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2013年春节之旅(二)  

2013-02-10 21:28:07|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节回涪陵之前我一再告诫自己一定不要惹妻子生气,一定不要贻人口实让妻子在父亲面前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哭诉我的是与非。我知道自己有很多地方对不住妻子,但是这些是与非不是我一手故意策划的,我真的好想一家子人能和和睦睦地过一个安详的春节。2月9日中午,我喝了一大杯高纯度的泸州老窖就央求妻子一道到涪陵滨江路长江和乌江交汇处路段看一看,顺便拍摄几张相片挂在博客里。应该说一路上我们的心情比较轻松彼此间还有说有笑的,我还摆了几个pose让妻子抓拍,尽管从相片里再也寻觅不到我曾经的笑容。凡是到过涪陵的人永远不会忘记乌江的美,尤其是那一泓清澈见底如同一块翡翠的江水会诱惑身上每一个细胞,真想脱掉衣服跳进江里,涤瑕荡秽地洗掉心中一切烦恼和痛苦。妻子每次回涪陵总喜欢逛一逛重庆百货涪陵商场,理由是涪陵商场卖的鞋要比重庆主城各大商场出售的鞋要便宜一些,这一次回涪陵也不例外,在江边溜达一圈后我们就来到位于南门山的重百涪陵商场。我不喜欢逛商场,但是不能扫妻子的兴,我是耐着性子咬紧牙关把商场一楼大厅的鞋类专柜逛了个底朝天,不过妻子只是满足眼福而已,并没有掏钱下叉。下午4点多钟回到家后我就坐在客厅沙发上享受着和煦的阳光看了一会书,妻子则和哥嫂弟媳们磕着瓜子唠嗑,一会儿我就感到睡意朦胧,来到楼上一间卧室和衣倒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会。除夕之夜的年夜饭很丰盛,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荤菜太多,正当我端着酒杯面对满桌的鸡鸭鱼肉连声叹息的时候,母亲端了一大盆豌豆尖上桌。应该说这是除夕之夜年饭里最美的一道菜,大家都是毫不客气地举着筷子夹菜直往嘴里送,一会儿菜盆里只剩下清汤,母亲跑到厨房又开始煮下一盆豌豆尖。自从在2012年10月份有一次醉得不省人事后我就怕喝酒,也许有朋友认为我经常喝点花酒心里肯定会感到很幸福,其实每一次喝酒我都感到痛楚不堪,无论是清香四溢的浓香型或者是酱香型的白酒,抑或是在某些人心中只是自来水味道的啤酒,我是喝在嘴里苦在心里。白酒的酒精度几乎都在53度以上,喝时喉咙感觉像着了火一样,吞下肚后肠胃感到火辣辣的,唯一的优点是白酒不胀肚子,不会把膀胱胀得像气球一样。还有一个优点也不容忽视,在单位上喝白酒时可以作假,常常润湿一下嘴皮就行,不像喝啤酒是一杯接一杯地喝得个底朝天。不过和家人一道喝白酒时就无法作假只打湿下嘴皮,因为每个人面前玻璃酒杯里面的酒是一样多,如果我喝酒不积极,每次都象征性的浸湿下嘴皮,心直口快的嫂子肯定会当场擿奸发伏,非要把我这种喝酒时偷奸耍滑的家伙揪出来。

