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一场虚惊  

2012-04-12 16:57:53|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上午初三年级的学生在11点15分就放学,目的是让学生早点吃午饭,以便在中午1点之前赶往另一所中学参加中招体育考试。凡是涉及学生的事就是一件大事,是一件让人时时都感到犹如芒刺在背的大事,是时时压得我喘不过气来的大事。现在这年头,正如同“北大醉侠”孔庆东说的那样:官僚腐败方兴未艾,社会风气日益崩坏,雷锋精神受到质疑,救助落水儿童首先给报酬,光天化日之下广大市民踊跃围观流氓歹徒轮奸妇女……,社会沦落到如今地步,我并不感到锥心刺骨的痛,毕竟这是肉食者谋之的事。不过现在这社会对未成年人、对学生的保护,武装到牙齿让我有点难以理解和匪夷所思,这难以理解并不是因为小屁孩不需要保护,而是保护得让我们教育学生时感到投鼠忌器,让我们这些班主任老师不堪重负。我没上过幼儿园,打小就没接受过什么安全教育,只记得我生活的那个年代每天都在草堆里摸爬滚打,好像不需要父母和老师羽翼也能长大成人。还在我穿叉叉裤的时候,我就跟着一帮兔崽子上山下河,虽然偶尔遇上在悬崖边摔得差点残肢断臂或沉入江底差点窒息过去,但是每次都能化险为夷。不过没有感受到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道理,看来到鬼门关逛了几圈白闯了。夏天坐在电脑前裸着身子上网的时候,可以看见我从头到脚的疤痕,左右额上都有缝了针的印迹,全靠几根华发的遮掩;肚子上除了肚脐眼倒没什么伤疤,大腿上除了稀疏的几根寒毛,也是白白净净的。不过再往下看,切忌不要往大腿上看,毕竟这时我是打着光胴胴上网的,我小腿上有好几道伤痕,多数是求学时代被狗狗咬的。那个时代被狗狗咬了千万别大惊小怪,这时非常正常的。如果披星戴月走了几年夜路没有撞上鬼、或者没有撞上被狗狗亲吻,我看那才不正常。80年代由于实行家庭联产承包制,粮食了剩余,家家户户都养着狗。比如我家,一只狗妈妈经常拖儿带女的,如果那时你到我家做客,你先得认识我家院坝上成群结队的狗狗。80年代的人比较淳朴和憨厚,不知道过了冬至后吃狗肉,所以农村的狗狗数量多得擢发难数。我家养了一只母狗,但常常被邻居家狗狗欺负,没几天肚子搞大,生了一窝的崽崽。如果这些狗崽崽全是公狗倒不愁嫁不出去,很多相邻会抢着要,只是没有彩礼。可是我家那只狗妈妈是英雄妈妈,每窝下的狗崽崽全是美女,到谈婚论嫁的时候,没有公子哥们上门求婚。望着一窝的美女狗狗,我父母直犯愁,想把它们丢进溪沟里,于心不忍;想把它们带大,可到了笈妍之年,又愁没人娶。

不说狗狗了,小腿上的几道狗狗的牙齿印足以让我对狗狗没有多少好感。我出生的那个时代不仅狗狗一文不值,连人命也不值钱。下河洗澡曾看见有人淹死、上山砍柴曾看见有人坠崖,即使没有淹死或坠崖,也有可能遇上其他意外而撒手人寰,如我有位儿时的伙伴因为和父母赌气喝几口闷酒就搭上了性命。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优胜劣汰是一个自然选择法则,人的生死听天由命,干嘛现在社会非要用武装到牙齿的保护方式来违背这一原则。我念小学的时候,班主任三不两时组织我们郊游,甚至坐船到丰都爬名山,看鬼推磨,我也没看见班上调皮捣蛋的同学出现缺胳膊少腿的,甚至走失的。我就读的学校是只有几间破瓦房的乡村小学,周围有几块只长草不出粮食的地,我们读书之余还得和同学们一道在老师的带领下抬着粪种庄稼,有点类似于文革时期的半农半读。过去的那点落魄事不说了,亲爱的宝贝很难想象我孩提时代所处的学习环境。我今天日志提及这事,只是想说现在的学生很娇气,不好管教,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昨天上午我班上的最后一节课是我的课,为了防止下午学生参加中招体考时出现意外,我特地花了半节课时间向学生不断地重复再重复讲述注意事项。学校规定中午1点钟学生必须到达附近的一所中学参加考试,曲突徙薪、未雨绸缪,我就要求学生务必在12点55分到达。我提醒学生要带好运动鞋和运动裤,带好红牛等饮料补充能量;路上注意安全,别和铁家伙斗气;注意掌握时间,别在考试结束后才到考场。上午学生放学后,我和几名同事跑到食堂吃了几口饭,抱着肚子到学校图书馆借了一本“北大醉侠”孔庆东编著的《笑书神侠》。12点20分,和两位同事一起打车到附近设置中招体考考场的一所中学;1点时清点班上学生到校人数,额的神,居然有8名学生没有按时到达。中午吃完午饭我路过教室时就看见有几名学生仍踯躅在教室里,我吼了几句后,他们才拎着书包悻悻而去。这几名学生是老油条,成绩差老惹事,看着他们在教室里鬼鬼祟祟的,就知道他们心里没有想好事。昨天这几名学生姗姗来迟时,我心里很生气,真想走过去赏他几耳光。想到这是人家的地盘,我努力保持淡定。我不知道按时到校难道很难?这是中招体考啊,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关系到他们的未来啊,咋会在如此重要的事情上犯糊涂呢?

