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人性的恐怖  

2013-06-20 20:27:25|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晚上好不容易码了一堆文字尸体凑成了一篇日志,当我登陆博客把日志公开发表在博客里后却发现博客小管屏蔽了我这篇日志。这篇日志其实没有写什么敏感的内容,既不涉黄也不反动,不知道咋回事就莫名其妙地给和谐了。昨天下午一个美美的午觉睡醒后就坐在电脑前汗流浃背地写日志,写了几句后可能是因为天气闷热的原因便感到脑袋一片空白,于是就胡乱地引用某位海外网友的一篇博客日志,滥竽充数地凑到了4000多字。日志不能正常显示没有影响我的心情,我只是及时地给博客小管反应了日志不能正常显示的问题,然后就洗了一个冷水澡躲在开着冷气的书房翻阅了一会《成语大全》。如果博客小管执意认为我的日志有敏感词或者是有反动言论不愿意给我公开显示,我也就偃旗息鼓息事宁人,大不了关闭网易博客寻找其他地方继续述说我每天的心情故事。我的日志原本就是公开的,博客小管用一副显微镜一丝不苟逐字逐句地地审核我的日志倒没有什么,只是我在怀疑博客相册里我设置为私人可见的相片博客小管是否能看见?如果他们能看见我不愿意公开的相片,那我在他们面前几乎是透明的,甚至是赤裸的,不需要人肉搜索,博客小管能快速地在茫茫网海中一把把我揪出来。我没有暗度金针地干过作奸犯科之事,倒不怕有人把我从深海中打捞出水面,只是我是低调做人高调做事,不愿意把自己鸠形鹄面的相片展现在公共面前。有必要挤出时间整理下博客日志,把一些转载他人的日志一股脑地删除,同时整理下博客相册,把涉及到个人隐私的相片统统删掉,以后只需一心一意宵衣旰食地写几篇日志就行了。即使有某位好事者想打听我这个博主,他也只能翻阅我用心血铸成的日志,但是想通过人肉搜索把我打捞出水面,只要我在博客里不留下任何真实的个人信息,一般的网友是很难扳桩相脚寻找到我的踪迹的。自从在百度网页里输入“吹须道长”无法查找我的博客后,我每天的博客浏览量锐减,不过有时感到纳闷的是每天博客浏览量中为什么会有五、六十次的海外浏览量,难道是“洋装穿在身我心仍然是中国心”的海外游子们无时无刻不在关注我这个每天都在无病呻吟的博主,抑或是以某国中情局为首的网络间谍分子企图通过我的博客了解当代社会一个普通教师的生存状况,尤其是想知道在社会主义蓝天下的我们究竟生活得怎么样?有一段时间,每天晚上发表好日志查看博客访问地址时总会看见四、五次的来自香港的浏览量,难道会有一位香港朋友关注我每天心情的跌宕起伏?从每天博客访问地域分布图中,我猜不出安徽、广东和天津这三个省市是哪些朋友在关注我每天的心情故事,在我记忆深处几乎没有来自这三个地方的网友,难道来自广东的浏览量是一位名叫“小龙女”的网友留下的,来自安徽的浏览量难道是那位曾经逗我开心差点用一大锅开水把我全身上下泡得浮肿的表嫂“依然”留下的?那来自天津的呢,难道是那位曾经猛烈批评我再一次掉在某条河里名叫“悠悠”的网友留下的?

