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十年漫漫人生路(十八)  

2015-12-12 07:26:22|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永远无法忘记2009年3月18日你离开重庆时的情景,3月17日晚上因为你舍不得离开我的缘故是整宿没睡,我招架不住困倦搂着你温软的身躯昏昏沉沉地进入梦乡,凌晨4点钟一觉醒来后,睁开惺忪的双眼看见你正在用我那部机身是斑驳陆离的山寨手机百无聊奈地玩一款名叫“连连看”的游戏。见我从睡梦中醒来,你强着欢颜努力挤出一丝笑容,然后放下手机,低下头,深情地用你香唇猛地亲吻我干裂的嘴唇。我紧紧地搂住你柔软的身躯情不自禁地再一次与你颠鸾倒凤,只是没想到这是我们最后一次互相贪婪地拥有对方的身体。抱着你柔软而又丰腴的身躯美美地温存一番后,凌晨5点30分我们依依不舍地起床,简单地洗漱一下,就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护送你到江北国际机场乘坐由重庆飞往哈尔滨的航班。说句心里话,此时我并没有深刻地意识到这一刻是我们爱情故事最后的绝唱,我天真地认为你回到黑龙江后会顺利地办理完毕离婚手续,然后打电话通知我再一次到黑龙江迎接你回重庆,所以,在护送你乘坐出租车赶往江北国际机场时我心里并没有多少的伤心和难过。而你则不一样,在出租车上紧紧地搂着我的胳膊,左一声“老公”右一声“老公”,仿佛我要溜掉的似的,那一刻,我猜想,你已经认识到这一次我们的分别将会是永别。到了江北国际机场后,来不及互诉衷肠我就陪同你办理登机牌,办理好登机牌准备安检进入候机室时,你紧紧地抱住我的身躯不断亲吻我的面颊。说句心里话,此时此刻我仍然没有意识到此次别离将会是永别,我微笑着用甜蜜的语言宽慰你“回到黑龙江后与他好说好散,我会等你回来”。不过当你转身往安检口走去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这将会是永别,因为性格懦弱和原本对我们的爱情踌躇不决的你回到黑龙江后怎么可能有勇气和胆量面对残酷的离婚大战,换句话说,你根本不可能顺顺利利地摆脱旧有婚姻的束缚而回到我身边。就在这一刻你猛地转回头,满脸都是你的泪水和痛苦的表情,这一刻,我的视线被自己冰冷的泪水遮掩,心里有一种撕心裂肺般的痛楚。我好想你转回头后向我奔来,可是你流着眼泪说了一句“亲爱的老公,你要等我回来”的话后就狠心地转过身往安检口走去。我看着你顺利通过安检口并消失在我视线里,当感受到奇迹不会再发生的时候,我才失魂落魄地走出机场大厅来到搭乘出租车的地方,扬手招了一辆出租车就心情沮丧地回到家里。回到家后我并没有打开电脑玩扣扣四国军棋游戏,而是淌着眼泪坐在电脑前写想你爱你的日志。不知道后来你是否浏览过这段时间我写的日志,你离开重庆后的那一个月时间里每天晚上坐在电脑前写日志的时候我感到心里在流血,那种椎心泣血般的痛楚我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今天是3月18日,当我于8点30分从江北国际机场搭乘出租车回到家里打开房门的一刹那,感觉自己的家和心情好空荡、好冷清。曾经与我朝夕相处两个月的简单今天乘坐飞机离开了重庆,在机场大厅与你分别的一瞬间,我看见亲爱的简单禁不住流下了伤心的泪水。此时我能读懂你的伤心,我的泪水伴随着我敲打的日志犹如涓涓细水滴落在键盘上。亲爱的简单----我的老婆,我祝福你平安地回到你父母身边,祝愿你能早日把旧有的婚姻离掉并早日回到我身边来,此时我需要你的爱,需要你在我身边永远陪着我。我知道,此时的你坐在飞机上和我一样一边流着泪一边回忆我们过去的点点滴滴的故事,我知道你此时的心情和我一样如刀绞般的疼痛和难受,我好想你能坚强点,努力挺过这一关。虽然此时我们的空间距离越来越远,但是我们的爱会越走越近,亲爱的简单,我会耐心等着你把事情办完早日回到我的身边。你回去后虽然会面临太多的甚至我们都无法预想的困难,但是我坚信亲爱的你在我心的陪伴下,会克服这些困难的。回想我们相处的短短的两个月时间里有很多幸福,也有许多我们爱的摩擦。生活在一起的时候,由于我贪玩,经常长时间忘记你的存在而疯狂地沉迷于扣扣四国军棋游戏,而每次龃龉都是你大度地原谅我犯下的错误,现在回想起来,我感到自己很内疚。3月15日那天,在你上班的时候,我又疯狂地玩了一整天扣扣四国军棋游戏,晚上是你回家后给我做了晚饭才避免我那天挨饿一整天的悲惨遭遇。那天晚上,我感到自己心情非常难受,躺在床上几个小时,都无法平静自己烦躁不安的心让自己入睡。3月16日我正在教室上课时突然接收到你的信息,得知你迫于压力要速回东北处理你旧有的婚姻,当时我的心情就有点难受,因为我们都不知道你这一回去我们的结果会怎么样。你过去那段婚姻迟早要解决,所以你说想回去时,我没有做出阻止你回去的一言一行。我想这一次你的回去,虽然我们会面临许多意想不到的结果,但是我认为你这次的回去可以解决你那让我们都揪心的婚姻问题。我想上天会给予我们想要的一个爱的结果,尽管有那么多的未知数,但我想事在人为,我相信亲爱的你一定会解决好你旧有的婚姻问题。现在,你乘坐的那班飞机已经离开重庆境界,我们的空间距离已拉得很远,但我的心在陪着你。我在回忆1月16日接你回重庆时我们坐在飞机上相拥时的情景,我感觉自己好幸福,亲爱的简单,虽然你今天一个人回东北,但你不孤单,我的心时时刻刻都在陪着你伴着你”。以上这部分内容是你乘坐飞机离开重庆那天我从江北机场回到家里流着眼泪用痛苦的心情写的一篇日志,虽然潜意识里已经隐隐约约感到你这一离去将会是我们的永别,但是我没有勇气和胆量接受永别的事实,不过随后接连几天都没有接收到你回到黑龙江的信息后,我心里不禁不由地咯噔一下,难道我们的爱情就这样悄无信息的方式结束?