 其实除夕之夜我不适合喝酒,因为中午喝的一大杯白酒的酒味还未散去,晚上接着喝一大杯白酒肯定会醉卧疆场,更为重要的事无法避免和妻子发生口角,无法避免妻子在父亲面前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哭诉我的诸多不是。我知道自己身上存在的各种恶习,但是一大把年纪了,这些恶习要是能改的话我早就改了。我也在不断地三省吾生,自己身上的这些恶习是不是不可救药,是不是非要拔丁抽楔地改掉?如果我能改掉,或许我就不是自己了,甚至说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神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兴趣和爱好,都有自己无法改弦更张的个性,否则毛老爷子在地图前不用一手叉腰一手掐着一只烟拧着眉毛在那里吞云驾雾。我的一身积重难返的坏毛病是什么呢,不需要妻子在父亲面前哭诉,我就知道她要指责我在某些方面的是与非。其中首当其冲的是指责我一天像蜘蛛一样趴在网上无所事事,这个指责无可厚非,因为只要是呆在家里我的生活就与网络分不开。我深知这是一个很不好的习惯,每天时时地趴在网上即使我不像蜘蛛那般主动寻找猎物,我也可能会成为别人嘴里的猎物,但是我已经做到最大努力的防范,甚至扣扣号里的个人资料都是写成“潜水专业户”。我呆在网上无非干了两件事,一是焚膏继晷地坚持写日志,二是玩岁愒日地玩游戏。我想妻子不应该指责我每天旰食宵衣地坚持写日志,虽然每天花了三个小时的时间写日志浪费了无数的电费和网费,但是可以锻炼我的思维和语言表达能力,纵然今生今世我的日志都无法转换成孔方兄,但是写一辈子的日志可以彰显我生命的活力。即使不能彰显我生命的活力,因为我的每篇日志几乎反应的是我悲怆的心情和内心里的阴暗面,但是可以防止将来我患老年痴呆症啊。写日志也不是没有坏处,比如每天像泥塑木雕般坐在电脑前肯定会患上我想象不到的各种疾病,长期把自己内心世界甚至把家庭里的各种矛盾都一览无遗地暴露在网络里,多多少少会对妻子的光辉形象产生不良影响。成天都坐在电脑前把电脑当成妻子,没有好好陪伴有血有肉的妻子和孩子,这肯定会造成一家人彼此间心理隔阂,肯定会对婚姻和家庭带来不赀之损的影响。但是我没法抛弃日志,因为坚持写日志已经成为我生命的组成部分,是我活下去的精神支柱,除非有一天我的生命突然戛然而止走到人生的尽头。如果有一天我知道自己所剩的日子不多了,我肯定会把死亡前内心的感受真实地记录下来。人活着就是为了一口气,我的日志就是这一口气的具体表现,当我的日志突然出现中断的时候,也就是我生命终结无法呼吸的时候。

  博客不能丢弃,但是游戏可以丢弃,毕竟每天花几个小时玩物丧志地玩游戏太浪费时间。不过暂时我不会丢弃,因为有时周末一个人无聊地呆在家里时需要用游戏打发内心里的寂寥。游戏是一把双刃剑,并不是像很多朋友认为的是一无是处,其实游戏和大家各自的兴趣爱好一样,要说没意义,任何兴趣爱好都没有意义,要说有意义,任何兴趣爱好都会有一定的意义。以后我要掌控玩游戏的度,不要把自己的人生和游戏等同起来,等自己内心里的痛楚逐渐愈合后,我就慢慢地放弃游戏,把每天除了工作和生活剩下为数不多的时间好好用在看书和写日志上。昨天父亲说他读中学和大学时也喜欢看书,经常到学校图书馆借阅小说看,弟弟问了父亲一句让我感到匪夷所思的话,就是问父亲看书有什么用?如果让我来回答,看书咋会没有用,它可以陶冶一个人情操,提升一个人的修养,姑且不论古人说的“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我想一个民族每个成员沦落到认为看书都没用的时候,也许大家眼里就只有孔方兄了,我不知道这是社会的进步还是社会的一种倒退?人活着也许只是为了一张嘴,但是这张嘴是欲壑难填的,不过弟弟对看书没用的见解是不会阻止我坚持每天看一页书和写一篇日志的脚步。我知道一大把年纪的我不可能在写作上有什么亮光点,更不可能有什么成就,但是已经认定了坚持看书和写日志这条路,即使步入死胡同无路可走,我也会无怨无悔地坚持下去。我相信当我坚持不懈地写到生命终点的时候,会有人发现我生命的价值和活着的精彩,至少我做到了常人做不到的事情,那就是焚膏继晷地坚持了写了半辈子的日志。弟弟已经不是那位可怜的穷小子了,无论是他自己的事业还是弟媳自己做的生意,都是芝麻开花节节高,唯有我还是像当年一样穷得叮当响,人穷志短马瘦毛长,每天写一篇日志就是我人生的最高理想。春节前夕弟弟捎回来两瓶茅台酒,除夕之夜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喝茅台酒,尽管酒的名字很响亮,但是酒的味道不敢恭维。不是茅台酒酿得不好,是命蹇时乖的我无福消受,喝在嘴里喉咙仍然像着火似地,而且酱香型的酒对我来说还有一种怪怪的感觉。要说喝酒,我最喜欢喝的是红酒,而且喜欢在半杯红酒里加一半杯七喜或者是雪碧的饮料,喝时甜甜的,几乎没有一点酒味。不要认为我这是在焚琴煮鹤,我就喜欢用这样的方式喝红酒,即使喝上10来杯,跑了无数躺厕所,我也不会感到醉意朦胧的,更不会跑到厕所里扑在便池边歇斯底里地狂吐。除夕之夜我喝了约3两的53度白酒,接着又喝大嫂用蜂蜜和冰糖泡的高浓度药酒,酒热耳酣间大家七嘴八舌地闹家常,说到哥嫂、弟弟和弟媳各自发财的时候我就忍不住地转过头对身边的妻子说,要是当初妻子同意我叫她辞掉工作去学理发开一家理发店的话或许我们也发了。我不知道这句话错在哪里,我是听见哥嫂弟妹一个个发了财情不自禁地向妻子感叹了一句,没想到这句话就捅了马蜂窝,妻子拉着一张马脸就起身独自到楼上卧室去了。