 我抡圆斗鸡眼,逐一查看了2012年上半年写的一篇篇日志,终于在2012年3月31日一篇名叫《荷叶生时春恨生,荷叶枯时秋恨成》的日志里找到了这位来自天津、署名为“悠悠”的网友给我的寥寥数字的留言。“说你幼稚,还不信,首先一开始你们就不是正常感情,其次,你在同一条河里两次翻船,说明你更幼稚。不是没有真挚的感情,一开始就选择错了,以后怎么会对呢?选择很重要!”。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虽然这话不怎么中听,但是很中肯,我在同一条河里两次翻船只是说明第一次翻船后我还相信世界上有爱情,但是第二次翻船后我的感受就不需要这位来自天津的朋友把话挑得那么明吧,不过我曾经的幼稚、曾经的纯真和对爱情的执着追求在第二次翻船事故中好像并未消失殆尽,这可能与我天生就幼稚和单纯有关。如果再来一段艳事,在同一条河里来第三次翻船事故,或许我会一如既往地对某位女人倒廪倾囷焚林而畋地去爱,因为饱经沧桑的我到了两鬓斑白头童齿豁的时候还未看透世事,说不定会为了某位女人像过去一样抛妻弃子。嘘,这话得悄悄说,不得在这里高谈阔论,否则后果就是我得卷起被卷走人。写日志最忌讳的就是写到感情方面的事,如果真实地记录自己的内心世界,就会对自己曾经爱过的人,包括对妻子都是一种无形的伤害。我的博客对所有的人都是开放的,这可能与我做人一向坦荡荡有关,不喜欢与人交往时玩花花肠子的鬼把戏。我也知道妻子总会隔三岔五地潜水进入我的博客观察我思想动态,所以在写日志时我总有芒刺在背投鼠忌器的感觉,不过为了追求日志真实地反应我的心情,在写日志时我往往不会考虑每个人的感受,我仅仅是记录自己每天的心情故事。即将到来的这个暑假我有很多的企盼,首先是利用暑假不上班的机会好好练车学习驾驶。这是个技术活,一定要熟能生巧地学会,我猜想近日发生的在浙江某位妇女在小区车库倒车时把她丈夫撞死和她自己也跟着香消玉殒可能就与她才拿到驾照一个月是一位新手有关。原本奢望暑假时就顺利考过场地考试和路考考试,争取今年年底拿到驾照可能就因为暑假前期有一个为期10天的新课程培训彻底打破了我这一美梦,暑假期间如果能顺利通过场地考试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最大的奢求了。除了学习驾驶外,我会坚持每天写一篇日志,由于每天我都是封锁在自己狭小的生活圈里,40多天的暑假,40多篇日志,如果不把我过去那些烂掉牙的陈年旧事重新翻出来写,我还真不知道暑假期间我该怎么焚膏继晷地坚持写我的心情故事。日志的内容无外乎只有两类,要么是以自我为题材写自己过去和现在的故事,要么是以他人为题材向壁虚造一些子虚乌有的故事。如果某一天我突发奇想想练练文笔写一部自娱自乐或者是孤芳自赏的作品,那这部作品究竟该写些什么内容,这让我感到跋前踬后不知所措。从我自己的心愿出发,我想以自身经历的人生苦与乐作为素菜杜撰一部故事,就如同英年早逝的路遥编著的那部获得第三节茅盾文学奖的《平凡的世界》。

 虽然我的人生远远不如《平凡的世界》里那位名叫孙少平的人生那般曲折,但是我用拙劣的语言把一个出生在上个世纪70年代的大老爷们其坎坷的一生记录下来何尝不是一件极有意义的事?我干脆借鉴路遥的《平凡的世界》的书名把自己命蹇时乖的一生命名为《平凡的一生》得了,兴许在地摊上出售时很多斗鸡眼眼神的痴男怨女还会认为这是路遥在天堂里撰写的又一部作品呢。拿自己一潭死水的人生写一部故事是我多年的夙愿,而这个夙愿在我年少的时就开始萌发,只是那个时候我在上学途中遇上无事可想时突然脑海里闪过一丝这样的念头。孩提时代我居住的家离学校有一个半小时的路程,为了让大家好理解,我把这一个半小时的路程分成三段。第一段路程是从我家五间破烂不堪的大瓦房出发,连奔带跑地疾走,大汗淋漓地跑到乌江边需要半个小时时间这段路程。第二段路程是从乌江江畔出发沿着瘦骨嶙峋的乱石小路攀爬到涪陵城郊的乌江大桥,这段路程同样需要半个小时的时间,但是这一段路程是我每天上下学行走途中最艰苦的一段路程,因为乌江的江水有枯水期和洪水期之分,这条沿着江边同行的羊肠小道会随着江水的潮起潮落而相应地发生变化。尤其是洪水泛滥时期,我上一次学,或者是进一次城,都是沿着乌江江畔的悬崖绝壁小心翼翼地攀行。这段路程中有一条名叫马脚溪的溪沟,不下雨时倒温驯可爱,但是一遇狂风暴雨和山洪暴发,这条温驯的小溪变成了滚滚洪流,有好几次我和儿时的伙伴手拉着手淌着齐腰深的洪水过小溪时差点被肆虐的洪水冲入波浪滚滚的江中。虽然小命未丢掉,但是脚上那双塑料拖鞋、肩上斜挎的漆黑如炭的书包抑或是手中拿的一把当着拐杖用的破伞被洪水卷走倒是常事。到了涪陵城东乌江大桥后,接下来的这段路是涪陵到丰都的省级主干道,只是那个年代,这条省级主干道和一条破破烂烂坑坑洼洼的乡村公路没什么区别,行走在公路上是雨天一身泥晴天一身灰。尽管政府出钱铺设成柏油路,但是那时的柏油路和现在的柏油路不一样,只要一进入八九雁来的春季,太阳公公露出它那张不怀好意的笑脸,黑黢黢的沥青就会溢出路面,汽车驶过呼啦呼啦地作响。我一双破旧的塑料凉鞋一不小心踩在黏糊糊的沥青路面上,这双鞋就算是报废了,因为我使尽咂奶的劲也没办法把凉鞋从黏糊的沥青路面拔出来,即使我儿时的几位伙伴抱着我的身体像拔萝卜一样拔出了我这双可怜的塑料凉鞋,也只是把鞋帮拔了出来,鞋底却像生根一样黏在公路上。我只得赤脚回家,但是滚烫的路面迫使我走路时是连蹦带跳的,就如同这几天重庆的40度高温天气,听说有一位穿着齐B小短裤的妙龄女郎在杨家坪步行街摔了一跤,结果摔成三级烫伤。还有人说每天遭受高温天气的炙烤这种滋味是生不如死,因为死人还可以躺在冰棺里纳凉,可我们活人呢,却在炽热的阳光下在40多度高温拥抱中活受罪。