之前我们曾经有过短暂的分离,一是2008年9月因为你回娘家的缘故让我们分别了6天,在这没有你丝毫音讯的6天时间里我是度日如年,盼星星盼月亮,在饱受无数的相思之苦后才看见你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第二次短暂的别离发生在当年的12月中旬,这一次你同样是回娘家,回娘家后同样是没有给我留下任何信息,我在痛苦的煎熬中苦苦等你8天,在这度日如年的8天时间里,我真的是等到心如枯槁万念俱灰。好在当时有“鬼鬼”、“感悟”和“依然”等网友时时安慰我,否则我不知道该怎么度过这漫长的8天。如果不是因为这漫长的8天的等待,当年的12月底之前我就能把自己旧有的婚姻摆脱,2009年的新年的第一天就可以赶到黑龙江来接你回重庆。但是8天的时间里没有看见你留下的雪泥鸿爪,让我对我们的爱情和未来产生了迷惘,没有勇气去摆脱旧有婚姻的束缚。但是真正让我感受到什么叫相思是一种痛是你于2009年3月18日离开重庆后,尤其是你离开重庆后那半个月时间里,由于没有收到你任何信息,每天从早到晚我都是饱受相思之痛的煎熬。记得每天下午风尘仆仆地赶到支教的那所中学后,在上课之前我都会纸片写上你的名字,然后揉搓成纸团,与另一个没有书写你名字的纸团合在一块抓阄。通常我把两个纸团在默默念着“上天保佑我和简单”的祝福语中往空中一抛,闭着眼睛胡乱抓身前的纸团,好不容易抓住一个纸团,小心翼翼地打开一看,纸团上却没有书写你的名字。或许你会认为这是无稽之谈的把戏,但是对我来说却很灵验,每次闭着眼睛默默念着“上天保佑我们”的祝福语时,我都表现出满脸的虔诚与庄严。在接你来重庆之前,我也曾多次做过这样的“把戏”,虽然不能说每次都抓中了写有你名字的纸团,但是敢拍着自己瘦骨嶙嶙的鸡胸说,十次有九次我就抓中写有你名字的纸团。但是从你离开重庆开始,每次我同样以庄严而虔诚的心情举行这一仪式,几乎次次都是抓中的没有写你名字的纸团,看来上天注定我们的爱情只能是伯劳飞燕。2011年10月我遇上另外一段感情的时候,每次出现突兀而至的分手时,我都是以抓阄的方式来决定是否该奴颜婢膝地向她求和以便拯救时时都濒临死亡的爱情。在2012年8月正式分手前,同样是绝大多数时候都是抓中写有“竹竹”名字的纸团,但是正式分手后,几乎难以抓中写有她名字的纸团,故,与她正式分手后,我很快就接受劳燕分飞的事实。不过,要想彻底忘记一个人很不容易,随着时光的流逝,兴许当年遭受的伤痛和恩怨都会被时光抹去,但是留在心里的记忆却很难被时光抚平。很感谢你曾经给予我的爱,虽然我们的故事只有短暂的7个月时间,也曾给我带来无数的伤痛,但是你让我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什么叫真挚的爱情,如果有来生,我一定要娶你为妻,一定会爱你到永远。

十年漫漫人生路(十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十年漫漫人生路(十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十年漫漫人生路(十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十年漫漫人生路(十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十年漫漫人生路(十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十年漫漫人生路(十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十年漫漫人生路(十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十年漫漫人生路(十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7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