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贾宝玉和秦钟、蒋玉菡和柳湘莲等是不是基友  

2012-04-10 17:10:47|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虽愁云惨雾,天空阴沉着脸,但是我的心情好很多,感受到在万物生辉的季节里活着的快乐和璀璨,相信阴霾的心情总会有消弭的一天,心中渴望的爱总会有复苏的一天,相信爱的力量足以让我的世界不会永远是那一片灰色的色彩。冥冥之中,我会相信命运的安排,前世今生所有的一切像《红楼梦》里木石前盟,是命运注定的。今天的日志本来有很多故事可以写,但是有些秘密我要埋藏在心灵深处,这比展现在我博客里更有意义。前段时间我品读《红楼梦》时,读到秦钟和智能儿在家里偷着云雨,我还认为他们是基友,想象做他们怎么在做苟且之事。这也不怪我才疏学浅,谁叫《红楼梦》男女不分,都是用的一个字----“他”。还有这智能儿的名字,我横看竖看、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前看后看,不管我怎么晃着脑袋看,很难看出他是一位女孩子。当然也怪我看书时蜻蜓点水、走马观花、浮光掠影、囫囵吞枣,没有注意到智能儿是从馒头庵里跑出来的。从馒头两个字我应该想到这是尼姑居住的地方,不过曹雪芹在书里写人家是做馒头的,没有说人家身上长着有馒头。让我看出这馒头庵或者叫水月庵里住的智能儿可能是个女孩子,是瞪着一双斗鸡眼从“庵”上看出来的。如果是浑浊愚蠢之物,我想只能住在寺庙里,不可能住在庵里。不过让我认为秦钟和智能儿不一定基友不完全是因为看到这个“庵”字,而是宝贝在见我迷惑时及时留言给我做了令人信服的解释。在看见呆霸王薛蟠苦追柳湘莲过程中被柳湘莲痛打一顿时,我敢提着脑袋保证这个斗鸡走马、卧花眠柳的“皮肤淫滥”之徒绝对是男女通吃者,看来清朝那个时代流行男女通吃、吃肉不吐骨头、吃葡萄不吐葡萄皮。拜读《红楼梦》时,我曾一度认为贾宝玉和秦钟、蒋玉菡、柳湘莲泡妞嫌腻了大搞同性恋,没想到翻了几本有关红学研究的著作后,发现他们不是基友,纯属是正常的友谊。曹雪芹为了赋予贾宝玉尊重、同情和爱护女性,把他写成为闺阁增光和呐喊的闺阁良友,让他时时体验女性的生活,处处体察女性问题,让他成天生活在女儿堆里,与她们呼吸与共。他虽然成日在内帏厮混,但绝不流于贾赦、贾珍、贾琏、贾蓉和薛蟠等人沉迷肉淫,而是始终保持纯洁的“意淫”----精神爱。

要想保持精神爱,就必须首先给他戒淫----戒除“皮肤淫滥”,这个任务曹雪芹极富理想化、神奇化地通过“警幻仙姑”来完成。警幻仙姑说得明白:她把其倾国倾城的妹妹“兼美”许配给宝玉同房,为的是“不过令汝领略此云雨之事,在仙闺幻境之风光尚如此”,“何况尘境(男女淫佚)之情景哉?”。其目的是让宝玉“今后万万解释”男女之欲,“改悟前情”。于是宝玉便与“兼美”初试云雨情,堕入“迷津”,结果夜叉海鬼将他拖将下去,吓得他汗下如雨,差点儿命都搭上。贾宝玉回到“尘境”与袭人“初试”(其实是第二试,不过是现实生活的第一试)云雨情,其“情景”果然如警幻预告的,更不及在仙阁幻境与“兼美”的风光。所以他与“兼美”尚“柔情谴婘(这字是绞丝旁,可我打不出来),软语温存”,而与袭人则只一个“试”字带过,可见贾宝玉对肌肤之亲不怎么感兴趣。经过这“仙闺”与“尘境”二度戒淫,宝玉果然领悟了云雨之事不过如此,从此他再也没有与袭人或晴雯等其他婢女发生任何“云雨之事”。这一奇怪,按一般常情,一旦宝玉与兼美、袭人偷尝禁果后,他再也禁不住诱惑要屡偷屡尝才是,乃至变成贾珍、贾琏辈的“皮肤淫滥”之流。然而贾宝玉恰恰相反,是一个特殊,他竟从此成了一个毫无“淫滥”邪念的“无心道人”,这是何故?此乃警幻仙姑有意为之“戒淫”之功也,更是曹雪芹处于人物使命需要之奇特设计也!诚然,贾宝玉作为“公子”,不免有轻佻习气,如戏金训儿,但是他更为主要的是作为“闺阁良友”,与女性昼夜共处,却是活脱的一个天真浪漫低的无肠公子,跟其他“泥猪癞狗”般的贵族爷们不同。贾珍一见到香菱便“臊皮”,薛蟠一瞥见“风流婉转”的黛玉便“酥倒在那里”,而宝玉全然是另一类人:袭人其实是每夜与宝玉“同房”,甚至睡在他的“外床”的,但这是为了夜晚茶水应候,并非通常想象的同床共枕,后来袭人把这夜伺的差使交给了晴雯。晴雯夜间穿单衣外出挨了冻,宝玉甚至把她捂在自己的被窝里,亦无邪思歪想。碧痕们夏天经常伺候宝玉洗澡,胡闹到满地淌水,但从无“鸳鸯戏水”的成分……如果换成了贾琏或者薛蟠,又将如何呢?因此贾母能理解贾琏的偷鸡摸狗,却很不理解宝玉这个孙子:“只他这种和丫头们好,却是难懂”,以为他“必是人大心大,知道男女的事了”,但是“细细地查试,究竟不是为此,岂不奇怪?”晴雯的嫂子灯姑娘也作证:“我料定宝玉和晴雯素日有偷鸡盗狗的,谁知你两个竟还各不相扰”。第80回宝玉向王道士索要治疗嫉妒的膏药,王道士猜说:“哥儿如今有了房中的事,要滋助的药,可是不是?”茗烟断喝他“该死!打嘴!”但宝玉却未解,可见,连茗烟都懂得的“事”,宝玉却全然不懂。

