粥,心里感到非常愉悦。中午孩子给我拍了一张相片,虽然没有丝毫的艺术性,但我呈现出来的表情再也不是那张苦瓜脸。心情一好,做任何事情感到的是一种乐趣和幸福,心里不像昨天那样近乎于疯狂的烦躁。即使吃罢午饭到五小区的新世纪超市买点日用品,疾走在凄风冷雨中,我也感受不到丝毫的寒冷。人们常说爱情的力量是无穷的,这话不假,心里想到有个美丽的女人时时在惦记我,我做任何事都有激情。今天上午笨笨开了一句玩笑话,说如果我头发谢顶后就不会嫁给我,虽这只是一句玩笑话,但我得尽力保住我头顶上稀疏的那几根头发。我也不希望自己早早地谢顶,我要留住我的青春和朝气,要在笨笨面前表现出成熟男人的魅力。我得调整自己萎靡不振的心态,要对生活和未来充满信心,要努力恢复好良好的睡眠,平时要多锻炼身体。同时我也希望笨笨每天能多给我发信息,如同GPS定位系统,时时知道笨笨的行踪,这样我对我们这份爱就有足够的安全感,每天晚上躺在床上我就不会失眠。

继续说有关我父亲和母亲的故事,我父亲经历人生太多的沧桑和悲痛,但是父亲对生活的微笑态度值得我学习。十年文革浩劫时期,因为一场重病让父亲失去参加高考机会,失去到北大清华读大学的机会,失去彻底改变他命运的机会。和父亲谈到此段经历时,让我灵魂受到震撼的是父亲并没有对这段痛苦经历怨天怨人,反而感谢党和国家给予他第二次生命。父亲大病痊愈后回到涪陵老家的一个乡村当上了民办教师,由于高考制度没有恢复,父亲只有无奈接受当民办教师的现实。我没有问过父亲对这段经历的感受,我想当时父亲心里肯定很难受吧,一个激情飞扬、意欲指点江山、抱有远大抱负的年轻人不可能轻易地认命。中学时代的父亲身体很壮实,甚至有“吴大胖”的美名,可是经历一场重病后,父亲的身体变得非常的单薄。如果身体只是单薄一点也没有关系,父亲的肤色开始失去本身红润色彩,变得异常的苍白,苍白到夏天时一遇上炽热的阳光皮肤就会破,全身出现无以计数的红色斑点。我也不知道这个时候父亲经历了怎样的痛苦,一个充满朝气、充满阳光、对未来充满无限希望的年轻人,一夜之间变得身体和心里都弱不禁风。父亲当上民办教师的时候,并没有放弃考大学的梦想,可十年浩劫的文革最终粉碎了父亲的梦想。父亲工作的时候,孤苦伶仃,在一间破旧的乡村学校寝室生活,那种落寞和寂寥我是永远不能真切体会的。父亲一位同事见我父亲一个大龄男人,孑然一生生活得可怜,就把一位能歌会唱的女孩介绍给父亲,后来这位女孩就成了我的母亲。我母亲同样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虽然只上到小学四年级,但是母亲特别勤奋好学,对音乐和舞蹈情有独钟,多次代表学校参加当时公社的各种文艺表演。

母亲的命运也有可以改变的机会,可惜出生在一个极其贫穷的家庭,在温饱都无法解决的年代,她哪有机会念完小学?母亲辍学后就在家务农,虽然身高只有1米4,但男人能干的体力活母亲做起来毫不逊色。后来听母亲回忆说,她的一生和我父亲一样命运多舛,曾经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母亲未出嫁时,破旧的茅草房后有一颗很高的核桃树,每逢核桃成熟时,母亲双腿一蹬嗖嗖地爬上树,有一次摘核桃时不小心从树上掉了下来。核桃树高达10多米,树根部全是瘦骨嶙峋的乱石,如果母亲直接摔在乱石堆中,我想这辈子臭笨笨即使打起灯笼照遍整个世界,也不会找到臭虫虫。母亲真的很幸运,在从高高的核桃树往下掉的过程中,居然被最后一根树枝拦住。人们常说大难不死必有厚福,可惜我的母亲活了短短的40多年,从来没有过上一天的幸福日子。母亲小时,有点像个活泼乱蹦的男孩,成天在房前屋后乱蹿,有一天不小心掉进茅坑,当时的小姨还认为好玩,在茅坑边大声欢唱“蛮蛮(我母亲小名)掉进粪坑了”。听母亲说,外公把母亲打捞上来的时候,呼吸几乎停止了。母亲嫁给我父亲后,有一次和几个妇女上山砍柴,母亲用背篼背着一大捆柴在陡峭的山路上往家赶,一不小心踩虚脚,连人带柴滚下山崖。也是在命悬一线时被一根松树挡住,再一次让母亲捡回了一条命。我的老家位于乌江边,说到好听点叫山清水秀,说的不好听点叫穷山恶水。我儿时有个和我差不多年龄的姓钟的伙伴,大概10来岁的时候,上山砍柴,从半山腰摔下,结果摔得尸骨无存。我小时上山砍柴时除了被马蜂蛰过和毒蝎子咬过外,还没有从半山腰摔过。从穿叉叉裤时关系就非常要好的王姓伙伴,有一天背着一捆柴,我亲眼看见他从半山腰摔下,翻滚了近50米的陡坡,停留在一个深不可测的悬崖边顶上,如果他再一翻滚,我相信他也会像那个姓钟的伙伴一样会摔得粉身碎骨。

我的父母(二) - じ吹須檤長℡ - 朲笙偌只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