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达摩克里斯剑  

2012-03-16 20:34:57|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晚上,我和年级组的全体同仁到附近的一家江湖菜馆喝“血酒”,故昨天晚上的日志不得不推延到今天下午才写。这“血酒”不好喝,不像几个爷们聚在一起谈笑风生地喝花酒那么轻松和惬意。喝“血酒”,顾名思义,就是拼着老命,冒着喝得胃出血的风险一次性喝个够,哪个酒喝得多,喝得够爽快,说明在以后的教学工作中会更加卖力。“血酒”一喝我就得拿出黄继光堵枪眼、董存瑞炸碉堡的精神把自己全身心的精力都投入到教育和教学工作中,争取在4月中旬初三年级第一次诊断性考试中让学生取得骄人的成绩。其他区县都没组织统一的初三年级第一次诊断性考试,就我所在的区教委那几爷子便秘,天天坐在办公室里难受,非要搞个违背国家政策的“一诊”考试。“一诊”考试的醉翁之意不在酒,无非是为区内一家每年能考上三、四个北大或清华的中学选拔生源。“一诊”考试结束后,区内所有高中都要提前录取高一新生,我所在学校的初三年级能否完成升学指标,最主要的就是看“一诊”考试后能上线多少指标。如果上线人数与教委下达的指标相差寸木岑楼,那我们这群从事初三年级教学的老师今年就别指望到香港、澳门享受下阳光浴,甚至连一分钱的安慰奖都没有。听说在今年两会期间,重庆和北京两地的教委受到国家教育部的严厉批评,可仅仅靠批评就能改变重庆教育纷乱复杂的现状吗?我没有资格像一些剥肤椎髓的尸位素餐者考察过外地的教育,对本地的教育现状我仅仅是管窥蠡测,就是这以管窥豹,我仍看见本地教育的许多怪现象。本地有7所市教委的直属中学,这7所直属中学在市教委一手遮天的旌旗蔽日下,大肆违规办学。这7所中学都有庞大的初中部,都是在违规招收择校生,每年收取的择校费数以几千万计。教委本是个清水衙门,但是在这7所中学的供奉下,成为少有的肥缺。这些学校的初中部老师都是靠财政发放工资,但是没有履行义务教育的义务,所招收的学生都是趋之若鹜的家长用金钱送上的。

原本认为某个官员负责教育工作会给本地的教育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没想到在俯仰之间变为阶下囚。昨天晚上喝“血酒“的时候,学校一位书记再次告诫我们不要把班上的学生“转卖”到区外的中职学校。这让我有点惶恐不安,因为前两周我班上有两名学生自己就跑到外区的一家职业中学报名就读了,我一头雾水就背上一口黑锅。昨天下午,我像一名地下工作者似地来到学校附近一家加油站,会见这家中职学校的一位招生办的负责人,他给我了一张被他拐走的两名学生的入学证明和一点“拐卖费”,我象征性地推却了下,心一狠就揣进了荷包。当年近三年的班主任,这是我第一次靠着班上的资源发了一点“小财”,但是揣在荷包里心里有点跼蹐不安。可是想着以往其他毕业年级的班主任大把大把地把“拐卖费”往荷包里揣时,如果我不笑纳这位招生办负责人的美意我怕人家嘲笑我很另类。这样的丑事不值得在我博客里大书特书,但想到可悲的教育,我还是把这点同流合污的丑事展示在我博客里,毕竟这是我亲身经历过的一次腐败。这点见不得阳光的“拐卖费”不一定能落袋为安,听这位招生负责人说,如果就读这家职业中学的学生要求退学退掉学费后,那我佯装不情愿笑纳的、可怜的“拐卖费”就得如数奉还给这所中职学校。看来揣在怀抱里的这票票我不能提前花,等这两名学生在中职学校安心读书后再考虑怎么花。昨天这家中职学校的招生负责人问我这两名学生能否回到我所在的学校参加初中毕业暨升学考试,毕竟义务教育阶段,初中生必须拿到一张毕业证,可是中考报名好像已经结束,我也不知道能否报名参加中考。像做贼一样和这位招生老师碰完头我立马赶到学校教务处,可负责此项工作的老师到区教委拍领导马屁去了。还没到下班时我就拨打这位老师的电话,可话筒里一次次传来对方手机已关机的提示声,看来这位老师公私是泾渭分明,还没到下班时间,就迫不及待把手机关掉。下周一上班的时候,我得立即给这位负责高初中学生学籍和中高考的老师打电话,咨询下我班这两名已到中职学校念书的学生能否报名参加中考。如果能报名的话,那我就不需要她们办理转学手续,仅仅要求她们在中考时回学校参加考试就行。如果中考报名已过,我还得要求这家中职学校办理转学手续,而中职学校违规招生,不知他们以何种形式处理此事。我感觉这是一道闪亮的达摩克里斯剑,悬在我头顶上时时让我如坐针毡。现在各级政府都在确保本区县的生源,听说区内某家国家级的重点职业中学给我校下达了30名的生源指标,我所在的校长大人拿到也头痛,毕竟学生读什么学校不是学校和老师所能掌控的,可政府和教委不管这些,他们只关心生源不能往其他区县跑,肥水不能流外人田。作为手无缚鸡之力的班主任,我有什么权利和理由让学生选择某个学校读书,即使我扯着一张旗子,摇唇鼓舌、喊破嗓子地宣传,学生及其家长不一定买我的帐。

