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有时恨真的是无法遏制  

2014-07-10 20:43:21|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尽管昨天上午我像一位无恶不作的地主躲在会议室里的某个角落耷拉着脑袋任由学校各级领导的批斗,但是一想到今天即将迎来一个快乐无比的暑假,头顶上的阴霾在转瞬之间便烟消云散。说到地主,大家都是咬牙切齿义愤填膺,恨不能食其肉寝其皮把其碎尸万段,遗憾的是,昨天上午我就扮演那位被千夫所指的地主角色。不过和类似于周扒皮的地主相比,有一位地主尤为可恨,“一直以来,有个叫周一的地主,其性格凶残变态!残害亲兄弟周六、周日,还曾将亲妹妹周五许配给隔壁村的一个叫加班的凶残地主!不宁唯是,他还带着周二、周三、周四,横行乡里,鱼肉百姓,其罪行累累,令人发指,使众百姓深处水深火热之中!”我一向秉承早睡早起的生活习惯,昨天晚上10点钟,当我躺在床上和我周公的老婆巫山云雨的时候,心里的烦恼顿时化为乌有,不过在此之前,想到上午任由他人万般凌辱和经济上的左支右绌,我连死的心都有了。尽管窗外已是斗转参横,甚至还能感受到从对面窗户玻璃上反射来的阳光,懒洋洋地躺在床上挺尸的我就是不想起床,这和往日相比有点不正常,因为我是一贯秉承早上起得早心情格外好的生活理念。其实每天早上我都有很多鸡零狗碎的琐事需要去做,即使没有,总得起床撒一泡憋了一晚上的尿吧。就拿今天来说,早上5点半被一泡尿憋醒后,看着窗外天际边的朝霞,我就想到了橙衣军团荷兰队与潘帕斯雄鹰阿根廷的半决赛,尽管没有养成熬夜看直播的习惯,但是早上拔腿出门上班之前,总得打开电脑了解一下比赛的结果。除了关注这场比赛的结果外,我还得登陆7个世界足球经理游戏账号,把当天球队的阵容安排、球衣生产、四人组队比赛和擂台赛的任务完成。当然,在拔脚出门上班之前,我必须得在铁锅里热一个浑身黑如焦炭的窝窝头,合着开水使出咂奶的劲,把其艰难地吞下肚后我才能拎着揣有《张居正》一书的挎包狗颠屁股似的赶到学校上班。学校领导要求我们务必在8点20分之前赶到学校参加本学期的最后一次教职员工大会,想到在参加会议之前我还有两件重要之事需要去办理,在8点时我就匆匆来到学校。走进办公室,打开办公桌的抽屉,找出一张油腻腻的电话薄,忙不迭地给两位学生家长打电话,通知他们按照学校的安排于上午9点钟准时赶到学校参加一个由教委组织的民主测评。这个民主测评对学校来说非常重要,或者说,它是教委考核学校最近这一年发展的一个重要硬性指标之一。如果几十名家长齐齐来到学校,对学校的测评给出一个高分,那就意味着学校的各项工作得到了家长的认可,教委在给学校年度考核时就会给一个比较高的等级,而等级又常常和教委拨的教育经费息息相关。校长大人对此次家长的民主测评高度重视,不厌其烦地要求我们,必须倒廪倾囷地想尽办法把班上2名有着高素质的学生家长请到学校。这事我在本周星期二已经告知了2名家长,但是担心贵人多忘事,在今天早上进行民主测评之前,我再一次厚着脸皮给家长打电话,狗颠尾巴似的乞求家长务必准时到校参加这一测评。

