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真名士自风流  

2015-04-22 20:57:26|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早上掀开被子准备起床的时候,忽然感到一股阴森森的妖风迎面袭来,全身每个细胞不由自主地打了几个寒颤,看来,今天将会是淫雨霏霏的鬼天气。昨天天气不错,灿烂的阳光、湛蓝的天空,醉人的花香,让我一整天都有好心情,即使在写日志过程中不经意间回味了那段伤心的往事,但我的心情没有丝毫悲戚的感觉。但是今天这凄风冷雨的鬼天气,很难保证我会有好的心情,比如,今天这篇日志能否及时地发表在博客里就得打一个大大的问号。这两天,正是由区教委违规组织的初三年级第一次诊断性模拟考试的时候,虽然是模拟考试,其实就是决定绝大多数学生未来的升学考试,其重要性对学校、对学生和对我来说无需多说。作为班主任的我,在第一次诊断性模拟考试期间不用外出参加监考,但是得留在学校从早到晚陪着学生要么是考试要么是复习,尤其是在考试期间还得守候在考场外为外校派来的监考老师做好端茶递水的服务工作,这就导致今天我挤不出时间写这篇日志。等学生考试结束回到教室复习下一堂考试科目的时候,我能做的只有坐在讲台侧一边漫无目的地翻阅着手里由陈忠实先生编著的《白鹿原》一书一边监视着学生的复习,从早上7点半到傍晚6点半,毫不夸张地说,我像一台永不停歇的机器是身不由己地忙碌个不停。在考场外为外校派遣的监考老师做好端茶送水的服务时,我就忙里偷闲地埋头品读《白鹿原》,常常为书里的精彩内容忍俊不禁,比如今天上午我就阅读到这么一段内容,虽然语言朴实内容看似轻佻,但是作者写的如同身临其境的内容让我感到整个场面很逼真。“鹿子霖被络绎不绝的亲戚乡党缠住了,回家好几天也未能抽出身来去祭祖坟,于是就领着儿媳抱着孙儿到坟园里去了。两年多未上祖坟,几株冬夏常青的柏树似乎变化不大,泼势的枳树和柞树组成了一个密密匝匝的堡垒。在树丛外尾的草丛里,已经干涸的和散发着臭气的新鲜大便使人无法插脚。很显然,这堆密不透风的树丛给过路的行人和在田间干活的男女提供了方便,抹下裤子拉屎时,既可以遮丑,又可以乘凉。鹿子霖的鼻子里早钻进一股屎屎骚臭气息,一下子气得脸都黄了。‘妈的!我在村子里的时光,狗也不敢到这儿拉一泡屎;我鹿子霖倒霉了坐牢了,祖坟倒成了原上人的一个官茅房了!’想到身边跟着刚刚回家的儿媳,鹿子霖压住一阵又一阵从心底蹿上来的火气和愤怒,努力做出宽厚的长者姿态向儿媳和孙孙介绍,那个是你爷爷的坟头,这个是你老爷爷的坟堆。他领着她从坟园的东边款款转到西边,在老祖宗的一片老坟堆下首的一座孤零零的坟堆前站住了,这是兆海的坟墓。墓前那块半人高的青石碑面上拉着一泡稀屎,也已干涸的稀屎从碑石顶端漫流下来,糊住了半边碑面,可以看出恶作剧的人是不惜冒险爬上碑石顶端拉屎撒尿的。鹿子霖再也压抑不住愤怒,把抱在怀里的孙子撂到地上就跑到官路上跳骂起来了:‘让日本人打进潼关,开上白鹿原,把原上的女人全都奸了,把男人全都杀了!这白鹿原上的男人女人一个个全都不知廉耻,没长人的心肝,该当杀尽灭绝!我的儿呵,你舍身忘死出潼关打日本,保卫的竟是一伙给你脸上拉屎尿尿的流氓无赖死狗胚子……’”。