我其实是个极具有包容心的人,允许他们犯错,可是屡次知错不改,老犯同样没有技术含量的错误,我心里就没法包容了。我不是正义的卫道士,并不是要求学生按照我安贫乐道的准则安常处顺,但是有些原则性的问题我们必须恪守。比如守时,我认为这是必须的,否则长大后这帮兔崽子怎么和他们心爱的恋人约会?由于考试在即,容不得我有时间过多地指责学生,只有希望他们下不为例,不要再给我这个时时感到如坐针毡、如履薄冰的班主任添乱。带着学生跑步到考试场地后,我心里仍感到跼蹐不安,因为还有2名兔崽子没有到校。我给其家长打电话,家长在电话中说其孩子中午没有回家,和我一样束手无策。我把班上2名学生没有按时到考场的情况上报给年级组长和教务处主任,领导们也没有办法,只有坐在操场边延颈举踵地等待这2名学生能及时出现。学生到操场后做了一会准备活动,然后分组步入考场,开始了严肃的体考。时针在悄悄地滑走,我班上缺的2名学生仍未出现在视线里,我心里又气又急,只有再一次无奈地告知其家长,如果缺考,中考体育成绩只能是零分。初三年级250多号学生,5个班,就我班缺人,这不得不让教务主任对我及我班学生刮目相看。真的是防不甚防,做了各种假设,还是有2位学生缺考,这让我坐在操场边惶恐不安,无心翻阅孔庆东的《笑书神侠》。这两名学生极其厌学,成绩非常糟糕,严重玷污了学生的这个“学”字。如果这两名学生缺考,对他们中考成绩倒没有不赀之损的影响,反正都是交钱读职高。但是担心其家长无理取闹,我第四次分别拨打2名学生家长的电话,又一次浪费我的电话费。家长好像也认可了其孩子放弃参加中招体考的做法,在电话那端无奈地说了句“知道了”。不过有一点我不大明白,学生及其家长都愿意放弃中招体考,可我所在学校的校长要追究班主任的责任。上一届初三年级学生参加中招体考时,个别班级也是有学生放弃考试,回到学校后结果遭到校长大人的痛骂和追责。考试已过半个小时,我班2名学生仍迟迟未到考场,这让我越发不安,心里不由自主地对这两兔崽子充满怨气,真想第二天在逮到他们后抽他们筋、喝他们血和剥他们皮。上午放学时我一再叮嘱学生要按时到考场,可总有几个学生长了反骨,没把我的话当回事。即使因为成绩差,想放弃中招体考,但是也得给我打个招呼啊,咋屁都不响下就不来了呢?突然,有老师趁机揩油摸了我一把,我定睛一看,从远方跑来两个兔崽子,这正是我班上一直未出现的2名学生。象征性地给了他们两脚,叫他们换上运动裤和运动鞋,立即到考场上去考试。幸好是虚惊一场,但是一颗脆弱的心无法再承受这样的虚惊,但愿在后面2个月的学习中,班上的学生不要再给我惹这样的乱。

一场虚惊 - じ吹須檤長℡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8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