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水漫金山  

2013-05-29 20:11:20|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周星期五下了一场整整一天的暴雨后,本周星期一又开始出现高温天气,迫不得已,昨天中午只有掏钱叫一名学生到学校总务处买200度电开启教室里的空调。学校给每间教室配有2台大3匹的柜式空调,不过这两台空调都是电老虎,如果把空调从早开到晚,100元钱顶多只能使用2天。这学期还有近一个月的学习时间,如果这一个月的天气是连晴高温,到期末放假时可能需要花上1500多元的电费。不过这笔费用我不用担忧,班上学生很会享受生活,他们愿意每人交纳100元的班级活动费企盼能早日开启教室里的空调。我是一个践行低碳生活的人,不到万不得已不愿意开启家里或者是办公室里的空调,当学生提出开启空调时起初我是强烈地反对,当看见学生踊跃交钱买电费开启空调时我的反对变得苍白无力,只有默认学生的要求。别看一年有春夏秋冬四季,但是在重庆这个鬼地方,当你刚刚脱掉厚厚的冬装立即就会迎来炎炎的夏季,办公室里的空调也由前几天开暖气变成这几天开冷气。就因为波诡云谲的重庆天气在俯仰之间就变成另一番景象,我的衣服只有冬装和夏装之分,冬天的服装主要是休闲裤、休闲西服和羽绒服,夏天的服装主要是西裤、休闲裤和短袖,不过我脚上的袜子和皮鞋是一年四季不会变的,除非穿出一个破洞无法再穿迫不得已需要买一双新的。我喜欢穿棉袜,但不能太厚,因为酷暑季节穿上厚棉袜难受,冬天倒没什么,天寒料峭的寒冷时我就同时穿上两双棉袜。棉袜的颜色不能是浅色,我喜欢深色,尤其是黑色的袜子,因为在冬天时连续穿上一个月黑色的棉袜也看不出脏来。棉袜臭了没关系,我就脱下来搁在阳台花盆边缘上晒两天,等臭味不再让人感到窒息的时候我就继续穿上。一双深黑色的棉袜虽然可以连续穿上一个月,但是会产生后遗症,比如长时间不换洗袜子,我的脚丫子,尤其是左脚那五个挤在一块的脚丫子会长出很多水泡,甚至会出现血淋淋的烂疮。如果经常换洗袜子,我的一双香港脚没有你想象那般臭不可闻,不过脚臭也有好处,就是晚上睡觉时不需要点蚊香,君不见我家窗台上常常层层叠叠密密麻麻地堆满蚊虫甚至是蟑螂的尸首?学校给每间教室购置了2台大3P的空调,以我斗鸡眼的眼神来看,虽然这些空调都是广东美的公司生产的,但是能耗很大,应该属于淘汰产品。如果我所在教学楼的底楼所有教室都开启空调,不到两分钟,教室走廊右侧的电控开关就会出现跳闸断电形象,也就是说学生花钱买电却不能随心所欲地享受空调带来的清凉世界。为了防止电控开关出现跳闸现象,昨天下午我要求学生把教室空调的温度设置为22度,严禁把空调温度设置为17度,如果出现跳闸断电的现象,将会使整栋教学楼,包括老师的办公室都会出现断电。教室里开着空调,靠近空调一侧的学生感受到了清凉,可远离空调的学生仍然感到燥热,最为难受的是由于教室的门窗都处于封闭状态,打开教室的防盗门就能嗅到教室里乱烘烘的酸臭味。

说不清楚具体的臭味,但能分辨出臭味中夹杂有汗臭味、类似于方便面调料的油辣子味、脚气味和某些肥胖学生身上散发出来的狐臭味。我一直反对学生过早开启教室里的空调,除了担心要支付一笔庞大的电费外,就是不想每天到教室闻各种各样的臭味。教室里的空调也有问题,中午用了不到2个小时,地面全是积水,可以用水漫金山一词来形容。找学生简单地拖了地,但是地面仍是湿漉漉的,而且各种污渍和脏水汇合在一起几乎看不清水磨石地板的本色。地面一湿就有点滑,有一位乖巧的女生一不小心就啪地摔了一跤,我是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她从湿漉漉的地上抱了起来,值得庆幸的是她只是摔痛两瓣屁股,身上的零部件没有摔出问题。由于一年未用的空调没有经过专业的清洗,开启空调后散发出的冷气有一股霉味,这股霉味掺杂着那一道道汗臭味使教室成为让人感到窒息的地狱。昨天中午午间会上,我拉着一张马脸强调教室的空调由一名班干部专门负责,禁止他人随意开启空调,再一次明确禁止把食品带进教室,同时要求学生每天晚上要洗澡、要换洗衣裤和鞋袜,别学我一套衣裤要穿大半个月。我这人在冬天时不愿意洗澡,主要是因为冬天太冷,即使开着浴霸和把热水器的水温调到最大,但是在洗澡时总有冷飕飕的感觉。我洗澡时既怕水冷又怕水烫,如水温过高,我在淋浴时总感到全身每个毛孔都在贲张,有时看见妻子调的水温我就感到不解,因为妻子洗澡时调的水温我给我的感觉是在用开水烫死猪一样。每到春暖花开时我就喜欢每天晚上睡觉前洗一个热水澡,如果某天晚上不洗澡我就感到浑身的不自在,这是我每年暑假回涪陵时几乎不去乡下看望外婆舅舅一家人的主要原因,毕竟在乡下洗澡不方便。在我孩提时代,冬天从不洗澡,身上的衣服布满了一层又一层油腻的汗戛戛,夏天时倒经常洗澡,不过是跑到山脚下的小溪沟里去戏水。那条溪沟只有巴掌宽,下暴雨时像一条奔腾的巨龙,但是暴雨过后,就像一条温存的蚯蚓。溪沟里有一个我们用石块筑成的水池,水池不大,但足够我们胡乱地学几下狗刨式的游泳,不过水很浅,不要用说能湮没撒尿的家伙,就连膝盖骨都无法湮没。有时为了体验真正游泳的感觉,我偷偷摸摸地跑到邻居家附近的一口堰塘游泳,这口堰塘淹死过不少的人,但是我从小就活得不耐烦,不怕死,常常脱得一丝不挂地扎进堰塘。久走夜路必撞鬼,我常常在午后跑到堰塘洗澡,有一次被尾随而来的母亲发现,母亲手里拿着一根黄荆棍没头没脑地向我打来,我黝黑的身子骨上出现一道道血印,我是呼天抢地在堰塘边的泥潭里哀嚎着向母亲求饶。老家有一个不成文的说法,只要堰塘里淹死过人,就有水鬼想拉一位活人下水以便投胎转世,我猜想母亲如此严厉地把我打得伤痕累累只是不希望我成为下一位害人的水鬼。后来我学乖巧了,想游泳我就跑到几里之外的乌江里去撒野,有几次我放学回家感到特别热的时候,一个人也要独自下河。当然也有差点被淹死的时候,那一年我13岁,是一个人最不听话最不懂事的年龄阶段,这个年龄阶段的小屁孩是天不怕地不怕,明知火要烧死人也敢于去摸一把。这年暑假我独自一人跑到外婆家,每天中午吃罢午饭就和几位儿时的伙伴下河游泳。

