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我与轮船的缘分(一)  

2015-06-02 21:22:00|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早上一边蹲厕所一边用手机浏览百度新闻时,一篇名叫《万州籍载458人客轮在湖北倾覆》的新闻报道不仅深深地吸引了我的斗鸡眼,而且也让我为此事感到震惊。之所以感到震惊一是因为一艘大型的豪华游轮居然因为龙卷风会在狂风暴雨的晚上倾覆,二是因为截止到目前为止只有20多人救起,换句话说,本次事故将会导致400多人死亡,无疑,这是继去年昆山某家工厂发生爆炸导致146人死亡之后又一起大规模人员伤亡的恶性事故。我没有权利也没有义务探究本次“东方之星”游轮倾覆的原因,常常看《新闻联播》我只知道在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里虽然美国从来不乏排山倒海天翻地覆的龙卷风,但是在密西西比河里我从未看见有新闻报道一艘轮船因为龙卷风致使其倾覆从而导致大量人员伤亡的事故。在我记忆里,2005年8月因为猛烈的卡特里娜飓风导致美国新奥尔良1800多人丧生的灾难,但是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从电视新闻里或者是从网络上看见万恶的资本主义出现过大规模的灾难性事故,倒是在我生存的国度,隔三差五地看见一件又一件灾难性事故频频发生。在我印象里,巴基斯坦、印度、孟加拉、缅甸、印尼和菲律宾等国,常常因为热带飓风出现轮船倾覆导致大量百姓伤亡的事故,但是昨天晚上,当大家都沉浸在一家人团团圆圆庆祝六一国际儿童节幸福的时刻,长江湖北监利段却在上演一场悲剧。400多条鲜活的生命,在顷刻之间化为乌有,这不得不让我对人生充满无数的感叹,因为谁也不知道下一个灾难突兀地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是谁该悲戚地离开这个世界。我与轮船其实有剪不断理还乱的缘,甚至一看见长江里航行的大轮船就感到非常亲切,因为在渝涪高速公路通车之前,每次回涪陵看望父母我都是乘坐轮船,只是没有想到看似一个庞然大物居然有被龙卷风刮得倾覆的时候。我从小是在乌江边长大,虽然说是乌江边,其实离乌江如果步行大约有20多分钟的路程,也就是三公里左右的距离,倒是我家离附近的一条小溪很近,遇上突降狂风暴雨的时候,这条小溪就变成洪水滔天的大河,但是一遇上没有下雨的时候,这条小溪立即干涸,所以给我印象最深的江河还是那一箭之遥外的乌江。我家在乌江的东岸,涪陵城在乌江的西岸,但不是隔江相望,因为涪陵城地处长江与乌江的交汇处,我家离涪陵城两江的交汇处还有近10公里的距离,如果是步行进城的话,即使快马加鞭也得需要2个小时的时间。涪陵城第一座乌江大桥是于1989年建成通车,而之前,每次和父母一道进城都得在乌江边乘坐摆渡船,或者是在家乡一个名叫菜场沱的地方乘坐涪陵地区轮船公司的小轮船抵达涪陵城大东门处的人民码头。别看乌江像处子一样温驯,一旦到了每年6月份至8月份的洪水季节时便是波涛汹涌洪水滔天,在乌江大桥没有建成通车之前,每年都会有很多村民在乘坐摆渡船过程中因为摆渡船的倾覆而葬身鱼腹。相对于类似小渔船的摆渡船来说,乘坐涪陵地区轮船公司的“川陵”系列轮船要安全得多,毕竟这些轮船还要经长江航行到重庆,有着经历大风巨浪的丰富经验。

有时为了赶时间,我们不得不在乌江边乘坐类似小渔船的摆渡船过河,乘坐由涪陵市轮船公司经营的“涪州”系列号的摆渡船相对来说要安全一些,毕竟这是正规轮船公司经营的摆渡船,无论是管理,还是轮船本身,相对来说要安全得多。有时为了赶时间,我们常常在乌江边一个名叫菜场沱的地方乘坐小渔船过河,到对岸的涪陵电石厂码头下船后,再步行近2个小时的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的公路进城。小渔船是名副其实的小渔船,小到只能乘坐几个行人,当装载上七八个行人后,你会发现翻滚的江水就在船舷边,或者说,一个小浪就能把小渔船掀翻。我有多次乘坐小渔船过河到涪陵城的经历,每次过河只需支付5分钱的船费,但是要经历一番惊心动魄的痛苦滋味,如果你的心脏不好,在乘坐小渔船过河时极有可能突发心脏病。一位额头上布满五线谱的老船工倒是处事不惊,只见他蹲着马步站在船尾,左手掌舵,右手握橹,沿着乌江左岸慢慢摇橹前行,当划行到相对来说比较平缓的一段江面时,就摇着橹向江中心划去,看似江面平缓,其实是波涛汹涌,如果此时有一艘轮船经过,它掀起的巨浪极有可能把这艘小渔船倾覆。好在每次都是化险为夷,到了乌江对岸,也就是涪陵电石厂的码头后,趴在我嗓子眼的一颗心才安然地落入腹腔。现在想起来,这段乘坐小渔船过河的经历也很刺激,同时也让我认为一个人的生死是由命中注定的,或者说,阎王爷叫我三更去报到,我绝不敢拖至五更天。上个世纪90年代,听说重庆朝天门下游几百米处曾经发生过两船相撞导致两船倾覆的重大安全责任事故,用办公室一位网名叫“一本万利”的美女同事说,这起事故导致几百人死亡,我猜想,其惨烈程度绝不亚于昨天晚上在湖北监利长江边发生的那起一艘豪华游轮倾覆的事故。我拾人牙慧听这位名叫“一本万利”的同事说,当年被撞倾覆的一艘短途轮船从唐家沱码头出发之前,一位三四岁的小女孩哭闹着死活不上船,其父母拗不过女儿的哭闹没有登山这艘轮船侥幸逃过这一劫,这不得让我再一次感叹生死由命富贵在天,只是没有想到昨天晚上有一大帮老头老太婆不幸长眠于长江湖北监利段。1989年乌江大桥建成通车后,乘坐摆渡船过河就成为历史,但是我家离涪陵城比较远,而且没有修建乡村公路,进出涪陵城还得乘坐各种各样的轮船,除非是不畏艰辛非要肩挑背扛各种东西在乌江边羊肠小道上艰难地前行。别小看我的家乡,一个名叫菜场沱的地方是默默无闻,甚至在百度地图上没有留下标注,但它曾经是乌江流域一个客源量非常大的码头,甚至每天有好几班客船专营涪陵大东门人民码头到菜场沱这一航线。究其原因,我想不是因为家乡人民富有,而是因为一条进村的公路迟迟没有修建,村民们的出行全靠乘坐轮船,否则只能在崎岖陡峭的山路上艰难地行走。进村的公路之所以迟迟没有修建,主要原因是因为一条名叫马脚溪的溪沟横亘在村民面前,要想在马脚溪两岸悬崖绝壁上凿山架桥,不仅需要开山架桥的技术,而且需要几百万元的资金,而穷得裤子都无法遮掩住尻子的村民是无力修建这条期盼了很多年但动工日期却一直是遥遥无期的乡村公路。家乡附近有一家号称当时是涪陵最大的一家水泥厂的企业,其拥有庞大的船队,其中一艘名叫“新建2号”的客船专营家乡到涪陵城的这一航线。