“儿媳从官路上把疯癫了一样的阿公扯回到坟园,鹿子霖气得坐在坟堆前喘着粗气。儿媳蹲在兆海的石碑前,用一根树枝刮掉碑面上干涸的屎巴巴,然后从笼里取出一瓶烧酒洗刷污痕,字迹重新显亮起来。她在坟前清理出一块干净的场地,从笼里取出蜡烛和紫香点燃,然后插在土地上,接着烧着了阴纸,她就跪趴在地上,把瓶子里剩下的烧酒奠洒在墓前,便扯开喉咙痛哭起来。鹿子霖看着儿媳虔诚的举动,把孙子按倒在地上:‘俺娃,给你爸嗑头。’孙子‘哇’地一声哭了。鹿子霖紧紧把孙子抱在怀里,涕泪纵横着大声说:‘人还是不能装鳖哇!装了鳖狗都敢在你头上拉屎……’”。2012年我一口气把《白鹿原》阅读了两遍,感到不过瘾,接着又读了一遍,如今我是第四次阅读《白鹿原》,但感到仍不过瘾,毫不夸张地说,《白鹿原》是我这辈子品读过的最好小说之一,甚至就是最好的小说。我时常感到纳闷,陈忠实先生驾驭语言的能力如此之精湛,为什么不多创作几部类似《白鹿原》的作品?不过一想到曹雪芹“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创作的从未被超越的《红楼梦》我就应该知道,真正用心在创作的作家,其创作的作品不一定非要以量取胜,而是以质取胜。或者说,像曹雪芹和陈忠实这样的作家,才是用心在创作,是没有如蚁附膻追求名利的值得世人钦佩的大文豪。我猜想,陈忠实先生或许早早地意识到他呕心沥血创作的《白鹿原》一书是他的巅峰之作,如果再让他创作一部作品,顶多是《白鹿原》一书的翻版,甚至还不如《白鹿原》,于是马放南山按兵束甲,不再创作鸿篇巨著。英年早逝的路遥留下了《人生》和《平凡的世界》两部鸿章钜字,听说其之所以英年早逝,主要原因在于其在创作《平凡的世界》一书的过程中经历了太多的艰辛,导致身体每况越下,直至最后无疾而终。我个人认为陈忠实先生创作的《白鹿原》比路遥编著的《平凡的世界》写得好,好的地方在于陈忠实驾驭语言的能力很强,感觉每句话每个词作者都在用心的推敲,即使看似有些成语有叠床架屋之嫌,但是恰恰彰显了作者语言的简洁和诙谐。我喜欢陈忠实先生的语言,每次拜读《白鹿原》时总能感受到其语言妙语解颐的功效,常常在不经意间莞尔一笑,暂时忘却了人世间各种烦恼,同时也让我知道了社会变革时期人性的美丑。路遥创作的《平凡的世界》也写得不错,甚至影响了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每位从象牙塔里走出来的人,毫不夸张地说,在我念大学的那个年代,几乎每位学生枕边,不分男男女女,都有一部路遥编著的《平凡的世界》、只不过绝大多数《平凡的世界》都是盗版书,至少当时我枕边那本花了10元钱购买的《平凡的世界》是盗版的,因为书扉里刊印的字小得用放大镜也看不清。记得我念大学的那个年代,怀里揣的是《平凡的世界》,嘴里哼的是beyond乐队演唱的《海阔天空》“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的歌词,鼻梁上架着一副能遮挡大半边脸的眼镜,毋庸置疑,这副钛晶镜架的眼镜是带有时代色彩的脑残标志。应该说同样来自黄土高原的陕北作家贾平凹先生创作的《废都》也写得不错,只不过在内容上和语言上有故意炒作的噱头,虽然后来贾平凹先生做了一番修改,但是总感觉《废都》的语言不如陈忠实《白鹿原》的语言那般细腻和诙谐,故事情节也不如《白鹿原》一书里的内容跌宕起伏,看了一遍《废都》后如果不想去回味庄之蝶与唐婉儿的情爱故事真的不想去翻阅第二遍。

带有粤派风格的作家刘斯奋编著的《白门柳》三部曲值得我反复咀嚼,里面很多关于人物的心理描写值得我模仿和学习,但是和《白鹿原》一书相比,刘斯奋的文笔从视觉上看要稚嫩很多,甚至粗糙得多,虽然也是花了10多年的功夫呕心沥血地创作,但是其语言不如《白鹿原》一书里的语言那般俏皮和诙谐。听说熊召政先生在一个特殊的年代出卖了一大帮朋友,遭到许多文人的唾弃,但是其创作的《张居正》让我敬佩得五体投地,这部作品和陈忠实的《白鹿原》一样,一拿到我手里就有爱不释手的感觉。我对熊召政先生不怎么了解,他出卖一帮朋友或者是和一帮文坛上的巨匠相互攻讦之事也是我从一位喜欢制造无根之语的同事那里道听途说听来的,相反,我从其编著的《张居正》一书似乎能感受到熊召政正义凛然为人正直的品格,否则,他不可能创作一部能够吸引世人眼球的伟大作品。