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忆往昔(二)  

2013-01-13 20:03:01|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晚上枵肠辘辘地写完日志并发表到博客里后已是晚上9点半,为了早一点上床看会书就睡觉,我只有热了两个用荞麦做的窝窝头狼吞虎咽地吞下肚后就算是吃了晚餐。2008年以前我的生活不是这样的,那时的妻子很关心我的起居,晚上上了自习10点钟时疲惫地回到家还能喝上妻子炖的排骨和竹荪汤,走到如今家庭破裂、众叛亲离的地步全是我咎由自取的结果。不过我不会感到后悔,这既是我命中注定的,也是我想追求一种自己想要的生活导致的。既然是自己试图改变命运,可能就有成功的机会,也有失败的可能。虽然结局是以失败而告终,但是让我感受到一段刻骨铭心的爱,命蹇时乖的我能有一场荡气回肠的爱情即使是死无葬身之地也足矣。爱情和婚姻有点像一场赌局,既然我无怨无悔地选择了这场赌局,我就应该做到愿赌服输。今天对我来说一个非常沉重的日子,因为4年前的今天,也就是2009年1月13日,我和一道走过8年风风雨雨的妻子心平气和地走进民政局用了5分钟的时间就办理好离婚手续,从此我的人生、我的婚姻一栏里,就有一道永远无法抹去离过婚的污迹。和妻子平静地伯劳飞燕后我并没有感到一丝轻松,反而对未来感到更加的迷茫,我之所以执意要和妻子离婚,无非就是尽我努力追求那段真挚的爱情吧。我对四年前这段爱情没有内疚感,因为我付出了我的真心,付出我的最大努力。在和妻子各奔东西后,我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负翁,身背一屁股的债不知道要熬到猴年马月才能还得清。今天的日志本想重现离婚前的那几天五味杂陈的心情和离婚时心里失落与希望并存的复杂心理,但是一想到四年前的这段心酸往事心里仍然有许多酸楚,沉重而又痛楚的心情让我不得不转移话题。在明年的今天,也就是我离婚5周年的日子里,或许我会静下心来好好写一篇再现当年我离婚前后复杂而又痛苦的心理。昨天晚上我在日志里简要地写了几句有关我孩提时代做汤圆的事,虽然写的部分句子让大家看了感到恶心,但是真实地反应了我过去那段艰辛的往事。那时家境贫寒,推燥居湿的父亲在附近一所破烂的乡村小学任教,一个月的工资仅有可怜巴巴的几十元,勉强能购买种庄稼需要的化肥等农资。家里的农活全靠弱不禁风的母亲,个头只有1.4米的母亲终年寒耕热耘地在地里劳作,有时看见母亲用开水浸泡了一小碗饭匆匆地吃了几口后就赶往地里继续耕种庄稼时我只有盼望自己能早日长大,希冀在将来某一天能用勤劳的双手报答父母对我含辛茹苦的抚养之恩。就因为母亲每天起早贪黑地在地里劳作,下午放学回到家后,我就负责洗衣服和挑水做饭,弟弟就负责割猪草和上山把牛赶回来。

  我家附近有一条小溪,溪水清澈见底,父母在溪沟边挖了一口齐腰深的水池,池边安放了几块有波浪纹的大石板。当我还徜徉在快乐的童年时,每天放学回到家我就端着一大盆又脏又臭的衣服来到这口记录着我童年艰辛生活的洗衣池。洗衣池里的水是来自一箭之遥的一口山泉,泉水是冬暖夏凉,每年盛夏时,我就提着两个热水瓶到山泉里装沁人心脾的冰凉泉水回家后当成矿泉水喝。一路上,我是三步并两步,提着装满泉水的热水瓶唱着欢快的歌儿又蹦又跳地往家赶,可能是手舞足蹈的动作有点夸张的缘故,左右手提的热水瓶亲了一个嘴,只听见吧唧一声,热水瓶里的泉水像一道白练溅到几乎着了火的大地上。一团白茫茫的雾气散尽后,干涸的地面上留下一道淡淡的水印和像散乱珍珠般破碎的热水瓶瓶胆。回到家后只有硬着头皮给父母说,少不了被父母狠狠地骂一顿。洗衣服其实很简单,先把油腻腻看不见布料颜色的衣服扔进水池里浸泡一会,接着给每件浸湿的衣服抹上一点肥皂。那个时候,我家里的肥皂比较多,不是因为家里开有肥皂厂,而是因为一听到肥皂要涨价,父亲就上街倒廪倾囷地买几箱肥皂回来。抹好肥皂后,我就一件一件地搓洗衣服,在衣领和袖口等特别脏的地方,我是用一把破烂的刷子使尽全身的力量擦拭衣领和袖口。衣服搓洗差不多后,就在水池里挥舞着衣服掀起一道道浪花,一会儿清澈见底的水池是污秽不堪,水面上荡起一层油污,整个水池变成了乳白色。搓洗衣服是最费手劲的,一会儿就感到手腕酸痛无力,弓着背的腰身也是钻心的痛。如果是在天寒地冻的鬼天气里洗衣服,两只爪子冻得像火烧的猪蹄,手指僵硬,无法弯曲。洗完衣服回到家晾好衣服后我就马不停蹄地挑水做饭,每次挑水时,我不顾脚下的路是高低不平,几乎是一路狂奔就把水挑回家,勺子漂浮在铝制的水桶里是叮叮当当响个不停。晚上通常是蒸干饭,偶尔也会做一锅菜稀饭,这要取决于母亲的胃口。不过大冬天里吃了几大碗稀饭后有点麻烦,如果半夜被尿憋醒后我是极不情愿起床上厕所,但是憋着也不是办法,只有哆嗦着身子,听见自己上下牙齿不停地咯咯地响,一路小跑冲进猪圈撒尿。在农村土灶上的锅里做饭不像在城市里天然气灶上做饭这般方便,我一边用柴烧火一边在锅里忙碌着。有时家里缺干柴,只有烧才从山上砍回来的树丫,艰难地把饭煮好后你再看看我,浑身上下全是灰尘。看看我的脸,全是锅底的烟灰,黑黑的,只有眼眶里有两朵白云在闪烁。每次用湿的柴生火做饭时,我是蹲在灶孔前不断地鼓足嘴里气吹火星,锅底的烟灰伴随着我一口口憋足的气四处飞散。每次晚上吃干饭时我都要用米汤水加几兜小白菜做一盆菜汤,但是我不喜欢把小白菜用刀切成小片,而是保留整张的菜叶。直到现在我清炒菜叶或者是做菜汤,无论是莴笋、菠菜,抑或是小白菜,我都不把菜叶撕成小片。妻子吃我做的菜汤或者是清炒的菜叶时常常挖苦我做的菜叶一截还未到喉咙管一截已到了屁股眼。