那时的船费非常便宜,从家乡的菜场沱码头到涪陵城大东门人民码头大约有10公里的距离,乘船时间约20分钟,但船票费只有一毛,同时针对学生还推出了一个月2.5元的月票。不过,我并没有把父亲每个月给我的2.5元船票费拿去买月票,而是当着我每个月的零花钱,但是每天的上下学得靠双腿步行,于是练就了我神行太保的名声。当时可能是因为我不懂得危险随时在我们身边的缘故,每次乘坐小渔船过河看见波涛汹涌的江水以及乘坐的小渔船在巨浪中上下沉浮并没有感到自己的生命正处于幕燕釜鱼的危险之地,反而认为这是一种刺激。毫不夸张地说,在2000年渝涪高速公路通车之前,我的人生就与形形色色的轮船分不开,在没有念大学之前,我在涪陵师专附中和涪陵实验中学念书时,每天上下学要么是乘坐那艘名叫“新建2号”的客船要么是在险峻的羊肠小道上步行,但每天的生活都与轮船有关。即使没有乘坐“新建2号”的客船上下学,当艰难地沿着乌江边羊肠小道行走的时候,时常会看见各种轮船从乌江江面上驶过,耳濡目染,逐渐我就明白轮船各种汽笛声的含义。比如某艘轮船起锚航行时,工作人员会拉响三声短促的汽笛,告诫附近的船只或者是市民,这艘看似原地不动的轮船即将启航,就如同我们在开车过程中起步时要摁两声喇叭。轮船在经过江面上有小渔船或者是江边上有市民在游泳抑或是码头上有工人在作业,都会情不自禁地拉响一声长汽笛和一声短汽笛的警告,告诫渔船、游泳者或者是正在作业的工人注意安全。即将驶入某个港口时,轮船会发出两声比较长的汽笛声,告诫港口附近的船只,有一艘船舶即将入港。在江面上两艘轮船相遇时,都会自觉地拉响两声急促的汽笛,表示各走各的道,注意保持两者之间安全的距离,同时也是礼貌性的问候。不只是轮船在擦肩而过时需要彼此礼貌性的问候,我们在开车的过程中也需要这样的问候,如果彼此做到礼貌让行和礼貌问候,或许我们就不会出现互相加塞甚至是恶语相向或者是拳脚相加的“路恐症”。比如我在开车过程中打算向右变道,抡圆斗鸡眼仔细观察一番,判断好爱车与右侧后方行驶的车辆的安全距离后就打上右转向灯,等右后方正常行驶的车辆闪了一下大灯后我才快速地变向右侧车道。完成变道任务后我肯定得感谢后方这辆车,于是开启双闪灯,闪了两下后就关掉双闪。说句心里话,如果不是昨天下午我在新闻里看见这则变道时该怎么使用灯光的文章,我真的不知道看似一件简简单单的变道,其背后竟然深藏着如此深奥的学问。以往我变道时非常粗鲁,可以称之为恶意加塞,甚至还因为强行变道和一位驾驶红色越野车的老头发生激烈的争吵,不过每次变道前我都打了转向灯,在辨析清楚安全距离后才果断地变道,不像有的驾驶员不打转向灯随心所欲地变道。不经意间在网络上学习到变道的知识后,凡是我在变道过程中遇上后方车辆有礼让的行为我会给其闪两下双闪灯,以表示我诚挚的感谢,如果前方车辆打了转向灯表示要变道,我就给其闪一下大灯。姑且不说这样做可以避免“路恐症”的出现,单单就彰显我是一个非常有礼貌的人我认为值得这样去做。

我与轮船的缘分(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我与轮船的缘分(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涪陵城乌江大桥

我与轮船的缘分(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我与轮船的缘分(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我与轮船的缘分(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我与轮船的缘分(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我与轮船的缘分(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我与轮船的缘分(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我与轮船的缘分(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我与轮船的缘分(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5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