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说三道四  

2012-04-20 06:43:43|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下午的全校教职工大会开得又臭又长,一向安常处顺、蕴藉有度的我坐在椅子上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沉不住气,再也无心翻阅手中的《康熙大帝》。昨天上午在监考过程中就收到学校行政办公室发送的飞信,通知全校老师在下午4点40分参加教职工大会。我只瞥了一眼就删掉这条垃圾短信,没想到下午坐在办公室看书时错把开会时间记成是4点50分。当看见办公室没有一个同事时,我才想到有可能记错开会时间了。此时有点责怪我办公桌对面那位同事,本周星期一下午当着几位同事的面在众目睽睽之下亲昵地叫我一声“乖乖”,咋昨天下午见我埋头伏案看书时就不提醒我独自就去开会了呢?我知道她这一声“乖乖”是言不由衷的、是口误,但是偶尔听见有年轻貌美的女同事叫我一声“乖乖”,感觉有点受用。以后我也学学人家,看着班上的学生,无论男生、女生,都挤出一丝笑容叫声“乖乖”,然后故意口误一次,也在大庭广众之下叫这位同事一声“乖乖”。嘻嘻,来而不往非礼也,也羞羞这位同事的脸皮。现在不是去责难这位同事没有叫上我去开会和回忆那一声“乖乖”的时候,我拿上《康熙大帝》一书,憋着一肚子尿、闪着尿筋就屁颠屁颠往学校会议室跑。一路狂奔,没有看见一位同事,看来本月30%的绩效工资被罚100元的厄运不可避免。学校一向重视会风会纪,凡是无故迟到或缺席者,一律是处以罚款的大棒政策。上课迟到一会,只要学校领导不知晓,一般会平安无事,但是学校组织的各种例会千万别迟到,哪怕因为是公务缠身,如果没有提前打书面报告,迟到后照样罚款不误。星期一,每周例常的教研活动,我宁愿放弃班上各种事务,也要按时参加教研会。教务处的工作人员只管按图索骥考勤,从不问迟到的原因。我对学校召开的各种会议非常小心,如同林黛玉进贾府“步步留心,时时在意”,没想到昨天马失前蹄,不小心就迟到一次。还没跑到会议室门口,就听见校长大人特有的蹩脚普通话震耳欲聋的讲话声。可能是校长大人长期没上课,他的声音犹如洪钟,让趴在桌子上打瞌睡的老师无心睡眠。我跑到会议室门口一看,校长大人拉着一张马脸正襟危坐在主席台上,口若悬河地讲有关校庆活动的报告。主席台下,黑压压地坐着一群人,埋着头,像落汤鸡一样,神情木讷地听着校长大人冗长而又枯燥的报告。

我猫下腰,闪进会议室,恰好看见拿着一个记录本打考勤的女同事,经过其身边时,我故意用胳膊肘拐了下她芊芊细腰,轻声说了句我才下课,千万别给我记为迟到。狼狈地坐到座位上的时候,狂乱的心平静很多,从这位同事打考勤时四处张望的眼神来看,她还没来得及查看我所在这组的考勤。昨天下午校长大人和书记作的政治报告全与即将到来的70周年校庆活动有关,校庆活动是本学期学校开展各项活动中的头等大事,仅仅看教委投入的几百万经费就知道该项活动的重要性。记得3月份的某一天,重庆各大媒体都在宣传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要现场直播在南滨路举行的2012年重庆国际马拉松比赛,正当我一大早起床躺在沙发上直勾勾地盯着电视机企足矫首地收看这一比赛时,望穿秋水后却没有收看到电视直播这一赛事。我当时很纳闷,难道中央电视台和重庆卫视也学会了忽悠老百姓?直到昨天下午,我才从校长大人一张臭嘴里听出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取消了该项比赛直播。那天,我延颈举踵地等着收看电视直播这一赛事,不是因为对马拉松比赛感兴趣,而是想从电视里欣赏重庆江与城的美景。说到江与城,我就想到上海译文出版社今年4月1日才出版的一部美国人彼得·海斯勒编著的《江城》一书。我对此书感兴趣不是因为作者是位黄头发、白皮肤、蓝眼睛的老外,也不是因为该书的中文译者李雪顺是长江师范学院的一位教授,而是因为此书所述内容与我的家乡涪陵有关。有机会到重庆书刊批发市场时一定得找找这本书,买回家后用心品读,看看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涪陵在老外心目中是个什么形象。本周六,即明天,我要带着小孩回一趟涪陵,希冀能找到《江城》一书中描写有关涪陵残留下来的面貌。今生今世,我无缘拜读三坟五典、八索九丘、诸子百家之说,但是自己感兴趣的现代文人作品可以努力品读一些。《康熙大帝》一书的作者二月河“半路出家”,不惑之年时潜心著作,写下洋洋洒洒几百万字的康雍乾三世帝王作品,只翻看了几页,我就感到他语言的诙谐、简洁和深厚的文字功底。说句真诚的话,我挺敬佩这位从部队转业到地方工作的作家,很难想象一位没有接受大学正规教育的作家是怎么旰食宵衣、囊萤映雪地学习创作把文字底蕴提高如此深厚的地步。即将四十一枝花年龄的我由于缺乏读书的条件,加上意志的脆弱、心情的慵懒,这辈子老到化成灰也不可能有他斐然成章的文笔。大概一个月前我就从学校图书室里借阅了二月河的《康熙大帝》,但我哀梨蒸食、焚琴煮鹤,一直把此书放在床底下,直到读完《藏地密码》,手里无书可以拜读时,才无心翻阅此书。今天到学校后,忙里偷闲,一定得到学校图书室把二月河几部有关帝王的著作拿到手里,花上一个月时间用心品读。

