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十年漫漫人生路(二十四)  

2015-12-24 20:36:51|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年的12月和1月是一年之中最冷的季节,虽然重庆的冬天说不上是滴水成冰或者是咳唾凝珠,但是三到四度的低温天气也足以能使来自北方的一匹狼冻成一只老母狗。只要气温一低到五度,我就会在保暖内衣外面加上一件毛线裤,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像一个圆鼓鼓的皮球。为了给大家对寒冬时节的我有一个深刻的印象,我很有必要把自己在冬天里的装扮说一下。上身,最外面穿的是一件领口和袖口都是汗渍的羽绒服,里面穿了一件妻子手工纺织的“爱心”牌毛衣,毛衣里还塞了一件毛衣背心,毛衣背心里才是紧贴肌肤的保暖内衣。下身穿的是一条厚厚的牛仔裤,牛仔裤里夹着一条绒裤,绒裤里穿了一件保暖裤,保暖裤里还有一条平角小内裤。脚上穿的是一双斑驳陆离的破皮鞋,皮鞋里穿有两双厚厚的棉袜,因为两双棉袜都比较厚,把脚上穿着的一双破皮鞋撑得是呲牙咧嘴。我这番表述绝没有夸张的成分,不信,你可以脱掉我的衣服一层一层的查看,不过,穿着厚厚的一身衣服哆嗦着身子跑到厕所里撒尿的时候,因为天气寒冷导致任何物体都是热胀冷缩的缘故,我裤裆里的小家伙几乎冻得失去了踪影。我手忙脚乱地在裤裆里查找了好半天,才把那只蔫茄子从裤裆里找出来,双手小心翼翼握着蔫茄子撒尿,情不自禁地打了好几个冷颤。今天上午趁着第二节课没有课的机会很想好好地写一篇日志,但是办公室里黄大姐一直哓哓不休的讲述她不幸的婚姻和家庭,讲到伤心处还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哭泣,看来,家家户户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从表象上看,黄大姐的婚姻和家庭是幸福的,她的老公,我们称之为老蒋,是我所在学校教务处的一位主任,两口子都在学校工作,而且都是中学高级教师,既有车又有房,女儿也在某所重点大学念书,无论从何种角度上看,都是值得我艳羡的,但万万没想到看似幸福的婚姻背后却有那么多的心酸。据黄大姐讲,她的老公,也就是那位看似谦谦君子的老蒋,虽然人品不错,但是对家庭是漠不关系,一个星期也就不过七天,几乎每天晚上都在外面吃香的喝辣的,夤夜时分回到家,不仅在卧室里吐得是满地狼藉,而且常常掏出家伙对着床头柜撒尿。几乎天天晚上都是这样,黄大姐忍了几十年后实在难以容忍,今天上午在向我倾诉她不幸的婚姻时情不自禁地痛哭流涕。我也有喝得酩酊大醉玉山倾倒的时候,但是我酒品好,喝得个昏天黑地时,回到家里我是猛地一头跪在客厅的沙发前趴在沙发上呼呼大睡,即使有呕吐的现象,我也是自觉地来到卫生间趴在便池边歇斯底里地呕吐,疯狂地呕吐一番后,我会自觉地用水龙头冲洗便池,然后从容不迫地来到客厅继续跪在沙发前趴在沙发上睡觉,从来不会在躺在卧室的床上呕吐,更不会掏出家伙对着衣橱或者是床头柜撒尿。别看我在日志里常常说自己喝得玉山倾倒,其实我酒喝高了的次数不多,最近一次喝得找不着北和情不自禁地在厕所里狂吐是2012年10月到江苏洋思中学学习的时候。后来我常常与妻子一帮狐朋狗友在餐馆里胡吃海喝,原本是喝三瓶瓶酒就找不着北的人,如今练就了一副好酒量,毫不客气地说,与朋友推杯把盏时喝上十来瓶啤酒我肯定能找到路回家,不像过去一喝了几口啤酒就糊涂得分不清东南西北。

