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出乖露丑  

2012-12-27 21:09:39|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天早上坐在拥挤不堪的833路公交车上的时候,在南坪东路福利社车站经常看见一对夫妻抱着一名1岁的小孩艰难地挤上车。在天寒料峭的大冬天里,看见这位小孩每天早上7点一刻就被其父母抱在怀里挤在呼吸都不顺畅的公交车上我感觉怪可怜的,说不定这位小家伙每天早上6点多钟就被其父母残忍地叫起床,接着身不由己地被父母裹上一层又一层的衣服,然后被强行抱着就出了门。尽管这个小家伙头上戴着一顶帽子,脖子上围着一条橘黄色的围巾,但是早上侵肌透骨的寒气仍然让这位小家伙两个小脸蛋冻得红彤彤的。这位小家伙很可爱,一双清澈见底的大眼睛常常眨巴眨巴好奇地盯着我看,仿佛穿透了我的胸膛,看见了我内心深处那颗肮脏的狼心。看着这位可爱的小家伙我就想到了自家的小屁孩,在他半岁的时候,每天晚上都是我搂着他的小屁股睡觉。他习惯性地把胖乎乎的小腿搭在我手腕上,两只小手揉着他妈妈的一条裙子。我总是给什么都不懂的小孩讲一些做人的道理,并希望他好好读书,将来能自食其力,至少我不想在我行将就木时还要为孩子的工作、婚姻和生活寝食难安。三岁以前的小孩最可爱,因为他没有自己独立的思维,即使有,也是天真浪漫的,甚至看见燃烧着的熊熊烈火,也会伸出手好奇地摸一把。2004年新年的第一天,我独自一人在重庆朝天门长途汽车站坐大巴车回涪陵看望由父母抚养的孩子,当时孩子的婆婆、爷爷抱着孩子到涪陵汽车东站为我接风掸尘,一下车我立即把沉甸甸的孩子从孩子婆婆手中抢到怀里。小孩身上穿着一件厚厚的羽绒服,头上搭着一块红色头巾,为的是防止冷风吹伤孩子娇嫩的面庞。孩子的脸上红彤彤的,像一个小小的红苹果。孩子是在国庆节前夕由父母带回涪陵的,分别3个月后,当我把小家伙搂在怀里时,他躲在我怀里东张西望的,偶尔会冒出一句:“爸爸,这是什么?”。我的孩子从小就拒绝陌生人的拥抱,三个月的离别,我在孩子幼小的心灵里应该和陌生人差不多,但是当我一下车伸出我的双臂时,乖巧的小家伙立即乐呵着嘴像我一样伸出双手投入我的怀抱。晚上我陪着孩子睡觉时,他总是扑哧扑哧地闪着一双大眼睛好奇地看着我,伸出小手一会摸我的鼻子,一会摸我的嘴巴,还问一些我难以回答的问题。回忆起三岁以前的孩子时,感到小孩真的很可爱,比如我鼻梁的眼镜,孩子只伸手抓过一次,当我说不要抓爸爸的眼镜,如果不小心抓坏了需要很多钱买一副新的眼镜时,孩子很乖巧地松开了他的小手。那一年的春节,一家人争相抱着小孩外出爬山,小孩总是忽闪忽闪地睁着一双大眼睛像打破沙锅问到底一样问个不停,常常急得一家人抓耳挠腮地不知该怎么回答。我猜想,即使我翻烂《十万个为什么》一书,也无法回答小孩提出的千奇百怪的问题。三岁以后,小孩就开始顽皮起来,从他眼神里就再也看不见曾经那份傻得可爱的天真。我们重庆人把小孩从三岁到十一岁这一阶段称为“傻八年”,因为这一阶段,小孩是是非不分,没有三岁前那般乖巧听话。

