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瞎折腾(一)  

2014-03-02 20:21:38|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其说是因为心情不好导致我昨天上午日志写不下去还不如说是因为妻子拿着一把菜刀搁在我脖子上逼着我陪同她到茶园新城看房,这是一个痛苦的使命,一旦我痛下决心再次折腾换房,那就意味着今世今生我和她的情缘永远不会有再续的机会。如果说伯劳飞燕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还曾有过破镜重圆的幻想的话,如今,一个新的抉择出现在我面前,这个幻想只能永远地破灭。我不会再怨恨她,如果要追究责任,也只能怪我们相识太晚或者说月下老人这辈子没有给我们红绳系足。“有些事,不是不在意,而是在意又能怎样”,我对这句话是极不认同的,曾经命运是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只是她一味地屈从各种压力,导致我们曾经的爱在俯仰之间变得毫无意义。也许卓文君的私奔是个例,但是她的勇敢和执着为她赢得了爱情和幸福,成就了一段凤求凰的美丽爱情故事。“情不弃,时光温暖;爱不离,岁月不寒;心无澜,碧海晴天”,这些话看上去都很美,但是当两人只能形同陌路或者是忘于江湖的时候,这些凄美的语言只能无故添加内心里的痛楚与烦恼。这段时间身心疲惫不是因为我为情所困,也不是因为班上一群魑魅魍魉之徒时常给我惹是生非,而是因为本学期开学以来无论是公事还是私事我都遭遇一连串避坑落井的烦心事。开学这两个星期来,校长大人一意孤行地推行走班制的教学模式,无论是在学案编写上还是在班级的管理上,我身上的重担在俯仰之间被狠狠地加了一码。从明天开始,学校将全面推行走班制教学,尽管每天下午我都没有课,但是每天上午,除星期一要参加教研活动外,我都有三、四节课。别小看这三、四节课,一口气声嘶力竭地吼下来,可能时时都有舌敝唇焦嗓子像着了火似的感觉。每天下午我将有3节课写日志的时间,但是这个时间并不能时时得到保障,剥肤椎髓的学校领导从不按常规出牌,说不定我会时时遇上层出不穷的工作上的鸡零狗碎之事。过去这两周,学校领导召开了各式各样的大会小会,为其强制推行的走班制教学模式制造声势,比如上周星期五下午最后一节课的空闲时间,正当我为即将到来的周末感到欣喜时,却被行政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告知当天下午全校教职员工将参加走班制教学模式的培训学习。本学期开学以来我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培训学习,单单就开学的第一个星期的周六,我就老老实实地瘫坐在学术报告厅的座椅上像一具木雕泥塑认认真真地听了一整天具有洗脑性质的报告。应该说,来自山东昌乐二中的一位教育砖家所作的报告很精彩,尽管这位砖家作报告时其煽动性的语言和那些传销大师所讲的语言差不多,但是其鼓动性的语言能激发每位老师身上的荷尔蒙,至少我在听报告时心里有一种亢奋的感觉。

学校领导办事从来都缺乏量凿正枘的精神,听说江苏洋思中学的教学模式很好,就派了十几名“心腹干将”到江苏洋思中学进行为期三天的学习考察,尽管我滥竽充数混进了队伍,但是三天的学习留给我最深的记忆是无锡三国城、水浒城和扬州瘦西湖的美景,当然,醉眼迷离地夜游秦淮河和在六朝金粉之地的一家歌城喝得酩酊大醉也为这次江苏之行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听说山东乐昌二中和杜郎口中学的教学模式不错,学校领导求学若渴,又派了一大批得力干将源源不断地赶到山东。我不知道他们忙里偷闲地赶到泰山看日出有什么感想,到青岛欣赏蓝天碧海有什么心得体会,但是有一点我不得不承认,如今的校长大人就像一只逼急了的兔子,区内很多学校对新课程改革尚抱着双臂持观望态度的时候,俺们校长大人却毕其功于一役,在上学期放寒假之前就组织全体老师开始了下一学期的学案编写,尤为让人感到突兀的是,在上学期即将放寒假的时候,走遍祖国大江南北各所中学的校长考察一番北京十一学校后突然提出我们要像北京这所名校搞一个所谓的走班制教学模式。为了显示课改决心,同时也是为了在区政府领导面前彰显其个人工作业绩,校长大人不择手段组织所谓的砖家叫兽就走班制教学模式特地向市教委乃至教育部申请了一个课题,本来是一个“流氓”的校长大人在一夜之间仿佛成了教育界的一位“泰山北斗”。校长大人要求每位老师在每个星期听一节其他老师的随堂课,接连两个星期向壁虚造地做了假的听课记录后,我决定从第三个星期开始挤出一节课的时间拿着一部名家大作踱着方步摇摇摆摆走进教室拿腔作势地听一节课。像我这类没有听一节课的作假者已经引起校长大人高度的警觉,如果继续弄虚作假,一旦被发现,后果不堪设想,按照校长大人的说法,不要说扣掉当月的奖励性绩效工作,单单就每年的年度考核,可能就有不合格的风险。纵然给我十二万个狗胆我也不敢以身试法拿着校长大人掷地有声的警告当着放屁,不过这点破事算不上事,哪天心情好的时候只需拿着一根塑料凳子走进教室“听”一节课就行。这几天真正让我感到身心疲惫的事除了因为开学这两个星期每天我像一台机器一样身不由己地陷入忙碌之中外,还有一件事是为倒卖房屋的事感到心力交瘁。上学期即将放寒假的时候,我与高中部一位从事地理教学的同事偶遇,随意交谈几句,得知她有一位朋友想买学校定向商品房的意愿,恰恰这时我有想卖掉学校那套定向商品房的愿望。这个卖房的愿望其实来得很晚,201311月份妻子所在的公司再一次流传一个明年搬迁厂房的谣言,这个谣言绝不是空穴来风,位于茶园新城茶涪路路口的一栋现代化的厂房已经拔地而起,这座厂房就是区政府出钱为妻子所在的公司修建的。

