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看我是怎么烧制毛血旺的  

2015-01-25 18:27:39|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可能是因为重庆潮湿而又闷热的地理环境的缘故,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特别喜欢吃麻辣的食物,每当想吃麻辣食物的时候,要么是呼朋引类地邀约妻儿和几位狐群狗党到五小区一家名叫得尊的餐馆吃正宗重庆味道的火锅,要么是买一袋火锅底料自己烹制一大盆具有火锅性质的毛血旺。自己烹制的毛血旺味道肯定不怎么地道,但是干净卫生,哪怕是把一大盆辣得够味的毛血旺悉数倒进肚里,肠胃也没有异常的感觉,但是到火锅馆吃麻辣鲜香的火锅,说不定当天晚上躺在冰冷的床上就会感到肚子是翻江倒海地鼓捣个不停。1月3日晚上9点钟,我们风尘仆仆地从青川县城开车返回重庆,在五小区找了一家餐馆吃了一大锅类似火锅的串串香,结果当天晚上躺在床上就感到肚子翻江倒海般吵闹个不停,而且肠胃是一阵阵的痛。不用去多想我就知道这家餐馆的串串香底料有问题,至少是用老油熬制的锅底,否则,肠胃功能一向很好的我不应该感到肚子有阵痛的感觉。很多餐馆的火锅底料是用老油熬制的,什么是老油,就是把火锅底料重复地使用。虽然用老油熬制的火锅底料很香,但是极不卫生,故,重庆市政府早在若干年前就明文规定火锅底料不许用老油熬制,但是不法商家为了降低成本,同时也是吸引吃货们的胃口,总是铤而走险用老油炼制火锅底料。一旦我吃了用老油熬制的火锅底料,当天晚上肚子总是有隐隐作痛的感觉,虽然不至于出现拉肚子的现象,但是隐隐作痛的肚子总让人感到难受。所以,只要第二天要赶到学校上班,头一天晚上我是不敢轻易到火锅馆享受麻辣鲜香的美食,担心第二天早上站在讲台上声嘶力竭地给学生讲课的时候出现肚子阵痛的现象。可我这人嘴馋,如果一个星期不吃火锅,或者是不吃麻辣的食物,我就感到浑身的不自在,尤其是炎炎夏季的时候,几乎每天晚上都想到火锅馆吃火锅和喝夜啤酒。又有一段时间没有到餐馆吃火锅了,昨天早上起床后,我就想到农贸市场买一袋火锅底料和一大堆菜品自己制作一大盆毛血旺。我的人生理念是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既然想吃麻辣的食物,那我就立即放下手中的活屁颠屁颠地赶往五小区的农贸市场。每次在餐馆吃火锅时,我点的菜总是那几样,屈指一算,无外乎是鹌鹑蛋、海带皮、黄瓜条、老牛肉、生抠鹅肠、特色毛肚、鸭血和膳段等。可以这样说,每次吃火锅时,这几样菜是我必点的菜,把这几样菜吃完,我的肚子也差不多填饱了,如果再喝上两三瓶啤酒,我的肚子就会撑得像圆鼓鼓的皮球一样。不过自己用火锅底料做一大盆毛血旺就不需要这么多菜,各位看官,请你们抡圆斗鸡眼,现在我就把自己怎么制作的毛血旺向你们娓娓道来。

昨天早上9点30分我就狗颠尾巴似的来到五小区一家大型的农贸市场,之所以舍近求远来到这个鬼不生蛋的地方,主要是因为这家大型的农贸市场有一家猪肉摊叫卖的血是正宗的猪血,不像其他菜摊叫卖的猪血是用血粉和福尔马林勾兑的。当然,对这家肉摊吆喝着叫卖的猪血是否是正宗的猪血我心里也没有谱,只是因为这家肉摊叫卖的猪血价格比其他菜摊吆喝的猪血要高近两倍,而且身材和铁塔差不多的老板看上去比较憨厚。我就瞅准高得离谱的价格和摊位上叠放的猪肉,再加上老板那张憨厚的脸,就天真地认为其叫卖的猪血应该是正宗的,但是买回家放进锅里煮熟后夹一块滚烫的猪血放进嘴里,我并没有感受到这块我用高价购买的猪血去其他便宜的猪血有什么不同。无非是寻求心理安慰而已,毕竟这东西是吃进肚里必须要注意其质量和卫生。购买猪血时我常常有贪多的念头,三口之家的一家人,本来一坨约1斤半的猪血足够了,可是我常常一口气要购买两坨,也就是近3斤的猪血,不仅要花掉10多元的大洋,而且买回家后还得耐着性子接受妻子的批评。之所以我会出现贪多的念头,主要是害怕买一坨猪血制作成毛血旺后不够吃,因为家里饭量大得惊人的小屁孩也特别喜欢吃猪血。昨天上午在一家肉摊购买了两坨沉甸甸的猪血后,我又来到一家叫卖干货的摊位购买了一袋净重量为200克的火锅底料。重庆出产的火锅底料其品种是恒河沙数,但是我们偏爱秋霞火锅底料或者是桥头火锅底料,说不出一个令人信服的原因,可能与我们长期购买这两个牌子的火锅底料有关。火锅底料如同我在昨天日志里提及的泡酸菜一样,是我家橱柜里长期储备的食物添加剂,如同想吃水煮鱼,想吃麻婆豆腐,想吃蚂蚁上树,想吃干煸的四季豆或者是土豆泥,都离不开一小包火锅底料。如果是做一大碗菜汤的话,最好得添加一小包正宗的涪陵榨菜,涪陵榨菜也是品种繁多,其中最著名的涪陵榨菜是乌江牌榨菜,只不过其叫卖的价格偏贵。我在超市购买涪陵榨菜时一般都选择中小品牌的榨菜,比如辣妹子榨菜和涪厨娘榨菜就不错,看看我家冰箱的储物柜,存放了一大堆涪陵榨菜。我不是在给这两家涪陵榨菜生产企业打广告,因为我与他们的老板,包括老板娘没有任何瓜葛,只是认为这两家企业生产的清香榨菜味道不错,每次喝稀饭时,我一口气要吃两包榨菜。一包净重量为200克的秋霞火锅底料价格不是太高,一般的超市,售价大约是5.2元,但是昨天上午我在一家售卖干货的摊位,老板娘见我长得帅气,只收取了5元钱,这让我感动得一整天流鼻涕。看来,到农贸市场溜达的时候,必须得注意自己鸠形鹄面和虎目豕喙的形象,打扮得清雅一点,买点干货还能享受打折的优惠。但是购买黄瓜时我是坚决不到摊主是女性的菜摊上购买,原因很简单,黄瓜对女性来说有多种用途,我不想在吃黄瓜条时要么是看见黄瓜皮上粘附着一根软软的金黄色的毛发要么是隐隐约约地感到咀嚼在嘴里的黄瓜条有一股淡淡的风骚味。

