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五年前的黑龙江之旅(四)  

2014-04-27 21:21:02|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才过去的这个周末我又是在忙碌中度过,星期六的早上710分就赶到学校参加事业单位的公招考试监考,辛辛苦苦忙活一上午,挣了150元的监考费。接着驱车到朝天门服装批发市场接老婆大人回家,在小区附近一家名叫胖妹的小面馆分别吃了一小碗牛肉面,回到家里躺在床上想美美地睡一个午觉,结果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睡。起床,一脚踹醒老婆,然后一道驱车赶往江北区铁山坪森林公园。铁山坪森林公园虽然是一座免费开放的城市公园,但是占地面积很大,保守点估计,方圆有好几万亩,单单就围绕公园里登山步道走一遭,至少需要7个多小时的时间。以后,只要遇上周末风和日丽的好天气时,我就要驱车赶到该景区,哪怕是在步道上独行踽踽三四个小时,呼吸几口带有泥土芳香的清新空气,我也会有心旷神怡的感觉。这天下午我们在铁山坪森林公园徜徉近4个小时,傍晚630分才拖着沉甸甸的屁股回到小区附近,停好车,到五小区一家名叫得尊的火锅店酣畅淋漓地吃了一桌大餐,不过裤裆荷包里的孔方兄又少了2张毛老爷子头像。尽管喝了几瓶啤酒醉眼迷离的,当天晚上8点半回到家中后我还是静下心来写了几句日志,第二天早上,也就是星期天凌晨6点半起床后我继续补写,在830分决定和妻子再次外出到渝北统景风景区溜达一圈时终于把迟到的日志写好发表在博客里。日志发表后磨磨蹭蹭大半个小时,上午9点半时匆匆吃了一块面包就带着妻子驱车沿着内环高速公路,在东环立交转到渝涪高速公路,再经渝邻高速公路,在渝北区一个名叫草坪互通下道,几经转折,历经一个多小时的驾驶,才来到位于崇山峻岭间的统景温泉风景区。在景区附近大山里逛了两个小时,由于在登山途中遇见一群野生猴儿拦路打~劫,我们只有原路返回。和妻子一番商量后,又马不停蹄地赶往渝北区龙兴镇,这里有一座名叫“民国一条街”的影视城,听说歪脖子导演冯小刚拍摄的贺岁大片《一九四二年》就曾在这里多次取景。在龙兴镇一家名叫“娟娟”的面馆吃牛肉米线时,无意间听见老板娘向一位顾客介绍附近的一座“龙兴古镇”很好玩,把一大碗米粉如秋风扫落叶般吞进肚后,我和妻子立即驱车东转西拐来到了号称是中国最美古镇的“龙兴古镇”。在景区里溜达了一个小时,来不及细细品味,我们又驱车继续前行,大约在午后3点半时赶到了又一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民国一条街”影视城。应该说,景区里的房屋有点复古的味道,至少我在影视剧里看见的民国时期的街头和景区里的街景差不多,只是因为今天我这篇日志重点写五年前那段凄美的爱情故事,在统景风景区、龙兴古镇和民国一条街游玩时的一些经历感受只有放在五一节小长假结束后从青川返回重庆时坐在电脑前再一一赘述。

2009115下午2点半时,我和心爱的人儿经过4个多小时颠簸终于赶到佳木斯汽车站,本想到那家前一天晚上我住的破旅馆住一宿,第二天早上再赶往哈尔滨,心爱的人儿却提出一鼓作气当天晚上就赶到哈尔滨。好不容易来到贼城佳木斯,如果只是在车站换乘另一辆客气就迫不及待地赶到另一座城市,我感到有点不甘心,不管怎么说,至少得在这座地下因为挖煤被掏空的城市撒一泡黄橙橙的尿做一个纪念。我的建议立即得到她的附和,于是分头在车站男女厕所叉开双腿各撒了一泡尿,接着揉搓着手上残留的尿液就到售票窗口排队购买到冰城哈尔滨的车票。大约是下午3点时我们乘坐的大客车缓缓驶离佳木斯汽车站,我们坐在车厢的中部,她坐在靠窗的位置,我则坐在靠在车厢中间过道的位置,不过,我们两人的手是紧紧地拽在一起。可能是因为紧张或者是兴奋的缘故,我手心里全是汗水,手心里的汗水像一条小溪一样在流淌,我不时掏出纸巾擦拭,但是,擦拭干净后一握着心爱人儿的小手,不到5分钟,我的手心又是汗涔涔的。这是我从未遇见过的现象,以往我也曾有过紧张,但是每次遇上紧张时顶多说话不利索,好像嘴里叼着一块大舌头一样。这次我说话很利索,吹拉弹唱的功夫是样样娴熟,单单就手心不断地淌汗水,这让我在心爱的人儿面前多少会感到一些尴尬。北方的冬天总是黑得很早,就如同我在前篇日志里曾写道的一样,白天短促到巧媳妇难做三顿饭,还未到下午4点钟时,车窗外白雪皑皑的世界已经昏暗下来,车厢里瞬间变成一片漆黑。利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色做掩护,我的右手和臭嘴开始变得极不安分起来,当她靠在椅背上昏昏入睡的时候,我抬起自己的臭嘴,有意无意地在她腮边或者是嘴角处蜻蜓点水般亲吻一下。右手是紧紧黏在她的大腿上来回地抚摸,一会儿就感到精虫上脑,全身每个荷尔蒙细胞都处于亢奋状态。她已经感到我的非礼,但是没有阻止,甚至是抓住我的右手往她我想寻觅的地方揉搓。毫不夸张地说,我的肆无忌惮的行为有点张扬,毕竟这是在车厢里,周围全是乘客,我试图把自己的咸猪手和臭嘴变得规矩一些,但是身处温柔乡的包围之中,我的一切努力全部失败。于是心一狠,双手紧紧搂住心爱的人儿,臭嘴和咸猪手双管齐下,干柴遇上烈火,我感到整个车厢都处在热血沸腾之中。时光总是在指尖无情地流逝,很多美丽的故事在兔走乌飞间就成为一道淡淡的回忆,甚至是消失在历史长河中永远湮灭在记忆里,但是有些故事却永远清晰地残留在记忆的最深处,无论怎么擦拭总是挥之不去,比如这段与心爱人儿的一道乘车经历,我曾试图忘却,但没想到是越来越清晰。