最近这几年我几乎没有出现酒喝高了后趴在厕所里便池边呕吐得满地都是狼藉和满屋都是酒气的现象,究其原因,不是因为我的酒量见涨,而是因为我学会了控制。当感到自己醉得眼睛睁不开和说话转不动舌头时,我会自觉地停止举杯,不像有些酒鬼,明明喝得玉山倾倒,还非要口齿不清结结巴巴地说没有醉。上周星期三,黄大姐向学校领导请了半天的假,在其丈夫的陪同下于凌晨4点钟出门开车赶往沙坪坝大学城曾家镇附近的一家医院挂号给其父亲看病,可是两口子忙不迭地步行20分钟来到学校车库,发动其爱车时却发现无论怎么转动钥匙发动机总是点不燃火。没有办法,黄大姐和她的老蒋只有打出租车来到大学城的曾家镇,在寒风中簌簌颤抖了两个多小时才领到一张挂号单。黄大姐回到学校后气愤不已,一直刺刺不休地抱怨她的老公不理事,到最后,又一次情不自禁地流下伤心的泪水。我这人没有什么长处,就嘴巴甜,每次遇上黄大姐伤心难过时,我就用甜言蜜语劝慰她,在我的劝慰下,黄大姐的心情略略会有好转。我对黄大姐的老公,也就是那位老蒋的所作所为感到匪夷所思,明明早上4点钟就要开车出发赶往几十公里之外的一家医院,干嘛要把其座驾停泊在学校,为什么不停泊在居住小区的停车场里?如果换成是老夫,想到第二天一早就要出门,我肯定会把爱车停泊在小区大门外的支路上,绝不会于凌晨4点钟步行20多分钟的路程再去开车赶往目的地。这么早出门是为了赶时间,在时间仓促的情况下,尤其是在天寒地冻的隆冬时节,怎么可能于凌晨4点钟在寒风里步行20多分钟的路程再开车赶往医院呢?尤其是,这天早上黄大姐与其老公老蒋赶往学校后,发动汽车时居然发动机不能正常点火,迫不得已,只能搭出租车赶往医院。还有,一个星期就7个晚上,天天晚上和一帮狐朋狗友传杯弄盏猜枚行令,置妻子于不顾,我真不知道有着一大把年龄的老蒋心里是怎么想的。不要说娴熟端庄的黄大姐,我猜想,任何女人遇上这样的男人都会忍受不了,难怪黄大姐一谈及她家庭和婚姻之事,两行眼泪就情不自禁地往下淌。说句心里话,我自诩地认为我在对待家庭和婚姻上要比黄大姐的丈夫更具有责任心,每天晚上拎着沉甸甸的电脑包回到家,我说的第一句话是“老婆,我回来啦”,然后不管正在厨房手忙脚乱做饭的老婆是否愿意,都会深情地拥抱着她并在其面颊上狠狠地亲一口,有时还会用咸猪手在老婆凸出的身体部位故意揉搓之下。睡觉之前,我都会给妻子说一句,“老婆你要早点睡哈,我先睡了”,然后再次在老婆的面颊上轻轻地吻一下,拎着裤子来到卧室三下五除二地脱掉衣服就躺在冰冷的床上睡觉。每天早上拎着沉甸甸的电脑包出门之前,我都会俯身在妻子的脸颊上蜻蜓点水般轻吻下,每天在妻子的面颊上蜻蜓点水般的亲吻对我来说是一件易如拾芥之事,但是对妻子来说,则是一份甜蜜和一份幸福,甚至是一种被爱的感觉。我曾经幻想把这种感觉给你,无奈天不遂人愿,让我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痛下决心离开你。尽管如今的我们已经形同陌路,此生永无交集,但是我不会为当初我痛下决心离开你感到后悔,因为无论从直觉还是从理性角度上分析,我都已经意识到这辈子你不可能放弃你锦衣玉食般的生活而彩凤随鸦地嫁给我。

尤其是,我一次次感受到自己在你心中只不过是一粒附赘悬疣的尘埃的时候,留给我的选择只能是放手。爱情这玩意有时真的是一种悲哀,相爱的时候是无话不说,到爱得身心疲惫时却是无言以对,当看见你在扣扣号里悄然上线而自己则带着矛盾的心情想逃避的时候,我只有痛下决心永远离开你。2011年11月24日,星期四,是你所在学校举行半期考试的时候,你悄悄地告诉我,想利用半期考试时偷偷换掉监考的机会到重庆来看望我,我一听见你这一想法高兴得差点蹦到房屋的天花板上。当天晚上,我特地花了大半个小时的时间认认真真地洗了一个热水澡,毫不夸张地说,把身子骨上每寸肌肤都搓洗得干干净净。