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这家伙手真黑  

2013-01-11 20:59:23|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晚上回到家后我一直踧踖不安,心里总牵挂那位被另外一名小男生狠狠地打了一拳的小女生。这位小女生有一双扑哧扑哧的大眼睛,但是嗓音难听,就像从坟茔堆里飘出来的一样。给我感觉是天生的沙哑,她解释说是因为读小学时成天在教室里喧闹把嗓子震破了。本学期开学时的初一年级新生分班考试中,这名小女生就把那位坐在讲台边监考、看似是小鸟依人其实是河东狮吼的体育老师气得五官错位。这位体育老师是初一年级体艺班的班主任,开学后,每个班都给她推荐了几名体育特长生,这名姓万的戴着一副90年后脑残标志镜框的体育老师死活不要我班上这名极具有运动天赋的小女生,原因就是在开学时的分班考试上我班上这名小女生呼哧呼哧地闪着一双贼溜溜的大眼睛东张西望,公然挑衅监考老师的权威。这名小女生给我的印象可以用鲁迅先生笔走龙蛇地描述他笔下的阿Q先生的那句话来形容: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她父母早已离婚,对她的生活和学习都不管,暂时有她年迈的奶奶抚养。如果完全不管她的生活和学习也行,可这名小女生的母亲常常给她灌输一些成年人的思想,让小小年纪的她打小就知道女人长大后可以靠着一张漂亮的脸蛋和傲人的胸脯就能生存。虽然她现在没有杏眼桃腮的脸蛋,也没有傲然耸立地胸脯,女大十八变,谁能保证旺仔小馒头不会在一夜之间变成像发酵了的大馒头?有一次,小家伙没有按时到学校上学,我瞪着斗鸡眼好不容易在电话薄上找到她父母的电话号码,可拨过去话筒里全是关机的提示声。从朝霞缤纷的清晨到华灯初放的天黑,我不停地拨其父母的电话号码,可对方手机始终处于关机状态。我向小女生打听她父母是干什么的,怎么像老鼠躲猫猫一样躲着我,难道我会张开血盆大口把她父母吞了?她说她的母亲像夜猫子一样昼伏夜出地生活,她的父亲不知死哪里去了,她一来到这个世上就没瞅见过她的父亲。倒,这世道怎么会有这样的父母,即使离了婚,也要抚养和教育孩子啊,怎么都像我一样是一个对孩子极其不负责任的人。随着社会的发展和人们婚姻观念的转变,越来越多进入围城的人撕掉那张没有约束力的纸重新跳出了围城,昨天《重庆时报》就报道,2012年重庆有29万对新人结婚,有11万对夫妻离婚,其中有一对夫妻是在2012年12月12日结婚,不过一个星期后就离婚了。结婚和离婚是一个人的自由和权利,我也出其不意掩其不备地重新回到单身俱乐部中,所以我没有资格就结婚和离婚之事说三道四,但是不能因为离婚曾经亲密无间的夫妻就反目成仇对孩子的抚养和教育不问不管。我班上这名可怜的小女生就处于有父母生没有父母养的困境,开学时和半期考试后分别召开的家长会上,其父母中没有任何一人到学校参加孩子的家长会。有时我在想,如果某一天这名小女生没有按时上学,我打她父母电话,均处于关机或者是停机状态,那我该怎么告知其家长呢?每天晚上拖着沉甸甸的屁股回到家后,我害怕接到学生家长的电话,害怕家长在电话中质问我她的孩子为什么到了晚上8点钟还没有回家,害怕学生放学后在大街上游荡没有按时回家。每天早上到了学校后我做的第一件事是清点学生到校人数,我害怕某位学生在没有先兆的情况下突然出现逃课逃学的情况。

