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惴惴不安  

2012-04-28 20:19:25|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早上5点钟起床匆匆赶完昨天晚上的日志,挂在博客上后,来不及吃饭,饿着肚子屁颠屁颠出门往位于弹子石的某所中学赶。很反感到这所学校参加教研活动,不是因为这所学校与我有仇,而是距离我家较远,早上忙不迭地要转两道车。教研员是有车一族,她不像我每天上班挤公交车,时时在挨肩擦背的车厢里遭受黑丝袜的“非礼”。五月是桃花运泛滥的季节,行走在大街上,或者挤在比肩接踵的车厢里,放眼四望,到处都是一些穿着网格黑丝袜的妹儿,性感的丝袜让人心跳速度加快。在833路公交车抵达南坪东路站,我起身正准备下车的时候,突然感到荷包里的手机欢跳个不停,打开一看,是宝贝打来的电话。寥寥数语给我几许温暖,但是我不知道我们的明天会怎样,害怕宝贝对我继续冷淡,害怕彼此间的猜忌和冷淡随时埋葬我们的爱。顶着凄风冷雨和宝贝说了3分钟,挂断电话之前,我央求宝贝今天晚上方便时一定要打电话给我,因为出于风雨飘摇中的爱情特需要我们用心去呵护。此时坐在电脑前我跼蹐不安,不知道已经对我看似失去兴趣和热情的宝贝今晚是否会主动拨打我电话,等会洗漱完毕后躺在床上只有无奈地等待。如果今天晚上12点时仍然没有等到宝贝的电话,或许我只能痛楚地秉烛待旦到天明,或许我们的爱情真的到了江心补漏、无法挽救的地步。今天早上站在风雨中和宝贝依依惜别后,我的心情犹如阴霾的天气,无声无息地流淌着泪,不知道我们的爱情何去何从,不知道我的未来情定何方。4月21日回涪陵参加父亲寿宴,我心事重重,一不小心喝酒醉得酩酊大醉,躺在床上人事不醒,但是我心里仍然惦记着宝贝给我交代的任务。当我勉强能支配自己知觉、能动下身子的时候,我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颤颤巍巍地来到母亲面前,语无伦次地央求母亲找到那位在涪陵名噪一时的算命大师给我宝贝的生辰八字占一卦。

我是念过大学的人,尚算得上是一位道貌岸然的知识分子,本不该信这些搬唇弄舌的封建迷信之说,但是看见自己的人生仿佛操作在这些自命不凡的算命大师手中时,我有什么理由不信?我和宝贝的爱情本来掌握在我们手中,但是经历几番大起大落后,我和宝贝不由自主地希望由命运来安排我们的归宿。和宝贝中断电话后,我挤上一辆363路公交车,迅捷地来到位于重庆中央商务区弹子石片区的一所市级重点中学。这所中学在重庆主城区鼎鼎有名,是很多老师趋之若鹜梦想去工作的地方。不要讥笑我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我不喜欢呆在这样的名校上班。虽然在名校工作能体现自己的经济价值和专业技术水平,但是超强度的工作不是我等弱不胜衣的电线杆一族,或者是干瘪的豆芽身材能承受的。可能与我长期浪迹在一所人浮于事的学校有关,我害怕在那些只追求名和利、不在乎身体和家庭的学校工作。不过呆在我所在的学校工作也不愉快,校长大人天天拉着一张马脸用望梅止渴、画饼充饥的鬼蜮伎俩填鸭式地给我们灌输要讲奉献,连今年国家法定的三天五一小长假也被校长大人以即将到来的校庆庆典活动给剥夺了,这没有丝毫报酬的奉献有何用?。早上赶到这所名校后,才发现自己是孤家寡人,茕茕孑立、形影相吊,没有看见其他学校老师的鬼影。区教师进修学院发文通知各校老师务必于8点30分准时到这所学校参加教研活动,可我8点5分到达后等了好一会,才被告知是8点50分参加教研活动。看来教研员在通知教研活动的时间上打了埋伏,以后参加类似教研活动时,我一定要好好地把握时间,推迟半个小时按时到指定的学校。8点50分,进入该校体育馆负一楼的阶梯教室,和众多外校老师挤住一块听该校一位年轻貌美女老师的研究课。

这位20多岁的女老师留着短头发,上身黑色短袖,下身红红短裙,讲课时像宝钗扑蝶似地翩翩起舞。由于早上和亲爱的宝贝通了一会电话,狂乱的心情平静很多,想静下心来好好地听这节年轻妹儿上的研究课,从中学点授课之道,可是这位体态轻盈婀娜、姿容艳丽、回眸顾盼、光彩照映的红红短裙在讲台边招蜂引蝶,吸引了我大部分的注意力。在听这节研究课过程中,我接连不断地收到到学校行办和德育处利用校讯通发出的垃圾短信,其中有条德育处发送的上午第四节课召开班主任会议的信息让我心头一拧,眉头紧锁。我在前面日志里曾经提及过,学校的会议特别重要,如果缺席,不看是否是公事,杀鸡给猴看,一律以罚款一百元以儆效尤。想到10点半召开的班主任会议我如坐针毡,担心不能及时赶回学校开会。在惴惴不安中终于等到身着红短裙的老师研究课结束,虽然我上课不咋地,但是听了这位老师上的课,除了莺声燕语般的普通话值得我膜拜外,其他的我感到乏善可陈,如果不是眼前一条红裙乱舞,我差点趴在桌上流着哈喇子睡着了。研究课一结束,教研员来不及给我们一个上厕所放松的时间,就要求我们聚集在一起继续教研活动。想到德育处一位姓王的主任始终板着一张像僵尸一般让人毛骨悚然的脸,我诚惶诚恐地走到教研员身边要求请假返校。平时和我关系比较融洽的教研员似乎不领我的情,说市教科院的一位专家马上要做一个精彩的报告,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学习机会,叫我听完报告后在回校。但是想到脸上老挂着霜的学校德育处的主任做事胶柱鼓瑟,从来不体恤我等屁民,我没听教研员的忠告,一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这所名校。凭我多年月晕而风、础润而雨,洞若观火的能力,我能猜到今天召开的班主任会议是何等的重要,如果我不参加这次会议,5月2日校庆庆典这一天,我和班上的学生都会茫然不知所措。看着人家有序地参加校庆庆典活动,我带着一帮兔崽子会急得像热锅上团团转的蚂蚁,不知道该为校庆庆典做点什么,该注意点什么。

惴惴不安 - じ吹須檤長℡ - 朲苼婼祗侞初见

 重庆长江、嘉陵江交汇处

  评论这张
 
阅读(27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