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五年前的黑龙江之旅(三)  

2014-04-26 05:51:21|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星期六,早上6点50分就出门,屁颠屁颠地开车赶到学校参加事业单位公招考试的监考,监考结束后开车到朝天门接正在逛街的妻子回家。在小区附近一家名叫胖妹的面馆各自吃了二两牛肉面,用纸巾擦拭了嘴边残留的油渍后,我打算带着妻子开车回一趟涪陵。回涪陵的目的是看望一下百岁高龄的外婆,接着到涪陵城郊的望州森林公园爬山,计划是在明天下午吃饱喝足后开车返回重庆。我这计划看上去有几分冠冕堂皇,其实醉翁之意不在酒,我真实的目的是回到父母身边蹭一顿饭吃,顺便到一个堂妹家采摘几大包枇杷。如今正是草莓大量上市的季节,主城周边有许多草莓基地,不过有些村民在贩卖草莓时极不厚道,不仅吆喝的价格高得离谱,而且还短斤少两,所以我打算放弃到近郊一个名叫南彭的地方采摘草莓,而是回到涪陵到堂妹家摘枇杷,尽管此时还不是枇杷完全成熟的时候。不需要等到枇杷完全成熟时才回涪陵去采摘,如果不早点赶到堂妹家,我敢说,只要稍稍迟一点,我看见的只有枇杷叶,至于枇杷,早就进入堂妹及其家人的肚子里面去了。很遗憾,今天我这回涪陵采摘枇杷的计划没有实现,因为我在准备回涪陵之前特地给父亲打了一个类似于投石问路的电话,没想到父母到乡下某位亲戚家喝喜酒去了,要想以看望外婆为名回到涪陵蹭饭吃只有等到五一节以后。没办法回涪陵,那就回家抱着黄脸婆睡午觉吧,反正周末舒坦地抱着黄脸婆睡觉已经成为我每天苟活于世的最大梦想。回到家,顾不上亲吻一下家里的黄脸婆,跑进厕所撒了一泡尿后就急急忙忙冲进卧室脱掉脚上的臭袜子就躺在床上睡觉。最近这两年以来,周末好不容易有一个可以美美地睡午觉的机会,一般我躺在床上翻阅不到一页书的内容便酣然入睡,可今天中午我躺在床上翻了好一会儿烧饼后却发现失眠了。不知道是因为这段时间每逢遇上周末时我无暇睡午觉让我身体的生物机能出现了毛病的缘故还是因为今天我无法回一趟涪陵在父母家里蹭一顿饭吃让我感到失落的原因,中午躺在床上竭力想进入梦想的时候,总感到有一件事紧紧地包裹着我的心,或许这件事仅仅是想开车出去到附近的景区走一走而已。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好一会,中午1点30分时我一个鲤鱼打挺滚下床,一脚踢醒蜷缩成一团正在酣睡的妻子,让她立即起床陪我到江北区铁山坪森林公园走一遭。今天下午我们在铁山坪森林公园攀爬了三个小时,给我最深记忆的事,不需要花一分钱游玩的铁山坪森林公园风景很美,尤其是一大片枣红色的月季花给我留下了抹不去的印记。铁山坪森林公园不仅风景很美,而且占地面积很大,仅仅是在景区里登山步道走一圈,大约需要七八个小时,而今天我们仅仅只走了其中三分之一的路程。以后周末时遇上风和日美的好天气的话,我肯定还会央求妻子陪同我到铁山坪森林公园走一遭,有关游历铁山坪森林公园的心得体会我会在后面的心情故事里述说,今天我日志的重点得继续说说五年前那段伤感的往事。

2009年1月14日上午9点半的时候,历经一天一夜多的舟车劳顿我终于来到位于黑龙江与松花江交汇处的北方边陲小镇同江市。在同江汽车站候车大厅一个公用电话处给心爱的人儿打了一个电话,得知她在几分钟内就赶到汽车站时,我心里有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兴奋感,同时也有一种紧张感,毕竟荡气回肠爱了好几个月,我还从未真真切切看过一眼我心爱的人儿长得是什么模样。我站在候车大厅的入口处透过厚重的玻璃门目不交睫地查看进入候车大厅的每位女乘客,度日如年地查看了好几分钟,始终未见心爱的人儿出现。正当我感到跼蹐不安的时候,突然我看见一张熟悉的面孔,尽管这张面孔我只是在玩新浪UC时在她视频里曾看见过,但是一看见这张带有几分娇羞的面孔时,我立即就认出这就是我辛辛苦苦爱了近半年的宝贝。她一眼就认出了我,没有一句简简单单的问候,只是一个不由自主的微笑,两颗原本远隔千山万水的心就紧紧地融合在一起。说句心里话,我不惜一切代价离掉婚奔赴到千里之外的黑龙江仅仅是希望能见上亲爱的人儿一面,至于她能否跟随我到重庆生活我不敢有任何奢想,唯一能做的就是赶到同江,见上一面后我就立即回到重庆,然后把给她买的机票当着纪念永远珍藏好。所以在见到从未谋面的心爱的人儿后,我并没有表现出应有的兴奋感,也许是因为被我压制了,或许是因为我不敢对她有任何奢望,总之,在见到她的第一眼时我心里很平静,甚至还有几分矜持。不过,我感到我们的心走得很近,甚至是超越时空的距离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应该说,看见我平静得如一潭死水的时候,她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主动,我们在车站入口处的大门附近简短地寒暄几句后,她就拉着我的小手在候车大厅的一个角落里落座,我嗫嚅着嘴,挣扎了大半天,问她有何打算,如果不愿意跟随我到重庆,那我就立即购买车票一个人只身回重庆。不得不承认我问的这个问题对她来说是一个在短时间内难以回答的问题,她在1月14日早上离开她家的时候同样经历了一番痛苦的挣扎。以往她离家进城时,她的四岁女儿从不黏她,可这天早上小家伙仿佛是知道有可能要与妈妈永久分离一样,在她拎着挎包出门时小家伙是紧紧搂住她的腿,哭喊着不让妈妈进城。这种生死离别的场景谁也不愿意遇上,可却偏偏让心爱的人儿遇上,所以她在赶赴同江途中,心里一直不停地做思想斗争,是该为了爱情抛弃一切呢还是应该回到孩子身边?我相信,无论做出哪种抉择,对她来说都是一种椎心泣血般的痛,就因为这种痛,让我到了同江后不敢奢望心爱的人儿跟随我到重庆。当然,这样的痛或许是短暂的,如果我们能走到一起,在经历一番众叛亲离的痛楚后,她与其女儿肯定会有重逢的机会,只是在经历众叛亲离的几年痛楚中她是否能承受这样的痛苦?就因为两难取其一的艰难取舍,2009年1月的这趟黑龙江之旅我不敢有所企盼,只是希望能见自己辛辛苦苦爱了近一半年时间的恋人一面。

