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又是一个梦  

2012-12-19 18:13:43|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早上出门上班前顾不上裤腰会勒痛腰部的赘肉,慌不迭地地穿上羊绒裤,就屁颠屁颠地出门迈开罗圈腿赶往车站。由于气温骤然下降,清晨7点钟乘坐833路公交车的乘客就少了很多,不仅是乘客少了许多,一路上我遇见的车流量也没有往日那般拥堵,大约7点20分我就拎着馒头、肉饼、稀饭和一盒牛奶就赶到了学校办公室。负责教室开门的学生还未到校,我叫上一位学生用我抽屉里一把备用的钥匙打开了教室,正当我带着愉快的心情准备吃早餐时,一位学生急匆匆地跑进办公室告诉我教室大门上方的班级铭牌掉下来了。我倒,这是哪个兔崽子又给老子惹的祸?这块班级铭牌要值100元,至少学校的要价是这么高。没有心情吃早饭,我让学生把掉下来的班级铭牌拿到办公室,接过来仔细端详一番,发现是铭牌的底座断了,不过整个铭牌还是好的,只要换个新的底座就行了。上一届学生在初一年级时,有些学生把班级铭牌当着篮球架上的投篮框,为了显摆他们的弹跳能力经常跳起来去触摸,结果一不小心就把铭牌底座损坏,铭牌掉下来常常摔得粉身碎骨。每摔坏一次,就得赔偿100元,上一届学生因为这个班级铭牌的事,就赔了好几百元。如果抓到是哪位兔崽子损坏的,这还好说,通知其家长到学校来交钱就了事,但是如果不知道是哪位学生损坏的,我就得从荷包里摸出学生交的班级活动费来赔偿。尽管这钱不属于俺的,但是从我包里摸出来也心痛啊,姑且不说钱这东西揣在怀里久了就分不清楚姓甚名谁。学校给每个班定做的班级铭牌也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看起来非常风光,只要一不小心被学生触摸一下,这个用劣质塑料做的铭牌底座就容易断掉,一掉下来往往是摔得尸骨无存。前几天我就发现班级铭牌挂在外墙上就不那么英姿飒爽,感觉有点垂头丧气地耷拉着脑袋,本想告诉学生切忌去触摸,可俺每天屁事太多,一走进教室就把如此重要的事给忘了,这不,今天终于给老子出事了。

  现在的学生不好带,学生家长的脑袋也是越来越灵光,每次想巧立名目向家长收点班级活动费我总是开不了口,从自家包里掏出这100元钱肯定会让我心都痛碎了。怎么办?我脑袋飞快地转着。由于是今天早上发现班级铭牌一动不动地躺在教室大门一侧,要想揪出元凶肯定不是一件以汤沃雪之事,当然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这一层楼道有监控摄像头,只要我到学校保安室调看监控视频就能解决。但是这很麻烦,不仅要给学校行政办公室打报告提出申请,而且还要花时间去查看,即使查出元凶,感觉为了这100元钱有点得不偿失,我得另辟蹊径。这个铭牌就是底座断了,其他零部件都是完好如初,我猜想学校总务处库房里肯定会有许多不值一文钱的铭牌底座,于是我找来一位乖巧的学生,让他抱着坏掉底座的班级铭牌到总务处修理。我特地叮嘱学生,给总务处的领导说班级铭牌是今天一早发现坏掉的,与班上学生的行为无关。一会儿这名学生狗颠屁股似地回到办公室告知此事已办妥,尤为让我感到凫趋雀跃的是总务处的领导并没有追问责任,也就是说我可以替班上学生或者说是替我省下100元钱。今天下午我蹲在办公室忙着写日志时就看见德育处派遣的工作人员把班级铭牌修好后重新装上去了,这让我踧踖不安的心平静下来。钱不好挣,但处处都需要花钱,昨天晚上下车后回家在经过一家皮鞋店时我身不由己地蹦了进去。我脚上的皮鞋该丢掉了,不仅没棱没角而且非常破烂,尤其是鞋底板上有一些蜂窝状的小洞,走在湿漉漉的地面上总是吧唧吧唧地响,早上走在宁静的大街上,吧唧吧唧的脚步声有一种荡气回肠的感觉。我是一个喜欢静谧的人,即使是隐隐约约的碎步声对我来说也是一种噪音,更不用说我穿着一双破鞋走在泥泞道路上呼哧呼哧的脚步声。我忘了脚上这双破鞋是什么时候买的,瞧它破损的程度和被磨掉厚厚一层跟的鞋底,至少有一年的历史吧。