正因为这个谣传,妻子单位上很多同事纷纷到茶园新城买房,其中就包括妻子的一位闺蜜。应该说,看似无根之水的谣传对我产生了不赀之损的影响,一夜之间至少在我心里突兀地产生卖掉学校那套迟迟不能交房的一室一厅的蜗居转而到茶园新城买一套两室一厅同样是蜗居的愿望。尽管这个愿望在产生的一瞬间还不怎么强烈,但是随着妻子有大量同事蜂拥到茶园新城买房,隐藏在我心里的这个愿望日益强烈起来,在遇上我所在单位上一位教地理的同事后一向口无遮拦的我一不小心就说出了置换房屋的愿望。真的是命运捉弄人,恰恰这位同事有一位朋友想买几乎成烂尾楼的捏在我手中的那套定向商品房。不过我没有表现出猴急的一面,毕竟当时临近春节,我想等无忧无虑地过完春节后再说房屋买卖之事。可能是因为妻子所在单位搬厂之事也是一拖再拖的缘故,即使今年暑假时妻子的公司搬迁到茶园新城区,但小孩不在茶园新城上学,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至少在小孩念高中之前,妻子也不可能独自一人在茶园新城生活,就因为这点,我一直未把倒卖房屋之事放在心里,甚至忘记此事。开学的第二周某个晚上,我突然接到一位陌生人的电话,她自称是我所在高中部从事地理教学一位同事的朋友,问我是否要卖学校那套套内面积只有42个平方的蜗居。当得知我有卖房的意愿后她在电话中就扭着我说一个卖房的价格,本来是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在不知道售房价格在某个点位上才算合理的时候,我信口开河地说了一个价格,随后几天这位我不知道姓甚名谁的购房者天天打电话来扭着我卖房。迫不得已,昨天上午我写了一篇反映工作上痛苦之事的日志后便和妻子一道驱车到茶园新城看房,以便看好房屋后决定我是否卖房。说句心里话,我不喜欢瞎折腾,因为我曾多次瞎折腾过,甚至连婚姻方面的大事我也曾多次鼓捣过,可结果呢,还不是回到了人身的起点,所谓的幸福只是镜中花水中月。昨天上午10点半时我们才离家驱车赶往离主城核心区域有20多分钟车程的茶园新城,看了几个楼盘,对翡翠谷、幸福里、琥珀天城、长桥左岸和财盛花园等小高层的电梯房都表现出浓厚的兴趣,但是其高得离谱的价格吓得我往往是一听说其售房价格后就想闪人。尽管楼盘的名字是一个比一个响亮,两室一厅的户型都很好,但是其高昂的价格吓得我只有望而却步,但是一向不喜欢用脑思考问题的妻子却对这些房屋产生浓厚的兴趣。尽管当天下午我和妻子驱车回了一趟涪陵,但是置换房屋之事几乎已是尘埃落定,不知道因为本次买房我和妻子即将办理在2009113日被民政局一位工作人员撕毁的结婚证对我和妻子来说是否是一个幸福的开始,但是有一点必须得痛苦地面对,那就是我与山遥水远之外的她将永远成为天上的参商二星。

瞎折腾(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瞎折腾(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