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养虺成蛇  

2014-04-16 20:17:55|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两天空气有点紧张,感觉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我的博客日志在紧张的空气里也被莫名其妙地屏蔽。博客日志无法正常显示曾经让我心情沮丧,甚至是哭爹骂娘,但国情就这样,要习惯见到风就是雨和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氛围。今天我的任务相对来说比较轻松,上午有2节课,下午没有课,我计划在下午4点钟之前把今天的日志写好,接着编写两个课时的学案。本学期开学伊始,校长大人以雷霆万钧般的排山倒海之势强制推行走班制教学模式,不过这一课程改革如今是雷声大雨点小,最近这三个星期,我没有发现一位学校督导办公室的砖家走进教室考核老师们的上课情况,也就是说,校长大人经过一番垂死挣扎后不得不面对课改即将失败的事实。尽管课程改革增加了我的工作量,比如每周星期三上完第一节课后我就忙不迭地要编辑和打印下一个星期需要的学案,但是每个学案学校要提供30元的津贴,尽管是杯水车薪,但一个月我可以轻轻松松地挣得240元的大洋,所以我是积极拥护校长大人强制推行的新课程改革。尽管督导室的砖家常常莫名其妙地钻进教室查看老师们是否按照新课程改革的要求上课,但是我不惧怕这些所谓的砖家或叫兽。教室后端没有正襟危坐一位砖家时,我就按照自己的习惯上课,心情好时就多讲几句,心情不好时就少讲几句,遇上有学生严重影响课堂秩序,我把教材重重地往讲台上一扔,恶狠狠地盯了一眼学生后,干脆就不讲。有好事者溜进教室听课,我就严格按照学校课改精神上课,比如,课堂上做到少讲,学校领导要求我只讲15分钟,我绝不多讲一秒钟,学校领导要求我在课堂上组织学生讨论,我就亦步亦趋地按照学校的要求组织学生这样做。即使某节课的内容我无法按时保质地完成,我要拼着老命去完成,只要按照学校要求的流程上完课,我这节课就算是一节优质课。曾经认为这套学生自主学习的教学模式对我来说很难,因为我已经习惯填鸭式的教学,不过经过本学期开学以来几个星期的锤炼,在潜移默化中我已经习惯这一教学模式,甚至为了每个学案有30元的补助经费而为之叫好。今天我就盘桓着早早地写好一篇日志后就继续编写学案,目的就是多赚取学案费,虽然每个月寥寥二百多元的学案费无法改变我时乖运蹇的命运,但是可以为我爱车提供油钱,不说别的,就这二百多元的学案费就足以让我一个月跑两趟涪陵。不过,今天我这计划还在孕育阶段时就破产,不仅让我感到身心疲惫,而且占用了我写日志的时间,即使能在放学之前把这篇日志写好,但是编写学案之事只能推迟到明天,或者是后天,甚至是明日复明日,不知推迟到哪一天。今天早上7点30分我就极不情愿地赶到学校,路过教室时扭头往教室看了一眼,见教室后端没有垃圾,情不自禁地对学生昨天下午做的清洁感到满意。每天早上到了学校只要看见教室里没有垃圾,学生都悉数来到学校,俯仰之间我就有了好心情。不过今天早上这份好心情是来得快去得快,因为一回到办公室,刚把沉甸甸的电脑包放下,还未来得及落座,一位家长领着她的孩子走进了办公室。