张居正一书的语言也很美,特别是某些场景,毫不夸张地说把人物刻画得栩栩如生,仿佛是一个鲜活的人物从书扉里跳出来活灵活现地出现在我面前。这部作品最值得称颂的地方是把张居正与高拱的明争暗斗描述得非常精彩,容易让人悟透历史和社会现实,至少坚定我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淡泊名利宁静致远的处世准则。我这人是一个矛盾的复合体,如果从外出游玩来看,我不大喜欢人文景观,生性偏向大自然。比如到六朝古都西安游玩,我对半坡原始农耕文化遗址、秦始皇陵兵马俑、古长安城、大唐芙蓉园和华清池等带有历史韵味的景点是毫无兴趣,如果选择到西安自驾游,我优先选择的景点是著名的西岳华山。很想今年五一节时开车到华山游玩,不过一想到节假日期间著名的景区都是人山人海,仅仅是乘坐上山索道都得排上好几个小时的队伍,我只有选择放弃。等暑假一家人有闲暇时间时,我再挈妇将雏地带着家人夜游华山,甚至还可以赤裸裸地斜躺在山顶上欣赏壮观的日出,感受天地融合的美景。除了不喜欢人文景点或者是说不喜欢观赏带有厚重历史韵味的古物之外,在“皓首穷经博览群书”时我对历史之类的科普读物也不感兴趣,甚至对商彝周鼎之类的文物也没有兴致,我喜欢的著作一般都是文学作品,只要带上文学这两个字,不管作者写的内容我是否感兴趣,我都愿意用心去品读,用心去聆听。比如,我对当代文学大师余秋雨的作品就很感兴趣,无论他的《文化苦旅》还是《千年一叹》,抑或是《行者无疆》,都是以文学的形式而不是以游记的形式出现在我面前。尽管世人对余秋雨有很多诟病,但是我对他在文学方面的造诣是非常敬佩,如果我也有余秋雨大师对语言和文化有纵横捭阖如臂使指的能力,说不定我也会把枯燥的游记写成文学作品。我不知道自己与世无争的性格是与生俱来还是后天形成,如果是后天形成是因为自己在念大学时阴错阳差选择了历史专业还是因为与我成长的环境和人生经历的有关?一个人呱呱坠地来到浑浊不堪的世界上,留给他的选择只有两条道路,要么是使出浑身解术如蚁附膻地追求名和利,要么是学魏晋学子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他们说,政治就如同某些女人的身体,从头到脚都是肮脏的,所以,选择魏晋名士过着许由洗耳陶潜避世的生活从某种程度上说保持人性不受腐蚀的最佳方式。

真名士自风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真名士自风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真名士自风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真名士自风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真名士自风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真名士自风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真名士自风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真名士自风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真名士自风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真名士自风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7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