也许她有足够多的理由放弃这段爱情,但是看见我不顾舟车劳顿风尘仆仆地赶到同江,尤其是看见我乌黑的嘴皮满是血泡时,爱情的天平在顷刻之间倒向了我。也许这是发自她内心里的恻隐之情,但更多的是一种真挚的爱,当我提出是否愿意跟我走她说想思考一会儿时,其实没有思考,一看见我嘴唇上的血泡,就再次拉着我的手,陪我到售票窗口购买由同江到佳木斯的车票。这个决定也许很冲动,但是却让一段爱情开始绽放出美丽的花骨朵,尽管盛开时略带几分羞涩,而且开放的过程也是昙花一现,但是却让我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爱情,尤其是让我第一次真真切切体验到两个人的世界原来是那么地美。当得知心爱的人儿愿意跟我回重庆时我心里感到前所未有的兴奋,同时感到前所未有的幸福与甜蜜,三步并作两步赶到窗口买好车票打算早点上车时,心爱的人儿却拉着我的小手说想找个地方静一下。离开车时间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我忐忑不安地跟随心爱的人儿打车来到同江城区某家酒楼,找了一个偏僻的位置坐下,心爱的人儿就张罗着给我点了一份早餐,这时我才意识到我已经有一天多的时间是一粒米未进一滴水未沾。尽管饿得是前胸贴后背,但是我心里只有心爱的人儿,此时却没有饿的感觉。在她一再要求下,我端起面前一大碗黄瓜紫菜鸡蛋汤,这是我人生中喝的最香浓的一碗汤。她还点了一份青椒炒的肉丝,可我无心去动一下筷子,只是抱着一大碗黄瓜紫菜鸡蛋汤一饮而尽。看着我一副饿死鬼投胎像八辈子没有吃过东西的馋相,她淡淡地笑了一下后就开始呜呜咽咽地哭泣,我知道她在思念她的女儿,内心世界里又在开始苦苦地挣扎,是该跟随我到重庆还是该回到家陪着哭喊着要妈妈的女儿。尽管我认为我们两人不顾一切地走到一起不会从根本上影响她与女儿之间的感情,但是这一离别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看见女儿足以让心爱的人儿心在未来很长时间里处于痛苦的煎熬之中。我惴惴不安地安慰了几句,张开双臂情不自禁地拥抱着她温热的身体,但是我深知自己这番安慰却不能减轻她灵魂深处正在遭受的痛苦。见我喝完了一大碗黄瓜紫菜鸡蛋汤,她坚强地站了起来,用手擦拭面颊上晶莹的泪痕,微笑着说我们现在立即打车赶往车站,因为此时离开车时间仅仅不到5分钟的时间。我们是一路狂奔赶到车站,在客车即将关上门的一瞬间终于登上汽车开始返回重庆之旅。我们找了个位置坐下,我的右手紧紧握着她的左手,可能是因为紧张与兴奋的缘故,我的手心总是汗涔涔,实事求是地说,这种现象我从未遇见过。她靠在我的右肩上,只是我的个头比较矮,瘦削的肩膀无法给予她一种安全和舒适的感觉。大约是在中午2点半时我们赶到佳木斯汽车站,本想找家旅馆住一宿,第二天早上再乘坐到哈尔滨的大巴车,然后转乘机场大巴到哈尔滨太平机场乘坐傍晚6点起飞的飞机,可心爱的人儿却执意当天下午就乘坐客车赶往哈尔滨。当然,在离开佳木斯之前我必须干点有意义之事,毕竟这一去或许这辈子我再也没有机会来到曾经闻名中外的贼城。

五年前的黑龙江之旅(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五年前的黑龙江之旅(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五年前的黑龙江之旅(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在铁山坪森林公园拍摄的花草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