昨天我蛮高兴的,不仅一家中职学校承诺的“拐卖费”到手,而且班上一名逃课的学生昨天早上也匆匆回到学校。说到这名学生,我心里就来气,多年来倾注在他身上的心血全化为泡影。不知道现在是不是还流行重男轻女的思想,在2009年我带上这个班的时候,我就感到很尴尬。班上50名学生,男女比例严重失调,36名男生、14名女生,让我管理班级时时时疲于奔命。大家都知道初中阶段的小男生好动,上课时爱讲小话,甚至趁老师转过身在黑板上写字时会有几个小动作,逗得全班学生哈哈大笑。下课时,教室里场景惨不忍睹,到处都是鸡飞狗跳的,互相嬉戏一不小心就拳脚相加,断腿缺胳膊的事我没少遇。我记得在2009年初一新生入学不到一个月,班上两名男生因鸡毛蒜皮之事发生斗殴,一个看似高大的男生一脚就把一名看似弱不禁风的男生踹趴下。如果是踹到手或腿的地方,那也没什么,可这一脚偏偏踹在人家胸口上。把两位家长请到学校商讨怎么解决,可踹人家胸口一脚的学生家长拒绝带受伤的学生到医院就医。看着两位家长在办公室像泼妇骂街一样争吵不休,我在一边感到极其的无助,真想扔下班主任工作,辞职不干了。每天下班期间,身心疲惫,很想收拾一天的心情急不可耐地回家,可摊上这事是我八辈子的倒霉。好在当天学校德育处的领导没有下班回家,我硬着头皮把两位刺刺不休的家长抛给学校德育处。虽然此事得到圆满解决,但是给我心里带来阴影,让我第一次感受到班主任工作非等闲之辈可以扛下来的。也就是这一学期期末,我班上一名学生在走廊狂跑,“咚”的一声狠狠地摔在地上,摔掉2颗门牙和摔破上嘴唇。明知是学校地砖光滑和学生自己不要命的奔跑,可在学校各种大会小会上,我经常莫名其妙地被指桑骂槐地批评。2010年正当我翘首引领地等待快乐无边的暑假到来时,班上一名学生故意刁难另一班一名学生,把人家右手臂摔断,我又在全校大会小会上被含沙射影地批评。有个学生发作业本时,童心未泯,把作业本抛在头顶上飞转的风扇上,扇叶把教室里石膏天花板击落,狠狠地砸在一个学生头颅上。有两个学生嬉戏追逐,不知道怎么就翻了脸,一名学生用拳头砸在另一名学生太阳穴上,让我不得不带着学生到医院就医,不得不带着学生及其家长到德育处协调怎么赔偿医药费。回想我当了近三年的班主任,每学期我都会遇上学生逃课事件,轻则一个星期,重则两个月,时时让我如履薄冰。没当班主任之前,我很艳羡这一工作,认为仅仅是每天在学校多呆一段时间而已。可不到一个月下来,我就发现这一工作的艰辛。我过早地成为头童齿豁、童颜鹤发的老者,我想主要的原因就在于我当了个极不称职的班主任。就是因为班主任工作的艰辛,在面对一家中职学校给的学生“拐卖费”时,我只象征性地犹豫了下,就毫不客气地揣在怀里,或许就在这一刻我才能感受到作为一名班主任,我应该得到的一点回报。可怜的这点回报是我所在的学校不能给予的,只能通过其他学校像做贼一样体现,我想这是我从事了近三年的班主任工作的最大悲哀吧!(2012年3月17日)

达摩克里斯剑 - じ笨笨甲℡ - 朲苼婼祗侞初见

 重庆朝天门

  评论这张
 
阅读(27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