这样一个从神话到现实两个步骤彻底戒掉了淫欲,对“房中事”全然未解的呆公子,反而会懂得跟男友搞“同性恋”,那是不可思议的。他戒掉了异性之淫,反而没有戒掉同性之淫,同样不可理喻!要知道:这位闺内闺外的“良友”是与“皮肤淫滥”绝缘,只保存了“意淫”----精神爱,无论对女性或男友。那么对宝玉搞“同性恋”的误解,是怎样产生的?两个原因:一是当时“同性恋”风行,贾珍和贾琏都雇有“娈童”,薛蟠更是一个“龙阳之兴”狂,见了清俊男人便打这方面主意,他对秦钟、蒋玉菡和柳湘莲都间接、直接地动过这个念头。但是,别有这种畸癖,并不能说明宝玉也一定有同样的癖好。另一个原因是对宝玉的某些描写的误解。宝玉把秦钟视为“情友”,见秦钟长得俊俏、风流,有儿女之态,便起呆意:“天下竟有这等人物!”于是他便“恋风流”而“入家塾”,正为风流始读书。而闹学堂又恰恰是因为“同性恋”而起,被薛蟠的“龙阳之兴”闹得乌七八糟,人人疑心。贾宝玉对“妩媚温柔”的蒋玉菡,也是一见就“十分留恋”,紧紧的搭着他的手,说悄悄话,还让我误认为蒋玉菡是个美丽的歌妓呢。宝玉对“生得又美”的柳湘莲也是留恋缠绵,说说话就“滴下眼泪”。再加上以上的每一次都有薛蟠的“龙阳旧病”作衬托,给人的感觉贾宝玉也在搞同性恋。但是贾宝玉跟成天在外头逛荡的薛蟠不同,他的家教、管束非常严格,天天圈在家里,行动不是这个拦就是那个劝,偶尔出门屁屁后跟着李贵、茗烟等十几个家人、小厮。宝玉的这三位男友无例外都长得美而俊俏、风流,但宝玉对他们的友情,并不是出于薛蟠式的渔猎男色,而是出于宝玉的特定的择友标准和审美标准。“不因俊俏难为友!”他品评男女人物,不可或缺的一条标准便是“俊俏”,这是生活在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环境决定的。当秦钟与智能儿“得趣馒头庵”之后,宝玉对秦钟玩笑说:“等一会睡,再细细与你算账,其实这细细算账不过是审问恋爱经过,不是以同性恋还账。宝玉的“正为风流始读书”,与湘云的“是真名士自风流”同义,是不拘于礼法、自由不羁,随意挥洒之意,而不是指放荡淫欲,搞同性恋。以上两段咬文嚼字看得你费力吧,我一双斗鸡眼坐在电脑前敲打键盘书写也费力呢,这不,花了几节课的时间,今天这篇码字的日志才草草出笼。

贾宝玉和秦钟、蒋玉菡和柳湘莲等是不是基友 - じ吹須檤長℡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563)|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