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接人  

2013-02-18 17:35:00|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晨一大早起床就想好好玩岁愒日地玩一会世界足球经理游戏,接着想花3个多小时的时间写一篇日志,然后再用我擦拭了屁股后没洗干净的手搓10几个汤圆煮一大碗凑合着一顿吃了后就上床好好地睡一个午觉,下午就认认真真地“编写”学案。这是我今天的工作计划,不过计划常常不如变化来得快,这不,今天早上6点半守在电脑前玩游戏的时候,游戏页面迟迟打不开,让我不得不趴在网上看了很长一段时间无聊的网易新闻。网易新闻味同嚼蜡,每天清晨顶多5分钟我就把新闻浏览完,至于网友们的评论,如今是实行实名制发表评论,很多网友像我一样只能做一名缩头乌龟,曾经精彩的评论已不再。今天有一则《38岁男子租“90后女友”回家过年致其怀孕》的新闻很有意思,双方本来是你情我愿欢爱一场,结果因为避孕措施不到位或者说一时性致根本没有采取避孕措施导致女方怀孕而男方吃饱了喝足了拍着屁股就走人,女方就诉诸法律,最终以男方赔偿3000元了事。类似于租一个女友回家并发生一夜情甚至是几夜情的故事很多,只不过像这类在网络上吵得沸沸扬扬桃色新闻我倒还是第一次看见,不过也可以看出网易新闻现在沦落到没有什么新闻可以报道了。早上7点时,游戏页面勉强可以打开,但是网速很慢,好在我不是急性子,就翻阅着手里的《白鹿原》慢慢地完成游戏挑战赛任务。平时只需一个半小时就能完成的挑战赛任务今天上午我足足花了2个多小时,好不容易完成了挑战赛任务接着又是争霸赛任务,而这些任务是我每天必须完成的。在进行争霸赛过程中我的一支名叫“凤凰传媒”的球队被同样来自于重庆的一位玩家的球队蹂躏得体无完肤,不是我在这里虚张声势长他人之气,真的可以用犁庭扫穴、血流漂杵等成语来形容我的惨败。本来是一个没有任何价值的游戏,输赢都应该无所谓,可是今天我接连几场比赛被这玩家踩在脚底下抬不起头来,一狠心,就花掉游戏账号里几十亿的资金和五万多的游戏币又深造了一个明星球员,至于未来的几个星期内能否养得活一大帮子明星球员暂时不是我考虑的内容。这仅仅是游戏,破产无所谓,只要暂时能出一口恶气就行。深造一个明星球员不仅需要花费不赀的游戏资金和游戏币,而且还要花近一个小时的时间不停地点击鼠标,特别是今天网速如同蜗牛散步甚至在一度中断的情况下深造一个明星球员实属不易,因为在点击鼠标过程中点了一半天的鼠标游戏有时页面没有一点反应。幸好今天只是网速慢,在我花了一大把的游戏资金和游戏币后还是如愿地培养了一个明星球员,等我一番韬光养晦积累了十几万的游戏币后再培养所需的最后一位明星球员就狠狠地爆这个玩家的后庭花。不过最后需要培养的一名明星球员是门将,不知道要花多少亿的游戏资金才能搜到一位让我满意的门将?等我凑齐了11名明星球员后我就把游戏账号低价卖出,从此金盘洗手好好写我的日志。

