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昨天晚上家里水龙头爆了  

2013-01-29 17:50:30|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上午花了一叠票子买了2身崭新的衣服,虽然难免不会遭到妻子挖苦一番,但是我的心情蛮好的,毕竟春节前有新衣服穿,就如同好友“落叶”说的在还黄土还没有淹没我的脑袋之前一定不能亏待自己。花钱买一身新衣服我心里多少有点过意不去,晚上吃晚饭时我就伸出几根手指头表示愿意赞助一点票子让妻子也买一身衣服。翻过即将到来的这个春节就是妻子的本命年,她想买一件红色的大衣,买就买呗,这辈子妻子一不小心一脚踩在我这坨牛屎上跟随我混了10多年也不容易。吃完晚饭没来得及洗刷碗筷我就坐在电脑前修改下午写的一篇日志,突然听见妻子在厕所里大呼小叫的让我立即关掉家里水管的总阀门。咋啦,天塌下来啦?我立即跑进厨房关掉水管的总阀门,转身来到卫生间一看,原来是卫生间里洗漱台的水龙头坏掉了。当初装修房屋时我是坚决反对在卫生间里安装梳妆镜和洗漱台,经过一番和丈母娘的口水仗,梳妆镜倒按照我的意愿安装在卫生间外一堵墙上,不过我也被迫同意在卫生间里安装一个洗漱台。卫生间里的这个洗漱台从它诞生那一天起就没有发挥它应有的作用,仅仅是一道中看不中用的摆设,因为全家人都是在厨房生活阳台上洗漱。昨天晚上妻子在卫生间里大蹲时开着浴霸的大灯左顾右盼,看见洗漱台上锈迹斑斑的水龙头有滴水现象,起身就猛摁水龙头,水龙头不堪蹂躏,摇晃几下身子就耷拉着脑袋向四周狂喷水花。我知道妻子不是故意损坏水龙头的,但是让我感到纳闷的事是曾经花两百多元钱买的水龙头怎么说坏就坏了呢?最近我也偶尔使用过这个水龙头,没有发现有异常情况,怎么妻子一拧就坏了呢?我猜想除了身高比我矮但腰围比我圆体重比我重胳膊比我粗的妻子在拧水龙头时肯定是用力过猛导致水龙头坏掉了。看着妻子惊慌失措地站在那里我的脸像打霜了一样表情是非常地不友善,嘴里蹦出来的几句话也是格外地刺耳,气得妻子把手里的卫生纸一扔就嚷着要回娘家。每当妻子用坏家里的东西时我总是不由自主地在脸上和嘴里表现出我的怨气,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不就是一个水龙头吗,坏了花钱买一个不就得了,干嘛要表露出我内心里的不满呢?可能与我一向奉行处事不作为的原则有关,因为我这人最怕摊上事,尤其是摊上我不会做的事。我曾经多次自诩自己是一个从农村里摸爬滚打出来,不畏艰辛不畏险阻的人,其实在我骨子里还是怕摊上麻烦事。看着耷拉着脑袋的水龙头我就傻了,即使花200多元钱买一个新的水龙头,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我怎么安装啊?如果是家里的灯泡坏掉对我来说倒没什么,大不了买一大堆节能灯泡随时搭着梯子攀上去换掉,如果是家里电脑的鼠标或者是键盘坏掉也没什么,大不了坐车到南坪福天数码广场买一个新的回来换掉就行,可这水龙头不是我买一个新的回来就能换掉的。两年前,厨房淘菜盆上的水龙头像一位患了严重前列腺的老头一样总是不断地滴水,花了300多元钱买了一个新的水龙头,再花100元钱请了一位从事水电工作的师傅才搞定。现在家里有许多地方都需要花钱买材料和请工人师傅维修,可一向做事拖沓的我是一拖再拖,一旦我的婚姻稳定下来后我必须花钱拔丁抽楔地解决。

