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话说工作  

2012-05-08 19:40:56|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百代过客,去年唇边残留的枇杷味还未散尽,今年的枇杷开始像潮水一般涌向市场。5月5日下午,陪同前妻徒步登山时,就在南山黄葛古道半山腰的一小镇上花10元钱买了3斤枇杷。便宜无好货,手里提着的3斤枇杷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吃了半天,很难找到一个香甜可口的枇杷。不要看着我博客相片里拎了一大包枇杷,拎回家后几乎全扔进垃圾桶了。重庆盛产枇杷,例如南岸区广阳镇、迎龙镇每年都要联手举办重庆江南枇杷节,不过价格咬人,不如直接在市场上购买。我喜欢吃枇杷,肉甜汁多,几乎可以当饭吃。今天下午,办公室一位同事拎着一大包新鲜枇杷叫我们别客气,随便吃。我把这话当真了,趁这位同事上课的机会,一口气吃了一大堆枇杷,粗略估计下,不下于4斤。此时坐在电脑前写这篇日志,虽然还未吃晚饭,但是我肚子胀鼓鼓的,哈口气、放个屁,都带有枇杷味。今天下午上完三节课后,望着同事桌上一大包金灿灿的枇杷,我哈喇子流了一地。开始时我装矜持,小心翼翼地拿了5颗,味道不错,酸甜酸甜的,带有浓浓的果酸味,这正是我喜欢的。狼吞虎咽地吃了5颗枇杷后,意犹未尽,趁办公室其他同事没注意时,我手一扬,又抓了一大把枇杷,埋着头,又是一番狼吞虎咽。到厕所洗手池匆匆地洗了下沾满枇杷果汁的手,回到办公室看了几分钟的书,突然感到心里发痒,转过身,又抓了一大把枇杷,伏在案头,又埋头吃了起来。就这样来来回回捣鼓好几次,我同事一大包枇杷就被我消灭一半。临近放学时,我这位同事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办公室,惊讶地看着少了一大半的枇杷,我在傍边正襟危坐地偷着乐。可恨的一名女同事,此时居然出卖我,她怀着宝宝也吃了一大堆枇杷,却说这一大半的枇杷都是我吃的。平时见她挺着大肚子拿早饭不容易,我做活雷锋,三不两时地给她拿早饭,没想到弄巧成拙、画虎成猫,倒头来落井下石,把我给出卖了。今天极不客气地吃了人家几斤枇杷,搞得肚子胀胀的,我在回家的路上也在不停地反思自己,下一次遇上这样的好事时,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敞开肚子把人家的枇杷吃完。我这人一向不客气,吃别人东西从来不心疼。事若求全何所乐,心中无数也是福,能蹭到人家的美食何不开怀痛吃?