  今天上午就因为深造这名明星球员耽搁了我不少的时间,看来今天的日志只有等到傍晚时分才能写好挂在网上,这几天不断刷新我日志浏览量的“月光”你就耐着性子多等一会。昨天中午我也是吃的一碗汤圆,把汤圆搓好放进锅里后忘记了把燃气灶上的火关小就坐在电脑前修改日志,等我把日志挂在博客里后才想到灶上煮着的那可怜的10来个汤圆。我一溜烟地跑进厨房,只见燃气灶上空是白茫茫的一片,汤锅里翻滚的硕大无朋的汤圆几乎要从沸腾的黏糊糊的开水中蹦出来。立即关掉燃气灶上的开关,用手驱散雾气,看见胀鼓鼓的汤圆表皮全是坑坑洼洼的,里面的芯子是若隐若现,煮汤圆的水黏糊糊的像粥一样。就连同粥凑合着吃吧,不过把一碗黏糊糊的汤圆吞下肚后感到有点反胃,我想这是汤圆粥惹的祸。我在春节前日志里曾写过汤圆是怎么做的,为了加深大家对汤圆做工的印象和理解我为什么会有反胃的感受在此我不厌其烦地把农村是怎么做汤圆的事刺刺不休地再唠叨一遍。临近春节,大概在农历冬月的时候,就把糯玉米泡在水缸里,为了让汤圆柔和一点,通常要加一点糯米。泡上个大半月后,也就是缸里的水发出阵阵恶臭或者是水里漂浮着蠕动的蛆虫抑或是糯玉米粒和糯米粒浸泡得胀鼓鼓的时候,用清水冲洗一下玉米粒就倒进机器里碾碎,用口袋装着碾碎的汤圆粉子吊在房梁上晾几天,等汤圆粉子的水滴得差不多的时候,就可以把汤圆粉子搓成圆圆的汤圆丢进锅里煮啦。这一制作过程由于糯玉米和糯米粒被水浸泡了大半个月,汤圆粉子会有一股酸臭味,在煮汤圆时,这道酸臭味就残留在汤里,这就是我昨天中午狼吞虎咽地吞了一碗汤圆为什么心里会感到恶心的原因。在我孩提时代汤圆是春节前后的家常便饭,每天从早到晚几乎都是吃一大碗汤圆,长年累月胃里酸性成分太多,有一次吃了几大碗汤圆还没等最后一个汤圆落下肚,一阵恶心感让我噗地一声哇哇地就把满肚子的汤圆吐在院坝上。发出阵阵恶臭的汤圆滚落在院坝里,大灰狗远远地看见了心里不由一阵窃喜,摇着尾巴橐橐地跑过来,迫不及待地伸出长嘴叼起一个汤圆,但一股浓烈的恶臭味让它好像嘴里叼了一块熊熊燃烧的火炭一样,牙齿一松立即丢掉汤圆夹着尾巴悻悻地离去。就因为煮过汤圆的汤有一股淡淡的酸味,吃汤圆时我努力做到不喝汤,以免暴殄天物一不小心呕吐出汤圆连可怜的大灰狗都不愿意吃。昨天中午吃了一碗汤圆后感觉肠胃如同翻江倒海波涛汹涌,我立即从泡菜坛子里用筷子捞出几根泡得像僵尸一样咸咸的干豇豆放进嘴里吞下肚,死死地勒紧脖子才避免曾经遭遇狂吐不止的厄运。由于牵挂着下午要早点起床到菜园坝外滩长途汽车站接从四川青川坐车归来的小孩及其外婆我躺在床上浑浑噩噩地睡了一会后就起床。首先给丈母娘打个电话,问她们乘坐的大巴车已到达什么地方。潼南,这是忠诚的革命战士久经考验的共产党员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杨尚昆的故乡,丈母娘要求我别急,等她们到璧山后我再出门坐车赶往菜园坝车站。

  潼南离重庆主城不远,顶多一个半小时车程吧,我坐在电脑前一边浏览新闻一边掐算着出门的时间。3点过几分的时候我再也坐不住了,我必须得在丈母娘和孩子乘坐的大巴车抵达重庆菜园坝车站之前赶到菜园坝。我简单地拾掇下脸和头发,随意穿了一身衣服就趿着一双破皮鞋出门。由于公交IC卡里没有钱我先步行一刻钟的路程到位于五小区新世纪超市一家公交IC卡充值点充了100元钱的路费,充值时我特地询问了一下工作人员我手里的这张公交IC卡能否坐轻轨。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我才心安理得充了100元钱,否则20日我怎么坐轻轨到江北国际机场接阿芳啊?在往公交IC卡充值点的路上我就接到丈母娘打来的电话,她们已经到了璧山,顶多半个小时就到达菜园坝长途汽车站。这让我倒吸了一口冷气,因为此时的我还得先给公交卡充值,充值后才能坐车赶往菜园坝。当我从超市公交卡充值点出来企足矫首地等待115路公交车时是五内俱焚,在是否该打出租车还是该乘坐公交车上一直处于首鼠两端地纠结。回城的高速公路肯定很拥挤,尤其是下了高速公路从二郎到菜园坝这段市区主干道肯定更是拥挤不堪,大巴车不花上四五十分钟是无法抵达菜园坝汽车站的。心里想着这些塞车的因素我就选择坐公交车到菜园坝汽车站,否则去早了挤在车站摩肩擦背的人群中也会难受。为了打发寂寥的等待时光,昨天离家时我手里揣着一本陈忠实编著的《白鹿原》。这本书我看了一段时间,但是每天仅限于在晚上9点钟半躺在床上翻阅约一个小时,中午睡午觉前再阅读10多分钟,多数时间里我都是坐在电脑前玩游戏或者是写日志,所以这本书到目前为止我只看了一半。陈忠实是陕西人,《白鹿原》一书的语言带有陕西地方方言色彩,偶尔会有几句方言看得我费劲,如果非要我把《白鹿原》和莫言的《丰乳肥臀》相比,我认为这两部著作都有自己的特色,都值得我顶礼膜拜学习。有时我在想什么时候我才有这些名家的写作技能,能把一个简单的故事用絮絮叨叨的语言复杂化,如果某一天我能把一些看似简单的故事和道理用草蛇灰线伏延千里的写作方法把它复杂化或许我就有能力杜撰一部长篇小说了,到时跟随我已好几年的月光、阿芳、猫妹和落叶等朋友赏光捧场哈。每天花几个小时玩游戏浪费了我大量的宝贵时间,近一个月的寒假我只阅读了3本书,还不如去年的寒假,当时我不分白昼躺在床上把一册厚厚的成语字典学完,外加品读何马编著的《藏地密码》1到7册。心里想着这些鸡毛蒜皮之事时突然看见一辆115路公交车驶到面前,此时我不去考虑是否能按时到达菜园坝汽车站就跟随几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美女挤上了车。找了个车厢后部靠窗的一个位置坐下,两台车载电视正在播放重庆电视台移动频道的新闻类节目,但是我没有兴致看电视节目,看似平静地坐在位置上把左手伸进裤包里紧握着值不了几个钱的手机同时双眼无神地看着窗外。