 大家一定想象不到我家晚上做晚饭时是个什么样的情形吧,不怕家丑外扬,咱家是黑灯瞎火地靠感觉在做晚饭,即使打开了客厅里的大灯或者是卫生间里浴霸大灯,在厨房里做饭还是只能靠感觉。厨房里本来安装有三盏吊灯,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三盏灯都无法正常使用,曾经用拖布的竹棍向天花板捅几下这三盏灯就能亮,可最近这几年这一招不怎么灵验了,我用竹棍捅破天花板也无法捅亮这三盏灯。我想问题不在灯泡上,而是在整个灯具上,也可能是整个厨房的电线线路出了问题。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厨房天花板上的夹层肯定是非常地潮湿,而厨房电线线路就是从天花板上夹层通道中铺设的,我曾看见厨房墙壁上有一个插座里的塑料隔块因为厨房潮湿几乎全部烂掉。厨房里的水蒸气非常重,所以厨房里的三盏灯无法使用肯定与天花板夹层里电线线路受潮有关,要想釜底抽薪地解决这一问题,必须花钱请水电工掀开天花板重新铺设电线线路,重新买新的灯具安装,否则这一问题没有办法解决。卫生间外的梳妆镜也得换掉,不是因为我有封建迷信思想,而是因为民间有一种说法,就是镜子不能和门相对,而我家梳妆镜恰恰与书房的门相对,从迷信角度上讲,这或许是我与妻子性格不合说三句话就嫌多的主要原因。宁愿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不管是和谁一道过日子,家里这块梳妆镜必须砸掉。我多次琢磨过,在客厅大门右侧,也就是鞋柜的对面安装一块巨大的梳妆镜,在原卫生间外侧梳妆镜那个地方做一个书柜,保守点估计,存放两三百册书是没有问题的。当初装修房屋时我在经济上是捉襟见肘,书房里除了安装了一根上网线和一盏吊灯以外没有添置任何东西。现在乱糟糟的书房里只有一张从老丈人家借来的破床,自己在多年前买的一张散了架的破电脑桌,外加一台还能勉强可以上网老掉牙的破电脑和两个曾经因为意外不得不花了6000元钱买的破音响。从老丈人处借来的这张床不能称之为破床,一则是因为妻子知道了不高兴,二则因为它是用实木做的,找个美女在床上翻云覆雨一番,随便怎么翻滚,这床绝不会发出让人尴尬的吱吱叫声。每年夏天酷暑难耐的晚上,一家人开着空调睡在这张床上,由于妻子身材好比杨玉环非常怕热,常常把空调温度设置为20度,我是紧紧地裹着夏被蜷着身子像筛糠似地抖着身子辗转反侧到天明。这辈子我的最大爱好可能就是买书了,单单把梳妆镜那个地方做成书柜肯定无法满足我藏书的需要,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我想在书房里订做一大壁书柜,再订做一个电脑桌,毕竟书房是我在家里呆得最多的地方。改造厨房、梳妆镜和书房可能需要花上两三万元的票子,争取在2014年暑假时找一位装修工人实施这一宏伟蓝图。为什么非要等到那个时间,我想在未来这一年半的时间里我的一切都将有一个定数,只有在自己的人生有一个定数时我才会有心情改造家里亟需改造的地方。

 昨天晚上我拉着一张马脸和粗鲁的语言无一不表达我对妻子损坏卫生间里水龙头的愤怒,当然我愤怒的结果是遭到妻子劈头盖脸地痛骂,然后啪地一声关上门带着孩子回她娘家去了。我不揣冒昧地认为这不是因为我生气导致的,而是妻子损坏水龙头晚上无法正常洗漱导致的。她在小区大门口保卫处给一位物管工作人员反应家中水龙头坏了的事,要求物管中心立即派工作人员上门维修,我得知这一消息后就坐在客厅沙发上一边听着博客里的音乐一边翻阅手中《雍正皇帝-九王夺嫡》一书等待工作人员上门。足足等了他妈的2个小时,直到晚上10点妻子从丈母娘处回来时,物管中心维修人员还没有上门,再次拨打电话催促,几分钟后一个带有酒气的老头腰里撇着一个对讲机才晃悠悠地敲门。他手里拿着一个手电筒,没有带一个维修水龙头的工具,到厕所里把耷拉着脑袋的水龙头看了一番后叫我们等一个晚上,第二天上午他再找人维修。心里牵挂着这事我是一晚上我没有睡好,由于这个坏掉的水龙头不常用,我打算买两个堵头堵住墙上的出水管,这是最省事也是最经济的办法。如果将来需要用洗漱台上的水龙头时,重新买一个水龙头安装上就行。今天我在小区里一家五金店买了一个劣质的水龙头和两个水管的堵头,厨房阳台上那个像患了前列腺的老男人一样一天水不停地吧嗒吧嗒往下滴的水龙头就是我徒手扭下来再换上新的。如果我有一个类似扳手或者是钳子的维修工具的话,厕所里的水龙头我也能换上,由于手里没有维修工具,我只有眼睁睁地看着物管中心维修人员用了不到2分钟的时间就轻轻松松从我这里赚走20元钱。我要学维修家里水龙头或者是换个灯泡需要的最简单的一些手艺,如果家里的灯具坏了或者是水龙头像昨天晚上突然耷拉着脑袋了,我可以不求他人自己进行维修,当然我得先买一套最基本的水电工维修工具。今天我在《重庆时报》上看见一则“两根耳机线缠绕出的爱情”的新闻报道,个人觉得挺有意思的,可以为那些正在寻找爱情的痴男怨女提供寻找爱情的新的模式。他叫杭行,30岁,做销售工作。去年12月16号,他刚从潼南出差回来,在重庆北站走进了轻轨3号线的站台。“当时车厢里的乘客特别多,我一直站着。”杭行回忆说,按照自己的习惯,平时很少用手机听歌,除非是长途才会偶尔听一听。从潼南回来的一路上他一直戴着耳机听歌,在轻轨车厢里,他被人潮挤得左转又右转,旁边一个女孩刚开始是跟他背对背站着,后来挤成了肩并肩。轻轨快到两路口站,杭行准备要下车,于是提着包包往车门方向挤,结果用力一挤,感觉耳机线突然被扯了一下,左耳的耳塞被扯掉了。“我回头一看,刚站我旁边的那个女孩很惊讶地把我盯到,吼了句:‘你要做啥子!’”杭行也很吃惊,那个女孩也在用耳机听音乐,没想到自己的耳机线竟然和她的耳机线缠在了一起,他一走,缠绕着的耳机线将那女孩的手机从衣兜里扯了出来。

