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东拉西扯  

2012-09-25 21:02:37|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晚上坐在电脑前写日志时上下眼皮不停地打架,昏昏欲睡敲打的一大段日志不知所云,审核时也没有字斟句酌,最后只能草草了事仓促地挂在博客里就断网洗碗洗澡准备睡觉。洗澡时发现天然气气若游丝,只有穿上衣裤回到床上睡觉,不到2分钟便进入梦乡。不知道这几天小区咋了,前两天莫名其妙地停了一会儿水,昨晚又无缘无故地停了一会儿气。热水器里没有气,但我肚里积聚了一大堆的气。进入梦乡后我睡得像死猪一样,一个姿势就睡到凌晨5点钟。牵挂着断断续续地玩了2年多的足球经理游戏,我睁开惺忪的双眼起床,一边看书一边玩游戏。昨天上午我上了一节研究课,说不上尽善尽美,但是能算得上一节合格的研究课。现在许多教育砖家不在一线从事教学,成天张着嘴像狗一样到处乱吠,上得再好的一节课也会被抉瑕掩瑜的砖家批评得一无是处。第二节课我是听一位今年才从大学毕业、具有硕士学历的新老师上的一节有关明清时期加强中央集权的研究课。有好几年没有从事高中历史的教学,对于高中新教材的知识我有很强的陌生感,但是昨天上午第二节课听这位新老师讲的明清时期加强中央集权统治的措施时,发现有很多知识要么是教材删除掉没提要么就是这位老师没来得及讲。在我脑海中明朝时期加强君主专制统治的措施很多,诸如废丞相、设六部、建立厂卫制度、设内阁大学士、八股取士和颁布《大明律》等,可昨天我只听见这位老师讲了有关废丞相和设六部的知识,也许教材为了适应国家教育部减负提质的需要把很多先祖的文化删除了吧。听教研员说,某天市教科所一位资深搬砖的砖家到区内一所学校听课,该校一位老师讲的内容是甲午中日战争。这位的老师的课讲得非常精彩,也调动了学生学习的积极性,可市教科所的砖家在点评这位老师的课时非要鸡蛋里挑骨头,指责他这节课没有联系钓鱼台的问题。砖家真他妈的扯蛋,翻遍中学历史每本教材没有哪一本书提及了有关钓鱼岛的问题。钓鱼岛离台湾岛有1000多公里的距离,是否属于台湾岛及其附属岛屿我们都不大清楚,市教科院的砖家怎么能要求老师牵强附会地把甲午中日战争与钓鱼岛的问题挂上钩呢?即使老师没有把两者联系起来,教育砖家可以给这位老师建议,但是怎么能在各种会场上不厌其烦地点名批评这位老师呢?呼唤教育砖家抛头露面给我们演绎一节示范课的老师很多,昨天上午第三节课和第四节课我们在评课时,就有好几位同事向教研员建议请一些所谓的教育砖家给我们上一节课,不要站着说话不腰疼只会颐指气使般地指指点点。他们七嘴八舌地评课时我就静静地坐在会议室某个角落翻阅我手中记录的词语,我想多学点知识,努力提高自己的写作水平。
         参加完教研活动回到办公室来不及喝一口水,一位女生捂着脸跑到办公室给我告状,说她的邻座在上英语课时动手打了她,还用笔在她脸上刺了一个血点。我不是包青天,不想去判断谁是谁非,把那位学生叫到办公室,大声地质问他在处理与同学之间的矛盾时犯下了什么错误。这个小屁孩不承认他有错,还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痛哭,装出一副很委屈的样子。我讨厌男子汉大丈夫一天有事无事就淌着两行眼泪,是男子汉就不要轻易掉眼泪,我告诉这名学生,即使在课堂上遇上有同学骚扰,正确的做法是举手向老师报告,而不是在座位上互相厮打。在厮打的过程中,这名学生又犯了我不想看见的错误,他们互相用钢笔在对方脸上或者手臂上刺。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动作,随时都会引发重大安全事故。现在的学生比较自私和冲动,在人际交往中吃不得亏,遇上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会感情用事大打出手,很多悲剧都是由小事引发,在乌飞兔走间升级和扩大,甚至为会是又一个因为馒头引发的血案。中午守着学生做作业和午休,下午上了2节课,接着组织班上学生到操场参加运动会开幕式的彩排。说到有关运动会的准备工作我就汗颜,运动会开幕式上我班将会有21位名学生组成方队参加运动会开幕式上的入场式,我只选出了21名学生,究竟以什么走姿入场,走过主席台前学生玩点什么花样,我既没有方案也没有进行系统的训练,心里没有一点谱。运动会上每个班都要派遣30名学生参加跳绳比赛,我睁大斗鸡眼像拉壮丁似地挑选,可如今仍缺几名学生。昨天下午彩排前,我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似地逮住一位体育老师,他挤出5分钟的时间帮我训练了队伍。