这名学生姓罗,胖乎乎的,看似可爱,其实是班上一名满身都是缺点的问题学生,或者说就是一名不可救药的差生。他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上课不专心听讲、不认真记笔记、不按时完成甚至是不做家庭作业,每天来到学校只是得过且过的混日子,感觉与饱经沧桑的我差不多,因为我也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在得过且过的数着手指过日子。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就因为这名学生严重厌学,上课时只知道得趴在课桌上和周公切磋牌艺,班上有两名调皮捣蛋的学生常常见缝下蛆欺负这名姓罗的学生。虽然我用的是“欺负”一词,其实那两名施暴者的行为其性质是非常恶劣,以至于到了我要搜索枯肠想尽各种办法把那两名施暴者驱离学校。这两名施暴者是埋在教室里的两颗定时炸弹,毫不夸张地说,只要班上的学生出现了问题,追本溯源,都是由这两名学生引发的。这两名时常扛着“导弹”的调皮学生,一名姓涂,一名姓谭,在我博客日志里没有少提。姓涂的学生出口成脏,因为他的父亲就是一名地地道道的地痞流氓,从某种程度上说,这名姓涂的学生就是他父亲的复制品。这名姓涂的学生除了满嘴脏话之外,就是一身的匪气,对同学、对家长都不尊重,不仅欺负班上那位姓罗的学生,而且还时常出言不逊顶撞老师,甚至是摩拳擦掌威胁老师,早已被年级组的同仁们和德育处的领导们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不要说过去已成为历史的陈年烂账,单单就本学期,这名姓涂的兔崽子犯下的作奸犯科之事可以用罄竹难书或者是擢发难数等词语来形容。不完全统计,这名学生和老师顶撞的次数不下30回,几乎是隔一天就要顶撞一次。殴打那名姓罗的学生的次数不下50回,几乎是一天一小打两天一大打,只要我看见那名姓罗的学生耷拉着脑袋皮青脸肿泪流满面的,我就知道又挨了一顿皮肉之苦。怒其不争哀其不幸,我时常找这名皮青脸肿的学生到办公室了解情况,可这家伙总是三缄其口,晚上回到家后也是哭天抹泪的。父母问他发生什么事也不愿意说,后来像挤牙膏一样支支吾吾地说了几句,家长听后火冒三丈,就打电话质问我事情的原由,我又不是神仙,听见家长劈头盖脸地质问,我只有“啪”地一声挂掉电话。最近一次处理那名姓涂的学生殴打这名姓罗的学生是在清明节前的某一天课间休息的时候,那名姓涂的行若狗彘之徒突然把这名姓罗的学生掀翻在地,这名姓罗的学生的脑袋重重地砸在课桌上。由于这名姓罗的学生一直喊头痛,我就通知双方家长立即到学校,领着孩子到医院进行检查和就医,让对方家长及时赔偿了医药费。此事算是圆满地解决,但是我对这名姓涂的学生的容忍度到了结冰点,我一再告诫这名姓涂的兔崽子,如果再次欺负那名姓罗的学生,我的处理手段绝不手软。当然,我的绝不手软的手段仅仅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如果遇上家长或者是学生极不讲理,我的绝不手软也只是梦里蝴蝶。还有一名姓谭的学生也时常欺负这名姓罗的学生,而且其欺负手段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清明节小长假结束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我早早地就来到学校,到教室溜达一圈刚好回到办公室,本想静下心来看一会书,就听见教室里传来震山响的玻璃被击碎的声音,走进教室一看,原本好端端的窗户在乌飞兔走间被砸得支离破碎。问了好几名学生,都没人敢说是谁砸的,恰恰因为没人敢说,让我知道是班上那名姓谭的学生砸坏的。如果是不小心砸坏教室窗户的玻璃我认为没必要小题大做,但是他的“不小心”的性质非常恶劣。他让一名女生给他买10个棒棒糖,女生拒绝购买,当天早上那名女生来到学校后,这名姓谭的学生再次索要,无果后就拎起一根椅子朝那名女生扔去,那名女生头一偏,椅子就重重地砸在窗户玻璃上,于是我在办公室里就听见那声噼里啪啦的玻璃被击碎的声音和走进教室看见地面上“水晶”洒满一地。如果砸中了那名女生,后果将不堪想象,不仅这名姓谭的兔崽子有牢狱之灾,而且我也可能有身陷囹圄之忧。虽然我及时找总务处的领导协商解决了此事,但是这名兔崽子并没有吸取教训,反而是变本加厉。就是因为这两名学生时常欺负那名姓罗的学生,而且天天在教室里惹是生非,我心里早就有把这两名兔崽子赶出学校的想法,只是苦于找不到机会,这个五彩斑斓的想法迟迟无法实施。不过,今天早上这个机会来了,当得知昨天下午放学后一名姓谭的学生和一名姓罗的学生趁我回家后就在教室对那名姓罗的学生拳脚相加我就打算以此为突破口实现我那个五彩斑斓的梦想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会。大致了解事情的经过后,我立即打电话把施暴者的家长请到学校,请年级组长带着这几名学生及其家长到德育处后,我则拿着书本悠哉乐哉走进教室上课。以前要是发生这样的事,我五脏六腑肯定气得要爆炸,可今天我却感到轻松,尽管原本愉悦的心情突然跌入冰窟里,那也是因为我处理此事需要花上好几节课的时间而已,而我原本就计划着今天利用课少的机会好好写一篇日志接着再编写两个课时的学案。这两名惹是生非的学生是在老虎头上扑苍蝇或者是在老虎嘴里拔牙,我的容忍度已经降到了零点,当上完课和打印好学案后我带着轻松的心情来到学校德育处,没想到德育处一位领导给我的建议与我的梦想是不谋而合,那就是想尽办法千方百计地把这两名兔崽子赶出学校。也许有老师甚至是德育处的领导认为我常常纵容学生的恶劣行径,其实不然,因为在看似纵容的背后,我是在企足矫首地等待把某些学生赶出学校的机会,如果其恶劣行径没有到达嚣张的地步,德育处的领导处理意见怎么会和我的梦想不谋而合?当然,我之所以纵容学生,有时是因为对学生有一种发自内心的父爱,毕竟学生不懂事,偶尔惹出事端是正常的,但是层出不穷地惹是生非就不正常了,或者说,我对学生的容忍度超过那份纯洁的父爱时,我只有拎上一根大棒把班上这几名兔崽子驱逐出境。从学生走进我管理的班级那一天起,我不希望看见有学生在中途就“辍学”,尽管这种“辍学”是迫不得已的,甚至是我强加给家长的。我真的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但养虺成蛇,我却时常看见这样的悲剧发生。

养虺成蛇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养虺成蛇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