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2012-04-19 06:38:17|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想昨天监考时和监考后的所见所闻,我再一次感受到作为一名老师身不由己做一些丧失“师德”之事的悲哀!关系到初三年级升学指标的第一次诊断性考试正如火如荼地进行,负责本次考试命题的各学科“砖家”居心叵测,在教研员断鹤续凫地瞎指挥下把试题难度加大,给我的感觉就是想考死一大批学生,让他们失去升入普通高中求学的机会。我不知道如此刁难学生的命题目的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彰显命题人超尘拔俗的科研水平?还是公然挑衅义务教育阶段给学生减负的学习要求?抑或是为区内某所重点中学揠苗助长似地选拔北大清华的苗子?类似于奥林匹克竞赛试题难度的本次考试试题无疑让年级组的领导和老师们如坐针毡,时时都在担心今年学校和教委下达的升学指标能否完成,甚至有个别老师在监考过程中出现违规行为,让个别有正义感的学生义愤填膺。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本次考试学生的成绩咋样?压得喘不过气来的升学任务能否完成?我暂时不想去考虑这些。完成学校和教委下达的升学指标又如何,轻诺寡信的校长大人信口开河的承诺仅仅是画饼充饥而已,即使完成学校下达的根本不可能完成的奋斗目标奖也不过是到香港澳门逛一圈留点脚气罢了。如果有机会到港澳逛一圈,学校不可能承担所有经费,到时我们这些老师还不是要掏一半的费用,到港澳溜一圈仅仅是挂羊头卖狗肉。如果完不成学校和教委下达的升学指标又如何?我们还不是一样教书,大不了没有机会拿着学生两千元的经费出去旅游,大不了不要学校两三千元的质量奖,校长仍然当他的校长,我等老百姓仍然在教育的第一线上垂死挣扎,学生的成绩好坏改变不了我们命蹇时乖的厄运。

真正悬在我心头之事是这段时间工作上的琐事太多,今天上午考试一结束,我必须组织学生填写一部分档案和资料,争取下个星期一能及时交到教务处。未来的几个星期,我会继续席不暇暖地疲于奔命,中午想趴在办公桌上休息一会也许会成为一种梦想。昨天晚上回到家,百骸乏力,四肢慵懒,感觉身子骨像散架似地,坐在电脑前写日志时头昏脑沉,写了几句后便关掉电脑洗碗洗澡上床看书。《藏地密码》系列丛书已看完,不过里面有些内容作者是废话连篇,感觉和我写日志一样是在码字凑篇幅。不过很佩服作者的想象力,把西藏的历史和神话故事融为一体,但是太多荒诞不经的虚构故事违背了社会现实。接下来我想看的书是河南籍作家二月河编撰的有关康熙、雍正和乾隆皇帝的系列丛书,昨晚上翻了几页,感觉写得不错,只是半卧在床上翻阅时很容易让我睡觉。今天早上5点半时,窗外的世界还未斗转参横,我一个鲤鱼打挺滚下床,马不停蹄地赶写这篇日志,不过这篇日志或许在晚上时才能出笼挂在博客里。这几天,每天忙于监考和守着学生复习,很累,晚上9点多钟倒在床上来不及翻阅两页书便倒头就睡。人累的时候,应该睡得很沉和很香,可是我整晚浑浑噩噩的,不知道是不是牵挂早上起来写日志的缘故。由于早上时间仓促,加上慵懒和疲惫的思维没有清醒,写的日志总感觉有点前言不搭后语。我不知道是因为这几天没有故事值得写,还是因为内心世界里掩藏着某种痛楚,写日志时缺少了前段时间天马行空、信马由缰的思维。

这两天到学校后,囫囵吞枣地吃了早餐,就到教室守着学生复习。8点30分到考务办公室接受当堂考试前的监考培训,教务处一位副主任拉着一张马脸训了一番话,我们就回到教室组织学生考试。不知道是因为教务处这位副主任危言耸听的训话吓坏了到我校监考的外校老师,还是因为这些老师本身就是正人君子、从教从严,他们总是站在讲台上像防贼一样紧紧地盯着每个学生。我班上有些爱好耍小聪明的学生本想在考试期间显摆一下手艺,但是看见外校的监考老师目不交睫地盯着每个学生,这帮兔崽子只有揠旗息鼓,个个像泄了气的皮球耷拉着脑袋坐在那里茫然地答题。监考过程中,我这个监考老师形同虚设,即使我看见学生有违纪舞弊行为,我只能扭过头装着没看见一样。2个小时的监考可以说苦也可以说不苦,说苦是因为坐在教室后端冰冷的凳子上僵硬着身子望着奋笔疾书的学生我太难熬了,偶尔想起身来回踱几下方步,赶走爬在额头上的瞌睡虫,我又怕打扰学生答题。说2个小时的监考我不苦,是因为我只是一个木偶,只是一个摆设,这点学生比我更清楚。我坐在教室后端,眼睛不需要紧紧地盯着学生,我可以毫无拘束地遐想和反思我的人生、憧憬我的未来。有时想打瞌睡时,我就用右手托住腮帮子养一会神,这比监中考、高考、公务员考试、全国司法考试要轻松和自由很多。不过本次考试的监考也有一点压力,每科答题卷包装袋上要填写监考老师的姓名和电话,如果出现几份雷同的答题卷,我和那位正襟危坐监考的外校老师是脱不了干系的,难怪那位外校老师像如临大敌一样,眼神直勾勾地打量着每位学生。

累 - じ吹須檤長℡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7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