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今天居然放了一整天的高温假  

2013-06-21 20:35:31|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虽然昨天也只是上午上课,但是想到下午3点钟要参加初一年级地理和生物期末考试监考的考前培训,想到下午4点零5分时要参加全校教职员工大会和想到晚上还要守着体艺班的学生上晚自习时我就感到呼吸不怎么顺畅,心里像压着一块石头似的,看来在40度的高温天气里只有自求多福,希望多灾多难的一天早点过去。因为某些胭脂虎啸河东狮吼的女老师强行占用了我2节历史课,昨天上午我有三节课的空闲时间,不过在各大主流网站浏览了一会八卦新闻后我并没有静下心来写日志,而是百无聊奈地翻阅手里的《白门柳》一书。只要天气的高烧不退,各间教室和办公室的空调都是喘着粗气像老牛拉破车似地运转,可能是因为学校安装的电线线路有问题,有气无力的空调气喘吁吁地运转一会儿后,在教室走廊尽头的电源开关就会出现跳闸断电现象。每次埋在电脑前手足胼胝地写日志时如果遇上跳闸断电,只感到眼前一黑,随即耳畔传来“啪”的一声,就看见电脑黑屏了,头顶上的灯熄灭了。冷不丁地跳闸断电让我辛辛苦苦写的一段日志白写了,也给我的电脑带来不赀之损的影响。为了避免出现白忙活和减少对电脑的损害,昨天上午当其他同事跑进臭气熏天的教室声嘶力竭地给学生上课的时候,我就坐在办公桌前享受着身侧空调吹来的微风拂面的冷气神清气爽地品读刘斯奋编著的大作。尽管每天我翻阅名家大作是沐猴而冠苗而不秀,但是我心里对拜读名家的鸿篇巨著充满无限的渴望,不过一到我有闲暇时间可以品读名家的作品时,我又往往沉溺于网络游戏或者是因为心烦意乱不想看书。如果我果断地丢弃足球经理游戏,利用玩游戏的时间认真品读一会儿书,或许我的文学知识和写作水平会有一个质的飞跃,遗憾的是我现在做不到丢弃,似乎游戏也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我是在2012年5月份当我的人生进入又一个迷茫时期时再作冯妇又一次拾掇已经丢弃一年多的足球经理游戏的,可能是因为我的人生再一次进入低谷时期抑或是因为本身我就对足球感兴趣,我发现自己的人生迫切需要这款游戏来麻醉自己,以至于这一年来,每天早上我是凌晨5点钟起床玩游戏,晚上也是先完成游戏任务后再慢腾腾地开始修改日志,从某种程度上说游戏似乎比我焚膏继晷坚持写了好几年的日志更重要。当初我只有2个游戏主账号,如今我有9个游戏主账号,所以每天早上和晚上只要我坐在电脑前就会是身不由己地忙碌之中,以至于玩游戏时无法像过去一心二用,也就是一边玩游戏一边翻阅手里的书。现在只要我打开电脑登陆游戏账号就会是一番手忙脚乱的忙碌,每天两三个小时的玩游戏时间往往让我感到手抽筋、腿打闪和撒尿尿湿鞋。