我烧制的一大盆毛血旺里不仅仅有猪血,为了满足口福,我必须得在锅里添加黄瓜条、平菇和魔芋。妻子对黄瓜条不怎么感兴趣,每次在餐馆吃火锅时,妻子点的是黄瓜片,黄瓜片一下锅就被翻滚的油水吓得失去踪影,所以,每次点菜时,我故意和妻子针锋相对。你要一份黄瓜片,那我就要一盘黄瓜条,等黄瓜条煮熟后,夹一条放在嘴里那才叫痛快。我这人喜欢吃滚烫的东西,比如喝开水时,我就喜欢喝热开水,当滚烫的口水流经喉咙时,那种痒痒的感觉才叫美。我之所以对滚热的食物情有独钟,可能与我患上慢性咽炎有关。大家都知道,作为一名普普通通的老师,其最大的职业病就是咽喉炎和颈椎炎,而这两职业病我都有。每天中午吃罢啮檗吞针的午饭后,我都是趴在冰冷的办公桌上午休,虽然没有进入梦乡,但是趴了一会儿后常常感到腰酸腿疼,尤其是脖子,痛得像要折断一样。咽喉炎在多年前我就有了,每次患感冒的时候,初期的症状,也是最主要的症状,就是嗓子眼痛个不停,像着了火一样。有时没有患上感冒,嗓子眼也出现疼痛的症状,故,每次喝水时,我都喜欢用滚烫的开水来滋润喉咙。但是据“微信路况”上的有关养生方面的文章说,经常喝热开水对喉咙不好,临文不讳地说,长期喝热开水会容易患上食道癌,兴许,我的人生归宿就是走上这一条路。生又何欢死又何哀,我对生死一点不在乎,阎王爷要我三更报到我绝不会拖延到五更天,故,我对生生死死持顺其自然的态度,只不过,当我得知自己是要痛到死的人生归宿时,我会采取极端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悄悄地我走了,正如我悄悄地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昨天早上我没有吃早饭,买了一大堆烧制毛血旺的菜品后,我就忙不迭地回家做午饭。烧制毛血旺的过程很简单,先用刀削掉黄瓜的表皮,把黄瓜切成条,接着把平菇撕碎,和黄瓜条一道放进锅里用开水煮两分钟。再把猪血和魔芋切成小块,也放进开水里煮几分钟,目的是把血水和魔芋里的胆水煮出来。把煮了几分钟的黄瓜条、平菇、血块和魔芋放进篮子里,接下来就把铁锅烧热,当看见一缕缕青烟从铁锅里冒出来的时候,就倒几勺菜油。用锅铲搅拌一下滚烫的菜油,就把一整包火锅底料倒进锅里,再用锅铲慢慢地搅拌。如果想吃麻辣一点的美食,这时最好在锅里添加一大把干辣椒和花椒,当看见锅里的底料是金灿灿油浸浸的时候,就添加一小盆水。等锅里的油水开始沸腾的时候,就把之前煮了几分钟的各种菜品倒进锅里,放上少许的盐,捂着锅盖焖煮几分钟,一锅香浓可口的毛血旺就算大功告成。那个清香的味道是绕梁三日久久不能散去,用重庆话说叫巴适得不摆了,昨天中午我就靠着这盆毛血旺吃了两大碗饭,把肚子撑得圆鼓鼓的,饭后躺在床上睡午觉时,一张老古董木床被我沉甸甸的肚子压得是嘎吱嘎吱地呻吟。

看我是怎么烧制毛血旺的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看我是怎么烧制毛血旺的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看我是怎么烧制毛血旺的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看我是怎么烧制毛血旺的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看我是怎么烧制毛血旺的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看我是怎么烧制毛血旺的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看我是怎么烧制毛血旺的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看我是怎么烧制毛血旺的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6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