  如果家长素质比较高,在其孩子无法按时赶到学校之前给我打一个电话倒还无所谓,我最怕的是有些家长本身没有什么素质,孩子生病不能上学居然不主动给我打电话请假。上一届学生中我曾遇见过这样的家长,不幸的是本届学生中我也遇上了这样的家长,面对这样的家长我感到很无奈。如果没有家长的支持和配合,我是没办法教育好学生的,我不是神,只是一位腰无尺寸之刃的普通老师,强烈要求那些成天鼓吹“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教不好的老师”的砖家来到我班上把51名兔崽子全部培养成为清华北大的高材生。如果真有这样的砖家,我猜想我班教室前后的防盗门有可能被慕名而来求学的学生挤破,遗憾的是世界上没有这样的砖家。班上有一名学生几乎天天上学迟到,而他家就在学校附近,就是数着地面上的蚂蚁走,顶多就15分钟的路程。我不明白其父母为什么天天让他上学迟到,有几次我忍无可忍,抓起电话拨通号码就质问该生的家长,家长居然说孩子早上赖床她也没办法。倒,家长没有办法,难道我就有办法?哎,我只有天天让这位经常迟到的学生做清洁,兴许将来他能成为一名优秀的清洁工吧。不要小看清洁工这个工作,去年哈尔滨环卫局招收有事业编制的清洁工,有1万多大学生竞相报考,其中不乏硕士研究生。但是这都不是釜底抽薪解决问题的办法,前两天我给这位家长通了一个电话,明确指出,如果这名学生在期末考试中成绩仍然位居班上末尾,在年级排名中垫底,我只有给家长道声对不起,建议家长换一个学习环境,因为我是和尚的脑袋无法教育好其子女。我本来是一个不喜欢小孩的人,不是嫌小孩身上有腥咸的奶味,也不是嫌小孩身上有像氨水味一样的尿味,而是一种与生俱来的不喜欢。后来有了自家的小孩后,发现三岁以前的小孩还算比较乖巧,睁着一双呼哧呼哧的大眼睛总是不停地问我这是什么,那是什么,当我耐着性子回答了这是什么后,小家伙又好奇地问为什么。我咋知道为什么呢,纵然我手里有一本《十万个为什么》和时时都守候在电脑前打开百度网页不断地查找答案,我也不能准确地回答小孩提出的问题。有时我想敷衍塞责地回答小孩提出的问题,可孩子的母亲不乐意。比如昨天晚上小孩就闪着大眼睛问我“雀雀”的书面语是什么,这、这、这,我能说“雀雀”的书面语么,我哄骗孩子“雀雀”的书面语叫鸟鸟,孩子的母亲听见后立即把我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通。我也不喜欢和初中阶段的学生打交道,因为他们不懂事,纵然我有满腹经纶和雄才伟略,但是站在这些学生面前,我一番唇焦舌敝的讲解也只是对牛弹琴。我第一次接触初中学生是在2002年,当时我担任两个高三文科班和两个初三毕业班的教学。2003年的高考是重庆市第一次实行三+X考试模式,我把教学工作的重点就放在高三,不过初中那两个班的学生很争气,尽管我没有殚心竭虑尽我的努力,那一年的期末考试中初中这两个班的成绩排在全区第四名。不过该到收获的时候,因为2003年闹非典,当年中考只考语数外和物理化学,俺担任的豆芽学科教学没有机会发挥它的价值。那一届学生给我最深的印象是非常地听话,上课时不用管纪律,地上掉一根针都能听得见,一个班上40多名学生几乎能保持教室鸦默雀静。我就喜欢这样的学生,课堂上安安静静地,都竖着一扇扇招风耳朵津津有味地听我讲课。

  同事们老夸我是一个叫兽级别的人物,你还别说,我真的适合做一名叫兽,因为我可以把肚子里许许多多学生不知道的知识生动地讲解给学生。我不喜欢把叫兽称为教授,因为教授到了晚上就是禽兽,俺们洁身自好,长期抱着枕头睡素瞌睡,习惯了清心寡欲的生活。那一届学生,每个班上有七、八名学生考上了本地最好的几所高中,高考时都考上了国内著名的几所高等院校,甚至有一对双胞胎双双考上了北京大学,喜得他们的父母笑烂了核桃脸。我单位上有一位同事的女儿就是那一届的初中生,学习是非常的乖巧,每个作业本后面都写有“永争第一”的豪言壮语,后来她就读的是厦门大学会计学专业,听说这是厦门大学的王牌专业。我对自家的小家伙要求没有这么高,只希望孩子将来能考上重庆交通大学的路桥专业或者是重庆大学的电气工程专业就行。从这两所大学的这两个专业毕业的学生能易如拾芥地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我单位上有几位同事的老公就是从重庆交通大学路桥专业毕业的,工作也就10来年,年薪几乎都是几十万,住的是花园洋房,吃的是龙肝凤髓,穿的是绫罗绸缎,在家有美女环绕,出门有宝马香车。如果说我一点不艳羡这样炊金馔玉的生活肯定是假的,我是一个凡夫俗子,没有耳不闻丝竹弦歌目不视桃李艳艳的高尚情操,但是艳羡归艳羡,我心里清楚这辈子的命运。如果上天眷顾我,这辈子能娶上自己心爱的宝贝,即使让我承受擢发难数的磨难我也会感到心满意足。前段时间,重庆黔江有一位彩民中了4000万的大奖,这几天我一直为他中了大奖犯愁,比如这笔钱该怎么花。如果我中了4000万的大奖,我肯定会从牙齿缝里掏出一部分孝敬父母和给孩子留一点,余下的票子我肯定会用在改善生活上。也许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是立马丢掉工作奔赴到心爱的人儿身边,如果你对我仍然是漠然视之,我会收拾铺盖卷回到重庆,兴许会有其他只认钱的女孩爱上我。反正钱挣来就是花的,尤其是男人,把钱挣来就是用在女人的身体上,我也不在乎哪个女人花了我的钱,更不用说这笔钱是从天上砸到我头上来的。我这人不讲究吃穿,吃点鲍鱼海参,我还嫌它有让人窒息的腥味,海里面的东西我除了对海带有点兴趣外,其他的海产品我都没有兴趣。元旦前夕校长大人可怜我们这群叫花子,在四公里江南殡仪馆附近一家食府吃大餐,近2000元一桌的酒席上就有鲍鱼。这地点选得好,撑死了就地火化,甚至在弥留之际还可以自己爬着去火化。鲍鱼一词我在网易网友们精彩的评论里经常看见,但是此鲍鱼非彼鲍鱼。由于同桌都是一些女老师,她们对鲍鱼不感兴趣,都劝我多吃一点鲍鱼。男人本来就好这一口,但是那天晚上鲍鱼太多,而且鲍鱼颜色有点黑,味道有点涩,第一个鲍鱼我还饶有兴致地慢嚼细咽吃了一番,第二个鲍鱼我几乎是一口吞了下去,轮到我吃第三个鲍鱼时,我闭着眼睛也吞不下去,胃里如同翻江倒海,只有把珍贵的鲍鱼趁同事们没注意时吐到桌子底下,然后狠狠地踩了几脚。