 虽然外婆家附近那条溪沟不如乌江那般浩浩汤汤,但是绝不是我老家山脚下的那条小溪连我膝盖骨也无法湮没。外婆家附近的溪沟上有一座蜿蜒好几公里的大水库,就是这座水库,差点让我的生命定格在13岁。那天中午我和几位伙伴到水库里游泳,游着游着,我就感到我的脚被什么东西缠住了,腿无法动,我就身不由己地往下沉,就在我缓缓沉入水底的时候,一种求生的本能让我不断地挥舞双臂扑棱扑棱地拍打着,没想到一番扑打我竟然重新浮出水面。如果水里有水鬼的话,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一次我就差点被水鬼逮住,可能是因为我呱呱坠地时就跑了几趟阎王殿,蜂鼻蝎目的阎王爷不愿意收留我,这一次我是再次死里逃生。并不因为这一次我差点淹死在水库里我就对江水忌惮三分,在念大学时,也就是1995年9月遇上秋老虎发威的时候,每天中午2点钟我都要和寝室的几位不怕死的室友私自到北碚附近的嘉陵江游泳。那时洪水滔天,我们跑到嘉陵江练几下狗刨式的游泳无疑是在和死神做斗争,幸运的是我们几人没有遇上危险。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一致认为每个人的生死都是由上天注定的,在我念大学的时候,学校开设有游泳课,有一天一位近180海拔的男生竟然在不到1米的浅水区里被淹死。虽然我在江边长大,会几下狗刨式的蛙泳和蝶泳,但是身子骨太差耐力不够,我自惭形秽地承认自己不是游泳的高手。很向往生活在乡村随时都可以下河游泳的美好日子,现在要想游泳我只能在梦中寻找游泳的那份感觉,有时真想带着孩子在暑假时到乡下的舅舅家附近的那条溪沟里寻找儿时的那份童趣。如果今年暑假我能顺利地通过场地和路考考试拿到驾照,年底时我肯定会砸锅卖铁倒廪倾囷地买一辆10万元以内的车,那明年的暑假我就有可能带着孩子驱车到舅舅家玩几天,然后和孩子一道到曾经那条清澈见底的溪沟里感受下自由自在的游泳滋味。只要天气一热,每天晚上我就习惯洗一个澡后在睡觉,不过每次洗澡我只是胡乱地用热水冲洗几下,妻子经常嘲笑我身上的汗戛戛都没有搓干净。如果只看我一张蓬头垢面的脸或许你会认为我是来自非洲的小白脸,但是我一脱掉衣服赤条条地站在你面前,或许你会认为我是地地道道的非洲人。我也不知道自己的身子骨除了一张瘦削的脸还算白皙外其他的部位为什么都是黑得如炭,用手揉一揉,似乎能揉出一大堆汗戛戛来,不过洗澡时我用香皂抹了一遍身体后用力揉身体好像又揉不出汗戛戛。昨天下午教室是臭不可闻,不是迫不得已我是坚决不进教室,下午5点半一放学我就收拾好电脑包就回家。昨天晚上不到10点钟我就合上书睡觉,半夜突来轰隆隆的雷鸣声,其中一声惊雷吓得我从床上跳了起来,浑浑噩噩地上了一趟厕所后才继续安然入睡。这场暴雨来势凶猛,单单那几道划破天空的闪电、震耳欲聋的雷声和哗啦啦的雨声就足以证明昨天晚上的大雨又会让我班的教室水漫金山。早上5点钟起床玩游戏的时候感到凉悠悠的,特地找了一件厚点的衣服穿上。但是昨天晚上开始睡觉时有点热,我是赤裸裸地躺在床上把身体摆成一个“大”字的造型睡觉,半夜听见雷鸣声和哗啦啦的雨声感到一丝凉意后才盖上单薄的夏被。今天一早到学校就发现教室是水漫金山寺,有几位学生自觉地在用撮箕一勺一勺地舀水,不过忙碌了半个小时,教室里的积水始终无法清除,只有让学生坐在积水里上课。

水漫金山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