 妻子也许是认为我嫌她工资低,工资低是事实,但是我没有嫌弃,我早就预见妻子在一家人浮于事的国有单位工作注定一辈子的工资都会很低,当时我希望妻子辞职开创一份属于妻子的事业有错吗?我的工资也低,但是我没有胆量辞职,因为我辞职后在创业过程中遇上风险妻子是无力养活一家人的。妻子则不一样,反正单位工资不高,而且那时不到30岁,学个理发很容易入门。在社区开一家理发店投入不是很多,而且没有哪家理发店是开垮的,昨天中午妻子也听见我的一位邻居说她的女儿开了一家理发店,一个月纯收入轻轻松松地上一万,我不知道当年我这个建议咋错了?我在除夕之夜只是有感而发,并没有指责妻子的是与非,而且我的说话声也很小,脸上的表情也没有凝固成像刀刻的一样,即使妻子不喜欢我唠叨这句话可以直截了当地叫我闭嘴然后大度地和一家人喝酒不就行了吗?妻子上楼后迟迟没有下来我就知道她在生闷气,而大年三十夜出现这样的事恰恰是我不愿意看见的,此时的我也是醉意朦胧,走上楼后说了一句责备妻子的话,结果一发不可收拾,妻子就大吵大闹起来。这一闹让体弱多病又年迈的父亲怎么想?让哥嫂一家人怎么想?虽然我上楼后没有给妻子道歉,而是说了一句指责妻子的话,但是我并没有动怒,我是在妻子大吵之后丢下一句气话走下楼的。这天晚上我被家人指责得体无完肤,仿佛一切错误的根源都在我身上,可父亲和弟弟知不知道这几年我心中像压着一块巨石一样的痛楚?弟弟把我一些早已烂掉的陈年旧事拿出来说,没有一点劝解和安慰,父亲也是黑着脸一味地指责,让我再一次感受到什么叫众叛亲离。我不知道是因为上辈子犯下了擢发难数的罪恶还是这辈子我干了许多丧尽天良的坏事,在亲人们唾沫四溅责骂声中我感到人生的无奈、无助与痛苦,要不是想到年幼的儿子需要我抚养,我真想冲下楼一头撞死在飞驰的汽车上。我不想为过去诸多错误辩护,即使我没有错误,在父亲和弟弟的痛责声中我也是百喙莫辩,唯有劝解父亲不要为我的事操心。我有自己的工作,有自己的工资,能养活自己,但是我的这些劝解全部成为父亲指责我丧尽天良的证据,说我有一个工作和工资就应该抛弃妻子?面对自己最亲的人的质问,我心里感到在流血,最后只有默默地流下眼泪紧闭嘴唇和双眼任由亲人们的责骂。这一场鸡争鹅斗让我再也没有心情喝酒吃饭,只有神情沮丧步履蹒跚地走进卧室,没有脱掉衣服和裤子,没有洗脸刷牙,甚至没有脱掉鞋袜就躺在床上拉了一床被套盖在身上就浑浑噩噩地进入了梦乡。这一沉睡我真的不想再醒过来,真的不想醒过来面对人生的苦与痛,可上天却要继续惩罚我,让我在第二天清晨7点半从噩梦中惊醒。

2013年春节之旅(二) - じ婔娍芴擾℡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涪陵长江滨江路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