每天晚上看见小孩坐在台灯前学习时不经意间呈现出来的坏习惯我是又气又急,可能是因为我是班主任的原因,白天面对班上51位让我闹心的兔崽子,晚上回到家后教育小孩时往往失去应有的耐心,通常是吼了一句后,我就想踢孩子一脚或是动手打孩子一巴掌。我家孩子做作业时总是像小猫钓鱼一样一曝十寒,一会儿玩一下手里的小玩具,一会儿是声嘶力竭地叫爸爸或者是妈妈,当我们走过去问他有什么事时,他总是顽皮地做了一个鬼脸,说“想你了呗!”就是因为每天晚上做作业时小孩动作不麻利,不像我做事喜欢快刀斩乱麻,每天的家庭作业小孩往往拖沓到10点钟才完成。这肯定是极不好的学习习惯,如果读到中学时,是不是每天晚上家庭作业要拖沓到夜深人静的12点时才能做完?我希望孩子理想的学习习惯是每天晚上回到家吃完饭后就认认真真地做作业,做作业时不能三心二意,要专心致志地做,在8点半时完成作业就洗漱上床,看一个小时的文学方面的书后在9点半时合上书关上灯睡觉。早上不许睡懒觉,虽然冬天的清晨总是感到侵肌透骨般的寒冷,但我希望孩子能在6点半起床,大声朗读一会英语或者是语文,然后吃几口早饭就去上学。孩子的学习成绩是否优异不是取决于孩子是否有足够的智慧,而且取决于孩子的学习习惯,而那些考上北大清华的高材生几乎都拥有与生俱来的良好的学习习惯。从孩子平时的学习习惯和做的家庭作业来看,我似乎找不到孩子有什么特别之处,不像历史上一些达官贵人,几乎是从呱呱坠地开始就显示出与常人不同。我是一个没有鸿鹄之志的人,对孩子的要求也不高,仅仅是希望孩子长大后能有好一点的工作,将来能好好地养活他一家人就行。在孩子两、三岁之前,我和孩子的交流还算比较多,每天晚上回到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抱抱孩子,亲亲孩子,有时还要和孩子玩一会游戏。那时孩子最开心的事是每天晚上我陪他玩耍,如和他一起画画,或者是陪着他堆积木。孩子从小就对汽车感兴趣,尤其是对那些体积庞大的挖挖机、拖车和挂车,每次我和孩子一起画画时,他都嘟着红红的小嘴嚷着我画一辆特别长的大挂车。嘿嘿,你别说,我画的车倒还和真车几分相像。在孩子嘟着小嘴不断地要求下,我学会了画各种车辆,小到自行车,大到加长挂车、双层大客车、甚至飞机、坦克、装甲车等,我都能信手涂鸦地画几下。2009年我当了班主任后,每天晚上回到家总是感到疲惫不堪,小孩也是坐在台灯下忙着做作业,我和小孩的交流就越来越少,甚至每天晚上只是简单地问了一句孩子在学校的表现,有时连这一句简单的问候都没有。我的脾气也不怎么好,看见孩子在学习方面懒懒散散的,我就失去耐心,总是选择拳脚相加的粗暴教育方式。我知道这对孩子幼小的心灵会有一定的影响,但是猴急时我总是控制不住我的情绪。

我在孩提时代也不怎么乖巧,一下雨我就不顾外婆的劝告跑到屋檐下玩雨水,有时淋得全身湿透。大概在三年前,每逢春夏之交时我的两只爪爪就要长很多水泡,亮晶晶的水泡主要集中在手掌和手指之间。每次长水泡时,整双手几乎找不到完好的地方,到处都是如芝麻大小的水泡。双手长满水泡也有一定的乐趣,那就是每次长水泡时,只要一闲下来,我就喜欢用指甲刀剪破水泡,尤其是剪破水泡时那噗噗的声音,听上去居然还有一种悦耳的感觉。不过也有烦恼,因为剪破水泡后会感到双手奇痒,要想解痒,就得把手放进滚烫的水里去浸泡,浸泡时会感到双手酥酥的,那种感觉也很美,甚至是一种说不出的快感。前几年,每逢遇上天气转暖的时候,我的双手都会长水泡,而且是一波接一波地长,直到秋天寒蝉凄切,随着最后一块因为长水泡导致的死皮被我撕下时,曾经布满手掌、手指等各个角落的水泡才暂时告一段落。我猜想我的双手之所以在每年春夏秋三季长这个怪东西主要原因就是小时我不顾外婆多次的劝告,每逢一下雨,就一人孤苦伶仃地蹲在屋檐前玩从瓦片里掉下来的雨珠。后来,不知道是因为自己人到中年手掌上的皮子是越来越厚,还是因为吃粗茶淡饭,误吃了某种药材,总之,我手上的水泡再也不像前几年每遇上春暖花开时便如期而遇。曾经有一段时间我的脚也会在阳春三月时长水泡,而且每年都是长在那几个部位,当天气越来越热的时候,脚上恶臭难闻的水泡会自动地消失。每天晚上洗完脚躺上床的时候,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掰开脚丫子,用剪刀剪脚上的水泡,每当听见噗噗声时心里感到特别地痛快。不过脚板上的水泡不如手上的水泡那么多,否则每天我不能屁颠屁颠地出门上班了。我贵重的香港脚之所以长水泡我想是因为我不大勤换袜子有关,按理说天气转热了,应该每天都要换洗袜子,可我嫌麻烦,总是在袜子穿到黏糊黏糊的时候才想到换洗,我想脚上的水泡就是这样捂出来的吧。夏天时为什么脚上的水泡会自动消失呢,是因为天气热时就放暑假,每天呆在家里我都是趿着两片塑料脱鞋,没有穿袜子,脚上的水泡就失去生长的土壤。我读初一的时候,有一次因为脚板上长某种东西被迫请假停课长达一个多星期。至今我都不知道当时我脚板上长了什么,只是发现左脚板上长了一层厚厚的死皮。不要小看这一层死皮,足有半厘米厚,半厘米有多厚?大家拿尺子量一量。就因为这层死皮有半厘米厚,导致走路时左脚非常痛,直至某一天再也无法正常行走上学。每天晚上临睡前我的工作就是用剪刀一刀一刀地剪死皮,一会儿,整个脚板血肉模糊。迫不得已,父亲只有背着我到涪陵地区医院就诊,由于当时我不怎么醒事,没记住医生给我诊断的病情,只记得医生给了我一些黄色的药水每天从早到晚不停地擦洗。那时的人们很讲诚信,不像现在到处充斥着假冒伪劣产品,就是这极不起眼的黄色药水,让我一个星期后就能一瘸一瘸地重新上学。