  今天上午屁颠屁颠地赶到学校,吃罢早饭,背着小手在教室里逛了一圈。早上8点正式上课时,我掏出《康熙大帝》第二卷认真地翻阅起来。我喜欢该书作者二月河的写作风格,白话文中掺杂很多貌似文言文的历史典故,有点类似近代学者蔡东藩的写作风格。看了一会书,打开电脑登陆博客,把今天早上5点半起床写的日志补充完整,看来用宵衣旰食的词语形容我坚持写日志不为过。这段时间,我工作比较忙,也许是瞎忙,但是我的确挤不出时间看会书或者写几句日志,每天的日志只能晚上回家写几句,早上5点多起来补几句。本学期开学伊始,我早上到学校后,忙里偷闲地学几个词语,再见缝插针地看会书,上课铃声响起时才夹着教材屁颠屁颠地往教室跑。下午的课一上完,如果不是身心疲惫的话,我会静下心努力写几句日志,晚上回到家吃罢饭,坐到电脑前,再补写几句,一篇日志便新鲜出笼。不过临近区教委组织的违背市教委政策的第一次诊断性考试前,我的工作开始忙碌起来。那个时候每天到学校后,要把精力用在关心学生的学习上:时时了解学生思想动态,时时关注学生身心健康成长,时时填写班主任工作中要完成的资料。第一次诊断性考试对班上的每位学生和我所担任其他2个班教学的学生都很重要,对初三年级组能否完成教委和学校下达的升学指标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第一次诊断性考试早已过去,其中的是是非非我也不想多说,但是考试结束后,我肩上的重负没有减轻。由于我对工作的热情和投入不够,一诊考试下来,我所担任的学科学生考得不怎么理想,虽然年级组长没有点名道姓地责骂,也没有含沙射影地进行批评,但是我拖了年级组的后退,愧对和我朝夕相处的同事们。在初中部工作其实蛮愉快的,彼此推诚相见,没有在高中部工作时的尔虞我诈,但是一遇上担任初三年级教学我心里就惶恐不安。这不是因为我才疏学浅,无法应对初三的教学,而是我担任的豆芽学科,每年中考范围变化太大。每次临近第一次诊断考试前的一个月,市教委颁发的中考范围才下发到我们手中,一周3节课,4个星期顶多12节课,要复习完从初一年级到初三年级几本书的内容,这比登天都还难。每次教初三,有三件事让我蛋痛,一是学生的教材不全。二是每年中考考纲变化太大,在考纲下发到我手中之前,很多工作都是白忙活。三是和其他学科合堂考试,学生顾此失彼,考试结束交卷时我教的这一学科多数学生都没有做完。

  就拿今年中考说事,让大家粗略知道下俺的工作有多么地痛苦。来看我博客的朋友都是一张张熟脸,我不想再为自己从事的学科打埋伏,我所担任的豆芽学科教学是历史。说不上我喜欢历史学科,1994年参加高考时,我的历史考得一塌糊涂,如果不是我强打精神,中午没睡觉,一直复习当天下午要考的政治,今生今世可能我与大学无缘。高考前夕填报志愿时也是扯淡,自己拿不准主意,看着《招生报》上的校名,胡乱填写几个凑数。那个时候实行三加二考试,政治和历史都有讨厌的多项选择题,稍不注意,每次考试,政治和历史都有可能败走麦城。由于拿不准自己的高考成绩,填高考志愿时蛋痛,不知道重点院校该报考什么学校。那个时候我的班主任,一个和我现在头童齿豁形象差不多的邋遢老头,只关心我们是否考上大学,对于我们报考的学校、专业和未来漠不关心。不过我对这位老态龙钟的班主任老师也不能求全责备,如果没有他呕心沥血的教学,我的数学成绩极有可能在及格边缘徘徊。再说了,我读大学的那个时代,考上大学的莘莘学子都可以称得上是精英分子,当年涪陵2000多名高考生,能够考上大学的不到200人,可以用凤毛麟角来形容。每年参加高考的学子中,高四、高五、甚至高六的学生遍地皆是,有人考上大学后表现出来的兴奋举止和高中语文课本里范进中举后表现出来的异常行为没两样。我读大学时,不用交一分钱的学费,每年只交300元的住宿费,每个月还有国家补发的几十元的生活费。大学毕业时,也不愁找不到工作岗位,因为那时我们是统招统分,即使自己没有联系到学校,毕业后当地教委仍然会安排工作。我想当时的班主任之所以对我们的高考志愿不闻不问,或许就是因为只要我们一考上大学,就不愁没有铁晚饭的工作。由于高考时英语成绩差了几分,可恨的西南师范大学招生办的老师把我调配到历史系。如果我能知道自己考不上外语系,还不如直接报考中文系算了,也许现在我就是个和“当年明月”差不多的“作家”。在中学教历史我并没有感到是一种耻辱,工作对我来说仅仅是养家糊口、维持生计的一种手段,我从不指望当个老师教教书就能发财。

话说工作(一) - じ吹須檤長℡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