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呜呼哀哉  

2012-05-04 20:42:38|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晨翻阅《康熙大帝》“夺宫初政”时,看见书中有一句话很有深意:“郎似桃李花,妾似松柏树,桃李花易落,松柏常如故”。这里我把郎、妾换了个位置,我就是那常如故的松柏,不知亲爱的宝贝是否是那易落的桃李花?5月2日上午11点时校庆结束后,我就守着学生看电影,中午1点半,在枵肠辘辘中才等来乡村基提供的快餐。狼吞虎咽后,学生在教室里继续观看他们的鬼片,我就在办公室听着音乐百无聊奈地翻阅李树喜撰写的《帝王身世之谜》。虽然李树喜是北京大学历史系毕业的高材生,但是其编著的《帝王身世之谜》只是一部普及历史知识的科普丛书,对古代帝王身世之谜只是泛泛而谈,有点不合我寻奇猎艳的口味。下午5点30分学生放学后,年级组长瞧在我们几位班主任面容枯槁、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提出用年级组捉襟见肘的经费到学校附近一家万州烤鱼店happy一次。来到这家万州烤鱼店,大家都饥肠辘辘,几大盘落花生很快就席卷而空。尤其是我,虽然弱不胜衣的身材瘦成精,但是胃口好,饭量大,多数花生是填在我肚里。万州烤鱼和一般的水煮鱼片不一样,更加的麻辣鲜香,辣得我眼睛水直流和呛得喉咙不断地咳嗽。想到啤酒喝多了胀肚子,等会坐车回家路上遇上闪尿筋不方便嘘嘘,我特地选择劲酒。“劲酒虽好,不要贪杯哟”,我一直秉承这句广告词,可一瓶250毫升的劲酒下肚后,身边两位喝啤酒的同事挖苦我喝酒扭扭捏捏的,于是我又喝了一瓶劲酒。我不喜欢推杯把盏间、觥杯交错时劝人家喝酒,喝酒是图高兴,难道非要把人家灌醉才开心?虽然我所在的家族中曾经有先辈素有“烂酒罐”之称,可我并没有继承这一光荣传统,我喝酒纯属凑热闹,喝亦可,不喝亦可。我判断酒的质量好坏不在于它是否出身茅台、五粮液、剑南春等名门,而是喝时是否灼喉,不过我发现烈度高的酒喝起来都烧喉。这天晚上吃万州烤鱼,喝几口花酒,我心里不是特别地爽快,总感觉平日无话不说的同事们在酒桌上有点生疏。如果每次同事们聚餐、大家喝花酒时,都想把对方置于烂醉如泥,那我还是内敛点好,每次喝酒时厚颜无耻地浅尝辄止,我不想把自己陷入酩酊大醉的痛苦境地。

  校庆庆典活动一结束,一切归于平静。5月3日,校长大人挂着深不可测的微笑、背着欲壑难填的大手,在教学楼里逛了一圈。每次见到校长大人我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只顾“忙”我自己的事。可能有朋友建议我多和校长大人联络下感情、拍下马屁,以便将来谋个抱关击柝的差使,可我不是谗言佞语、罔上欺下之徒,我只想过我平淡的生活。不要看校长大人整天把自己打扮得衣冠楚楚、道貌岸然的,其实也是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高手。4月中旬初三年级的第一次诊断性考试之前,校长大人把初三年级的升学指标一直定格在30%,可一诊考试结束后,看着升学指标铁定能完成,于是提高价码,俯仰之间,升学指标上蹿到35%,这下,原本校长大人承诺的到港澳台游一圈的梦想只能成为泡影。辛辛苦苦带了一届毕业生就指望着能到远点的地方逛一圈留点足印,不一定非要到港澳台,哪怕是到西藏或新疆逛一圈也行,可现在这个愿望只能是遥不可及的梦想。年级组一位教化学的老师对学校领导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做法早已司空见怪,他经常教导我们在学校好好地混到退休就行,可我还有20多年的工作时间,这一个“混”字真难熬啊!很多同事对学校的管理存在很多疑问,可个个只能无奈地摇头,肉食者谋之之事不是我等屁民染指的。有时我在想,即使朝乾夕惕、忠于厥职,把每项工作做好我又能怎样?我还不是一样默默无闻、含辛茹苦地教书,这辈子的时乖命蹇我能扭转么?即使我们宵衣旰食、晨兴夜寐地完成了教学任务,学校顶多给每人3000元的经费到外面的世界旅游一圈,要想到雪域高原上看下茫茫冰川,还得自己掏钱。至于完成教学任务的质量奖,也是区区的两、三千元钱,可废寝忘食地工作,给校长大人挣脸面值得么?今天晚上,某个班的学生家长请我们几位任课教师会餐,传杯弄盏间冷不丁听见有位同事说下学期我极有可能回到高中部教学。不是我不相信这位同事的搬唇递舌,回到高中部教书对我来说已经没有兴趣。在初中部呆了三年,自我感觉蛮好的,虽然天天面对像小鸡一样叽叽喳喳叫个不停的初中生,但是初中部的同事们很容易相处,不像高中部那一群狂妄的同事们,个个都是文人相轻、落井下石。

 道听途说要回到高中部教学,今天晚上我不是第一次听见这样的无根之语。早在4月份,我就听见一位与领导打得火热的同事不小心嘴里漏出一句话,下学期我要回到高中。我没把这话当真,也不需要当真,反正都是教书混日子,不在乎是教高中还是初中。当了初中三年的班主任,我习惯每天披星戴月、从早到晚的“忙碌”,只要学生不给我惹事,我倒没觉得当个班主任有多么地辛苦,当然我也没发现当个班主任对我有很多好处。偶尔被某所中职学校拐走了2个学生,拿到点可以吃一餐美蛙的拐卖费,可我每天都感到战战兢兢的,时时踧踖不安,心怕学校或教委获知此事。班里学生大多数家庭都比较富有,除了偶尔参加过个别家长的请客,酒喝得差点胃出血,被动地接受了一次红包外,我倒没有雁过拔毛,一直是保持两袖清风。三年的班主任工作,君不见我两鬓花白,额头沟壑纵横?即使偶尔拿了一次红包和得到一点拐卖费,可我也是得不偿失。如果下学期学校安排工作的时候,不让我再当班主任,我绝对心安理得、保持非常地淡定,对于是否回到高中部教学我已经不在乎。如果不当班主任,我打算每天早上睡到自然醒,8点时才屁颠屁颠出门,步行到学校吃早餐、喝牛奶。下午4点钟,课一上完,或者下午没有课时,我在学校把免费的午饭一吃,拍下屁股,就屁颠屁颠地闪人。像2007年一样,继续徒步回家。憧憬着这样的日子好幸福,每天上完几节课就拍着屁屁闪人,每天漫步在大街上斗鸡眼四处打望。不过此时心里仍然没辙,假如今晚这位仁兄酒后所言无误,我真的要回到高中部,说不定我的班主任帽子甩不脱,那个时候我每天的日子会过得更惨。即使没遇上晚自习,也是每天晚上6点半后才能离校。在高中部教学,每周不可避免地要上晚自习,少则2个晚上,多则4个晚上,而且要上到晚上9点半。现在偶尔有一周遇上我上晚自习,其实是守着住校生上自习,我坐在讲台上掏出笔记本写我日志就行,不需要讲课。可是回到高中部,晚自习不是一个“守”字这么轻松,而是要口干舌燥地讲几个小时。呜呼哀哉,但愿下学期我能担任初一年级教学,也别当什么班主任,每天开开心心过日子就行!

呜呼哀哉 - じ吹須檤長℡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