  我就喜欢吃这样的菜叶,感觉是清香可口,如果把菜叶切成小块小块的,本来旺盛的食欲一下子便荡然无存。就因为我吃东西喜欢吃个头大的,猛地一口咬上去很有口感,在我学会搓汤圆时,我搓的汤圆是又圆又大,甚至比乒乓球还要大一圈。不要担心这么大的汤圆煮不熟,因为里面包的是汤圆芯子。硕大的汤圆在热气腾腾的锅里翻滚着,有点像江河里上下沉浮的死尸。在翻滚过程中,挺着大肚子的汤圆不停地膨胀,原本像乒乓球般大小的汤圆俯仰之间就变成拳头般大小。有人不知道汤圆要煮多久,尤其不知道我煮的那锅拳头般大小的汤圆要煮多长时间,其实判断汤圆是否煮熟是一件以汤沃雪之事。这两天早上我把汤圆放进热水沸腾的锅里后,在屁股上擦了一把尚有几粒汤圆粉子的手,拿着一张报纸就蹲厕所。等双腿发麻的时候,也就是锅里的汤圆煮得差不多熟了的时候,我再次擦了一下屁股就拎着裤子回到厨房。别关火,先把燃气灶上的火调小一点,再瞪大斗鸡眼看着翻滚的汤圆安静下来,等安静的汤圆下沉到水面下时,表明拳头般大小的汤圆已经煮熟了。如果汤圆继续漂浮在水面上,对不起,还需要开点火煮几分钟。做饭对我来说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我炒的青椒肉丝可以端上大雅之堂,做的水煮肉片散发出来的清香味可以绕梁三日,炖的排骨汤、蹄子汤可以香飘十里,有时我感到煮饭就像在享受生活,如同每天我坐在电脑前任由思维信马由缰地写日志,是一种成就感和幸福感。我有一位名叫木子李的同事,可能是因为生活在锦衣玉食般的家庭中,岁数一大把、皱纹一大堆、胡子一大圈,连饭都不会做。如果他的老婆外出公干,我的这位可怜的同事要么杀馆子要么在家里顿顿做面条吃。他煮面条有点意思,甚至值得那些连面条都不会做的人借鉴。我判断面条是否煮熟主要是看时间,他则是挑起一根面条狠狠地摔在墙上,如果这根面条紧紧地粘在墙上,就说明还未煮熟,如果立即掉在地上就说明已经煮熟了。如果我是某家面条生产商,我得在面条里多添加一些浆糊或者是胶水之类的东西,让这位同事把一锅的面条都紧紧地粘在墙上。重庆的小面是全国出名,以我的口感来判断,比什么拉面、什么炒面好吃多了。每次和妻子爬南山时,爬山前我都要在山脚下一家小面馆吃三两牛肉面,爬山时就感觉到浑身格外地来劲。大导演冯小刚每次歪着脖子到重庆拍电影时,就喜欢到重庆街头随便找家面馆吃小面,听说他到重庆拍摄《1942年》时就在学校附近一家小面馆海吃了一顿。也许在将来的某一天冯导会再次到重庆导戏,我会在一家面馆遇上一脸麻子,在电影《让子弹飞》里高唱“大风起兮云飞扬”的歪脖子冯小刚。

忆往事 - じ婔娍芴擾℡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