不宁唯是,我还用剪刀修剪了鼻毛、腋毛和其他的毛,用一把崭新的牙刷花了近10分钟的时间把32颗牙齿仔仔细细擦洗了一遍。尽管我门牙旁边有一颗牙齿不按常规出牌,非要从门牙右侧缝隙中强行冒出来,但是整副牙齿刷得是白白净净,即使可以用黄板牙一词来形容,也只是略略泛黄而已。这天晚上,我呲牙咧嘴对着镜子,用一把不怎么锋利的裁纸刀狠狠地刮蹭各颗牙齿上的污垢,足足花了一个多小时时间的打理,才对这天晚上的洗漱略感满意。这天晚上之所以要好好地打理一下肮脏的臭皮囊,主要原因是因为幻想第二天下午我们见面时希冀能给你留下美好的印象,165厘米的海拔高度已经无法拉伸,我能做的只能把身子骨打扫得干净一点,见面后情到浓处时说不定要翻云覆雨一番,如果不把自己的肌肤打扫得干干净净,怎么好意思与你共赴巫山云雨情呢?美美地洗了一个热水澡躺在冰冷的床上,本想好好地睡一觉以便第二天以充沛的体力迎接你的到来,可是一想到即将与你见面我就兴奋得毫无睡意,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结果是越睡越清醒,最后不得不想象第二天与你见面时美轮美奂的情景。第二天是星期五,我上下午都有课,如果临近中午时突然接到你打来的电话告知我你已经到达重庆江北国际机场时,我肯定立即会向年级组长请假,并且请一位同事帮我顶课,然后慌不迭地乘坐轻轨赶往江北国际机场。我也曾想请一位名叫木子李的同事用其座驾护送我到江北国际机场,但我不愿意无端欠一个人情,不得已只有硬着头皮乘坐轻轨。乘坐轻轨的乘客非常多,单单是上车就得狠狠地挤一番,即使挤上车,也得把自己身躯紧紧地贴在车厢里的墙壁上,毫不夸张地说,我几乎是被挤压成一张肉饼紧紧地粘附在车厢壁上。在机场接上你后,我们将乘坐轻轨交通返回南坪,一路上,我会做一名优秀的导游,热情洋溢地给你介绍重庆的美景,但是回到南坪后我们该住什么地方却难倒我。几经思考,我决定在南坪国际会展中心一家名叫“如家酒店”的快捷旅馆入住,这里靠近南坪闹市区,离著名的南滨路也不远,在“如家酒店”下榻,既可以到南坪闹市区逛商场,也可以到南滨路欣赏璀璨的重庆夜景。同时这个地方离我所在的学校也不远,不要说乘坐公交车,单单是步行,顶多20多分钟的时间就能来到我所在的学校。你既然来到重庆,无论如何,都得带你到我工作的地方看一看。我的这番想法很美吧,遗憾的是,这只是白日做梦,第二天我从早到晚都没有接到你打来的电话告知我你已经来到重庆。

十年漫漫人生路(二十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十年漫漫人生路(二十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十年漫漫人生路(二十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十年漫漫人生路(二十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十年漫漫人生路(二十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十年漫漫人生路(二十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十年漫漫人生路(二十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十年漫漫人生路(二十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7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