 有一位教生物学科的同事严重地给我指出长时间坐在电脑前点击鼠标玩游戏会对身体造成不良影响,甚至有可能导致右手手关节的膜瓣破损和肌肉萎缩,但我是棒打不回头的人,至少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会继续沉迷于游戏,否则暑假或者是周末我形单影只地在家时怎么去打发一个人的寂寞?看了一部分刘斯奋编著的《白门柳》,我发现写一部小说其实很简单,只要我多阅读他人的鸿篇巨制,把手里2000多页厚《汉语成语大全》讲解的46000多条成语典故烂熟于心地掌握,多研究下《红楼梦》一书里草蛇灰线伏延千里的写作方法和借鉴其他作家皮里阳秋欲擒故纵的写作手法,兴许我就有能力编著一部作品出来。这个过程肯定很艰辛,即使像曹雪芹那般饱读诗书的文学大师,在写《红楼梦》时也是“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 曹雪芹出生在南京,少年时代过着绵衣纨绔、饫甘餍肥的富贵生活。在他十三岁时,即曹家被抄家的第二年,全家迁回北京,家道急遽衰落,从此,曹雪芹过着茅椽蓬牖、瓦灶绳床、“举家食粥酒常赊”的困顿生活。我的命运无法与一代文学宗师曹雪芹相提并论,我出生于版筑饭牛间,见识也是稗耳贩目,只是一粒孤雏腐鼠的尘埃,直到今天即使我想皓首穷经地饱览群书,无奈家贫如洗脸上沟壑纵横,只有尽我努力多阅读一些名家的作品、多死记硬背一些常用词语、多敲打键盘写一些无病呻吟的日志。今天上午9点钟时我特想出门坐车到位于江北区北滨路的重庆书刊交易市场再购买几部名家大作,可是洗漱完毕准备穿衣戴帽时我放弃了,不是因为我荷包里没有买书的白水真人,而是前段时间我买的十几本名家作品还没有时间去品读。等一切都到了盖棺定论不需要用玩岁愒时的游戏来打发周末或者是假期的孤寂抑或是用游戏来麻醉自己脆弱的神经时,我肯定会义无返顾地抛弃这款游戏,因为在我有限的生命里还有很多更值得我做的事等待我用心去做。天气热的时候不仅让身子骨受不了,而且我鼻梁上架着的一副镜框掉了色的眼镜同样让我感到难受。这副眼镜是2009年在南坪一家名叫千叶眼镜店购买的,记得一名穿白大褂的工作人员给我验光配镜时,我是极不耐烦不断地拒绝验光,因为每次抡圆斗鸡眼看着工作人员用手指指的那个模糊不清的字母“E”开口方向时我就感到心里发麻,最后工作人员只有根据我用过的那副伤痕累累的镜片度数来确定我即将要佩戴眼镜的度数。当时掏钱配眼镜时忘了提醒工作人员在眼镜架靠耳侧的两边帮我贴一层保护膜,贴保护膜的目的不是保护镜架,而是夏天我大汗淋漓地戴眼镜时汗水不会侵蚀镜架。

 就因为百密一疏,让我每到酷暑难耐汗如泉涌时左右两只招风耳的面颊上总感到像蚂蚁撕咬般的疼痛,尤其戴眼镜的耳廓处的肌肤被锈迹斑斑的镜架侵蚀得是伤痕累累体无完肤。有必要花上几百元甚至上千元钱到位于五小区附近一家名叫“爱尔眼科眼镜店”配一副眼镜,为了防止此类悲剧再次发生,我得选择一副黑色塑料镜框的眼镜,不过掏这么多票子买一副成本价不到几十元的眼镜不值。说到暴利行业,很多人会情不自禁地想到房地产,比如今天我在腾讯新闻里就看见北京某个楼盘的开盘价是18万元一个平方。其实比房地产利润还高的行业不胜枚举,比如殡葬行业,一个不到一百元的骨灰盒就可以轻松买上一万元,不到2个平方的墓穴就可以轻易买上十几万元,将来死时为了给儿子减轻负担,我自己爬到郊外挖一个坑悄悄地把自己的臭皮囊掩埋算了。除了殡葬行业是暴利行业外,眼镜行业也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暴利行业,一副出产价不到三十元的镜架在眼镜店里居然标价两三千元,哪怕是给我打个五折,这他妈的也是在坑爹啊。不过没有办法,我总不能花几十元钱买一个放大镜取代眼镜吧。幸好办公室里有冷气,在我百无聊奈地翻阅《白门柳》时不用担心汗水侵蚀我锈迹斑斑的镜架,不用担心锈迹斑斑的镜架侵蚀我稚嫩的肌肤。由于天气热,学校食堂原本就让人没有胃口的饭菜更让人没有胃口,昨天中午我象征性地吃了几口饭就回到办公室,享受着冷气趴在恶臭难闻的抱枕上休息了一会。原本下午3点钟要召开地理和生物学科考试的考前监考培训会,由于上午区教委突然下发一个紧急通知,取消了原本计划在今天上午举行的地理和生物学科的考试。为什么要取消今天上午的考试,因为这段时间重庆连晴高温,政府不得不临时做出今天各所中小学学校全部放高温假的决定。趴在抱枕上休息了一会,但是没有睡着,因为我的知觉和意识没有出现暂时的休眠状态,抬起头来后也没有发现抱枕上有一大滩涎水。打开电脑,我就开始敲打键盘写日志,可能是发轫于星期五也就是今天不用上班的缘故,写日志时明显感到心情很懒惰,花了2个小时的时间只懒懒散散地写了2000字。由于日志里又一次提及了感情方面的事,在写到过去那些伤痕累累的故事时,难免不会出现如鲠在喉心情悲戚的情况。这个时候脑袋往往是一片空白,所以昨天下午一个人孤寂地坐在办公室写日志时感到思维短路,不像过去那般有文思泉涌的感觉。下午4点钟,也就是全校教职员工大会的时候,我坐在座位上埋着头百纵千随地看我的小说,对坐在主席台上的校长大人唾沫横飞地作的政治报告是一无所知。学校该怎么发展不是我等蝼蚁关心的事,中国的教育该何去何从也不是我等屁民能左右的事,我等白丁俗客只需老老实实地坐在座位上看我感兴趣的书行。