打完电话,我又马不停蹄翻箱倒箧地寻找前几天我早就填写完毕的《年度考核表》,经过一番翻箱倒柜地寻找,终于在办公桌上的垃圾堆里找到了那本有着十多页厚的考核表。来不及喘一口气,立即大汗淋漓地跑到学校行政办公室,把这本几乎是“失身”的年度考核表交给了一位管理人事档案的同事手中。席不暇暖地忙完这一切,我才悠哉乐哉地赶到学术报告厅参加教职员工大会,之所以破天荒地用了悠哉乐哉的词语,因为一旦校长大人宣布会议结束,那就意味着我企足矫首等待大半年的暑假终于如愿以偿地到来。原本我认为这个会议可能会持续到上午11点30分,甚至有可能会延续到12点,没想到我瘫坐在椅子上翻阅手里一部名叫《张居正》的鸿篇巨著不到两个章节的内容,就突兀地听见校长大人宣布会议结束,一看时间,是北京时间10点20分,同时还发现手机里有一个未接电话。首先,丰取刻与的校长大人衣冠楚楚地坐在主席台上晃动着一双罗圈腿用蹩脚的普通话作报告,不用去聆听,就知道这个报告又是炫耀他这一学年来取得的重大成绩。有什么成绩?以我斗鸡眼看,无非就是把教学楼的外墙砖敲掉后贴上新的面砖,把各间教室的石膏天花板敲碎后重新安装新的天花板,初三年级和高三年级取得“惊人”的教学业绩我想除了是老师们用辛苦的汗水换来之外,校长大人顶多是在每次成绩分析会上颐指气使地做一番好高骛远的指示。有拍马溜须者把校长大人不切实际的指示称之为是高屋建瓴般的讲话,哎,下学期进入初三年级教学的我,除了哀叹每天晚上7点钟开车回到小区附近的支路上找不到一个停车的地方外,就是要时时聆听校长大人在每次成绩分析会上做的一番“高屋建瓴”的讲话,一想到下学期的痛苦之事,原本好不容易等来的好心情在顷刻之间便荡然无存。校长大人声嘶力竭地作完冗长的报告后,9点钟时开始校级领导的民主测评,几位副校长粉墨登场轮番上台就这一学年的各项工作做一个简要的评述。毫不夸张地说,各位领导的评述毫无亮点,感觉和我废言赘语写的日志差不多,除了给自己一张长满疙瘩的核桃脸贴金外,给我们的作用似乎只是一首首催眠曲。保守点估计,在各位领导轮番做自评的时候,下面瘫坐在座位上享受着空调冷气的老师几乎是倒了一片,其中就包括手里拿着一本名家大作耷拉着脑袋打着瞌睡的我。终于熬到10点20分混混沌沌地听见校长大人突兀地宣布会议结束,我慵懒地站起身来,在挎包里揣好那部名叫《张居正》的名家大作,迈着罗圈腿“依依不舍”地离开学术报告厅。真的是一种依依不舍,当我走出学术报告厅的时候,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惆怅,自己辛辛苦苦地工作了一学期,难道就这样结束了,姑且不说发放一点这几天含辛茹苦的清凉费,难道6月份剩余的绩效工资也不发放啦?说句心里话,一说到工资被校长大人肆无忌惮地克扣我就感到晦气,心里有一种吃了一只苍蝇那般难受。我不指望剥肤椎髓的校长大人哪一天突然良心发现给我们发放一分钱的津贴,我只希望每个月我应得的工资能一厘钱不少地打入我的工资卡中,可事实是,我常常感到自己的工资被学校领导肆意剥夺。

即使每个月扣除应该上交五险一金,每个月发放到我手中的工资应该在4000元以上,可今年的七月份,我仅仅看见一笔2500元的工资打在我的工资卡上,剩余的约1800元的工资不知去向。不是因为我心狠,也不是因为我嫉恶如仇,更不是因为我只是一名白丁俗客就没有文化修养,而是因为我一想到此事就感到心里怒火中烧义愤填膺,一看见校长大人的身影真的想把他碎尸万段或者是剁成肉酱拿去喂狗。我们的工资由三笔组成,第一笔是基本工资,像我这类不求上进的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者,基本工资大约有可怜巴巴的1100元。第二笔工资是70%的绩效工资,按照国家政策,只要是满工作量和没有出现旷工或者是请假等情况,这笔70%的基础性绩效工资我应该一厘不差的拿到手里。剩下的一笔工资是30%的奖励性绩效工资,人均大概是1000元左右,但是教委给予学校领导特权允许对每位老师的这笔工资进行分割和再分配,结果是绝大多数老师的这部分工资被剥夺,按照校长大人的说法,从下学期开始就没有课时费,也就是说,即使我们都是满工作量,有可能30%的绩效工资也一分钱拿不到手。200多名老师,一个月少说有20万的这笔原本是老师的奖励性绩效工资就以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掉入学校某些既得利益者的荷包里。欲壑难填的既得利益者并不感到知足,他们是从喉咙里伸出手要钱,想出了一个更加“合理”的分配方案,即,把原本一厘钱不少的70%基础性绩效工资再以三七开的方式进行划分。也就是说,每个月打入我工资卡的第一笔钱是基本工资加49%的绩效工资,第二笔工资是剩余51%的绩效工资,可本月,我只得到基本工资加49%的绩效工资,剩下的51%绩效工资雁杳鱼沉,这怎么不让我对剥肤椎髓的校长大人恨之入骨?诅咒这帮子骑在老百姓作威作虎者早点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本来还有更加恶毒的诅咒之话,想到俺是沫猴而冠的斯文人,姑且把恶毒之语吞入腹中。可能就是因为工资被学校领导肆意克扣,让我对工作产生严重的职业倦怠心理,也让自己的心情常常处于冰窖之中。我的痛苦心情只有自己能够椎心泣血般的体会,其他的人,包括我的妻子,都无法理解我老是拉着一张像打了霜似的脸的糟糕心情。说句心里话,一想到这些烦心事,我就感到满肚子充满怒火,有时真的想冲进校长办公室和那位和我一样时常拉着一张马脸的校长大人来一个你死我活的抗争。死有何哀生又何欢,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与其跪着生还不如站着死,有时真的想用磨刀霍霍向猪羊般的精神发泄心中的怨恨。怨恨归怨恨,但生活还得继续,尤其是家里嗷嗷待哺的小孩还需要我去抚养,走出学术报告厅,我的一双充满怒火的斗鸡眼像利剑般扫了一眼高高在上的校长大人后,就拎着那只赭色的挎包屁颠屁颠地回家。在打开手机查看时间的一刹那,我看见一个未接的电话号码,点击一看,是索尼公司授权重庆某家维修店的工作人员打来的,他通知我今天下午3点钟时务必在家等他上门维修那台液晶板面出了问题的彩电,看来我必须得早点回到家里再一次打扫清洁卫生以便翘首企足地等待工作人员上门。

有时恨真的是无法遏制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有时恨真的是无法遏制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有时恨真的是无法遏制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有时恨真的是无法遏制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