大约在晚上8点半时我们平安抵达哈尔滨火车站附近的长途汽车站,我曾在谷歌卫星地图里多次寻找这个长途汽车站,但每次总是无功而返,之所以常常乐此不疲地寻找这个地方,是因为在这个车站附近的小旅馆里留下我们太多无法忘却的故事。当驾驶员扯着公鸭般的嗓子说终点站到了以后,我就拎着一个行李包,在心爱人儿的搀扶下颤巍巍地下车。刚一下车,一股寒风迎面袭来,我全身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噤。大家很难想象得到冰城哈尔冰的夜晚有多么地冷,什么滴水成冰什么咳唾凝珠,都无法形容哈尔冰的寒冷。记得有一个笑话,有一位从南方来的小伙子在冰城哈尔冰某处雪地里撒尿,尿液还未落到地面就结成了冰柱,甚至把撒尿的家伙都冻住了。也许这有点夸大其词,但是这如实地反映了哈尔冰的寒冷。地面上全是厚厚的一层冰,踩上去不仅有滑滑的感觉,而且不到5分钟的时间就感到脚丫子几乎要冻坏死了。我手里本来提着心爱人儿的挎包,就因为侵肌透骨的寒冷,让我不得不把右手揣进裤兜再用裤兜别扭地拎着行李包。由于天寒地冻,我急于想找一家旅馆避寒取暖,但是车站附近的旅馆人满为患,正当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答的时候,一位大妈拿着一张歪歪斜斜书写着“住宿”的招牌走了过来。得知我们是要投宿的时候,就口若悬河地推荐她经营的一家小旅馆,不仅价格便宜,而且还清洁卫生。俗话说,饥不择食寒不择衣,此时我也顾不上以往的家庭小旅馆给我留下的肮脏不堪的印象,就紧紧拉着心爱人儿的小手跟随这位大妈七拐八弯地来到位于小巷深处某幢至少有八九十年历史的居民楼里隐藏的一家小旅馆。跟随这位大妈看了一下房间,实事求是地讲,我不怎么满意。房间是用木板隔成的,没有窗户,唯一值得称颂的是有厕所和洗澡间,不过一张木床上的床单和被褥都是斑斑点点的,甚至还散发着汗臭味、脚气味和霉臭味。谁都知道这天晚上对我们来说是一个神圣的晚上,但是肮脏不堪的床单和被褥有点让人倒胃口,本想拒绝这位大妈的好意,但是想到在寒冷的晚上漫无目的寻找旅馆万一找不到投宿的地方我和心爱的人儿互相看了一眼便退缩了。安排好住宿,我们就下楼在小旅馆附近找一家餐馆吃完饭,不知道是因为心里兴奋的原因还是因为对未来隐约感到一丝迷惘,我们都没有胃口,最后,各自喝了一碗黄瓜紫菜鸡蛋汤就相互搀扶着回到了旅馆。尽管房间里又脏又臭,但毕竟是我们的二人世界,两人相拥在床上坐了一会儿后就刷牙洗脸早点上床睡觉。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一晚上在我们身上发生的故事,在和她身心交融的时候,我忘却了人世间的所有烦恼,不过相拥而眠到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不得不面对残酷的现实,那就是我们走到一起后该怎么解决眼前的重重荆棘?

五年前的黑龙江之旅(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这就是民国一条街
五年前的黑龙江之旅(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几位“坏家伙”正在琢磨着干“坏事”,不过每套服装的租金需要60元左右
五年前的黑龙江之旅(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在统景景区山路上遇见的“大师兄”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