 前段时间每天早上6点55分出门上班时,我都是斜挎着电脑包拎着裤子马不停蹄地疾行在上班的路上,一到桃源路车站基本上能做到脸不红心不跳气不喘,可以说是一副心平气和处事不惊的样子,可是最近这几天我赶往桃源路车站过程中明显感到自己呼吸有点不顺畅,到了车站企足矫首地等待833路公交车时,我是汗如泉涌,一会儿就湿身了,而且还散发着浓烈的汗臭味。艰难地挤上一辆捱肩擦背的公交车,不需要礼貌性地说声请让一让,单单我这身汗臭味就让很多人,尤其是那些自命不凡的女人,捏着鼻子自动给我让路,甚至还有年轻貌美地女孩捏着鼻子拧着眉毛瞪着眼睛给我让座。我记得在我念高中的时候,每天清晨6点钟像一阵风似地跑步上学,我的脑海就曾像一道闪电滑过天际一样希冀有朝一日能把自己的人生写成一部生动的故事,尽管那时我还不知道路遥捷足先登,已经创作了一部比我时乖运蹇一生还坎坷的《平凡的世界》。虽然我嘴边老挂着时乖运蹇一词来形容我的人生,但是我时常在想果真以自己的人生为蓝本写一部小说的时候究竟该写什么呢,难道把味同嚼蜡的几段感情故事像牛儿吃草一样反复地反刍咀嚼?每个人都有一段让人艳羡的初恋故事,命运多舛的我也不例外,我不仅有初恋故事,而且还有两次踏进同一条河的悲戚故事,这些都是我将来退休后拾掇一身疲惫的心情编写自己人生故事不可或缺的素材。但是创作一部反映自己穷困潦倒的《平凡的一生》的故事单靠这点素材肯定不够,我还得罗雀掘鼠地找出其他的故事,甚至不惜遭人唾弃的风险把他人的故事嫁接在我身上,包括那些风流艳史。写自己的故事相对来说要容易入手一些,而且写出来的东西更为真实一些,我还得像那些长袖善舞于标题党的闷骚文人给自己的作品找一个响当当的名字,很多痴男怨女就是冲着吸人眼球的书名去的。如果担心埋没了我这位樗栎庸材,我还可以学习刘斯奋潜心写作,找几位历史人物,乱点鸳鸯谱,用淫词艳曲的语言写出一本类似于《白门柳》获得茅盾文学奖的作品。在我印象中,明朝末年东林党领袖钱谦益应该是一位蕴藉有度的谦谦君子吧,但是翻阅了一部分《白门柳》后,发现这世道根本就没有恺悌君子。就拿那位不断地鞭笞封建专制,自诩是为民请命的复社党领袖之一的黄宗羲来说,他的内心深处仍然有许多抹不去的肮脏东西,难道荀子的性恶论是正确的?“钱谦益,字受之,号牧斋,晚号蒙叟,东涧老人,学者称虞山先生,清初诗坛的盟主之一,常熟人。明史说他‘至启、祯时,准北宋之矩矱’,明万历三十八年一甲三名进士,他是东林党的领袖之一,官至礼部侍郎,因与温体仁争权失败而被革职。在明末他作为东林党首领,已颇具影响。马士英、阮大铖在南京拥立福王,钱谦益依附之,为礼部尚书,后降清,仍为礼部侍郎”。看看钱谦益这辈子的人生轨迹,典型的墙头草,如果是生活在抗日战争的那个年代,说不定大汉奸汪精卫在钱谦益面前会感到自惭形秽。看来人性真的恐怖,尤其是每个人看不见的阴暗面,就像一把锋利的刀,时时刻刻都悬在我们头顶上。

人性的恐怖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走在涪陵大街上的美女,额的神!短头发,短头发,我最喜欢短头发的女孩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