 我小时也没少干一件缺德的事,比如偷吃家里用于做种子的花生,悄悄地从家里偷拿鸡蛋、米和油与儿时的伙伴一道在山后的一个岩洞里野炊。那时我太不懂事,每次野炊时都是我一个人偷我家里的东西,其他的伙伴都只带一张嘴,尤为让我父母感到生气的是我把家里的几个洋瓷碗全都偷出去煮饭,结果被伙伴们砸得七零八碎。后来我学聪明了,每次和伙伴相约一道野炊时,我就说家里父母管得严,什么东西都偷不到,我也开始学他们空手套白狼。就因为学会了空手套白狼,我就开始打起邻居那片柑橘林的主意。我家也有几株桔子树,但是每年秋天只能采摘像龙凤汤圆那般大小的红桔,不仅个头小,果酸味也非常重,常常酸得我泪流满面,牙齿也差点酸掉。邻居家里那片柑橘林全是金灿灿的剂橙,虽然也是酸酸的,但是个头大,每天下午放学回家时路过这片柑橘林,我都能感受金黄色的剂橙在狂蜂浪蝶地给我招手。开始时我很内敛,经过无数遍的演练后终于鼓起勇气向这位邻居家的女儿开口要几个剂橙吃,可能是我认为剂橙的个头大,水分多,虽然也有果酸味,但是比家里那几颗桔子树上的干瘪红桔好吃多了,但每天吃了两个剂橙后,我就发现离不开它了。邻居家的女儿很热情,向她开口索要一个剂橙,她总是拿一根棍子打下来好几个给我,但是常常开口向人家索要心里老觉得过意不去,于是某天晚上我就开始当贼偷她家的剂橙。那个时候已是深秋了,草草地把晚饭吞下肚后,我就蹑手蹑脚地溜到这片柑橘林地。不过每次来到这片柑橘林时都得脱掉胶鞋,踏入淹到大腿根部的水田过去。深秋季节的水不是那般温柔,每次提着鞋涉水穿过这块水田时,我都感到全身是侵肌透骨般的冷,有时冷得上下牙齿打架,不断地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我身上的衣服虽然单薄,但是全身上下口袋多,艰难地爬上树上偷一次,就可以采摘10多个剂橙回家。为了防止父母知道我偷盗别人的剂橙要打骂我,每次把剂橙偷回家时我都藏在屋檐下的乱草堆里,而且每次出门偷人家的柑橘时我就给父母撒谎说是到某某家和伙伴一道做作业。那个年代,父母是推燥居湿地从早忙到深夜,没有功夫考察我每天晚上我究竟到哪去了。我好像就偷过别人家的剂橙,因为像桃子、李子、樱桃、枇杷和梨子等水果我家里都有,当然也有我家的水果遭邻居家的伙伴偷的情况,大家算是扯平了。我不仅偷过邻居家里的水果,我还咂过邻居家的玉米。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干这样的蠢事?那年我好像开始读小学,某个中午我和弟弟在家躲猫猫,弄得满屋震天响严重影响母亲睡午觉。被母亲一番呵斥后,我和弟弟就来到院坝外一片李树林里。李树林外就是邻居家的一片玉米地,那时玉米才开始探出长着一绺金灿灿头发的玉米棒。我和弟弟耍得无聊,捡起脚底下的石头噼里啪啦地就开始砸,一会儿,一株株绿油油的玉米被我们砸得趴倒一片。由于弟弟的出卖,这一次我遭到母亲一顿暴打,为了报复弟弟,我在地上找了一条沾满沙的蚯蚓就往弟弟嘴里灌,结果又被母亲狠狠地教训一番。嘿嘿,孩提时代的我够调皮吧,今天这篇日志由于字数有限,暂时只能出乖露丑地把自己过去丑事写到这里,或许后面的日志里你会看见我更多年少时犯下的荒唐事。

出乖露丑 - じ婔娍芴擾℡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6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