  记得当时我是一口气买的两双相同的皮鞋,一口气买两双相同的鞋原因无非就是可以节约几元钱。这两双鞋质量不错,风里来雨里去至少穿了一年,除了鞋底有些破洞走在湿湿的地面上有吧唧吧唧的声音外,倒没发现有漏水现象。但是这两双鞋太丑陋了,由于长期没用鞋油保养,鞋面已是斑斑点点,如果鞋面的斑点如同斑点狗的毛皮那般有规律倒还无所谓,可这两双鞋面的斑点极没有规律,有点像患了麻风病病人的那张脸,大家见了是唯恐躲避不及。鞋跟被磨去一截,本来就是一双内八字的罗圈腿,加上鞋底高低不平,走起路来摇摇摆摆的,全然没有曾经龙骧虎步的风采。昨天在皮鞋店逛了一圈,没有找到合适的皮鞋,不过心仪的皮鞋倒有很多,但是价格咬人。一双牛皮成色稍微好一点的皮鞋价格就上千,没上千也是他妈的八九百元,我一个月也就千把元钱的课时费,不可能为了脚面上的光鲜就花费我一个月披星戴月挣来的那点生活费。挑来选去,只有选一双便宜的皮鞋,虽外形老土,鞋面的成色也不怎么好,但是穿在脚上踩在湿漉漉的地面上不会有吧唧吧唧的响声。我是一个不追求吃穿的人,也许是因为我穷困潦倒,没有感受过什么叫炊金馔玉的生活,也许是因为我天生就是贱命,与生俱来就不喜欢钟鸣鼎食的生活,我宁愿节衣缩食把手中的每一分钱分成两瓣到书店多买点书来看也不愿意把孔方兄花在吃穿上。每个人的生活方式和理念不一样,有些人即使躺在棺材里也要卖灵幡至死都想赚钱,我也需要钱,但是我不像这些人躺在棺材里还伸手要钱,我这个需要是可有可无,只要每天有粗茶淡饭填饱肚子就行。昨天晚上我用两三分钟就挑选了一双价格最便宜、做工最粗糙、样式最老土和成色最陈旧的一双牛皮鞋。说是挑选,我只向店主问了最便宜的鞋在哪;说是一双牛皮鞋,除了200元的价格有点牛逼哄哄外,我敢说这双鞋全身上下找不出一块料子是牛皮。一分钱一分货,这是鬼都明白的道理,但是我不适宜穿八九百上千元的皮鞋,那样的鞋穿在我脚丫子上也是不到一个月鞋就变形、鞋帮不到半年就张口,还不如我花了一百多元前买的一双廉价牛皮鞋呢。