  我对穿着也不讲究,不过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如果我穿一身深蓝色西装,脚蹬一双擦得铮亮的黑色牛皮鞋,内穿浅白色衬衣,系上一条褐红色的领带,戴一副金丝边框眼镜,或许有点芳兰竟体、蕴藉有度的味道。如果你果真到重庆来看望我,或许我就以这身行头来见你,不过深蓝色的西装有点陈旧,脚上那双黑色牛皮鞋略显破旧,内穿的浅白色衬衣几乎分辨不出是白色,脖子上那条褐红色的领带或许你会认为那是我用过的裤腰带,鼻梁上的眼睛不是金边的,就是一副普普通通、斑斑点点的银灰色镜框。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不是奢望有朝一日能过上钟鸣鼎食般的生活,而是一生有你相伴。听说我班上这名小女生读小学时很厉害,班上的同学,不论男生、女生都被她打得鼻青脸肿,有点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海幼儿园的气势,不过这一套到我这里就有点不中用。本学期开学以来,这名小女生就动手打过几名同学,每次发生打架斗殴后,我不分青红皂白,先给这名女生狠狠一巴掌。元旦节前夕,我到音乐教室参加完元旦晚会节目的排练,刚回到教学楼打算拎着电脑包回家时,一名学生跑过来说班上有学生打架。我把参与打架的两名女生各打五十大板,再把其中一名,也就是今天我在日志里不厌其烦地提到的这名女生狠狠地教育了一番。这名女生是个假小子,成天蓬头垢面,在我不断地威逼下,她才扎上她的小马尾,从外表上看像一名女生了。这家伙情商很高,每次我骂她时她都装出一副乖巧的样子,嘴皮里不断地迸出“老师,我错了,请你原谅,我再也不敢了”等道歉语。但是她演得是一出狼来了的故事,只要她一回到教室,一会儿又和同学闹得是鸡飞狗跳。昨天下午,我刚好参加完全校教职工大会回到办公室关掉电脑正打算回家,一位呆头呆脑、脸上挂着两行泪水的男生走进办公室。一看就知道我们在开会时班上的学生干了好事,我就故意耷着眼皮问他是不是有好消息告诉我啊。他一副哭腔地说,老师,不是好消息,是坏消息。坏消息俺不听,这辈子我已经够倒霉的了,咋会听学生天天给我说坏消息呢?他哭丧着说,老师,某某把我打了,脖子上还有被她挖的伤痕。我叫他转过猪头,定睛一看,果然这家伙脖子上有几道深深地血印子,倒,难道是梅超风再世?我从来不问学生为什么会发生打架斗殴的原由,因为我知道那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引起的,我只是要求学生不能以暴力方式解决问题。我把那名女生叫到办公室,不想听他们解释,就让这名被打的男生自己打她一下。我想他顶多狠狠地踹这名女生一脚,没想到这个兔崽子居然握紧拳头朝女生的脖子上抡去,女生猝不及防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倒,我飞起一脚把这名兔崽子踢翻在地,格老子,学习不得行打架倒还有一手。我凶神恶煞地把两名学生教训了一番,希望他们再也不要发生类似打架斗殴的事件,否则我会不客气。怎么个不客气法,我不好意思给学生说,因为我还没有想好。我用手抬了一下这名女生的下颌,她的脖子上除了有点红以外倒没发现异常现象,不过让我跼蹐不安地担心了一晚上。

这家伙手真黑 - じ婔娍芴擾℡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