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无题  

2014-11-23 20:15:46|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星期六,此时坐在电脑前我最渴望做的事不是听着博客里的音乐写日志,而是幻想早点到交通事故理赔中心把停泊在维修间的爱车领回家。真的不愿意回忆上周星期日上午在南坪西路上海城附近遭遇的飞来横祸,如果当天早上出门时我在厕所里多蹲一分钟,兴许这场突如其来的横祸我就能避免。这场突兀而至的事故有两个地方让我感到耿耿于怀,第一个地方是那位加足油门向左转弯时只顾看右方有无车辆驶来的女驾驶员所投保的太平洋保险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在给我爱车受损部分定损时竟然指鹿为马颠倒黑白说右侧车门下方被撞击得严重变形的门栏不属于本次事故中发生,气得我当场就想和这位保险公司的工作人员的母亲或者是奶奶发生肉体关系。第二个不满意的地方是自诩是重庆市交通事故理赔中心的维修厂,也就是销售荣威汽车的某家4S店,在维修我爱车受损部位时总是拖拖拉拉磨磨蹭蹭的。原本我是想到位于北部新区重庆汽博中心一家上海大众汽车的4S店维修爱车,就因为太平洋保险公司那位全家该死绝的工作人员无洞掘蟹让我不得不委曲求全地接受交通事故理赔中心一位姓廖的工作人员的安排。再加上交通事故理赔中心,也就是销售荣威汽车的某家4S店离我所在学校比较近,我就决定息事宁人,把爱车托付给了理赔中心。如果我爱车受损部位是发动机处,我肯定会坚持到自己购车时的那家4S店维修,想到只是一个没有任何科技含量的车门维修,我就选择了妥协。如果肇事者,也就是那位比我年轮还大好几圈的女驾驶员,是一位年轻貌美的女郎,兴许我会主动放弃要求赔偿,原因是因为红颜祸水,我得夹着尾巴赶快溜。理赔中心的一位姓廖的工作人员信誓旦旦地向我承诺昨天早上就可以提车,可前天下午打电话咨询时却说要等到下午才有可能提车,昨天上午再次拨打电话咨询时,这位姓廖的工作人员食言而肥,说要等到第二天,也就是今天上午11点时才可以提车。我原本计划明天上午开车回涪陵给继母送上一份生日的祝福,没想到昨天中午父亲打来电话告知继母的生日宴会因为预订的餐馆其生意太好的缘故不得不提前到今天中午举行,这就迫使我务必于今天上午10点30分之前提车接着忙不迭地带着家人开车回涪陵。

理赔中心的工作人员同意了我这一要求,但是昨天晚上我组织召开完学生的家长会正准备拎着沉甸甸的电脑包迈着灌铅似的腿回家时,这位姓廖的工作人员再次突然打来电话,说因为喷漆方面的缘故我不得不于今天下午到理赔中心提车,听到这句话我感到无语了,除了连声说没有关系之外只有打电话告知父母,今天中午母亲的寿宴我只能错过,争取下午提了车后晚上再开车回涪陵。这家理赔中心的服务有两点我感到不满意,一是在评估我爱车受损部位时没有和那家臭名昭著的太平洋保险公司达成一致的意见,虽然姓廖的工作人员口头承诺以她自掏腰包的方式息事宁人地解决了此事,但是并没有洗雪我遭受的不白之冤。夤夜时分从噩梦中醒来,一想到太平洋保险公司那位飞扬跋扈肆意妄为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的工作人员,我就感到自己的冤屈是五月飞霜六月飞雪,蒙受不白之冤的我恨不能把其碎尸万段。这事我不会就此罢休,等心情好一点后,我会在腾讯大渝网曝光台投诉这事,决不能让太平洋保险公司的那位鹰鼻鹞眼的家伙“逍遥法外”,即使投诉无人理会,也让世人们知道太平洋保险公司工作人员的恶劣上午服务态度。过去的这一周除了那场飞来横祸的事故让我的爱车受到极大的伤害和给我的心理带来踧踖不安之外,半期考试后召开的成绩分析会和家长会同样让我感到惴惴不安,尤其是成绩分析会,我极有可能像大地主周扒皮或者是黄世仁那样任由领导们的批斗和同事们冷嘲热讽。为了召开好半期考试的成绩分析会和部分学生的家长会,上周星期三下午4点50分年级组长特地邀请我们几位班主任探讨在即将召开的这两个会议上需要向校长大人提出哪些建议和给家长提出什么要求。大家你一言我一句探讨得十分热烈,不过,秉承“万言万当不如一默”处事原则的我则默默地收拾电脑包,打算等探讨会一结束我就拎着沉甸甸的电脑包回家。回家之路很辛苦,因为5点30分时正值学生放学和大人们下班的高峰时期,无论是乘坐公交车还是公交车本身的行驶速度,对急于想回家的我来说都是一种煎熬。

虽然如今的重庆还未到滴水成冰咳唾凝珠的隆冬时节,但是每天傍晚5点半拎着电脑包拖着沉甸甸的屁股迈着灌铅似的罗圈腿回家时,苍茫的夜色早已迎面袭来,灰暗的灯光下留下我孤寂的身影。家是我心灵的港湾,尽管曾经我总是认为这个港湾没有给我足够多的温暖,但是,当我打开家门嗅到从厨房飘来的饭菜香味,那一刻似乎让我感到人活着所能感受到的一丝温暖,于是不禁不由地说了一句“老婆,我回来了”。不过,上周星期三的晚上这句看似简单的话让妻子等了很久,原因是临近5点半我正准备拎着沉甸甸的电脑包回家时,一位分管初三年级教学的副校长走进了办公室。临文不讳地说,校长大人冒着夜色来参加讨论会对我们来说是一场灾难,他东一棒槌西一榔头说了几大箩筐无关痛痒的话就把讨论会持续到晚上6点40分,而这个时间点往往是我每天晚上疲惫不堪地回到家后坐在电脑前玩游戏的时候。分管初三年级教学的这位副校长除了废言赘语地说了几大箩筐的话以外,我们提出的问题他没有用心去解决,甚至是避而不谈,给我的感受是,他是一位站着说话不腰疼的领导,在我们面前颐指气使地说了几大箩筐的话,全是一些华而不实的东西,比如,要求我们在周末时组织有升学希望的学生补课。这个方案在本学期开学伊始时就提了出来,但是遭到年级组全体老师齐声反对,原因是因为大家辛辛苦苦百舍重茧地忙碌了一个星期,谁都不愿意牺牲周末的休息时间违规地组织学生补课。从高三年级的补课来看,周末组织学生补课,每节课的课时津贴只有可怜巴巴的40元,而且还要承担学生出现安全事故的风险,故,校长大人再一次信口雌黄地提出这一无力要求时,年级组长和我们几位班主任又一次表示了坚决而又强烈地反对。我猜想,关于周末的补课方案肯定会夭折,除了校长大人一厢情愿地愿意外,年级组的所有同事都不会为了每节课40元的津贴提着自己吃饭的家伙牺牲周末休息的时间到学校违规地补课。试想,补课期间如果某名学生出现重大安全责任事故,究竟由谁来承担责任,难道如这位校长大人的说的一句“生死由命”?

无题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无题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无题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无题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无题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无题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8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