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忆昔----求学之路(一)  

2012-01-09 19:01:49|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午坐在办公室里忙着补充期末要交的材料时,上学期还和我一间办公室的音乐老师----娜娜妹走了进来,看见我满脸沧桑和两鬓斑白的样子,她的花容表现出令人夸张的吃惊,说没想到这学期短短的4个月我变化得如此之大。我能不沧桑和华发丛生吗?这4个月以来,大多数时候我是夜不能寐、食不知味,很多个夜晚我是感受到心如刀割般的疼痛,神经处于崩溃的边缘。不过娜娜妹这话对我打击很大,不知道猴年马月我的脸上才会重新绽放出一丝形容,不知道何时才能拥有自己人生最后的一份感情。很怀念自己的幸福童年,虽然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吃了上顿就盼着下顿,但是每天在父母怀抱之中成长,我没有忧愁和烦恼,即使偶尔有点烦恼也是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那个时候,每天有父母的关心和呵护,感到每天的阳光都是那么地灿烂,每天的世界都是充满斑斓的色彩。不像现在的我,感到更多的是世态炎凉、人情淡薄,甚至连自己苦苦寻觅的一份爱情也属于高不可攀的奢侈品。出生贫寒的我或许这辈子不应该拥有自己的爱情,即使我放弃男儿膝下有黄金的尊严,卑微到屈膝下跪,也无法唤醒曾经的那份爱。还是回忆我凄美的童年吧,这个多彩的世界已经不属于我,靠着仅剩的记忆了却我在为数不多的日子里回忆曾经在指尖上残留的那份幸福。

五年制的小学一读完,我就考上位于涪陵城郊的一所中学。说实话这所学校不咋地,即使耐着性子读上三年,我猜想自己顶多混个初中毕业证而已。由于对外面世界充满无限的向往,我饥不择食、寒不择衣,还是想到这所声名狼藉的学校浪迹我崭新的人生。这一年我11岁,先天畸形、后天发育不良,和歌乐山白公馆里曾经那位小萝卜头差不多。父亲不希望看见我稚嫩的罗圈腿每天披星戴月地行走在乡间羊肠小道上来回需要3个多小时的时间上学,于是没有征求我的意见就让我在新的一学期开学时继续在父亲所在的乡村学校读小学。这一读又读了2年,把我穿叉叉裤时来不及读的幼儿园全补回来了。这辈子我的人生荆棘重重,读个小学就遇见鬼读了7年,我倒,六年制的小学偏偏这一年让我赶上了。现在我的脑海中已经没有这多读2年小学的记忆了,只是依稀记得当时教我们的钟老师鼓吹涪陵师专附中是涪陵最好的初中,只要考上附中的初中,我的一只脚就等于已经跨进大学的校门。不知道当时的涪陵师专附中给了钟老师多少的宣传费,这金贴得让我真的相信只要考上附中就等于考进了大学,不过一踏进附中的校门后,我第一次知道吹牛是不犯法的。考上附中后,每天凌晨5点半起床,和着几块咸菜吃了一大碗父亲用电饭煲做的米饭,6点钟背着书包拿着手电筒就屁颠屁颠去上学。从家到学校要步行一个半小时的崎岖山路,要经过无数的孤坟野冢。每次经过这些荒郊坟茔时都是一路高歌,自欺欺人的给自己壮胆噼里啪啦地小跑。有时,有些猫头鹰盘踞在山坳间某个草丛中,发出低鸣的“喔喔”声,在穿过这些坟地时格外地感到毛骨悚然,好像每根头发都耸立起来。这个时候,单一的歌声是无法给自己壮胆的,我和其他两个小伙伴拉着手,不敢回头拼着命往前跑。

不要小看每天早上这一个多小时的上学之路,几年下来饱尝的艰辛是不甚枚举。我两只罗圈腿都有狗狗咬过的疤痕,不需要用放大镜查看,瞪上你的斗鸡眼,就可以数出七、八处依稀看得见狗狗牙齿印的伤痕。俗话说久走夜路必闯鬼,鬼,我未闯上一个,但闯上狗狗的机会可就多了。有些狗狗遇见陌生的路人,气势汹汹地狂吠不停,其实这样的狗狗只是给它壮胆,不需要害怕,蹲下身假装捡颗石头,刚才还嚣张得不可一世的狗狗便消失得无影无踪。有些狗狗不是这么张扬,霸气从不外露,当你经过狗窝时,它会装着睡觉。等你远离狗窝时,它会尾随其后,在某个角落冷不丁地冲你小腿狠狠地咬上一口。不要小看这一口,即使在冬天,我穿上厚厚的棉裤,狗狗的獠牙也能咬穿,在我的小腿上留下一个血窟窿。可能是我天生就命贱,每次被狗狗咬后我都没有采取任何消毒和治疗措施,幸运的是到现在狂犬病还未在我身上爆发一次。那个时候我很坚强,被狗狗咬伤后,我用作业本纸擦拭下仍在汩汩流着血的伤口,提着裤管继续往学校赶,不过有一次因为我的漫不经心导致我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有一天我放学回家坐船时被船舷轻轻地碰了一下,心想这只是擦破皮,不会有大碍,就没有把裤管提起来放血,结果伤口被肮脏的裤子感染得让我卧床在家躺了一个月。右腿上的伤口遭受感染后,我的小腿肿得厉害,红红的、粗粗的,活像被剥了皮的牛大腿。当时家很穷,即使遇上我的腿肿痛得白天黑夜流着眼泪歇斯底里地喊娘,父亲只能叫上一位既是老师又是兽医的同事到家给我治病。父亲的这位同事就是我顶礼膜拜的偶像,一上三尺讲台可以扯开嗓子给学生上课,走进猪圈就可以给大大小小的猪治疗拉稀摆带之病,用不着穿上白大褂走进我家就能给我治疗肿得像牛大腿的小腿。除了治疗时间稍长了点和小腿上留下一个大大的疤痕外,他至少保住了我的腿。虽然我是一双罗圈腿,但是不需要一高一低的迈步。身高虽然残废了一点,但我的手脚还算利索。相当年,俺曾经……,算了,好汉不提当年勇,即使要提,我也得留到下篇日志写。不过这次我的小腿肿痛得真要命,一个大拇指般深深的伤口流着脓,时时可以看见里面皑皑的白骨。

忆昔----求学之路(一) - じ吹須檤長℡ - 朲笙偌只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