 本周星期一在学校教务处举办的一节“学生自主学习”的展示课上,我听了一位语文老师给学生讲解的一篇名叫《狱中杂记》的文章,发现清代文人方苞在该篇文章写的很多现象不陌生,因为这些丑恶现象在现在文明社会里照样有,而且层出不穷屡见不鲜。可能是因为爱上一位教语文的老师和喜欢写日志的缘故,我特别喜欢聆听语文老师讲解的语文课,尽管我念中学时一点也不喜欢上语文课。《狱中杂记》是清代文学家方苞的一篇散文,康熙年间,方苞因《南山集》案牵连入狱。《南山集》为桐城人戴名世所著,戴名世在《南山集》的《与余生书》一文中提出写历史时应给明末几个皇帝立“本纪”。此事被御史赵申乔揭发,戴名世全家及其族人牵累定死罪者甚多。方苞也因《南山集》序文上列有名字,被捕入狱。两年后出狱,被编入汉军旗,以奴隶身份入值南书房。康熙皇帝死后被特赦,解除旗籍,后累官至礼部侍郎,这篇《狱中杂记》的文章是方苞出狱后追述他在刑部狱中所见所闻的记录。我没有用心品读这篇文章,只是粗略了解了清代监狱里那些看似铁面无私的狱吏用残忍的手段对“犯人”进行敲诈勒索和对死刑犯进行偷梁换柱等贪赃枉法的斑斑劣迹。我相信这既有时代留下的烙印,也有人性丑恶的一面在作祟,遗憾的是狱中这些丑恶的人性悲剧在今天文明社会里还在上演。今年6月3日,河南郑州一位抓嫖的警察误抓了一名来自河南商丘到郑州看望其女儿的女警,这幕荒诞剧让许多人大跌眼镜。虑及角色的关联,它也被很多人解读为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原以为这起丑闻会以问责和纠偏的形式画上句号,没想到在故事收尾的环节上,又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据内部人士称,打人者系实习生。这说法甫出就引起舆论哗然,不少人质疑:打人者果然又不是正式工,是巧合还是必然?言外之意很明显,暴打女警,并非在编民警惹的祸,而是编外人员的过失。乍看起来是澄清事实,可却包含着撇清责任的韵味。打人者究竟是否是实习生,涉事的警方须拿出证据还原真相,才能取信于民。但从公众情绪看,对“实习生打人一说”不认同,他们普遍认为“实习生”只是“临时工”的变种。如今,“临时工”的法则已经陈词滥调难以凑效,在此情境下,郑州警方内部将打人过失归咎于“实习生”,俨然是在玩文字游戏,刻意避讳“临时工”的词眼,以免刺激舆论,引起逆反效应。只不过拿“实习生”说事,照样会激起公众的敏感情绪:实习生不会是继临时工之后新上位的第二个替罪羊吧?今晚小孩及其小孩他妈都回老丈人家去了,孤寂的我注定是一个人独守空房,修改完这篇日志后我就跑到阳台上浇花,然后洗个冷水澡躲在书房里开着空调看一会书就睡觉,明天只要不是下暴雨的话,我还是想到重庆书刊交易市场买几部感兴趣的书,尽管买回来后只是放在书柜里当着摆设。

今天居然放了一整天的高温假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走在涪陵大街上的美女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