  若干年前,我买鞋还是要看一下牌子,一般首选重庆本地生产的皮鞋,其次选择森达、红蜻蜓、意尔康等外地品牌。不过我穿这些高档货时,脚趾头不怎么规矩,老是憋在鞋里拱来拱去的,没几个月,鞋帮就呲牙咧嘴。无论是买衣服还是买裤子,抑或是买鞋袜,我几乎不挑选,只要价格合适,做工像那么回事,我一般付钱就闪人,极少耐着性子试穿一下,即使偶尔出现试穿一下,看看是否合身,也是因为招架不住身边妻子的劝说。为了减少买衣、买裤和买鞋过程中不必要的麻烦工序,我一般是一个人跑到商店,一边问老板娘价钱,一边掏腰包准备付钱。老板娘也乐意看见我,我还未跨进店,一副黄板牙、笑得比哭还难看的脸就迎面扑来。昨天晚上买的这双新鞋穿在脚上感觉有点难受,不是因为脚趾伸不直,而是因为脚背被鞋挤压得有点透不过气,或者是说有疼痛感,可能是因为我穿了2双棉袜子的缘故。每年冬天的脚步声还没有清晰地进入我耳廓的时候,每天早上起来我就穿上2双棉袜。棉袜全是黑色,样式都一样,每次穿袜子时不用担心左右脚的袜子是否不一样。黑色棉袜有很多好处,无论穿多久,哪怕是穿了一个冬季,你也看不出我脚上的袜子有多脏。至于棉袜散发出来的刺鼻味道我不管,我在办公室时从来不脱鞋,所以一般的人是感受不到我香港脚的厉害的。渐入鲍鱼肆,反恶芝兰香,每天晚上我坐在电脑前拾掇着一双棉布拖板鞋感受不到我脚上的味道时我还感到不习惯。如果一个冬季我的心情都如今天阴霾的鬼天气的话,我可能一个冬季都不会洗袜子。每天穿两双袜子,如果感到袜子有点湿润润的,我就打开燃气灶,把袜子烘烤一下,然后把外面袜子穿在里面,里面袜子穿在外面。当然我的心情总会在风和日丽的好天气里舒展一下,所以我还没创下一个冬季不洗一次袜子的记录。今年冬天还未见到一丝阳光,我就等着创造这一记录吧。

  我老家有一个地方叫页岩,顾名思义,这个地方就生产页岩,页岩是用来制造水泥的重要原料。在三峡工程还未蓄水到175米的水位时,这里有一家水泥厂,是当时涪陵最大的一家水泥厂,不过搬到另外一个地方没几年就破产了被一个名叫拉法基的法国公司吞并。水泥厂一般走,页岩这个地方就开始成为一个鬼地方,附近有村民见了阎王爷后,常常在这里烧钱化纸,仿佛成了人间地狱。昨天晚上我就到这个地方走了一圈,跟在我屁股后面的还有年级组的一大群同事,甚至包括那位成天拉着一张马脸的校长大人。有一位同事真厉害,推着一大车泥土居然在泥泞的道路上健步如飞。另一位同事就没那么幸运,不小心陷进泥浆里在苦苦地挣扎,平时常被人落井下石的我趁机踹了他几脚,很快泥浆几乎湮没了他那颗猪头。大家不用担心我送他一程,这家伙平时对我够损的,我踹他几脚也只是减轻他赶往阎王殿所承受的痛苦。不知咋地,突然面前的镜头被人切换了,难道这是在演戏?出现在我面前的不再是那个推着一车泥在泥泞的道路上健步如飞的同事,也不是那位陷在泥浆里苦苦挣扎的同事,而是一派夜夜笙歌的景象。我战战兢兢地站在校长大人面前,斜了一眼年级组的其他同事,满脸谀笑地说感谢校长大人的栽培,在我年近四十一枝花的时候提拔为年级组长。校长大人的那张马脸再也不像以前那般让我感到恶心,而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可爱,他漫不经心的端着酒杯咂了一口,而我是狗颠屁股似地一饮而尽。真他妈的不容易啊,熬到两鬓斑白和额头没几根头发的时候,终于混上一个年级组长。虽然权利不大,津贴不高,但是毕竟跻身于学校中层干部队伍,至少算得上是学校一个后备干部吧,如果再遇上狗屎运,说不定俺今生今世就能混个校长当当。记得我在高三毕业即将跨入大学的那一个暑假,一位眼神是白多黑少的“算命大师”拉着我的爪爪给我占了一卦,说我这辈子会遇上一位能改变我命运的贵人,官运不怎么亨通,但是有可能当一个校长。不知道这位贵人是谁,但是昨天晚上俺当上年级组长,迈出混个校长的第一步。昨天晚上我很不淡定,混上一个年级组长就忘了我人生的座右铭:澹泊明志宁静致远,要是我真的混到校长那么大个官,也许我会兴奋得要翻天。大家先不忙恭喜我,我还未从兴奋中喘过气来,当我和校长大人等一帮子同事传杯弄盏时,我明显感到自己的酒量是技不如人,几下就呕吐一地。突然,我感到脚筋抽了一下,情不自禁地翻了一个身,冷不丁地睁开惺忪的双眼,发现又是他妈的一个梦。

又是一个梦 - じ婔娍芴擾℡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73)|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