 从对方当时说话的语气上分析,杭行猜测自己很可能被误以为是小偷了,于是赶忙一边解释一边试着解开两根缠在一起的耳机线。可越是着急越是解不开,眼看着到站车厢开门了,又要赶着下车,他只好用力一拉。“我力气太大了,耳机线肯定是被我扯坏了。”杭行满脸歉意地对女孩说,他一定会赔她一副新耳机。轻轨进站时间有限,站台工作人员多次催促他赶紧下车。杭行走上了站台,在轻轨车门关闭前,他主动提出要留对方电话,说一定会赔偿。“当时太慌乱,车门快要关闭了,我很着急。”他没想到,那个女生还真的将电话号码告诉了他。一个在车厢里念,一个在站台上快速地用手机记录,同时车门慢慢合拢。“门关闭的最后一秒钟,模模糊糊听到了最后2个数字,但没听清楚,我是从她的口型来判断的,应该是62,但很担心记错了。”杭行说,轻轨虽然开走了,可那个女孩的模样却印在了他的心里。“那天她穿着一身淡黄色的呢子外套,很朴实,很文静。”杭行说,当时他已经对那位女生产生了好感。事情过去后的一段时间,杭行一直在忙工作,应酬也多,直到10多天后,他再次拿出耳机,才想起那个女孩,想起当时的承诺。“我试着拨那个号码,结果还真没有记错,是她接的。”杭行很激动也很开心,说自己买了一对新耳机,一定要赔给她,约对方见面。“悄悄跟你说,打电话时我还没有买耳机,只是想找个借口跟她见一面,嘿嘿。”昨天下午,杭行“坏坏”地笑着对记者说,当时女孩推托说不用了,可他反复说,希望对方给自己一个兑现承诺的机会,最后女孩答应了。他们在石桥铺一间咖啡店见了面,女孩姓陶,28岁,成都人。小陶说,与杭行相遇的那天,刚从石家庄来到重庆,准备看看这座城市有没有更好的就业机会。她已经记不清楚自己那天在哪个站下的车,当天对杭行也没特别感觉。“说实话,当我手机被他扯出来时,第一感觉还真以为他是小偷,后来看他着急解释的模样才相信是意外。”小陶说。不管当时是否有感觉,可以肯定的是,那天在石桥铺,他们喝着咖啡,聊着天,彼此渐渐都有了好感。“既然我们彼此喜欢,为什么还非要等?”这个月25号,也就是上周五,杭行和小陶正式注册结婚,这一天是他们相遇的第40天,朋友们都说他们这是闪婚,太快了。“既然我们彼此喜欢,为什么还非要等?婚姻有了爱,不就行了吗?管他啥子闪不闪婚。”杭行坚定地说,虽然现在自己的经济条件还不是很好,但他们夫妻俩会一起努力,相信将来一定会越来越好。“我觉得他说话做事都很靠谱,对我也挺好,现在我们很幸福。”小陶说。杭行说,他现在有个新想法,为了让更多人能够见证和分享自己的幸福,今天下午,他决定要到轻轨车厢里去发喜糖。“我们俩是在轻轨上认识的,所以在这里发喜糖我觉得很有意义。”杭行没有把这个计划告诉妻子,希望到时候能给妻子一个惊喜。这个故事很美吧,真没想到坐在轻轨上听着音乐也能找到一个老婆。

昨天晚上家里水龙头爆了 - じ婔娍芴擾℡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9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