  不是怕遇上小偷偷走我的手机,而是担心车厢里人声鼎沸我听不见手机铃声,如果错过了丈母娘打来的电话我该去怎么解释?即使手里紧握着手机我也是时不时地掏出手机看下时间和查看下有无未接电话。在踧踖不安中115路公交车缓缓驶过南坪环形道,接着快速地驶上江南大道和长江大桥。一路上没有遇上塞车,看见菜园坝近在咫尺,同时又没有发现手机里未接电话,我一颗跼蹐不安的心终于平静下来。在江南大道北段的会展中心站上来了一位美女,娥眉淡扫的一双大眼睛贼溜溜地瞅了下车厢就朝我身侧的空位置走过来,我视而不见的一双斗鸡眼仍然冷峻地看着窗外。明明是南区路,即将到达菜园坝,可身边这位一身红衣服的美女却在电话中给电话那端的人说已经到了朝天门。不知道她是在装糊涂还是真的不熟悉重庆,我扭过头转向她,弱弱地说了一句这是菜园坝。她听了后莞尔一笑,对着电话里的人说现在到了菜园坝,然后杏眼桃腮的一张粉脸冲着我又笑了下,轻启朱唇问这车是否到江北区的阳光城。看来她不是在装糊涂,而是真的不熟悉重庆,我说了一声“要到”就起身表示我要下车了。下了车后我立即给丈母娘打电话,她们正在陈家坪,大约10多分钟就可以到菜园坝汽车站,看来我今天踩着时间点接人真准啊。我穿过菜园坝地下通道,来到外滩的汽车站,在进站口看见有很多长途客运车辆在这里下客,看来丈母娘和小孩乘坐的大巴车也会在这里下客。这个地方我不陌生,2001年4月我从江苏逛了一圈回来就是在这个鬼地方下车时由于只顾伸出头往车厢里取行李包,结果荷包里怀揣着几百元钱和身份证被小偷乘机盗走了。昨天下午我非常留意我身体右侧裤包里的钱包,尽管干瘪的钱包里只有两三百元钱,但是我不想重蹈覆辙又在家门口栽跟头。翘首企足地等待了10多分钟,看见一辆挡风玻璃上写着“青川—重庆”字样的客车驶入进站口,在一群下车乘客疲惫的身影上我看见了丈母娘和个头似乎又长了一截的孩子。我提着沉甸甸的两大行李包跟随丈母娘到菜园坝广场打车,不过这一段路让我走得够呛,行李包上细小的绳子深深地陷进我手掌上本来就没有多少肉的肉里。在等待出租车过程中,一位鼻梁上戴着一副眼镜正在维持秩序的警察把我狠狠地说了一番,原因是我不该让一位披肩长发的美女插位。我不知道这位有着柳叶眉、瓜子脸和一头披肩长发的美女是在插位,只是我心不在焉地跟随队伍一步步缓慢行进时突然发现面前多了一位长发飘飘的美女。从菜园坝汽车站到南坪五小区如果没有遇上堵车的话打出租车仅需要几分钟时间,也就是经过一座菜园坝长江大桥和南桥头的南城隧道,一出隧道便是五小区。把行李包提回到丈母娘家后我就坐在沙发上翻阅一路上拎着的《白鹿原》一书,打算晚上就在丈母娘蹭饭吃,不过5点半妻子下班回到丈母娘家时看见我端坐在沙发上没有主动做饭她鼻子哼了一声就说了几句对我不满的话。哼,如果不是怕丈母娘不高兴,我把行李拎回到丈母娘时就想立即回到自己的狗窝,既然妻子瞅我不顺眼那我就夹着尾巴滚蛋吧。我说了一句“那我回家了”就离开丈母娘的家,在小区附近买了两大把菠菜回家做了一大盆滑肉汤。哼,我自己会做煮饭,妻子是饿不死俺的。

接人 - じ婔娍芴擾℡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