昨天下午的教职工大会开到近6点半,我在会议室里枵肠辘辘、坐立不安,很想早点下班回家,吃罢可口的饭菜洗刷碗筷早点上床看会书就睡觉。近2个小时的教职工大会,校长和书记分别作的政治报告都是有关校庆庆祝活动的。这应该与每位老师有关,但是整个活动好像与我又无关。不是因为我长得鸠形鹄面、头童齿豁,对不住重新踏回学校的校友,而是校庆这一天,我所在的初三年级学生没有机会参与校庆活动,只能由班主任守着乖乖地呆在教室。我不知道这一天守着学生坐在教室里怎么去抚慰和我一样“受伤”的学生,窗外人声鼎沸、锣鼓齐天,6000多人欢聚一堂,喜迎70周年校庆,而我们只能躲在教室里,像一尊尊木雕泥塑似地坐着。说句孟浪的话,区教委投入的几百万经费搞的校庆真与我无关,不过也得到一点好处,就是衣橱里多了一套堡尼牌的西服和一件雅戈尔牌的全棉免烫衬衣。昨天上午,区教委组织的初三年级第一次质量监控诊断性考试结束,中午守着学生午休时,发现一个个骨头散架似地有气无力地趴在桌上。对于本次考试学生取得的成绩我不敢妄自揣测,我有点担心教委和学校下达的升学指标不能完成,但愿我不是乌鸦嘴,如果完不成,后面一个多月的教学够我们呛的。听说有好几所学校在本次考试中学生的抄袭行为令人咂舌,他们本校的监考老师像一尊尊泥塑木雕似地坐在教室后端熟视无睹,外校派送的监考老师看着整个班的学生都有抄袭行为,无法控制住局面也只能视而不见。这些学校领导不像我所在学校领导只会装正人君子,他们直截了当给外校派来的监考老师说,不要看见学生考试时扭头就说学生在作弊,不要轻易给予学生违纪舞弊的量刑让他们失去升学的机会,而我校呢?那位面容枯如死灰的教务处副主任正襟危地坐在领导位置上,告诫本校和外校选派的监考老师们,一定要重抓我校学生在考试过程中违纪舞弊行为,甚至不准学生上厕所,监考老师不得离开考场,两眼不得看着窗外,斗鸡眼只能死死地盯住学生答题。大家想想,外校监考老师像美国中情局的特工一样,高高地站在讲台上,一对猫眼一丝不苟地盯着学生,这让我校这帮兔崽子怎么能像外校学生一样在考试中大面积的作弊?去年中考时,我校德育处一位“凶神恶煞”的副主任被派遣到附近一家中学监考,别看这位主任处理我校违纪学生时游刃有余,一到外校监考看见学生公然违纪舞弊就哑火了。这所中学的初三学生公然不听外校监考老师的口头警告,昭然若揭地传纸条、偷看、甚至交换试卷,外校监考老师想制止,考室的35位考生团结一致站起来呵斥监考老师。悲哉,这绝不是我在制造耸人听闻的考试舞弊故事,这是真真切切曾发生的事。看来,人倒霉的时候放屁也会砸到脚后跟儿,有这么多学校的学生在考试中出现大面积的违纪舞弊,这次一诊考试我校初三年级能否完成升学指标我必须得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说三道四 - じ吹須檤長℡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7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