虽然参加入场式的21名学生经过主席台前像鬼子进村的一样,但是能敷衍过去我心里就感到坦然。星期四下午运动会正式开幕时,主席台上的领导们见到我班学生勾腰驼背、像鬼子进村般地走过来,或许主席台上的各位领导个个会笑得人仰马翻。我除了能给学生讲点历史小故事外其他的啥都不会,我从小到大体育不怎么好,足球、篮球、乒乓球、羽毛球和网球等,我是样样都不精通。大学时参加了军训,在会演时可能是因为我的罗圈腿走在队列中过分吸引领导和美女的眼球,连长几番考虑,我侥幸地被剔除军训会演的队伍。这让我没有机会给班级丢丑,没有机会在领导面前表演我的鹅行鸭步。体育方面我就长跑还比较行,毕竟在读高三时我参加学校运动会3000米的长跑比赛蟾宫折桂。这是值得我浓重书写的一笔陈年趣事,因为击败了当年好几位参加体考的同学,大家不要厌烦我常在日志里津津乐道此事,毕竟这是我人生唯一的一个获奖。大学时,当我拥有了美丽的初恋后,每天晚上我都会穿着几十元钱买来的一身山寨版阿根廷男子足球队的运动服驰骋在大学校园里操场上。周长是400米操场,我常常噼噼啪啪地跑上个10来圈,惊动了无数潜伏在操场周围的野鸳鸯。那个时候我是雨里来风里去,无数个夜晚奔跑在操场上,思念着一箭之遥的恋人,心里充满了无限的幸福和甜蜜。去年我再一次恋爱时,每天早晨疾走在海峡路上打算坐833路公交车赶往学校上班时,我仿佛找到了10多年前曾有的这种感觉。可惜这样的幸福感是来匆匆去匆匆,如同昙花一样,我还没得及伸手去触摸,它就悄然离去。我为什么对她会有那么多怨言,就是因为她曾给我带来无数的希望和梦想,可在俯仰之间她又残忍地粉碎了我所有的梦想。
        上周末的时候,前妻向我提到孩子作文方面的事,不要看我每天都在焚膏继晷地坚持写3000多字的日志,其实我对作文的写作方法是擀面杖吹火一窍不通。不是我不爱学习,也不是我不喜欢写作,是因为我从小就缺乏写作的基础、细胞和土壤。从我呱呱坠地来到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到考入大学前差不多20年的光阴,我除了看过一本父亲买的《三国演义》外我几乎没有路看过一本文学方面的著作。小学时我就读于离家仅有一箭之遥的一所乡村小学,这所小学非常简陋和破旧,校舍是解放前一位地主遗留的大宅院,桌椅是用几乎散架的木板搭成的。坐在教室里上课,雨天是一身泥、晴天是一身灰。老师用他一张嘴、一支粉笔和一本书就把我送到中学。念小学的那几年,我没有看过课外书,哪怕是从同学手中抢过一本连环画,我也只是翻翻精彩的图像。那个时候我的家是一贫如洗,唯一的家用电器就是一支用了十几年的老式手电筒。有时想看电视剧,诸如《射雕英雄传》、《霍元甲》、《克罗塞特恐龙号》《再上虎山行》和《八仙过海》等,我得偷偷摸摸跑到邻居家里去看。念初中时,我也不知道什么叫课外书,每天除了玩就是花半个小时做作业,就这样一边耍一边学习,中考成绩离幼师录取分数线就相差几分我不得不进入一所普通高中继续为将来镜花水月的人生而奋斗。由于念初中时我贪玩,成天和一些游手好闲的同学鬼混,数学这门学科我基本没有学懂,尤其是一元二次方程和圆那部分知识我几乎是一窍不通。念高一时,一学函数我就发现听不懂,三角函数、求一元二次方程的最大值和最小值、虚数、双曲线、抛物线和椭圆等方面知识对我来说统统是天书。父亲虽然是一位中学数学老师,但是他每天席不暇暖地在工作和种庄稼之间奔波,我只有找出初中几本教材自学。就是孜孜不倦的自学,自己逐渐爱上数学,一学期下来,初中阶段的一元二次方程和圆方面的知识,高中阶段的集合、函数、三角函数和虚数等方面的知识我基本上掌握,以至于在高三时,这方面的知识随便怎么考,我基本上能做到一道题不会错。高考前,我在数学上劣势主要在于高二时期落下的平面解析几何,即椭圆、双曲线和抛物线等这部分知识。之所以没有学精通、没有措置裕如地掌握这部分知识或许与我想象力比较差有关,抑或与我当时忙于各学科学习没有时间和精力自学这部分残留的知识有关。就是因为把自己有限的时间和精力都用在学数学和英语上,语文等文字学科我只能是抱着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的学习心态,这就导致我在文字和语言上出现了几乎是天生的欠缺。高中的几年学习,我仅有一篇作文曾经获得语文老师的表扬,至今我仍然记得那篇作文的题目叫《浅谈五十步笑百步》。如果要说看书,也不过是从2012年1月份放寒假时开始的,但是每天都有不计其数的琐事的困扰着我,我看书也是一曝十寒,或许这就是我坚持写了好几年的日志但我的文笔仍然在原地打转的主要原因。

东拉西扯 - じ婔娍芴擾℡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8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